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一章 信任
    气氛再度紧张起来,双喜用枪管戳了一下王三柳的后背,示意他回话。

    王三柳满不在乎的将双喜的枪推开,冲外面喊道:“他娘的,老子的院子也要搜,让他们滚蛋!”

    卫兵无奈道:“司令,怕是不行。”

    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有人用日语说道:“王队长,我是铃木少尉,刚才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情况?”

    王三柳看看陈子锟,陈子锟也看看他,面无表情。

    “一切正常,感谢铃木少尉关心,太晚了,家里有女眷,就不请您进来了,改日请您喝茶。”王三柳也用日语答道。

    陈子锟松了一口气,王三柳并不知道自己也懂日语,看来此人还算识时务。

    “这样啊,那就谢谢了,再会。”脚步声远去。

    陈子锟使了个眼色,双喜也将枪收了起来,但已经保持着警惕。

    王三柳拱手道:“您就是陈子锟?”

    陈子锟还了一礼:“您就是王三柳?”

    “请!”王三柳一伸手,陈子锟进了堂屋,王大妈也进跟着进来,双喜依然留在院子里。

    “请上座。”王三柳道。

    陈子锟当仁不让坐上了条几旁的太师椅。

    忽然王三柳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噗通跪倒,纳头便拜,结结实实三个响头,还是脆的。

    陈子锟坦然受了。

    王三柳道:“赡养老母二十年,大恩不敢言谢,我王三柳虽然是汉奸,但良心还在,嫂夫人和小侄女安排的妥妥的,只是您现在还不能带她们走。”

    陈子锟脸色一沉。

    “嫂夫人难产,又受了惊吓,郎中看过说不宜大动,再说外面日本人闹得欢,现在出去就是自投罗网,您要是相信兄弟我,就让嫂夫人在我这儿坐月子,等安全了,我自会送嫂夫人回府。”

    王三柳说的恳切,陈子锟也知道他所言不虚,这会儿外面确实危险,但老婆孩子丢在这儿,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法放心,便道:“我去看看孩子。”

    王三柳便让母亲带陈子锟去厢房探望林文静,自己则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见双喜时不时向后面假山张望,笑道:“还埋伏着弟兄呢,叫出来抽支烟?”

    双喜吹了声口哨,大壮步履蹒跚的爬了出来,饶是王三柳见多识广身经百战,也不免吃了一惊,勉强笑道:“这兄弟体格果然魁梧。”心中暗道若是刚才起了冲突,这头熊扑出来,自己怕是要被撕成碎片了。

    走的近了,才看清是头病雄,腹部似有伤口,王三柳拿来酒精棉花,帮着双喜给大壮清洗消毒起来,大壮极通人性,躺在地上任由他们摆布。

    这边王大妈带着陈子锟来到厢房,灯火如豆,林文静头上缠着带子,昏昏睡着,面色苍白,摇篮里躺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婴儿,头发乌黑,睫毛长长,秀气的很。

    王大妈抹着眼泪道:“这孩子命苦,生在战场上,还没几天呢,外面说老爷你阵亡了,我一直瞒着夫人,老天有眼啊,您还健在,小日本真不是东西……”

    陈子锟道:“大妈您哭啥啊,我这不活蹦乱跳的么,对了,孩子起名字了么?”

    “起了,叫小白菜,唉,我也是瞎起,不作数的。”

    “作数,怎么不作数,这是您孙女啊,就叫小白菜了。”陈子锟弯下腰,看着摇篮中的小女儿。

    “你来了。”林文静醒了,支起身子笑眯眯看着陈子锟,似乎对他的到来并不吃惊。

    陈子锟赶忙上前,握住林文静的手:“你受苦了。”

    王大妈很识相的悄悄退了出去。

    林文静压低声音急切道:“你怎么来了,这不是自投罗网么。”

    陈子锟道:“别说了,收拾东西准备走。”

    林文静急忙起身,穿衣服收拾行李,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可收拾,就几件婴儿的换洗衣物和尿布,匆忙来到门口,王大妈看见林文静抱着孩子出来,顿时慌了神:“这是要上哪去?”

    陈子锟道:“北泰住不得,先去南泰,然后把她们娘俩送重庆。”

    “使不得,月子里床都不能下,还千里迢迢去什么重庆,大人落下一身病不说,小孩子半路吃什么?夫人可没奶水,孩子太小,有个病啊灾啊的可受不了。”

    王大妈说的有道理,从江北到重庆之间大都是沦陷区,铁路公路不通,让一个月子里的女人带着婴儿长途跋涉,实在为难。

    外面传来王三柳的声音:“别说是重庆了,就是北泰你都出不去,外面戒严了,只许进不许出,就凭你俩人,带个娘们孩子,再带头熊,插翅也飞不出去。”

    陈子锟犹豫了,王三柳说的对,现在带他们出城,风险太大,就算侥幸出了北泰,接下来关山万里,翻山越岭,产妇和婴儿根本没法走,可是留在北泰,又心有不甘。

    王三柳道:“陈将军,你还是信不过我兄弟。”说着手腕一翻,匕首在握,双喜急忙举枪,王三柳看也不看他,将左手按在墙上,右手拿着刀就要去切手指,动作快得很,不像是在做戏。

    陈子锟箭步上前一把打掉匕首:“王队长,你这是作甚。”

    王三柳道:“我替日本人做事,怨不得你不信我,不拿出点真章来怎么行,我今天就切一根手指权当投名状。”

    陈子锟道:“说说你的计划。”

    王三柳释然道:“你终于肯信我了。”

    双喜道:“快说,别啰嗦。”

    王三柳道:“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外界传说陈将军已经阵亡,所以鬼子不会刻意搜寻你的家属,我现在是北泰警备司令,就算是日本人也不敢擅自进我的宅子,再说我这边找奶妈佣人,洗洗刷刷,照顾嫂子和孩子都方便,等出了月子,我准备一条船送嫂子去省城,从省城再到上海,从上海转去香港,香港再去重庆,岂不稳妥。”

    不得不说,王三柳的计划是最周全的,从江北到重庆,只有这样迂回的走法最安全,但周折也最多,时间仓促来不及多想,陈子锟看看林文静,林文静坚定的点点头:“有王大妈照顾,你放心好了。”

    陈子锟知道妻子不忍心拖累自己,这种时候必须作出抉择,南泰还有百十个弟兄等着自己回去呢。

    他当机立断:“也罢,妻儿就拜托王兄了。”

    王三柳点点头:“我拿性命担保,一定将嫂子和孩子安全送到上海。”

    陈子锟又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婴儿,不敢多看,生怕自己狠不下心来离开。

    王三柳道:“我给你们找两件军装,等天亮了跟着我的队伍一起出去。”

    双喜道:“那大壮怎么办?”

    王三柳道:“也留下吧,权当养个看家狗了,等合适的机会,我给你们送到山上去。”

    天刚蒙蒙亮,王三柳麾下的守备队就出发了,陈子锟和双喜穿着伪军的制服走在队列里,因为这些人马来自满洲国,其中不乏身高体壮的大汉,所以两人并不显得鹤立鸡群。

    队伍顺利通过日军把守的哨卡,开出城十里外,王三柳打发士兵们去搜查青纱帐,亲自给陈子锟和双喜送别:“二位,不送了,一路保重。”

    两人抱拳,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回到龚家村,夏小青急忙迎上来问:“人呢?”

    陈子锟摇摇头:“带不出来,只能另想办法,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众人正整装待发,一问才知道是鬼子已经到了县城,正在大开杀戒,原来此前有位好汉,一口气宰了八个日本兵,招惹了大队日军前来报复,身为中**队,大伙儿不能坐视不管,这就要去县城外伏击日军。

    陈子锟道:“双喜,累不?”

    双喜一呲牙:“不累。”

    “走,一块杀小鬼子去。”陈子锟再度翻身上马。

    ……

    重庆,细雨蒙蒙,山城笼罩在一片悲伤凝重的气氛中,华中重镇武汉失守,开战一年多,半壁江山沦落敌手,**精锐尽丧,连航空委主任委员陈子锟上将都阵亡了。

    陈上将的遗骸被**将士费尽周折从湖北运来,暂时停在重庆殡仪馆里,因为烧成了焦碳,怕刺激到家属,不敢让他们来看,直接火化,择期举行葬礼。

    姚依蕾鉴冰带着两个孩子住在重庆一家旅社里,如今陪都人满为患,好房子全被人占了,旅社饭店也爆满,走廊里都住着人,来自南京上海的达官贵人们把重庆的房价和食品价格都炒高了。

    两个未亡人枯坐垂泪,陈子锟阵亡了,江东沦陷了,北泰失手了,所有的一切都付之东流,虽然还有几万块法币,但坐吃山空,维持不了多久,兵荒马乱,人情凉薄,人都走了,谁还管你家属,就是这旅社房间,还是宋美龄打了招呼才租下的。

    陈子锟牺牲,所有职务自然解除,航空委主任委员一职由空军前敌司令周至柔接任,淮江中游防御司令部撤销,模范十七师编制撤销,就连陈子锟的私人飞机,也被航空委以战时法令为由征用了,只给了几千块法币。

    房门被敲响,是委员长侍从室的军官,来通知二位夫人参加授勋仪式和葬礼的,陈子锟被追赠国民政府最高荣誉国光勋章,这是他最后的殊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