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三章 太委屈
    其实想想很简单,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都让自己摊上,重庆是陪都,挤满了南京上海的达官贵人,这么合适的宅子早被人抢了,那轮得到自己,看这架势,这伙人搞骗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至今逍遥法外,肯定有人撑腰。

    若不是丧夫、女儿生病接连的打击让她心烦意乱,姚依蕾断不会上当,她眯起眼睛看了那汉子两眼,鄙夷道:“依着我十年前的脾气,早一枪崩了你了。”

    男子脸上横肉哆嗦了两下,他早已看出这位女子应该是官太太身份,可自己骗的就是官太太的钱,这种人最有钱,还喜欢贪小便宜,不宰她们宰谁。

    “哟呵,太太,口气挺大,玩横的是不,朝这儿来,皱一下眉头是你养的。”汉子拍着自己的秃脑袋,口气挺冲。

    姚依蕾已经三十大几了,早过了冲动的年纪,她冷哼一声道:“弟兄们开一回张也不容易,我认栽,留下一百块钱给你们喝茶,退我一万房款,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谁也不找谁。”

    男子摘了墨镜,一瞪眼:“外乡人,说什么呢,老子听不懂,往后退,你们站在我家院子里了。”

    张慧茹冲上去道:“你们这帮骗子,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不得好死!”

    男子怒了:“你敢骂人!弟兄们!”

    屋里打牌的三个汉子卷起袖子出来了,面对一帮女人和孩子,他们气焰更胜,推推搡搡,骂骂咧咧,有人还趁机摸了张慧茹的屁股一把,一场打闹,把院子里的花盆也打碎了几个。

    别墅前闹得鸡飞狗跳,这帮女人在江东省都是出门横着走的角色,虽然不欺负别人,但也绝不会被人欺负,来到这陪都重庆,连小地痞都敢骑在头上撒野了,真是忍无可忍。

    这时候,姚依蕾更加想念丈夫,若是丈夫在场,岂能容得宵小猖狂,残酷的现实让她不得不选择暂时退避,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当初在北京嚣张跋扈的次长千金,此时已经是领着一大家人过日子的大姐,怎能意气用事,好勇斗狠。她深吸一口气道:“姐妹们,咱们走。”

    一帮女人离开了别墅,男子回屋继续打麻将,跟没事人一样。

    姚依蕾安排鉴冰带着女人孩子们先回旅社,自己和张慧茹去附近警所报案,值班的警察漫不经心的记录下她的案子,道:“回去吧。”

    张慧茹奇道:“警官,你怎么还不去抓人?”

    警察一摔水笔:“我怎么做事,还用你教么?”

    张慧茹本来就有火气,面对地痞她不敢动手,对警察可没有忌惮,一拍桌子道:“我们花一万块买的房子,房契就在这儿,还贴着印花税票呢,那帮流氓霸占房子不走,还打人,现在十几个孤儿寡母没地方去,你不给解决,是何道理!我告诉你,我丈夫可是师长!”

    她这么一发飙,警察也有点打怵,正要出警,别墅里的男子登门了,进门便嚷道:“今天手气不好,打牌输了一百多。”转眼看见姚依蕾和张慧茹,脸上露出邪恶的微笑:“俩小娘们胆子不小,知道不,警所都是我家开的。”

    警所的所长从里间出来,热情招呼道:“七哥,晚上哪儿喝酒?”

    张慧茹气得胸脯剧烈起伏:“原来你们蛇鼠一窝,沆瀣一气!”

    所长板起脸来“你这位太太,怎么说话的。”

    七哥趁势道:“这俩娘们刚才到我那里无理取闹,想霸占老四的房子,还打烂我几盆名贵花草,王所长,你得替我做主。”

    王所长道:“原来是这样,你们俩娘们,打烂人家的东西是不?不赔钱别想走。”

    张慧茹气得眼泪都下来了,姚依蕾反倒镇定下来:“行啊,赔多少?”

    七哥掐指一算:“怎么着也得赔五百块钱吧。”

    姚依蕾道:“好,我身上没带那么多,回去给你拿。”

    七哥瞥见她腕子上的玫瑰金坤表,道:“那表还值两个。”

    姚依蕾二话不说,摘下表拍在桌子上:“可以走了吧?”

    七哥拿起手表晃了晃,放在耳畔听了听:“这也不值五百啊。”

    “不说了么,回去给你取,没钱我给你东西,差不了你的。”

    “你要是跑了咋办,写字据!”七哥得理不饶人,张慧茹却狐疑的看着姚依蕾,心说姚姐姐怎么突然变得如此软弱了。

    姚依蕾毫不含糊,写下一张五百元的欠条,带着张慧茹离开了警所。

    “姐姐,你怎么……”张慧茹不解问道。

    姚依蕾快步走着:“他们分明就是一伙的,讲理没用,搞不好会吃眼前亏。”

    张慧茹点点头:“明白了,姐姐,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姚依蕾道:“虽说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但咱们也不能被这些宵小欺负了,我自有办法,实在不行,就去找蒋夫人,请她出面。”

    张慧茹欣喜道:“对啊,请蒋夫人出面肯定好使。吓死他们。”

    话虽这样说,但姚依蕾轻易不愿意去找宋美龄,凭着女人的第六感觉,她总觉得蒋夫人看自己丈夫的眼神有些古怪,总之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愿意去麻烦别人的。

    回到旅社门口,却看到鉴冰领着一帮人坐在行李上,原来他们刚退房不久,房间就被新来的旅客租下了,现在只有走廊可以住了,大伙正等姚依蕾来拿主意呢。

    女儿还在病中,躺在行李上昏睡不醒,嘴里咕哝着要爸爸,现金花的差不多了,又被骗去了一万块,眼瞅就要露宿街头,喝西北风了,姚依蕾觉得极其的疲惫,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倒下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首先看见的是一张俊俏的面孔,正是街头杏林春诊所的那位姑娘。

    “你醒了,急火攻心,疲劳过度,要注意休息啊。”大姑娘道。

    “谢谢。”姚依蕾撑起身子,看到诊室里还有几个人,除了鉴冰之外,一个国字脸英俊中年人,正是在祭奠大会上见过的周恩来,还有一个鹤发童颜的白须老者,正是诊所的主人。

    鉴冰道:“幸亏周先生来看我们,是他用汽车送你到诊所来的。”

    周恩来道:“陈夫人,你们遇到困难,怎么不去找八路军办事处呢,我们那里正有几间空屋,你们不嫌弃,可以先去住嘛,住多久都没有问题。”

    “谢谢周先生,谢谢。”姚依蕾鼻子一酸,眼泪就要出来,这一刻,她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雪中送炭。

    白胡子老头开了一张药方,让大姑娘去抓药,对姚依蕾道:“陈夫人,你肝火太旺,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姚依蕾凄然一笑:“我就没遇到过顺心的事情,若不是背负着责任,我简直想跳江了。”

    周恩来道:“被骗的事情,我听鉴冰女士讲了,这种败类绝不能姑息,我有个办法,让新闻界曝光他们的丑恶嘴脸,正好有个新华日报的记者和我一起来的,我让他陪你们再去那家警所,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

    姚依蕾本来就是个嫉恶如仇的人,眼见有人撑腰,精神头一下就上来了,从病床上骨碌爬起来,道:“走,这就去。”

    白胡子老头无奈地笑道:“果然是个急性子。”拿出一张名片递过去:“陈夫人,有事可以打我的电话。”

    姚依蕾接了名片,念道:“杏林春……柳玉圃,那位姑娘,是您孙女?”

    “差不多,她叫蒋倩倩,是老朽的外孙女。”

    “谢谢柳老先生。”姚依蕾收了名片,先回旅社门口,从行李中拿了一个楠木盒子,又拿了把手枪塞在坤包里,安排鉴冰带着女人孩子们坐周恩来的车去八路军办事处,自己带着张慧茹和一个记者再去警所。

    警所内,王所长正和七哥吞云吐雾,谈笑风生,看见那两个女人去而复返,顿感意外,再看后面跟了一个年轻男子,还以为是来找场子的,立刻警觉起来。

    姚依蕾进了警所,昂然道:“王所长,家里没有这么多钱,先夫只留下这么个东西,您看值不值五百块。”

    说着将楠木盒子打开,里面衬垫着蓝色的丝绒,一枚配着缎子绶带的华美勋章赫然在目,是国民政府最高荣誉,国光勋章。

    王所长傻眼了,七哥还不明所以,伸手拿起勋章端详,觉得象是纯金的,刚想放到嘴里咬一下试试,砰的一声,镁光灯一闪,年轻男子放下了相机。

    “你他娘的拍什么?”七哥大怒。

    姚依蕾一把将勋章抢回来,恨恨道:“我们这些女人,丈夫全都死在抗日前线,你们挺厉害啊,孤儿寡母也欺负,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国民政府的国光勋章,是纯金的!够不够!不够我还有,青天白日勋章!要不要,是我丈夫驾机轰炸日本,拿命换来的!”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夺眶而出,继而不顾失态,在警所内嚎啕大哭起来,多日积累的委屈和愤怒,全都通过泪水宣泄而出。

    王所长胆战心惊起来,能得国光勋章的人,那可不是一般人物,自己这回怕是招惹了大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