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六章 烽火连城
    姚太太说的是实情,兵荒马乱,倒霉的永远是老百姓,达官贵人们有的是门路。囤积居奇的大有人在,跑单帮实在算不上发国难财,尤其是从香港倒腾紧俏的洋货,绝对是来钱的买卖。

    “蕾蕾,坐吃山空不是办法,子锟不在,咱们总得活下去啊。”姚太太抚着女儿的头发,怜爱无比,昔日风光无限的北洋交通次长太太,鬓边已有不少白发。

    忽然门口传来一声尖叫:“外婆!”

    鉴冰带着嫣儿和小南回来了,现在姐弟俩都在一家烈士遗孤学校读书,每天由鉴冰负责接送。

    姚启桢夫妇看到外孙女归来,顿时老泪纵横,心肝宝贝叫了一通,抱着眼泪淋漓,小南呆呆在一旁看着,他的外公外婆都留在敌占区了,没法享受祖辈的爱抚。

    “小南,看外公给你带的礼物。“姚启桢想的很周到,没拉下小南那一份,那包里拿出玩具和零食把两个孩子哄到一旁,大人们继续谈正事。

    姚启桢说:“子锟牺牲,小青下落不明,你们有没有打电报告诉小北?”

    姚依蕾答道:“暂时还没有,怕影响他的学业,小北这孩子随他爹,一腔热血,万一非要吵着回国,岂不是往火坑里跳,重庆还不知道能支撑多久呢,相对来说还是美国最安全。”

    姚太太眼睛一亮:“那不如想办法把嫣儿和小南也送到美国去念书。”

    姚依蕾似乎不是很热心,道:“再说吧。”

    姚太太不死心,又提到跑单帮的事情:“子锟生前是航空委的官员,开飞机的都认识他,蕾蕾你跑香港重庆这条线,绝对最合适,别人只能带小包裹,行李都限制重量,你出马肯定不一样。”

    姚依蕾依然不感兴趣,一心要重振先夫的事业,鉴冰听了倒是深以为然,主动请缨道:“我来吧,我放得下面子,家里没有进账可不行,一大家人要吃饭要上学,开销太大了,钱也不断在贬值,再不弄点生意干干,日子过不下去。”

    于是就这么决定了,鉴冰负责跑单帮赚钱,姚依蕾主持大局,姚启桢两口子留在重庆帮忙带孩子,日子虽然比不得当年,但也要一天天过下去。

    ……

    北泰,江滩上堆着小山般的木柴,几十具裹着白布的尸体等着火化,这些士兵是在南泰扫荡的时候遭遇伏击被打死的,援军赶到的时候战斗早已结束,士兵们的武器弹药装备全被拿走,尸体整齐的码放在路边。

    战死的士兵通常就近火化,骨灰装坛送回国内安葬,一个军曹浇了汽油,点燃了木柴,尸体烧完之后,捡一些大块的骨头,扫些渣子装进坛子,贴上名字就算完成任务,在清扫骨灰的时候,遗骸内往往残留着弹头,这些东西是要单门清理出来的。

    一堆弹头被挑了出来,竹下联队长感慨的弯腰查看,却发现了端倪,这些子弹和中**队常用的七九步枪弹以及762毛瑟手枪弹不同,好像是四五口径的美式手枪弹。

    这是陈子锟的北泰军常用的子弹,他们大量装备美式汤普森手提机枪,这种速射武器在遭遇战和埋伏战中占尽优势,四五口径的子弹更是威力巨大,挨上一发驳壳枪子弹还能保持战斗力,挨上一颗四五口径子弹,意志力再坚强的士兵也得倒下,所以皇军对这种子弹印象非常深刻。

    竹下大佐不由得忧虑起来,难道说北泰最后的中**队并未死在市政大楼下面,而是金蝉脱壳了?

    竹下大佐当即下令,开挖市政大厅废墟。

    此时北泰重建工作已经开展,在日军的刺刀下,强征来的百姓清理废墟,修建炮楼,没有任何机械设备,全靠人力,动作慢一点都要被日军鞭打,百姓们苦不堪言,大佐一声令下,他们又被驱赶到市政厅,硬生生将数十吨水泥砖瓦搬开,终于露出地下防空洞的进口。

    日军下去搜查,果然没有发现陈寿陈启麟薛斌等人的遗体,而且防空洞连着下水道,四通八达,他们肯定从这儿逃走了。

    “八嘎!”竹下大佐大怒,他有些明白了,上次有人混进城来杀了一名少佐两个伙夫,皇军全城戒严四下搜捕却无功而返,刺客肯定也是从下水道遁走的。

    他派人进入下水道,用铁篦子将各主要闸口焊死,防止敌人再次渗透。

    回到办公室,竹下大佐从书架上拿出一本参谋本部编纂的《支那江东省兵要地志概述》。自从甲午战争后,皇军就一直致力于经略大陆,派出间谍绘制支那各处地图,研究民俗,参谋本部绘制的军用地图,甚至比支那人自己绘制的还要精确。

    翻开这本兵要地志,上面清楚的写到,江东省被淮江分为南北地区,南方人民风朴实,性懦弱,与长江三角地区百姓有类似之处,而江北地区民风彪悍狂野,性坚韧,吃苦耐劳,山河地理也较为复杂,大青山茫茫百里,深不可测,连军用地图上也只粗略标注了几座山峰的海拔而已。

    竹下大佐拧起了眉头,四十五联队本来是一线野战部队,现在用于守备任务,已经是一种惩戒,如果在辖区内的游击队都无法肃清的话,只怕就没有将来了。

    副官进来报告:“大佐,夏桑求见。”

    “让他进来。”竹下大佐有些不悦,这个夏景琦办事不利,要不是碍着情报机关的面子,早枪毙他了。

    夏景琦昂首阔步进来,上穿西装,下穿马裤皮靴,头戴一顶皇军帽,打扮的不伦不类,进门就敬礼:“大佐阁下,我有重要情报,陈子锟还活着!”

    “纳尼!”竹下大佐忽地跳了起来,这可是爆炸性的消息,派遣军司令部都确认了陈子锟的死讯,重庆方面也举行了国葬,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你的,详细的说说!”

    夏景琦不敢卖关子,一五一十把情报叙述一遍,夏大龙死后,夏家一蹶不振,但还有一些远亲住在苦水井一带,十几年来饱受陈家的欺凌,这次夏景琦杀回老家,首先和他们取得了联络,借他们的耳目侦查乡下的事情。

    北泰战役后,乡下就来了百十号人,面孔都很熟悉,陈子锟、陈寿、薛斌、还有龚家大少爷龚梓君,以及被前江东省主席阎肃等,全都聚集在下马坡和龚家村一带,招兵买马,企图对抗皇军。

    “夏桑,情报准确么?”竹下大佐激动万分,一把揪住了夏景琦的衣领子。

    “大佐阁下,我敢拿性命担保,绝对不会有错,陈子锟老高的个子,穿一件美式皮夹克,乡下人都认识他。”

    竹下义晴来回踱着步子,腰间军刀铿锵,心中波澜壮阔,生俘支那上将的功劳足以抵消联队旗曾经丢失的耻辱,说不定这一战还能使联队重回野战序列,不再当二流守备部队。

    但是兵要地志上所记载的事情也让他有些顾虑,江北民风太彪悍了,民国初年这里遍地土匪,基本上成年男子都会摆弄枪械,皇军想要出其不意,必须事先详细安排才是。

    “夏桑!”

    “大佐!”

    “皇军有重要的担待交给你,你可有信心?”

    “信心大大的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干活!”

    “哟西,让你的表兄弟暗中侦查陈子锟等人的活动规律和范围,定期报告,报酬不用担心,军票大大的。”

    “哈伊!”

    ……

    南泰,黑暗中的大王河码头,陈子锟和刘婷正在话别:“到了省城,一切按计划进行。”

    “明白,我会联络柳优晋,采购药品和武器弹药送到江北。”

    “上海你也多跑几趟,租界还是安全的,省城买不到的东西可以委托李耀廷帮着办,还有林文静她们娘俩,最近也该回去了,我无法抽身,就交给你了。”

    刘婷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一定把她们娘俩安全送到香港。”

    “还有,到了上海,给重庆发封电报报平安。”

    “嗯,记下了。”

    坐在船头的曾蛟发出一声唿哨,示意该开船了。

    陈子锟突然作出一个举动,将刘婷紧紧抱在怀中,这是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第一次表露亲密,刘婷很担心坐在船上的父母弟妹小侄女看见,不过随之就坦然了,烽火连城的年代,每一次告别都可能是生离死别,又有什么可顾忌的呢。

    木船悄无声息的扬帆起航了,舱里黑洞洞的,只有刘存仁的烟头一明一灭,跑反跑了几个月,最终还是回到起点,家财损失一大半,最珍贵的藏书也丢了,早知道折腾什么劲啊,都怪日本人,贪得无厌侵略中国,要不然自己还在省府做事,一家子其乐融融,多好啊。

    相对于南泰,省城还是安全的,日本人为了收买人心,不再进行大肆屠杀,还委任柳优晋做维持会长,回到老家,生计不用发愁,唯一担心的是留在南泰打游击的儿子小勇,战争残酷无比,不知道哪天就阴阳两隔了。

    一马平川的岸边,马蹄疾驰,陈子锟和刘骁勇沿着河岸扬鞭驰骋,为亲人送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