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七章 骡子骑兵
    下马坡,陈子锟召集众将商议下一步打算,江北消息闭塞,交通不便,唯一的收音机也被弹片炸坏了,想获取外界信息都难。

    陈子锟的决定是,开辟江北游击区,利用日寇兵力不足的特点,立足大青山,频繁出击,歼灭小股敌人,破坏铁路,伺机收复北泰。

    “打游击,最重要的是机动性,江北地形复杂,水网密集,汽车摩托未必比得上两只脚快,我们可以组建一支骑兵队,神出鬼没打击敌人。陈寿,这事儿就交给你办了。”

    “好嘞。”陈寿应道。

    “薛斌,你去找盖龙泉,让他把队伍拉起来,咱们兄弟一块儿跟日本人拼。”

    “没问题,绝对办的妥妥的。”薛斌一边磨刀霍霍,一边答道。

    “我负责什么?”陈启麟按捺不住了。

    “你啊,跟我一起去重庆,开展敌后作战,没有支援可不行,咱的家底子都打光了,得找委员长要点枪支弹药和银元什么的。”陈子锟道。

    “是!”陈启麟敬了个礼,欣喜万分,他是正规军出身,瞧不起游击战,早想重回军队,在正面战场和日军拼个你死我活了。

    夏小青道:“如今四面都是日本人,怎么走?你想好没有?”

    陈子锟道:“我目标大,不能走省城上海香港重庆这条线路,只能翻越大青山,经河南入湖北,再进四川,启麟,骁勇,还有你,咱们四个人一路,不过在出发前,先要把江北的事情安排好,把抗日游击军的大旗竖起来,咱们要让日本人在江北无法立足!”

    众人摩拳擦掌,雄心万丈,各自准备去了。

    陆续打了几次伏击,把四五口径的子弹基本上耗尽了,几十支汤普森成了烧火棍,陈子锟让人把剩余的百十发子弹都集中起来,供自己两把大眼撸子使用,汤普森全都拆下枪栓,用黄油和雨布包裹起来,埋到地下,等子弹运来再挖出来重见天日。

    现在部队使用的基本上都是缴获的武器,日式的三八大盖和歪把子轻机枪,三八式还算差强人意,枪管长,打得远而准,6.5的友坂子弹后坐力也很小,怪不得日本鬼子个个都是神枪手,不过歪把子就没那么好使了,供弹不畅,故障频发,打仗的时候还得用个小油壶不停给子弹刷子弹,要不然就下不去弹,实在令人蛋疼,尤其是使惯了捷克造的伙计,恨不得把歪把子拆了丢进粪坑。

    夏小青使的是一支仅存的雷明顿步枪,这种加装望远镜头的狙击枪其实是一种猎枪,使用点308口径的子弹,国内根本买不到,仅剩的几十发全给了夏小青,她的枪法比陈子锟还要略胜一筹,到底是练暗器出身的,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活儿就交给她了。

    其余人等的武器杂乱无章,有什么用什么,老套筒、汉阳造、毛瑟、三八式,盒子炮,甚至还有老式火铳,每支枪的子弹多的三五十发,少的只有几发,一向财大气粗的北泰军,终于尝到了缺粮少弹的滋味。

    部队在南泰附近乡下活动,都是本乡本土的子弟,地形熟,人头熟,打起仗来得心应手,占领南泰县城的一个中队日本兵,少于十人不敢上街,不带机枪不敢出城,每回出城扫荡,这边开出兵营,那边消息就传出去了,几场伏击战下来,小鬼子龟缩城内,连头都不敢冒了。

    陈子锟行踪不定,有时候住在下马坡,有时候住在龚家村,有时候直接上大青山宿营,狡兔况且三窟,何况是游击军的领袖。

    这天,陈子锟带着部下来到龚家村吃晌午饭,自从日本人进了南泰,乡下就进入无政府状态,老百姓不用给国民政府纳粮,更不用给日本人交税,他们只要管游击军的一天两顿饭就成。

    龚梓君就是龚家村人,当年他爷爷养了两个有出息的儿子,父亲是县里的乡绅,叔父是省城的银行家,龚梓君本人更厉害,一度担任省财政厅长,不过现如今财政厅长却沦为游击军的粮台,专管一百来号人的吃喝拉撒。

    村里的族长是老德顺爷爷,辈份和龚梓君的爷爷是一样的,七十多岁,身子骨硬朗的很,整天端着一个小白玉烟袋锅子,蹲在村口大槐树下面吧嗒吧嗒的抽着,骂这个训那个,小辈们都怕他,唯独龚梓君不怕。

    “梓君是大学生,文曲星下凡,和你们这帮狗日的不一样。”老德顺经常这样说。

    游击军到了村里,乡亲们张罗了不少好菜,乡下酿的米酒,高粱米饭,猪肉炖粉条子,管够,大伙儿抽的满嘴流油,老德顺坐在一旁笑眯眯抽着烟袋,偶尔端起酒碗陪着陈子锟喝一个。

    “陈司令,您说这小日本子,能把咱中国占了么?”老头问道。

    陈子锟哈哈一笑,拿过一个小酒盅说:“这个,就是日本。“

    又拿了一个大海碗放在旁边,道:“这个,是咱中国,中国有四万万人,比日本人多地广,您老说,谁能赢?”

    老德顺道:“陈司令,您这话有我听别人也讲过,但不是那么回事,想当初,满清鞑子不过是东北老林子里的野人,不照样把大明朝给灭了,日本虽小,野心可不小,堪比当年的鞑子,轻视不得啊。”

    陈子锟肃然起敬,这个老头不简单。

    “老人家,现在可不是明朝那时候,科技发达,电灯电话,飞机大炮,日本人船坚炮利,武力是比咱们厉害,但他们却不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英国美国德国苏联,这些国家哪一个单拉出来,都比小日本厉害,他们不会看到中国被日本一家独占的,我估摸着,等把日本人的实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列强就会出手相助。”

    老德顺点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这当今世界,好比春秋战国,得合纵连横才成啊。”

    陈子锟道:“是这个道理,中国要争取英美支持,才能把日本人赶出去。”

    “那要是日本也有明白人,和德国苏联联合对抗英美,那如何是好?”老德顺皱着眉头抽着烟袋,以一个农村老人的智慧分析着错综复杂的国际局势。

    陈子锟道:“天下大势,分分合合,冥冥中自有天意,就算亡国灭种又如何,蛮夷入主中原向来没有长久的,最多百十年,照样是汉家江山,咱们做军人的,不敢比岳武穆,文天祥,但拼了这条命和小日本死磕,还是能做到的。”

    老德顺一拍大腿:“陈司令,说话说的提气,来,干!”

    两人端起酒碗,碰了,咣咣咣的猛喝,酒水顺着嘴角流下来,豪迈至极。

    老德顺招呼孙媳妇道:“小娥,把咱家的鸡杀了,晚上吃辣子鸡!”

    小娥脆生生答应着,挺着大肚子去鸡窝里抓鸡。

    “怀的是男娃,老汉我就要抱重孙子了。”老德顺喜滋滋道。

    “那得再喝一个,恭喜啊。”陈子锟又端起了酒碗。

    外面一阵人喊马嘶,陈寿回来了。

    陈寿奉命组建骑兵队,在外面忙和了几天,终于初见成效,半买半征搞了不少大牲口,陈子锟兴冲冲到打谷场上一瞧,顿时傻眼。

    一群骡子正打着响鼻,兴高采烈的聚在一起,不对,其中似乎掺杂了一些毛驴,唯独不见马匹。

    “没办法,乡下养马的本来就不多,北泰打仗的时候又征集了不少,现在只有骡子和毛驴了,也能凑合。”陈寿一脸苦相地解释道。

    “可是……”陈子锟有些语塞“你不能让我的骑兵骑着骡子挥舞恰希克马刀吧。”

    “咋不能,骡子吃苦耐劳,跑得也不慢。”

    “我知道,我是说,骑兵的脸往哪搁?”

    “打仗连命都不要,还要脸干啥?”

    听了陈寿无比彪悍的解释,陈子锟无话可说,一挑大拇指:“骡子就骡子!我认了,毛驴坚决不能要,这畜牲脾气倔,关键时刻脾气上来,耽误大事。”

    仿佛听懂他的话一样,骡子群里一头大黑驴不满的叫了起来,搞的大家哄堂大笑。

    回到酒桌上继续商讨如何组建骑兵,正说着,薛斌也回来了,先端起酒碗猛灌几大口,一抹嘴,愤愤道:“老盖不仗义!”

    众人纳闷,难道盖龙泉不愿意抗日?

    “老盖说,他不参加咱们的游击军,自己组建了联庄会,联防自保,我就奇了怪了,这不一回事么。”薛斌道。

    陈子锟道:“不一样,咱们是打日本的,他们是自保的,不会主动招惹日本人,当然要和咱们划清界限,盖龙泉到底老了……”

    忽然一人气喘吁吁跑过来:“不好了,鬼子出城了,大队人马奔着下马坡去了。”

    陈子锟放下酒碗:“集合!”

    尖利的哨音中,分散在老百姓家里吃饭的游击军士兵们急匆匆来到打谷场列队,征集来的骡子正好派上用场,虽然没有鞍子和马镫,照样能骑,权当骡马化机动步兵了。

    陈子锟一声令下,骑兵队翻身上骡,向村口急驰而去,驰援下马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