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二章 收复南泰
    龚家村一战,江北军最后一点元气也耗尽了,但却成功的唤醒了江北数十万百姓的抗日斗志,数千人赶来参战,别管动机如何,起码将小日本的气焰彻底打了下去。

    陈子锟坐在田埂上抽烟,眼前人来人往,都忙着捡洋落,日本人丢盔弃甲,留下的好玩意真不少,帐篷、军用锅灶,饭盒,罐头,还有轻重机枪和没开箱的子弹,有两火伙人为了争一挺歪把子,差点动起手来。

    薛斌气呼呼跑来,指着远处乱糟糟的局面道:“司令你看看,都他娘的乱成啥了,这帮人打日本不行,抢东西倒跑得快。”

    陈子锟笑笑:“随他们去吧,这点玩意我也看不上眼,你咋回事,中弹了?”

    薛斌看看自己胸口,隐隐渗出血来,伸手一摸:“我操,中招了。”

    原来一颗流弹射入肋下,因为高度紧张并未发觉,现在松弛下来才觉得疼痛,陈子锟赶紧招呼担架过来,让他躺了上去。

    此役牺牲将士八十余人,死难百姓二百多,伤者不计其数,鬼子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损失一个完整建制的骑兵中队,四门大队炮,轻重机枪十三挺,步枪数百支,辎重弹药不计其数。

    漫山遍野都是无主的战马在狂奔,马鞍空荡荡的。

    老德顺的遗体被找到,被手榴弹炸的不成样子,村里人用洁净的白布把他裹起来,殓在寿材里,他家人流着泪请陈子锟为爷爷的墓碑题字,陈子锟想了想,提笔写下一行字:南泰抗日老英雄龚德顺之墓,落款是中华民国陆军上将陈子锟敬题。

    牺牲将士的遗体被集体掩埋在龚家村外的一片荒地中,一排排新坟无比凄凉,战死日军的尸体也收拢到一起,挖个坑草草掩埋,上面只盖了一层浮土,日后难免被野狗刨出来糟蹋,不过谁也没心思管这些。

    十八乡的好汉们聚在陈子锟帐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龚家村一战让他们信心倍增,原来小鬼子也不是三头六臂啊,挨了子弹照样翘辫子。

    “司令,您就领着俺们干吧!”

    “司令,你让俺往东,绝不向西!”

    大伙儿七嘴八舌的吵吵着,陈子锟甚为欣慰,嫡系虽然打光了,但这些民团土匪却主动投靠,这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他的豪情壮志上来了,大声道:“弟兄们,我宣布即日成立江北抗日救国联军,我担任总司令,你们都是司令!事不宜迟,咱们兵发南泰去者!”

    下面一片响应之声,大伙斗志昂扬,连夜出发直奔县城而去,虽然是互不统属的乌合之众,但是数千人汇成的庞大队伍,远远看去也颇为壮观。

    陈子锟骑着一匹缴获的日本洋马走在队伍中间,阎肃和他并辔而行,略显忧虑道:“真要攻打县城么?”

    “当然是真的。”

    “攻下来又如何,守不住的。”阎肃叹气道。

    “守不住也要攻下来,我就是要让日本人知道,中国不是那么容易占领的,同时也让全国父老知道,江北人依然在战斗。”

    天黑了,队伍点起火把,如同一条长龙在漆黑的夜幕下蜿蜒行进。

    ……

    南泰县城,日军大部队已经撤往北泰,只留下一个小队驻守,夏景琦率领一个中队的皇协军协防,他连夜审讯了游击军的探子,先押上来的是醉仙居的林老板,没上刑,甚至连绳子都没绑。

    “林老板,你说你这是图啥,酒楼开着,小日子过着,就算改朝换代也碍不着你做生意啊,现在可好,招惹了日本人,皇军要枪毙你呢,哎,乡里乡亲的,我也不难为你,凑一万块现大洋,我给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命保下来。”

    夏景琦好言相劝。再无昨日凶恶嘴脸,林老板被关了一天,心里那点劲也泄了,苦着脸道:“夏司令,你还是杀了我吧,一万块实在凑不出来,就算我把店面当了,也不值这么多啊。”

    夏景琦道:“那就八千,不能再少了。”

    “最多能拿出三千来,实在是穷啊。”

    正在讨价还价,一个伪军进来耳语了几句,夏景琦脸色一变,慌里慌张出去,爬上城墙一看,远处一条火把组成的长龙正逶迤而来,他倒吸一口凉气,游击军杀来了!

    扭头下城墙,正遇到日军小队长,两人一合计,兵力悬殊太大,根本守不住,转进吧!

    林老板还在牢房里等着夏景琦回来,老半天不见人来,小心翼翼走到门口,发现连卫兵也不见了,壮着胆子推门出去,院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再往外走,依然不见人影,直到出了老县衙大门,才看到街上有人奔走。

    “老朱,咋回事?”林老板问一个熟人。

    老朱兴奋道:“陈司令打回来了!把小日本撵走了!”

    林老板老泪纵横,抬眼望城头,火光熊熊,日本膏药旗早已降下,一面青天白日旗在火光中冉冉升起。

    南泰县被抗日联军兵不血刃夺回,士气民心为之一振,陈子锟带领一帮人重回老县衙,看着自己当江北护军使时期的办公桌,他百感交集:“十五年了,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江北地区处于日军重重包围之中,收复南泰的捷报根本发不出去,陈子锟正在犯难,忽然双喜带进来一个人,正是早年在督办公署做过农业专员的郑泽如。

    郑泽如早已不是当年风华正茂的翩翩青年了,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格外厚重的印迹,三十几岁的人,看起来像是四十多,一袭青布长衫,腋下夹着油纸伞,不像**的地下人员,倒像个教书先生。

    “想不到在南泰遇到故人,说吧,你有什么事?”陈子锟开门见山,虽说当年郑泽如犯下罪过,但事过境迁,国共都合作了,他也不想追究往事。

    郑泽如故作神秘道:“我有一样东西,想必是你目前最需要的。”

    “什么?”

    “电台!”

    无线电波从中原小县城源源不断发出,江北抗日救国联军总司令陈子锟向全国发出通电,宣布击溃日军一个联队,胜利收复南泰县城。

    电文是明码发出,所有电台都能接受,南京华中派遣军司令部内,电文内容和竹下大佐的战报同时被送到畑俊六大将的案头,大将阁下雷霆震怒,下令将竹下联队调回,派出有经验的田路朝一少将,重新组建旅团级别的田路支队,彻底扫清江北反日武装。

    重庆方面,无线电波被军统电台收取,电文内容抄录纸上,送到委员长侍从室,继而送到委座面前。

    蒋介石很吃惊,陈子锟不是已经殉国了么,怎么还会以他的名义发出通电捷报,他当即下令,将电文广为传播,激励士气,但落款署名隐去,以免大摆乌龙,待军统局调查真相之后再做定夺。

    他特地交代,事情要保密,在确认之前不得外泄。

    江北敌后战场的胜利,同样吸引了延安的注意,党中央决定,八路军派出精干力量组成敌后工作队,开赴江北大青山地区,展开游击战。

    ……

    北泰,街道上的瓦砾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逃到四外乡的难民也逐渐回流,大小店铺开张营业,城市渐渐恢复了生机。

    鬼子在南泰扫荡遭遇惨败的消息不胫而走,北泰市民欣喜若狂,但却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暗地里打上二两酒在家庆贺。

    王三柳很有些幸灾乐祸,他是亲眼看见日本人的惨状的,丢盔弃甲狼狈不堪,都不敢白天进城,是趁着天黑开回城内的,连竹下大佐也残废了,听说眼睛伤口感染,怕是另一只好眼睛也保不住。

    兴冲冲回到家里,勤务兵来报:“司令,您家亲戚来了。”

    王三柳大惊,他是河北人,老家早没什么亲人了,不用问,来的肯定是游击军,进堂屋一看,果不其然,正是陈子锟的副官双喜。

    “表哥,您一向可好。”双喜精神头很足,一看就是打了胜仗的样子。

    “托您的福,日本人忙的团团转,顾不上我这一摊子,您今儿来是?”王三柳客气道。

    “也没别的事,想借条船,再托您的关系开一张派司。”双喜拿出一包东西推过去,里面金光灿烂,是金条!

    王三柳脑子迅速转着,如今淮江水路被日本人控制,客货船只都要搜查,游击军急着用船,难不成是想乘胜追击,在省城干一票大的,如果连累了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

    “司令别担心,没什么违禁品,就是几个重伤员,乡下治不了,想送到省城大医院去,一事不烦二主,就来麻烦您了。”双喜漫不经心道。

    王三柳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运伤员啊,尚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好说,派司我帮着办,可是船不太好搞啊。”王三柳说的是实情,他这个司令权限不大,凡事都要听日本人的招呼。

    “这样啊,没关系,船只我们想办法,司令只要负责北泰到省城的水路安全即可。”双喜想了想,又道:“我嫂子的月子坐的差不多了,要不然这回一起送省城吧,老麻烦你也不是办法。”

    “好说,好说,我尽力安排,这个你收回去,我和陈司令情同手足,拿这个就外气了。”王三柳将金条往外推,沉甸甸的,足有几十两。

    “你和咱们司令的交情是没得说,可下面的兄弟还要吃饭,日本人那边也要打点不是。”双喜又将金条推了回来。

    王三柳道:“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在王三柳的安排下,林文静抱着小白菜,由两个奶妈和一个丫鬟陪着,上了去省城的客船,王大妈放心不下,亲自陪同,等进了舱才发现,夏小青正坐舷窗边。

    “小青姐!”林文静惊呼一声,两人紧紧拥抱,泣不成声,汽笛长鸣,一艘大船进港了,大队日本兵鱼贯下船,土黄色的军装,闪亮的刺刀,刺眼的太阳旗,码头上整齐的列队,一切都预示着新的战斗即将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