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二章 重操旧业
    师长带头叫好,谁敢不响应,台下一片轰然叫好,掌声如雷,几个拉弦子的师傅都愁眉苦脸,相声里说的关公战秦琼居然让自己摊上了,这四川,还真是人杰地灵,奇葩辈出。

    一出戏演完,白玉舫母子回后台卸妆,忽然杨师长带着几个马弁进来了,大家不敢怠慢,穿着戏服向他行礼。

    杨师长慈眉善目,笑容满面,亲切接见了白玉舫:“戚家班果然名不虚传,唱的好,打得也好,来人呐。”

    “有!”副官一并脚跟。

    “赏!”

    师座打赏,排场非比寻常,两封红纸包着的大洋,足有一百块之多。

    “谢杨师长赏赐。”白玉舫盈盈下拜,戚秀也跟着下拜,杨师长呵呵一笑,没搭理白玉舫,一把搀住了戚秀,胖手捏着戚秀的柔荑再也不撒开了。

    “叫啥名字?”杨师长笑眯眯的问道。

    “小白玉舫。”戚秀报出自己的艺名。

    “多大了?”

    “十八。”

    “好,好,好。”杨师长连说三个好字,捋着自己的八字胡,眉开眼笑,也不知道到底好在哪儿。

    戚秀是戏班子长大的,从小耳濡目染知道江湖险恶,这位胖师长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用力抽出手来,红着脸跑了。

    杨师长并未动怒,盯着戚秀曼妙的背影摇头晃脑,拽出一句诗文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白玉舫脸色微变,知道万县呆不下去了,但眼下不是翻脸的时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白老板,不晓得令嫒许配人家了么?”杨师长倒是个爽快人,一点回旋也没有,开门见山直接点了正题。

    “回杨师长,我女儿已经订亲了。”白玉舫客客气气道。

    “不妨事,订亲了可以退,本师长对令嫒一见钟情,不如嫁给我做妾,放心,绝对亏待不了她。”杨师长道。

    “这个,恐怕不太好吧。”

    “考虑考虑撒。”杨师长丢下一句话,带人走了,副官走在最后,出门前指着白玉舫的鼻子道:“白班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没得意思了。”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罗小楼噌的跳了起来:“和他们拼了!”

    “小楼,镇定。”白玉舫来回踱了几步,下令决心:“收拾东西,连夜走。”

    可是已经晚了,外面散场的同时,一队士兵跑步进入,把戏班子的驻地封锁了。

    陈子锟随着散场的人流向外走,忽然看见大队士兵跑步而来,刺刀闪亮,顿觉奇怪,开堂会用的着动用军队么,看来戏班子凶多吉少。

    ……

    次日一早,副官带人前来送了一万块法币,说是娶亲的彩礼。

    见戏班子众人面目不善,副官冷笑一声,劝道:“白班主,说句不好听的,令嫒不就是一戏子么,这下九流的行当有什么尊严可谈,能嫁给我们师座,那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白玉舫道:“谢谢师座抬爱,我们承受不起,这一万块,我不能收。”

    副官道:“你也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人,难道看不出当下的局势,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

    话没说完便被罗小楼打断:“不答应又怎样!”他的胸膛因为气愤而剧烈的起伏着,双拳握的啪啪响。

    “哼哼,不答应就把你们全抓起来枪毙了!”副官变了脸色,恶狠狠道,“万县是我们师长的地盘,他老人家一句话,你们插翅都别想走,放着荣华富贵不愿意享,找死是吧,成全你们!”

    说着拔出手枪就要打罗小楼,罗小楼眼疾手快一把将枪夺了过来,副官身后的马弁们齐刷刷拔枪,戏班子的武生们也抽出了兵刃。

    千钧一发之际,戚秀站了出来:“别动手,我跟你们走。”

    “这才像话。”副官走到罗小楼面前,将自己的枪夺了回去,做了个有请的手势:“十三姨太,请吧。”

    戚秀拢了拢头发:“副官,我可以跟你走,但有条件。”

    “请讲。”

    “不要难为我的家人,放他们走。”

    “那是自然,不过就算走也要过了今天。”

    “为啥?”

    “师座今夜和您洞房花烛,娘家没人参加怎么能成,让外人知道,还以为我们师座强抢民女呢。”

    ……

    戚秀被带走了,戏班子众人想追出去,却被刺刀顶住了胸膛,悻悻回去,罗小楼在屋里走来走去,两眼喷火,忽然抄起一把单刀道:“和他们拼了!”

    “拼了!”年轻的武生们拿起了武器,戏班子别的不多,就是冷兵器管够。

    此时白玉舫也压不住大家了,正当众人要冲出去之际,忽然冷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这样蛮干,没把秀儿救出来,你们先白白送了性命。”

    是做饭的大老陈的声音,他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众人狐疑间,陈子锟从门外进来了,嘴里叼着他的小烟袋,吧嗒吧嗒抽着,气定神闲。

    “不关你事,愿意帮忙就一起,不愿意去别堵着门。”罗小楼怒气冲冲,用单刀去拨陈子锟,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单刀就到了陈子锟手里。

    这一手空手夺白刃的本事,只有武学行家才能使得出,戏班子虽然也学武,但都是花架子基本功,虽说好武功不敌烂戏子,但那指的是普通的练家子,陈子锟这样的高手自然不在此列。

    “大个子,你有什么办法?”白玉舫期待的目光投射过来。

    陈子锟道:“办法是有,但我要先问你们几句话。”

    “你问。”

    “姓杨的是师长,万县驻扎他一个团的部队,虽然武器装备不咋样,但是对付你们还是绰绰有余,想救秀儿,怕是会死几个人,你们想好了么?”

    “我早想好了,死就死,也得把秀儿救出来。”罗小楼道。

    陈子锟道:“秀儿是你未婚妻,你自然有义务去救,我问的是大家,班主,你再好好想想,一定要今天救人么,或许再等几天……”

    “不要再说了,我的女儿我清楚,秀儿是为了大家才自投罗网的,别看她平时笑嘻嘻的,其实性子烈的很,断不会让姓杨的碰她,今夜或许就是秀儿的忌日……”忽然白玉舫转向众,“老少爷们们,祸是我们娘俩惹得,自有我们承担,你们先走,我一个人去救秀儿。”

    大伙都激动了,纷纷表示要留下来救秀儿。

    陈子锟看看差不多了,拍拍手道:“好,列位高义,佩服!我昨晚上在县城四下转了转,情况摸得差不多了,计划也有了,按照我说的办,兴许能不死人就把秀儿救出来。”

    “凭什么听你的?”罗小楼质问道。

    陈子锟笑笑:“因为我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

    罗小楼鄙夷道:“少倚老卖老,虎口夺人,靠的是功夫。你能打得过我,我就听你的。”

    话音刚落,陈子锟一脚踹出,快如闪电,罗小楼猝不及防,被踹的飞了起来,武生经年累月的苦熬不是白给的,他在半空中就调整了身姿,稳稳落地。

    罗小楼还想再上,被白玉舫喝止:“技不如人,还不退下。”

    “大个子,你有什么好办法,说吧,我们听你的。”白玉舫走过来,毅然决然的注视着陈子锟。

    陈子锟如此这般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白玉舫目瞪口呆:“你,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啊,什么都干过,咋说呢,这也算老本行了,重操旧业而已,见笑了。”陈子锟道。

    ……

    杨汉信是四川军阀杨森的侄子,135师师长杨汉忠的弟弟,率领一个补充师驻扎万县,他有三大爱好,醇酒好枪美人,四川产好酒和美女,他有一地窖的好酒,娶了十二个姨太太,好枪也收藏了一屋子,勃朗宁毛瑟马牌样样俱全。

    戚秀是他的十三房姨太太,杨师长是个很随性的人,兴致上来什么都不管不顾,想起一出是一出,万县父老早已习以为常,家里人也见惯不惊,只是老太太颇有意见,觉得戏子进门,有辱杨家门风。

    杨汉信才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大发请柬,把县里头面人物和手下军官都请来喝酒,他换了黑缎子马褂,胸前十字披红,喜气洋洋,按说纳妾是用不着这样排场的,大户人家都是随便一顶小轿从后门抬进来,也不摆酒也不放炮,杨师长这样别有用心,摆酒请客就得收礼,一来二去不但不花钱,还能小赚一笔,

    杨府张灯结彩,双喜临门,老太太七十大寿还没过完,紧跟着就是师座纳妾,大红蜡烛和鞭炮都是现成的,噼里啪啦一放,那叫一个热闹。

    杨汉信坐在酒桌上和人划拳行令,忽然副官来报:“师座,不好了。”

    “什么事?”

    “老太君不见了。”

    杨汉信立刻放下酒碗,脸色大变。

    “师座,咋的了?”有人问道。

    “没事,没事。”杨汉信随口敷衍,来到门外压低声音:“到底怎么回事?”

    “不清楚,老太君每天都在佛堂念经,不容别人打扰,今天一直没出来,下人进去一看,人不见了。”

    “走,去佛堂。”杨汉信直奔后院,来到老母亲念经的佛堂四处打量,在香案上看到一个信封,拿过来扯开一看,鼻子都气歪了。

    “来人,把十三姨太绑了,去码头。”

    “是!”

    “还有,警卫连给我集合,带上机关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