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四章 团聚
    薄雾中的重庆似幻似真,戚家班的戏子们全都涌到船头,看西洋景一样打量着这座西南最大的城市,中国的陪都。

    船到朝天门码头,下锚停船,重庆不比万县,旅馆费用昂贵,戏班子根本住不起,只能暂时住在船上,只给杨老太君开了个房间歇脚,好吃好喝伺候着,真当亲奶奶一般供着。

    陈子锟换上旧军装,对白玉舫说:“我去找几个老朋友,他们说话有分量,杨汉信不敢不买账。”

    白玉舫帮他整理着衣服,道:“你现在落魄成这样,人家未必搭理你,算了,有枣没枣打一杆,要不要秀儿陪你去。”

    陈子锟道:“不用了,班子里事多,你们先忙着,过两天联系好戏台,有你们忙的。”

    “你慢点,路上小心。”白玉舫塞了几张法币给他,依依不舍的目送戚家班的班主远去。

    陈子锟初到重庆,根本不晓得家人住在何处,不过他有办法,只要找到军事委员会,什么就都有了,到处打听问路,几经周折,终于找到地址。

    国府军事委员会驻地,警卫森严,门口堆着沙包架着机枪,陈子锟整整衣服就要往里走,忽然后面过来一人,一个虎扑将他按倒在地。

    陈子锟何等身手,一个懒驴打滚就出去了,正待反击,三把手枪顶住了他的脑袋。

    一群穿黑色中山装的家伙恶狠狠盯着陈子锟,领头一人道:“早就盯上你了,打听军委会想干什么!“

    陈子锟苦笑:“我来述职不行啊,你们是侍从室还是特工总部的?”

    “他妈的知道的还挺多,肯定是日本人的特务,带走!”

    特务们不由分说将陈子锟上了铐子戴上头套押上了一辆卡车,呼啸而去。

    不远处巷子里探出一颗脑袋来,是戚秀,她一路尾随陈子锟而来,竟然看到这样匪夷所思的一幕,顿时心惊肉跳,慌忙回去报告母亲。

    “什么,被人抓了,这可如何是好,你看清楚了?不是杨师长的手下?”白玉舫忧心忡忡问道。

    “不是,那些人说的不是四川话,好像是南京一带口音。”戚秀自幼跟着戏班子走南闯北,口音还是辨的出的。

    白玉舫愁眉紧锁,来回踱了几步,忽然斩钉截铁道:“想办法救人!”

    戏班子的钱粮都掌握在白玉舫手里,满打满算只有五百块钱,其中一大半还是万县拿的赏赐,至于杨师长给的一万块彩礼,当时就没收。

    戏班子几十号人还得开饭,五百块钱不能全拿去,白玉舫斟酌一番,拿了四百块在身上,带着女儿和两个年轻力壮的武生,前去警察局赎人。

    ……

    陈子锟被套上黑色的头套,押到一间暗室,贼亮的大台灯照的他睁不开眼睛,一个阴森森的声音问道:“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可以不说,但我们总会有办法让你开口,明白么?”

    陈子锟眯着眼点点头。

    “你的姓名,年龄,籍贯,军衔,部别。”

    “陈子锟,四十岁,湖南人,陆军上将,军事委员会航空委主任委员,淮江中下游防御总司令。”

    上面忽然哑巴了,然后是一阵嘀咕声。

    隔了一会,有人清清嗓子问道:“你说你是陈子锟将军,有何证据?”语气明显柔和了许多。

    陈子锟破口大骂:“老子就是陈子锟,要什么证据!你把戴笠找来,我问问他,哪儿弄的一帮半瓶子醋,简直他妈的蠢货!”

    特务们不敢回嘴,先把照着陈子锟的台灯撤了,然后出门商量,这人胡子拉碴,头发老长,穿一身破军装,看起来就像个退伍的老兵,看那股睥睨天下的将军气势是装不出来的,身为特工人员,察言观色的本领少不了,这点看不出来就真是蠢货了。

    这样的小案子可不敢惊动戴老板,有了,军统内部也有人认识陈子锟,新来的中尉沈开就是陈子锟介绍来的。

    五分钟后,沈开急匆匆而来,推开审讯室的门,看见陈子锟,顿时呆了一下,迅即立正敬礼:“陈将军好!”

    特务们屁滚尿流,忙不迭的跑过来解开手铐,端茶递水,赔礼道歉,不到三分钟,戴笠也闻讯赶到,亲自向陈子锟赔罪。

    陈子锟倒也不是不讲道理,宽宏大量道:“算了,你们也是为了保卫领袖安全嘛。”

    特务们如释重负,戴笠笑呵呵道:“陈将军归来,国府幸甚,人民幸甚,抗日大业又有了希望,我这就安排,送您去见委座。”

    陈子锟道:“今天就算了,委座日理万机,就别打扰他了,再说我这副样子,有碍观瞻,还是先回家,对了雨农,我家人在重庆么?”

    “在,在,我亲自送您过去,小沈,备车。”

    “是!”

    ……

    重庆陈公馆,姚依蕾正坐在沙发上织毛衣,嫣儿去美国了,鉴冰去香港扫货,刘婷带着小南出去了,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重庆的冬季阴冷潮湿,如同她的心一样。

    毛衣是给丈夫织的,虽然理智上已经知晓陈子锟不在人世,但感情上却依然不能接受,或许织毛衣能够缓解思念之苦,她竟乐此不疲。

    忽然门铃响了,姚依蕾放下毛衣,起身道:“来了,这个刘婷也真是,每次都忘带钥匙。”

    来到门口,打开门转身往回走,嘴里嘀咕着:“今天回来的挺早啊。”

    身后没动静,晨雾早已散尽,一缕阳光将来访者的身影照在客厅的地上,如此高大,如此挺拔,如此熟稔。

    姚依蕾猛回头,眼前站着的正是朝思暮想的亲人。

    陈子锟回来了。

    一瞬间,泪落滂沱,姚依蕾冲上去紧紧抱住丈夫,再也不敢撒手。

    戴笠拿出手帕擦拭一下眼角,悄悄招呼沈开:“回去,别打扰陈将军一家团圆。”

    陈子锟没察觉戴笠的离开,姚依蕾的痛哭让他明白,自己失踪这几个月给家里人带来多大痛苦,衣服被泪水打湿,姚依蕾依然不肯撒手,陈子锟只好拦腰将她抱起进了屋。

    左顾右盼,家里静悄悄的,居然没人。

    “嫣儿呢,小南呢,鉴冰他们呢?”陈子锟问道。

    “嫣儿去美国了,鉴冰这会还在香港,刘婷和小南过会就回来……”姚依蕾滔滔不绝的介绍着来到重庆以后发生的种种遭遇,陈子锟时而怒容满面,时而欣慰微笑。

    “蕾蕾,辛苦你了。”陈子锟深情的抚摸着姚依蕾的秀发。

    忽然大门开了,刘婷牵着小南的手站在满口,看到客厅里坐着的陈子锟,顿时泪落涟涟,小南张开双臂跑过来,嘴里不清晰的喊道:“爸爸,爸爸。”

    陈子锟将儿子抱在怀里,上前几步,将刘婷也揽在怀里,刘婷起初还挣扎一下,随即便屈服了,将头埋在陈子锟肩膀上啜泣不已。

    姚依蕾喜滋滋道:“我这就打电话通知他们,中午给你接风,吃火锅,你这身衣服赶紧扔了,破破烂烂像个流浪汉,还有你的头发胡子都得理一下,乱蓬蓬一片,都生虱子了快。”

    陈子锟被推进了浴室,痛痛快快洗了一个热水澡,对着镜子用剃刀把胡子全刮了,镜子里的自己顿时年轻了十岁,英姿勃发,威武不凡。

    重庆家里没有陈子锟的衣服,只好先穿浴袍,姚依蕾打电话叫来一个理发师,两个裁缝,帮他修剪头发,量体裁衣。

    “要一打衬衣,三套西装,两件大衣,两套军装,四双皮鞋,两双马靴,一定要尽快,明白么?”姚依蕾精神头十足,仿佛恢复到当年北京做大小姐的时候。

    裁缝们点头哈腰:“夫人,其实将军的身材甚是标准,铺子里有成衣,要不先拿来穿上,等定做的做好还可以退。”

    “也好,去拿来吧,退就算了,我们陈家也不差这点钱。”姚依蕾道。

    裁缝打了个电话回去,不到半小时衣服就送到了,三件头的英格兰海军呢西装,白衬衣,黑领带,皮鞋皮带皮手套,样样俱全,虽然重庆的裁缝手艺不比香港上海的同行,但陈子锟身材好,穿上自有一番风度。

    理发师帮陈子锟剪了个目前美国最流行的飞机头,足足用了半罐子的发蜡,苍蝇都站不住脚,再看打扮一新的陈子锟,和刚进门的流浪汉形象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阎肃、薛斌都闻讯赶来,劫后余生的老战友齐聚一堂,吃着火锅喝着酒,人生不过如此。

    ……

    陈子锟和家人朋友把酒言欢之际,白玉舫母女正在重庆警察局忙着捞人,走江湖的免不了和六扇门打交道,白玉舫深知这地方的人只认钱,一叠法币递过去,原本爱搭不理的警官稍微客气了点,问道:“你男人叫啥,犯了啥事?”

    白玉舫和戚秀面面相觑,竟然不知道陈大个子的真名。

    “只知道他姓陈,身高八尺开外,一脸胡子……您受累,给查查。”白玉舫道。

    警官有些不耐烦了,将笔拍在桌子上:“重庆每天抓那么多人,你让我怎么查!”

    “求求你了,长官,俺们不能没他啊。”秀儿可怜巴巴的拉着警官的袖子,哀怨的小眼神让警察老爷心里一荡。

    “算了,我再帮你们问问,这个人是在哪儿被抓的?”

    秀儿便把地址一说,还说是四个穿黑色中山装戴礼帽的人动的手,押上一辆黄色牌照的卡车。

    警官顿时变了脸色:“是军统的犯人啊,这案子我管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