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十一章 新的职责
    陈子锟在曼哈顿的房子很值钱,别说是一些轻武器,就是一个步兵营的装备都能换来,而且还有继续升值的巨大空间,帕西诺家族涉足各个赚钱的行当,对房地产也不陌生,既然陈子锟已经窘迫到要卖房子的地步,肥水不留外人田,不如让马里奥出钱买下。

    马里奥用十万美元把房子买下,转手就送给了小北,当成他十八岁的生日礼物。

    小北受宠若惊,不敢接受。

    “收下吧,我的孩子,谁让我是你的教父呢。”马里奥慷慨大方,不光因为陈子锟曾经拯救过帕西诺家族,更因为这不是个赔本的买卖,陈是做大事的人,帕西诺家族的生意和他比起来什么都不算,现在投资,将来一定会有丰厚回报。

    购买军火的事情稍微有些麻烦,最近帕西诺家族被联邦调查局盯上了,如此大规模的购买军火,自然会引起一场大风波,一时间fbi,nypd,以及纽约各大家族全都风声鹤唳,帕西诺家族这是要闹哪样,难道打算血洗纽约各大家族,重新洗牌划分势力范围不成。

    当所有军火装上一条运往英属殖民地香港的货船后,所有人悬着的心才放下,原来帕西诺家族开始涉足军火行业了。

    实际上,除了陈子锟列出的清单之外,马里奥又自作主张,购买了一百支357口径的柯尔特左轮手枪和两百支雷明顿12号霰弹枪,他觉得这玩意在巷战中的威力比手提机枪还大,可左轮枪一样,是美国精神的象征之一。

    陈子锟并未采购飞机大炮坦克车等重型装备,一来是因为没钱,二来是因为没有运输渠道,上海已成孤岛,物资运往重庆需要经过重重关卡,唯一方便的走香港,然后空运到重庆,飞机运量有限,只能购买轻武器和摩托车之类的轻型交通工具。

    货船正要驶离纽约港,马里奥忽然带着一批人马出现,搜遍船舱,把企图偷渡回国的小北抓了出来、

    “你父亲交代过,现在不许回国。”马里奥这样说。

    教父马里奥是纽约名闻遐迩的硬汉,曾经亲手绞死过三个想杀他的刺客,小北很敬畏他,只得乖乖上岸。

    汽笛长鸣,货船离港驶向茫茫大洋,小北暗暗下定决心,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回国参战。

    ……

    一九三九年三月,越南河内传来消息,汪兆铭遇刺,侥幸未死,至此唱双簧一说才销声匿迹,陈子锟一直在重庆等待新的委任,可军事委员会久久没有下文,他也曾多次面见蒋介石要求上前线杀敌,却被婉拒。

    关于此事,刘婷分析的比较到位,陈子锟虽然地位很高,但毕竟不是嫡系,又丢失了地盘,已经没有资本和利用价值了,可参照的人是陈调元,想当年也是叱咤风云的北洋上将,现在不过是伤兵抚恤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有职无权,只是个牌位。

    “如今军事委员会下属各单位,一个萝卜一个坑,再设立新的单位很麻烦,让你当副职也不合适,所以只能先搁置起来。”刘婷这样说。

    “那还不如到第五战区去给李宗仁当副手。”陈子锟道。

    刘婷微笑:“那是气话,第五战区没有一个兵听你指挥,你当惯了主官,屈居人下肯定不适应,到时候耽误了战事,岂不麻烦。”

    “这样说,我还是回江北打游击去算了。”

    “这确实是一条路,可你的名声太大,军衔太高,敌后作战九死一生,若是大张旗鼓的宣扬你去江北领导游击战,日寇定然出动大军企图将你俘虏或者击毙,那样的结果对于国府来说是不可承受的。”

    陈子锟大怒:“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七尺男儿就留在后方坐冷板凳不成!我这就请命去江北主持敌后作战。”

    说干就干,他径直来到委座行辕面见蒋介石,要求带领一支人马潜入江北开辟敌后战场。

    “日军占领大城镇和交通线,无力顾及广大农村,只要我们把农村占领,让日寇收不上粮食,运不出物资,大大增加占领成本……”

    陈子锟滔滔不绝的说着,蒋介石不时点头,最后道:“子锟啊,你的想法很好,我已经决定开辟敌后战场,但你的职责不在于此,中央有更重要的担子交给你。”

    “请问委座,是什么任务。”

    “这个嘛,你先回去,过两天就有任命书给你。”

    陈子锟走后,蒋介石把何应钦叫来商量,如何解决这个头疼的问题。

    何应钦说:“陈昆吾确实是一员猛将,但却非智将,北泰之战固然英勇惨烈,但这么多进口武器装备用来死守孤城,足见此人毫无大局,若把这些武器给我们中央军,定然能消灭更多的日军,取得更大的战绩。”

    蒋介石脸上有些发烧,陈子锟死守北泰和自己把大量精锐投入到淞沪战场的决策如出一辙,何应钦批评他就等于批评自己,不过他知道何应钦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看不过陈子锟罢了。

    “敬之,你有什么办法?”

    “依我看,不如给他个闲置,磨磨心性……那么多的烈士遗孤无法安置,就让他掌管遗孤抚恤委员会吧,好歹也是军委会直属机关,级别够高。”

    “也好,就这样办。”

    两日后,陈子锟果然接到任命,居然让他管理烈士遗孤,这种工作向来是由蒋夫人宋美龄负责的,北伐胜利后,南京建有专门的烈士遗族学校,抗战开始后,学校西迁,战争规模扩大,战死者数十万,哪有什么管理可言,宋美龄又兼着航空委秘书长的职务,无暇他顾,所以这活儿更没人管了。

    一心想上阵杀敌,却给了这么个尴尬的工作,想撂挑子又心不甘,自己“成仁”那段时间,妻儿受尽苦难,推己及人,不能让烈士的遗孤受到同样的遭遇,陈子锟毅然挑起这个担子,却发现手下无人可派,无钱可用。

    这个委员会是新成立的,军委会人手紧张,连个秘书都没派,只好让刘婷先兼着,再去财政部要经费,不出所料吃了闭门羹,抗战正在紧迫关头,前线缺粮少弹,哪有资金照顾遗孤。

    陈子锟很生气,直接找到财政部长孔祥熙,他一身上将军装,胸前挂满勋章,谁也不敢阻拦,径直来到孔祥熙办公室,开门见山道:“孔部长,我需要十万元拨款。”

    他的来意孔祥熙清楚的很,吩咐秘书倒茶,亲自拿出财政部的报告给他看,财政早已是巨额赤字,前线每月开销以千万计,后方各单位索要拨款的书信厚厚一摞。

    “不瞒陈将军,财政早就频临崩溃,实在拿不出钱来。”孔祥熙两手一摊道。

    陈子锟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钱让我怎么养活一帮孤儿寡母,前方将士有后顾之忧,又怎么安心打仗。”

    孔祥熙道:“陈将军,别说烈士遗孤的生活教育问题了,就是连抚恤金都快发不出来了,国家内外交困,有困难的不止你一个,委座正是看你有能力,才将重任交托与你,财政上实在拿不出钱来,不过你可以去筹嘛。”

    陈子锟碰了一鼻子灰,回到家中闷闷不乐,一家人都跟着想办法,姚依蕾说父亲在香港银行里还有一笔款子,不如先借来用。

    “那是岳父的棺材本,万万动不得。”陈子锟当即否定。

    “要不,咱们弄一架飞机专门跑香港,倒腾紧俏物资赚钱维持。”鉴冰时刻不忘跑单帮的经历,以往是单枪匹马,现在丈夫回来了,甩开膀子大干一场,还不赚的盘满钵满。

    “不行,这种事只能小打小闹,大张旗鼓的干,影响到别人的买卖,指不定谁下个绊子咱们就臭名远扬了。”陈子锟也否决了这个提议。

    “那就只有搞募捐,筹集善款一条路可走了。”刘婷经过深思熟虑,提出新的建议,这次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不过由谁操刀又成了问题。

    “昨天在街上遇到以前淮江日报的总编辑阮铭川,请他出马在报刊上发文章预热,然后联合八路军办事处,他们搞群众运动最在行,再请一些文艺界的人士为之呐喊,何愁善款不来。”刘婷信心满满道。

    陈子锟道:“好,我看行。”

    经过一番协调,中央日报、新华日报、香港大公报纷纷刊登文章,问烈士遗孤筹集善款,消息传遍世界,东南亚华侨首富陈嘉庚率先支持,捐赠善款十万,客居香港的杜月笙也捐了两万块。

    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和文艺界人士联合为遗孤举办大型义演,周恩来代表延安方面捐了一千块,宋子文出了一万块,陈调元出了三千块,宋美龄听说之后也以私人名义捐赠了五千块,最令人感动的是戚家班捐了五百块,这是他们一分一毛攒下来的血汗钱。

    刘婷收拢了几千名孤儿寡母,暂时落脚在一家修道院中,善款到位后,在嘉陵江北五里店租了一块荒地,盖屋筑墙,打出了抗日烈士遗族安置营地的招牌,有了这批善款,营地总算能勉强维持下去了。

    而此时陈子锟也在考虑下一步要做的事情,从美国运来的军火已经抵达香港,这批军火本来打算支援江北抗日游击队的,现在看来,还是自己亲自跑一趟比较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