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章 河北名将
    看大伙气势汹汹的样子,好像和**游击队之间的仇怨挺深,燕忌南也顾不上照顾大哥了,按着腰间盒子炮就出去了,弟兄们也纷纷抄起兵器向外走,有人将一杆红缨枪塞在燕青羽手里,裹挟着他一道出去了。

    这是一处荒僻的土地庙,外面是树林子和乱坟岗,**的游击队已经四面包围了这里,坟头后面人影若隐若现,燕忌南单手叉腰,大吼道:“姓章的,出来吧。”

    坟头后站起一个人,四十多岁年纪,红脸膛,魁梧高大,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过来,都穿着绿不绿,黄不黄的二尺半,手中武器以大刀长矛居多,还有几杆老掉牙的汉阳造。

    燕青羽离家多年,但是看那汉子依然觉得眼熟,问旁边的人:“那人是谁?”

    旁人答道:“他你都不认识,章家的老大,章金鹏,**县大队的大队长。”

    燕青羽恍然大悟,合着是燕家的死对头老章家的人啊。

    章金鹏打扮的很威风,皮转带,盒子炮,一尺多长的红缨子系在枪柄上,嗓门大的很:“燕忌南,我奉劝你一句,别跟着张荫梧一条道走到黑,悬崖勒马是你的唯一出路,赶紧放下武器,接受县大队改编,不然的话……”

    “不然你能咋滴?”燕忌南眯起眼睛,不屑道。

    “不然就消灭你们!”章金鹏身后一个戴眼镜的白面书生声色俱厉的喝道。

    燕忌南哈哈大笑,用手点着胸前的勋章道:“瞧这儿,认识不?正经八百的青天白日勋章,老子淞沪战争上丢了一条胳膊,那时候你们他娘的在干什么?收编老子?凭什么!”

    白面书生很生气:“你们河北民军多次制造摩擦,打死打伤我们县大队的人员,蓄意破坏国共合作,收编你们是轻的,要我说,就该消灭你们,一个不留!”

    燕忌南道:“少他妈废话,有本事就来收编一个试试,四眼,信不信老子一飞镖扎瞎你的眼。”

    白面书生气得胸膛剧烈起伏,对章金鹏道:“老章,和顽军说不通道理,打吧。”

    “这个四眼又是谁?”燕青羽再次问道。

    “是县大队的教导员,好像是北京大学堂的先生,姓韩。”

    “哦,教书先生出身啊,怪不得一脸欠揍样。”燕忌南恍然大悟。

    章金鹏道:“燕忌南,按辈分我你大,按说该让着你,可是事关国家民族的前途,就别怪叔手下无情了。”

    燕忌南道:“请便。”

    章金鹏带着一帮人回去了,过了一会,枪声响起,两边正式开打,县大队的人多,但是武器差,只有十几条枪,根本不成气候,民军人少,但燕忌南的牌子硬,得过国府颁发的最高勋章,上峰很看重他,调拨了上百条步枪,所以打起来一点不吃亏。

    子弹飞来飞去,民军士兵们躲也不躲,就这么大马金刀的站着,燕青羽傻眼了,这也叫打仗啊,和纪录片里淞沪会战的场面比起来,简直就是过家家。

    忽然一人跑来报告:“司令,县城鬼子出动了,一个小队鬼子,外加一个中队皇协军。”

    燕忌南道:“不会是上咱张各庄去的吧。”

    来人道:“好像是往小章庄去的。”

    果不其然,对面的枪声戛然而止,章金鹏的喊声传来:“燕忌南,咱们的帐赶明再算,今天有事先回去了。”

    燕忌南应道:“好走不送!”

    却又压低声音吩咐道:“收拾家伙,撵过去。”

    弟兄们摩拳擦掌:“趁机把县大队灭了!”

    燕忌南一瞪眼:“先打日本子,和章金鹏的仇回头再算。”

    ……

    战斗在小章庄外的河边打响,小鬼子用歪把子和小钢炮疯狂扫射,县大队和民军的好汉们前仆后继,燕青羽拿着红缨枪派不上用场,趴在草丛里就听到子弹日日的从头顶飞过,满鼻子都是硝烟味道,呛人。

    终于将敌人赶走,留下满地的尸体和武器,双方共同打扫战场,又因为一挺歪把子的归属而起了争执,再次刀兵相向。

    这次章金鹏的态度不一样了,他制止了手下,说这次全仗民军帮手才撵走了日本子,机关枪该给他们。

    燕忌南得了机关枪,带领手下离去,章金鹏在后面朗声道:“大侄子,奉劝你一句,跟八路混,吃不了亏。”

    燕忌南冷笑一声,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驻地,燕忌南让人摆起酒席招待大哥,他开门见山说道:“哥,你一身武艺不打日本太浪费了,咱合伙干吧,我把司令让给你当。”

    酒是农家地瓜烧,菜是扒鸡和煮豆角,饭是高粱面窝头,桌子油腻腻的,弟兄们都剃着光头,袒露着黑黝黝的肌肉,有人伸手在裤腰里摸着,抓出一个虱子,搁嘴里嘎嘣咬了。

    燕青羽忽然想到自己在上海的生活来,住着高楼大厦,出门有汽车,洗澡有二十四小时热水,喝的是威士忌白兰地,抽的是茄力克和吕宋雪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忽然让自己跟这帮泥腿子一起睡大通铺,整天弄一身泥巴,这日子还真受不了。

    “兄弟,我觉得,我的战场不在这里,我能发挥的作用不大。”燕青羽婉言谢绝。

    燕忌南想了一下,道:“也罢,你还是回上海吧,对了,先回家看看。”

    路上兄弟俩谈起河北的局势,虽然大城市都沦陷了,但是国府依然保持着河北省的建制,各县政权基本都在,河北境内更是保持了十万以上的中**队,其中以张荫梧的河北民军实力最大,名气最响。

    燕忌南是前**军官,又是青天白日勋章获得者,大大的民族英雄,振臂一呼,四乡父老无不响应,他组织了五百人马,偷袭了几次小鬼子,张荫梧知道后大力招揽,给了他们沧州挺进军的名头,不过也是听调不听宣。

    燕赵之地多豪杰,抗日武装遍地都是,燕家的死对头章家就跟了**八路军,也拉起一批人来,番号是沧县县大队,和挺进军为了争夺地盘、武器,摩擦了多次,双方互有伤亡,不过在日本人问题上,双方态度一致的很,用县大队教导员韩乐天的话说,叫兄弟阋墙,外御其侮。

    家里还是老样子,没什么挂念的,老辈人少不得一阵唠叨,嫌他怎么还不娶妻生子,看看你弟弟忌南,都生了三个儿子了。

    燕青羽不堪其扰,找弟弟要了一百块钱,踏上回上海的旅途,从天津坐海船,三天就到了上海,进了租界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安全了。

    打电话到大西洋西餐厅要了外卖,煮一壶咖啡,放满满一盆洗澡水,四十五度正好,喝着咖啡泡着澡,这才是生活,忽然门铃响,燕青羽穿上睡袍去开门,打开门就看到小明星站在门口,背后是个陌生男子,左轮枪顶着小明星的脑袋,冷冰冰说道:“敢动她就死定了!”

    燕青羽不敢动,左右上来两个人将他推进屋子,用绳子绑起来,然后翻箱倒柜到处乱翻,可是什么也没找到。

    “你们是什么人?”燕青羽问道。

    “我问你,你答应和日本人合作拍电影了么?”来人揪住他的头发喝问。

    “没有,我不是汉奸。”燕青羽大呼小叫。

    “是不是汉奸,你自己心里清楚,整天和日本人搅在一起,当我们没看见么。”那人一巴掌打在燕青羽脸上,顿时五根手指印乍现。

    “妈的,老子英俊的相貌都毁了。”燕青羽嘴角滴血,面孔扭曲,小明星缩在角落里,惊恐万分。

    “怎么处置这个汉奸?”三个大汉商量起来。

    “用枪不合适,这里是租界,动静不能太大。”一人道。

    “绞死他,然后一把火烧了这里。”另一人提议。

    这个建议得到大家一致认可,一人下楼去车里拿火油,一人将手枪插回腰间,取出一根细细的绳子,狞笑着走过来:“燕明星,我可是你的影迷,我也不想这样,谁让你当汉奸呢,记着下辈子别和日本人来往了。”

    小明星歇斯底里的哭起来,她快要吓疯了。

    两个特工同时转脸怒斥:“闭嘴!”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燕青羽早把绑绳弄开了,飞起一脚将距离自己近的那人踹飞,然后一个猴子偷桃直取下阴,捏住另一人的睾丸,疼得他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燕青羽拔出那人腰里的左轮枪,抓起小明星:“快走!”

    先前被踹倒的人慢慢爬起来,大呼:“跑了,抓住他!”

    楼下取火油的家伙正上楼来,拔枪就打,燕青羽是练暗器出身,出手速度和准头远胜对方,一枪打过去,特工手里的左轮就飞了,再一枪,礼帽也飞了。

    燕青羽带着小明星仓皇从后面弄堂逃走,顺手从人家晾衣杆上拿了一条裤子,一个小褂,不管合身不合身,套上再说。

    “玛丽,你怎么知道我回上海了?”燕青羽气喘吁吁的问道,裤子太短,穿着很别扭。

    小明星瞪大了无知的眼睛:“难道你不是和御竜王一起回来的么,报纸上都登了,你要和什么李香兰拍电影。”

    “妈的,这是要玩死我啊!”燕青羽欲哭无泪,明明是爱国青年,却被御竜王搞成了汉奸,怪不得有人来除奸,这下完了,偌大一个上海,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所。

    想来想去,只能去找姐姐夏小青,请她给在国府当高官的姐夫打声招呼,告诉什么军统中统的特务,自己绝不是汉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