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七章 趁人之危
    燕青羽先打发小明星回自己家然后悄悄来到陈公馆只见大门紧闭墙上弹孔历历在目想必不久前这里经历一场血战绕到后面窜上围墙看去房门窗户都关着已经人去楼空

    这下歇菜了难不成姐姐去重庆了他思前想后决定询问一下姐夫的至交好友李耀廷当然自己现在的处境不便直接登门先打一个电话过去探探口风比较好

    找到一家咖啡馆借了人家的电话打给李公馆正是李耀廷本人接的说了两句便答道:“这样啊小事一桩你明天上午八点过来我带你去找你姐姐”

    放下电话李耀廷对坐在面前的陈子锟道:“是你小舅子燕青羽打来的说被人冤枉了想找你洗清冤屈呢”

    陈子锟道:“你怎么不告诉他我就在上海”

    李耀廷道:“谁知道他是不是真落水了搞不好这是一个坑等着你往里跳呢对方的目标很可能是你”

    陈子锟道:“算了这是小事咱们再说慕易辰家老岳父的事情吧”

    慕易辰也在场昨天他的岳父出外办事突然被人劫持司机被打死汽车满是弹孔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干的

    李耀廷道:“车老先生退出江湖多年一向本分不过问政治重庆的人不会针对他七十六号也不会绑他那么就只有一种人了活跃在上海四郊的土匪”

    慕易辰道:“那倒好了土匪求财而已只要满足他们的要求岳父性命无忧”

    李耀廷道:“话不能这么说绑人都绑到咱们头上了这帮土匪实在不长眼我这就帮你托人问问看是哪一家做的让他们端午节前把人放回来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罢拿起电话道:“我是李耀廷四宝在家么哦出去办事了转告他一声明天到我这来一下有事情找他”

    放下电话李耀廷解释道:“吴四宝以前有个一起开汽车的熟人叫丁锡山三十来岁年纪现在是浦东游击队的头头表面上抗日打游击其实上海的绑票案一多半是他们做的七十六号和他们也有生意上的来往找丁锡山肯定能问出来是谁绑的车老爷”

    陈子锟道:“据我所知浦东游击总队受军统节制回头我也找重庆方面的人知会一声让他们赶紧放人”

    慕易辰道:“那就谢谢你们了幸亏有大家帮忙若是寻常人家这就得家破人亡”

    ……

    晚上燕青羽打算潜回住所拿几件衣服他很机警的先打电话回去电话铃响了三声有人接了:“喂哪位”

    “我找燕青羽”

    “我就是”

    燕青羽啪的挂上电话一头冷汗家里居然还有特工守株待兔这下完了他慌忙离开趁着黑夜撬开一家白俄人开的洗衣店偷了一套西装又到某澡堂子里拿了一双皮鞋打扮一新进了家餐厅等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装了三个皮夹子拿了两块手表

    当了多年影星手艺一点没拉下燕青羽沾沾自喜到外滩某饭店开了个房间住下登记用的是化名面容也经过化妆没人认得出他

    洗了个热水澡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已经是次日清晨七点钟匆匆吃了早点燕青羽要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法租界李公馆到了霞飞路上他心里又开始打鼓李耀廷答应的这么爽快会不会其中有诈上海滩这么多人落水姓李的难道能独善其身

    他放心不下决定先等等看看形势汽车停在李公馆斜对门的马路上快到八点钟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急驰而至车上下来几个劲装汉子目光锐利腰间鼓鼓囊囊簇拥着一个光头魁梧大汉进去了

    燕青羽倒吸一口凉气他认识那个大汉正是七十六号魔窟的头号杀手吴四宝

    完了李耀廷把自己卖了

    赶紧吩咐司机开车在法租界绕了一圈回到外滩下了车望着茫茫黄浦江燕青羽心里那个苦啊裤裆里掉了一坨黄泥不是屎也是屎了自己向何处去难道当再去当飞贼不成

    抽了几根烟心情稍有平复当飞贼就当飞贼有啥了不起的爷拿得起放得下整整衣服拿手指梳理一下头发转身回去只见两个干练男子正向自己走来其中一人冷着脸问道:“你是演电影的燕青羽”

    “你们认错人了”燕青羽拔腿就跑两人抬脚就追

    练轻功的人腿脚利索身轻如燕翻墙越脊是行家里手但是在大马路上玩长跑不是强项燕青羽累的气喘吁吁终于将追兵甩开正扶着腰喘粗气呢一辆汽车忽然横在面前车窗降下伸出一根枪管

    燕青羽慢慢举起手:“别开枪”

    “上车”

    上了车后座有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微笑道:“跑得挺快嘛不愧是燕子门的传人纵横华东五省的飞贼”

    燕青羽看着他心中非常惊讶他的这段历史被陈子锟刻意掩盖了警察厅的档案都销毁了对方什么人竟然如此清楚

    “交个朋友吧我叫潘汉年”中年男子向他伸出了手

    ……

    吴四宝进了李公馆李耀廷亲热无比的招呼:“云甫兄你来了快坐来人呐看茶”

    “老板侬折杀阿拉了叫一声四宝好了嘛叫什么云甫兄把阿拉都吓死特勒“吴四宝嘴上客气心里却得意洋洋他跟李耀廷做过一段时间的汽车夫后来大亨季云卿那儿缺得力人手李耀廷便将他介绍过去跟季老头子当司机兼保镖还娶了老头子的干女儿佘爱珍为妻再后来七十六号开张丁默邨李士群手底下缺能打的角色当时青帮的掌门是季云卿李士群求到他那里老头子抹不开面子就让吴四宝去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七十六号特工总部是日本人豢养的狼犬专门捕杀重庆方面的特工人员但光靠这个吃不饱肚子于是这帮流氓出身的特务便想出各种捞钱的门路开赌场妓院收保护费贩卖鸦片走私军火还有一项利润最大的业务就是绑票

    上海虽然沦陷但仍有很多富商大户没有迁移依然留在租界这些金融界实业界的大亨便成了极好的目标七十六号给他们套一个“反日分子”的名头直接绑出租界不拿出几百万来就别想活着回去

    吴四宝身为七十六号警卫大队长手下有人有枪更有女中豪杰佘爱珍协助伤天害理的事情没少做不少抗日志士就死在他的枪下不过此人颇有游侠儿气度很讲江湖义气所以李耀廷一个电话他就毫无顾忌的来了

    李耀廷也算是著名的反日分子七十六号暗杀名单上的人物丁默邨曾经下令除掉他但吴四宝却因李耀廷对自己有恩阳奉阴违不去执行丁默邨也拿这个大流氓没办法

    “四宝是这样的我一个姓慕的朋友他岳父昨天被绑了”李耀廷开门见山

    吴四宝也不含糊:“小事一桩事主姓什么是干什么的”

    “姓车六十来岁年纪青帮通字辈的以前开过钱庄”

    “我手下没做这单买卖”吴四宝很确定“我帮你问问吧可能是丁锡山派人干的这小子生冷不忌啥人都绑没办法郊县生活苦啊”

    “那就谢谢你了”

    “李老板你不要客气一句闲话的事体”

    吴四宝事多没留下吃饭起身就走临到门口忽然停下问了一句:“李老板听说重庆方面有人过来侬知道住在哪里”

    李耀廷迟疑了一下没回答

    楼上传来答案:“来的中央组织部次长吴开先还有军委会的陈子锟上将”

    吴四宝眯起眼睛看着楼梯上面一个气宇轩昂的汉子正拾级而下正是最近租界报纸上连篇累牍进行报道的死而复生的“飞虎神将”陈子锟

    早在十五年前吴四宝曾经和陈子锟有过一面之缘但之间没什么交情一个是重庆方面的高官一个是七十六号的特务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你死我活的对头吴四宝虽然杀人如麻身手了得但这儿是李公馆可不是七十六号刹那间他的冷汗湿了后背

    陈子锟下楼坐定:“吴大队长是不是打听人么现在就在你跟前了怎么不动手”

    吴四宝腰间别着上膛的手枪但他明白不等自己掏出枪来脑袋就得让人打爆想了想哈哈大笑道:“陈将军说笑了公是公私是私兄弟在七十六号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混口饭吃而已”

    陈子锟笑道:“那就好刚才说的事情麻烦吴大队长费心办一下一点小意思拿去喝茶”说着排出一张花旗银行的支票来

    “好说好说兄弟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奉陪了”吴四宝也不客气收了支票瞥了一眼上面的数字不禁暗自心惊到底是国府上将出手就是阔绰当然脸上并未表现出什么一抱拳转身去了李耀廷呵呵笑着陪着出去

    送走了吴四宝回来看看墙上挂钟八点半了燕青羽还没来

    “这小子搞什么花头”李耀廷不满道

    “烂泥扶不上墙别管他了”陈子锟道

    ……

    此时燕青羽正茫然的走在大街上脑子里回荡着潘汉年的话:现在国民党要杀你七十六号要抓你日本人要害你只有和我们合作才能保你性命才能还你清白

    “妈的趁人之危啊”燕青羽一想到潘汉年要自己做的事情就一阵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