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八章 沪西警察局
    燕青羽还是回到了华懋公寓的家里御竜王已经等候他多时了见到垂头丧气的燕青羽不禁笑道:“燕桑好像你的日子过的不是很好啊”

    “御桑我被你害苦了现在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都当我是汉奸”燕青羽一屁股坐下指着房门上的枪眼道:“昨天军统特务来暗杀我要不是我逃的快小命都没了”

    说着摸摸身上似乎在找烟

    御竜王笑眯眯拿出一支雪茄递过去:“你最喜欢的吕宋货”

    燕青羽咬掉雪茄头就着御竜王的火柴点燃了慢慢抽着闭着眼睛享受着芬芳的醇香一脸的疲惫和懊丧

    御竜王趁机道:“艺术是没有国界的燕桑既然在中国混不下去不妨归化我大日本帝国做一名光荣的皇民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为帝国拍电影了在东京在大阪都有很多你的影迷呢中国人不欢迎你我们日本就是你的家”

    燕青羽不耐烦道:“别整那些没用的先说好我只拍古装片不能涉及政治要不然不演”

    御竜王一张脸笑成了菊花:“哟西哟西没问题”

    燕青羽心中暗叹:“老子这就落水了么背负一身骂名可是为了国家民族啊老潘到时候你可不能坑我”

    脑海中闪过潘汉年的话:“御竜王是日本文部省的特务他出身华族父亲是前文部大臣子爵他家和皇族来往密切不惜一切代价接近他可以获取极其宝贵的情报相信以你的身手和智慧不会让我们失望燕先生民族危亡匹夫有责希望你能为抗战尽一份力”

    最让燕青羽膈应的一句话是“不惜一切代价”难不成御竜王好男色自己就得俯身献菊妈的这活儿太难了不过已经上了贼船就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

    华懋公寓是暂时住不得了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这儿呢燕青羽跟着御竜王搬到虹口御竜王的宅子居住虹口是公共租界的一部分日本侨民的传统居住区域八一三之后日军进驻虹口这一带俨然成了日租界相对比较安全

    御竜王的家是典型欧式建筑哥特屋顶有壁炉和烟囱家里摆满工艺品既有中国的陶瓷和青铜器也有日本刀剑、扇子以及西方油画、彩蛋等最让燕青羽感兴趣的是御竜王真的收藏了一屋子的电影胶片家里还有一个小型放映室其中大多数是美国电影当然紫星影业出品的武侠片也全都在内

    奢华的住宅价值连城的藏品足以证明潘汉年的情报是准确的御竜王绝非普通领事馆文化参赞他的背景深着呢

    “燕桑你暂且住在这儿等找到合适的住宅再说中午想吃什么日本料理还是西餐”御竜王心情看来不错眉飞色舞的

    ……

    李公馆李耀廷还在埋怨陈子锟:“你太冒险了吴四宝可是七十六号头号杀手你就这样大模大样的下来他脑子一热打你一枪怎么办”

    陈子锟道:“吴四宝为什么要当汉奸”

    李耀廷觉得这个问题太傻了不屑道:“当汉奸还问为什么不就是想升官发财么”

    陈子锟道:“对当汉奸的人图的都是眼前利益没人是真正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卖命吴四宝这种底层江湖人士枪法了得却苦于没有出头机会忽然有条门路还不好好的表现一把能混到这一步说明他不傻杀我没什么好处还会惹来追杀哪值哪不值我想他在看见我的那一刻心里已经做出了选择”

    李耀廷道:“你把汉奸的心思摸得挺准没错都是求财卖国对他们来说就跟妓女卖身一样就是门生意赚钱的能做赔本的不干招惹你就是赔本买卖”

    陈子锟淡淡一笑对李耀廷不露痕迹的拍马不予置评

    忽然电话铃响了李耀廷拿起来听了一下递过来:“是万墨林找你”

    陈子锟接了话筒那边也换成了吴开先的声音:“陈将军您委托的事情我通过渠道打听了一下浦东游击队没有绑架姓车的老人或许之间有什么误会您最好详细查查我这边也尽力调查总不能大水冲了龙王庙”

    “那就谢谢吴特派员了”陈子锟放下电话道:“吴开先说丁锡山那边没做这个案子当然不能全信他重庆对浦东这帮土匪的掌控力度值得怀疑不过咱们把话递过去了假如真是丁锡山绑的人他也得斟酌斟酌给我这个面子”

    李耀廷点头称是

    到了傍晚吴四宝打电话信誓旦旦说绑票案也不是自己手下人做的不过他知道一个地方可能是绑匪的巢穴

    沪西忆定盘路四十五号那可是歹土的中心位置沪西情况极为复杂八一三之后日本人占领这里但租界巡捕房却又不愿意放弃利益每天都派巡逻车在沪西宣示主权后来有聪明人想了个折衷的办法成立一个沪西警察局制服和租界巡捕房一样再安排一个日本人做副局长来照顾日本的利益自己来当这个局长包娼护赌金钱滚滚这个人叫潘达年龄不过三十岁是上海滩的后起之秀

    沪西警察局名义

    恰巧李耀廷曾在潘达落魄的时候帮过他也算有点交情当即驱车前往沪西长宁路警察局陈子锟执意同车前往拗不过他只好同去

    沪西比十年前发达了许多一条笔直的马路两旁尽是别墅洋楼、烟馆赌场来来往往都是豪华汽车李耀廷说这条路上老实巴交的老百姓基本没有全都是赌徒

    曾经有个外交官太太把丈夫留下的两万美元和一百两黄金在一夜之间输光走投无路只好自杀这种故事层出不穷赌场就是魔窟把人变成鬼把鬼变成厉鬼每天却依然无数人乐此不疲

    “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冒险家的天性就是赌博”陈子锟下了这样的结论

    沪西警察局名义上属于上海市政府和租界工部局和日本军方都有千里万缕的联系设在长宁路的警局总部气派十足门前旗杆上悬着五色国旗穿黑警服的警察持枪站岗一个英俊潇洒的青年早已等在那里

    此人正是潘达看起来不过二十六七岁年纪玉树临风貌比潘安笑吟吟上前拉开车门:“李老板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陈子锟不禁赞叹这个年轻人会做人怪不得年纪轻轻做出这么大事情来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潘达将他们迎进会客室香烟、鸦片、香茗一应俱全年轻的警察局长翘着二郎腿介绍起沪西的情况来:“……傅筱庵的上海市政府开支全靠沪西的红黄蓝白黑红是红丸黄是妓院蓝是赌场白是白粉黑是鸦片李老板这次来是不是也想弄一张赌牌执照有话直说千万别客气”

    李耀廷道:“赌场烟馆是下游买卖我一向不插足这次来是打听一些事情……”将事情原委慢慢道来潘达眉头拧起:“忆定盘路四十五号那是林之江的宅子啊这个情报从哪里来”

    “吴四宝说的”

    “哦这就对了林之江枪法好胆子大已经隐隐威胁到吴四宝的地位他俩之间有些龃龉吴四宝这是借刀杀人”

    原来林之江原来是国民党特工人员后来叛变投敌投到七十六号丁默邨麾下一山不容二虎吴四宝多次挑衅两人冲突不断这次又想借李耀廷之手摆林之江一道看来这个吴四宝也不象表面上那样有勇无谋

    潘达笑道:“这八成是佘爱珍的主意这娘们鬼点子就是多不过林之江确实做绑票买卖租界有几桩案子都是他做的这事儿来钱快又没风险比当杀手安全多了”

    李耀廷道:“潘局长和林之江关系怎么样能不能居中说和一下如果是他们绑的省的大动干戈伤了和气”

    “好说我这就带你们去”潘达很爽快当即带了五个随从开了两辆汽车带着李耀廷等人直奔忆定盘路四十五号这儿位于一条弄堂的最深处弄堂口有背着步枪的岗哨弄堂里面更是便衣探子云集一看就是杀机四伏

    “这是防着吴四宝呢”潘达笑道

    弄堂口岗哨看见沪西警察局的车牌立刻放行然后拿起电话机通知里面等到了门口林之江已经出来了此人不过三十来岁年纪干练彪悍两眼杀气乍现看到潘达却又满面笑容:“潘局长大驾光临寒舍生辉啊”

    潘达向他引见:“这位是李老板”

    林之江斜眼看看李耀廷似有不屑略略点头:“哦久仰”

    众人进了客厅分宾主落座潘达将来意说出林之江大大咧咧道:“对是抓了一个反日分子案子已经报到上面去了不好处理啊”

    李耀廷很是不悦都是场面上混的还弄这些花活摆明看不起老前辈他淡淡道:“说个数吧”

    林之江竖起一根手指:“一个数”

    “十万”李耀廷略感惊讶这帮货真敢叫价以前浦东的土匪绑票勒索个八千一万都算是狮子大开口了

    林之江鄙夷的笑笑摇摇手指:“一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