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九章 欺人太甚
    李耀庭实在忍无可忍一拍桌子站起来:“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抢”

    话音刚落十几条大汉冲进客厅驳壳枪机头大张瞄准李耀廷保镖们也都拔枪相向一时间剑拔弩张

    林之江哈哈大笑:“都退下没事”

    打手们呼啦一下全撤下去林之江抖着二郎腿道:“李老板你大概很久没在江湖上混了世道不同了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他们说了算这案子是日本宪兵队管的我想帮也帮不上忙一百万是看潘局长的面子若是他们家人自己来三百万少一个子都不行”

    潘达点头称是:“林队长所言极是现在从日本人那里捞人也不容易”这就是摆明了和稀泥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李耀廷强忍怒火道:“一百万太多了车家砸锅卖铁也凑不出来”

    林之江道:“那我就不管了姓车的有个女婿好像是开洋行的这些年日进斗金赚了不少美钞一百万再拿不出未免太寒酸了吧”

    李耀廷暗暗心惊林之江绑票前情报打探的很清楚这也证明他根本没把慕易辰的背景放在眼里

    林之江忽然道:“李老板你要不要见识一下我的枪法”说罢拔出一支撸子坐在太师椅上朝着院子里的大树开枪细细的树枝被子弹打断落下枪法果然了得

    “林之江你就是不打算给我面子喽”李耀廷气得鼻孔里都快喷出火来

    “李老板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得你也是从底层混起来的怎么这点道理都不懂”林之江轻飘飘的答道

    话不投机半句多李耀廷起身告辞潘达却不陪他一起走借故留下了

    李耀廷等人走后潘达道:“老林你胆子真大这位李老板可不是一般人他有重庆背景啊他带的这些人里面也有高手刚才若是打起来血溅五步刀枪无眼睛你我都得遭殃”

    林之江狞笑道:“我晓得李耀廷身后有个大个子一身的杀气掩藏的很好所以我才露一手让他们明白沪西是谁的地盘”

    潘达道:“何必呢李老板和吴云甫关系很好树敌太多对你不利”

    林之江满不在乎道:“我烂命一条无所谓”

    ……

    回去的路上李耀廷极其愤慨:“日本人一来规矩全乱了什么阿猫阿狗只要抱上日本人的大腿就他娘的不可一世不把我们这些老辈江湖人放在眼里真是岂有此理大锟子你看这事咋办”

    陈子锟道:“现在的上海滩和咱们年轻的时候不一样了要想把威风捡起来就一个办法打”

    李耀廷道:“怎么打现在连自保都成问题出了租界就是他们的地盘枪声一响日本宪兵就过来到时候谁也撑不住”

    陈子锟沉思片刻:“再想办法”

    驱车来到慕易辰家里车家人正愁云惨淡聚在一起想办法车秋凌哭的泪人一般爹爹从小最疼她虽然在婚事上曾经大加阻挠但最后还是认可了这个女婿淞沪会战时车家在闸北的厂房被炮火夷为平地南市的祖屋也被炸了全家躲到租界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听李耀廷说林之江开价一百万慕易辰愤愤道:“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车家以前倒是能拿得出这么多可是现在房子厂子全没了存款也就十几万上哪儿凑这么多钱去”

    他揪着头发纠结了一阵道:“算了把房子卖了金银首饰当了大家再帮衬一点能凑多少是多少先把人救出来再说吧”

    慕易辰在法租界霞飞路上有一栋花园洋房价值不菲孤岛时期房价飞涨能卖到五十万再把车家在英租界的石库门房子卖掉乱七八糟加在一起七八十万总是有的只是这样以来多年心血全都化为乌有

    陈子锟默然兄弟被人欺负成这样自己竟然无能为力一股深深的挫败感浮上心头

    他拉着李耀廷出门说道:“搞两辆大马力的卡车车头焊上钢板再叫百十个弟兄把动静闹得越大越好”

    李耀廷道:“真要玩硬的”

    陈子锟道:“两手准备先威慑不行就真干”

    次日李耀廷真弄了两辆福特半吨卡车找了家修理厂在车头上焊接了钢板又叫了百十个弟兄整天在院子里舞刀弄枪杀气腾腾的

    消息传到林之江耳朵里他只是一笑置之:“有种就来沪西送死”

    陈子锟通过吴开先了解到林之江的历史他是浙江诸暨人曾经跟国民党上海市党部的许炎夫当保镖后来叛变投敌孤身一人穿过层层警卫将许炎夫刺杀此举成了他的敲门砖深得七十六号丁默邨的欣赏和吴四宝平起平坐此人心狠手辣毫无廉耻枪法绝伦胆气过人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

    吴开先得知陈子锟准备对林之江下手忧心忡忡劝他:“重庆在上海潜伏了不少特工但只能执行暗杀刺探的任务在沪西强攻汉奸的宅子伤亡会很大再说肉票未必关在私宅里搞不好损兵折将还救不出人来希望陈将军三思而后行”

    慕易辰也找到陈子锟将一个信封放在他面前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根惨白色的手指

    “林之江派人送来的说再不拿钱赎人就等着收尸吧”慕易辰语气沉痛“学长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可是现在不比当年了上海滩各路人马大洗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求求你别插手这件事了”

    既然慕易辰这样说陈子锟也只得偃旗息鼓

    ……

    沪西极斯菲尔路七十六号高高的围墙上插着玻璃碴子拉着电网黑色大铁门紧闭门前经过的行人都不敢驻足匆匆而过

    慕易辰将汽车停在路边壮着胆子上前轻敲大门铁门上打开一扇小窗户露出一张警惕的脸:“干什么的”

    “我找吴大队长”慕易辰递上一张蓝色通行证这是他花了一根小黄鱼才换来的

    窗户关上了过了一会侧门打开一个黑衣服汉子冷着脸道:“进来”

    经过搜身之后慕易辰战战兢兢走进恶名远扬的七十六号魔窟顿觉浑身凉飕飕的两只眼睛不敢乱看跟着来人慢慢往前走远处似乎有惨叫声传来更让人毛骨悚然

    那人带着慕易辰在二门处停下这里面才是七十六号的核心所在需要红色通行证才能入内这可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好在事先有过打点吴四宝派了一个手下直接把慕易辰带到了林之江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没人慕易辰坐在板凳上等着过了半个钟头林之江从外面进来拿着手绢擦拭着手指上的血迹大概刚在地牢用刑上来看见慕易辰呲牙一笑:“你来了坐坐”

    慕易辰哪里敢坐站起来将皮包里的东西拿出:“这是我霞飞路上的花园洋房价值五十万这是岳父家山东路上的石库门房子价值十万这是我的汽车钥匙三六年款的别克还值几千块这是汇丰银行的支票十五万元”

    林之江一一过目后道:“还有呢”

    “实在凑不出了请您高抬贵手就放了我岳父吧”慕易辰苦苦哀求

    林之江勃然变色将一堆房契钥匙支票劈脸砸过去:“妈的我说了一百万就是一百万少一个子儿就等着收尸吧”

    慕易辰诺诺连声:“让我见见岳父吧”

    “门都没有滚”林之江喝道门外进来俩条大汉将慕易辰提了出去

    远远的吴四宝看见这一幕歪着嘴笑了

    ……

    慕易辰不敢去找陈子锟只有倾家荡产营救岳父家里的金银首饰全拿到当铺点了西装皮鞋大衣也拿到旧货市场上出售慕易辰刚把心爱的劳力士手表卖掉正匆匆往回走忽然身后一阵喇叭响回头一看一辆新式的别克小轿车里坐着一人正是燕青羽

    “慕经理你好啊去哪儿我送你”燕青羽探头打招呼

    慕易辰坐进汽车长吁一口气

    “你的汽车呢夫人开走了”燕青羽随口问道

    “卖了”

    “卖了”燕青羽有些惊讶扭头看慕易辰似乎脸色很难看

    “唉说来话长……”慕易辰长话短说把岳父被绑架遭勒索的事情娓娓道来燕青羽想了一下忽然笑了:“我以为多大事呢这事好办你现在有空么咱们去沪西领人”

    慕易辰睁大了眼睛“你不开玩笑”

    “我燕青羽向来一言九鼎从不吹牛坐稳了”燕青羽一踩油门汽车调头向东而去

    “不是说去沪西么怎么往虹口去了”

    “先去接一个人”

    燕青羽驱车来到虹口一栋住宅前让慕易辰在车里等着自己进了屋子过了一会儿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出来上车那人很客气的和慕易辰打了招呼自我介绍姓御

    汽车直奔沪西极斯菲尔路七十六号到了地方径直堵在大门口燕青羽下车咚咚的砸门小窗户打开一张狰狞的面孔露出刚要怒斥看见日本领事馆的派司急忙咽回肚里乖乖打开门

    御竜王一马当先熟门熟路直入二门找到花园边的一栋洋房推门进去里面坐着几个日本宪兵御竜王对他们说了一阵日语其中一个扛准尉肩章的家伙连连哈伊

    片刻后林之江慌忙赶到准尉劈脸就是一个耳光打得他一个踉跄羞怒不已却不得不站直了迎接下一记耳光一连打了个七八个耳刮子准尉才毕恭毕敬朝御竜王一鞠躬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御竜王道:“你就是林之江”

    林之江搞不清楚对方来头但知道肯定不是一般人一低头:“哈伊”嘴角的血啪啪的往下滴

    “你把我朋友的岳父抓了请你立刻放了吧”御竜王道

    林之江不敢怠慢赶紧让手下把犯人带来不大工夫车老先生就被担架抬来了一脸的憔悴手上缠着绷带想来在魔窟里没少受折磨

    “还有你勒索了很多钱也都交出来吧”御竜王又道

    林之江跟三孙子一般颠颠的跑上跑下将还没暖热的房契支票等拿了下来额外还奉送了五根小黄鱼给御竜王

    “咱们走”御竜王收了金条扬长而去

    慕易辰惊愕的嘴巴都合不拢愁得一家人多少天睡不着觉的事情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