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章 双面间谍
    一行人出了七十六号魔窟车老先生望着外面白花花的日头热泪盈眶顿有重见天日之感在女婿的搀扶下颤巍巍下拜:“多谢义士搭救之恩”

    御竜王道:“老先生的不用客气我和燕桑关系大大的好燕桑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应该的”

    车老先生脸色一变:“你是日本人”

    “哈伊我是日本人御竜王请多指教”御竜王微微欠身

    “哼”车老先生转身便走丝毫不领情慕易辰去劝被他一把甩开:“就是死在七十六号也不能当汉奸”

    慕易辰苦着脸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御竜王宽宏大量的摆摆手:“没关系赶紧回家吧”

    慕易辰开着自己的汽车带着岳父走了御竜王和燕青羽也上了汽车呼啸而去到了虹口寓所前御竜王道:“燕桑喝酒去吧我请客”说着将两根小黄鱼放在他面前:“这是你应得的”

    燕青羽没有推辞对吃喝玩乐他向来来者不拒对黄金就更没有抵抗力了两人来到一处日本料理店吃了一顿有生鱼片和寿司的大餐还喝了不少清酒然后去风吕洗澡泡在大木桶里让下女搓着背木地板上放着清酒和梅子时不时的喝两口那叫一个惬意

    “燕桑你觉得是日本人坏还是中国人坏”御竜王酒意正酣随口问道

    燕青羽想了一下:“当然是日本人坏”

    御竜王笑道:“哈哈哈你答错了七十六号的特工都是中国人他们残害起同胞来比宪兵队还狠毒涩谷准尉是驻七十六号的宪兵督导分队长权力比他们大多了可是每月只有一百日元的薪水而这些特工靠绑票勒索和敲诈获利以百万计你说难道不是我们日本人更正直么”

    燕青羽无言以对

    ……

    慕易辰载着岳父回到家里一家人惊喜万分请来医生给老头子调养慕易辰赶紧打了个电话给陈子锟告诉他今天的奇遇

    “总之人已经救回来了你的计划可以做相应调整了”慕易辰的语气轻快无比

    陈子锟很惊讶:“你说是燕青羽请了个日本人出面”

    “没错是个很年轻的日本人把林之江训的跟三孙子似的真解气”

    “等等这么说燕青羽真落水了你知道他住在哪儿”

    “是虹口的一个宅子我想想门牌号码应该能记起来……”

    ……

    燕青羽醉醺醺回到住处在进卧室前还不忘检查拴在门锁上的头发丝有没有断掉住在日本人家里他不得不防

    进了卧室刚把外衣脱下来就觉得有一丝不对劲似乎有什么猛兽在盯着自己的感觉刚要动角落黑暗处传来熟悉的声音:“行啊整天醉生梦死的”

    燕青羽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换上嬉皮笑脸:“大姐你咋来了我正找你呢”

    暗处正是夏小青一身夜行衣腰里别着飞刀冷笑道:“还以为你傍上日本人不认我这个当姐姐的了呢”

    燕青羽道:“借我俩胆也不敢啊对啊我这纯粹是逼上梁山完全误会我正想找你给姐夫捎个话还我清白呢”

    夏小青道:“合着你还是梁山好汉呢想找你姐夫简单啊你跟我走他就在上海”

    说这话的时候夏小青手里捏着一把啐了毒的飞针如果燕青羽不肯走的话就证明他确实落水了那就不得不刀兵相见骨肉相残来之间她已经做好了这种心理准备

    没想到燕青羽答应的很爽快:“好啊没问题”

    出了卧室隔壁就是御竜王的房间夏小青走路如同猫一般寂静无声铺着榻榻米的走廊里响彻着御竜王熟睡的鼾声

    夏小青手腕一翻亮出一把匕首就要进御竜王的卧室

    燕青羽一把拉住她低声道:“大姐你干啥”

    “杀贼”夏小青道

    “不能杀他他现在还有用”燕青羽紧攥着夏小青的手眼神很坚决

    夏小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终于收起了匕首:“咱们走”

    出了房子门口停着一辆汽车夏小青拉开车门让燕青羽先进去坐进去之后发现后排坐着双喜

    “你好”燕青羽打了个招呼

    “你也好”双喜微笑着说道

    一路来到法租界某处偏僻的弄堂燕青羽道:“住在旮旯里怪不得找不到你们”

    夜色已深月黑风高汽车停下远处路灯发出昏黄的光芒夏小青下车道:“下来吧”

    燕青羽下了车打了个酒嗝伸了个懒腰:“真困啊”

    忽然夏小青一脚踢在他膝盖窝将他踢翻在地双喜上前按住他上了背铐钢制的手铐勒的很紧就算燕青羽会缩骨一时半会也脱不开身

    “大姐这是干啥”燕青羽慌了神

    “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夏小青冷哼一声双喜拿出一个黑布头套蒙在燕青羽头上拔出撸子推弹上膛

    “弟弟别怪姐姐无情你认贼作父当汉奸我只能杀了你还夏家和燕家一个清白黄泉路上好走吧”夏小青的声音很冷峻无情

    “别别别误会绝对误会我不是汉奸我是自己人我也是特工奉命打入敌人内部的特工啊”生死关头燕青羽也不顾什么保密全招了

    “你是谁家的特工重庆方面没你这号人”夏小青质问道

    “我是**的人潘汉年和我单线联系的不信你找他问问我说的全是实话拿咱娘在天之灵发誓绝对是真的”燕青羽眼泪鼻涕都下来了

    暗处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是陈子锟一把揭开头套:“怎么不早说”

    燕青羽委屈道:“我不是一直想说来着你们给我机会么差点死在自己人手里你说我冤不冤”

    夏小青笑道:“傻子真以为你姐夫要杀你么就是吓唬吓唬你想让你说实话”

    燕青羽气得鼻子都歪了:“这一招也太黑了吧我都尿了”

    “上车吧”陈子锟招呼众人上车边走边谈

    既然燕青羽报出潘汉年的名字说明他没撒谎再说自己小舅子的为人陈子锟也是清楚的虽然玩世不恭但骨子里还是传统的武林侠士

    听燕青羽介绍了一番后陈子锟道:“这么说这个御竜王很有利用价值你留在他身边不但能刺探到高级别的情报某些时候还能发挥奇效比如营救被捕人员什么的……这个御竜王有什么弱点么”

    燕青羽道:“他是日本贵族从小锦衣玉食长大到上海来当外交官纯粹是玩票他不缺钱更不缺女人他爹是日本贵族院的议员近卫首相的好友权势滔天说白了他就是个二世祖花花公子纨绔子弟什么都不缺”

    “不对是人就有弱点你多留意吧”陈子锟道

    汽车开回了虹口陈子锟示意燕青羽可以走了

    “你们不会再来杀我了吧”燕青羽心有余悸的问道

    陈子锟道:“不会从今天开始你归我领导我会和重庆方面打招呼让他们不要动你”

    汽车开走了燕青羽支起风衣领子慢慢的往回走一时间竟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身负重大使命的滋味太得瑟了国共两党都仰仗自己日本人敬着自己汉奸也不敢惹自己从今往后上海滩我就横着走了

    一时兴起他拽起了戏文:“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在路上摇头摆尾不亦乐乎

    吓得两位夜归的日本女人停下脚步点头哈腰目送这个疯子过去

    ……

    陈子锟驱车返回法租界忽然夏小青道:“糟了过点了”

    已经过了零时现在是宵禁时间这个点在外面的人一律要被巡捕抓进拘留所过一夜

    说曹操曹操到前面巡捕设卡拦路汽车被迫停下一个年轻华捕走过来敲敲车窗:“证件”

    双喜拿出行车证夹着一叠钞票递过去笑道:“通融通融”

    那巡捕居然将钞票摔了回来**道:“违反宵禁条例全都下车”

    双喜大怒开门下车气势汹汹道:“少给脸不要脸我和你们程子卿探长很熟一句闲话就扒你的衣服”

    巡捕不吃他这一套挺起胸膛道:“我不管你认识谁栽到我手里就是不行全部下车”

    路灯昏暗的灯光下年轻的巡捕英气勃勃如同蓄势待发的猛虎腰间的枪套搭扣已经解开右手的手指灵活的晃动着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陈子锟推开车门微笑道:“小伙子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何苦来哉替法国人卖命没意思的”

    “我穿这身衣服就要尽职”巡捕不买账生硬无比的回答道忽然看清楚陈子锟的面容表情顿时一变:“你姓陈”

    “对我姓陈”陈子锟道

    双喜已经攥住了枪柄车里的夏小青也捏住了飞刀

    年轻巡捕左右看了看那些安南巡捕都躲在远处生怕惹祸上身便压低声音道:“陈大帅”

    “哦你认识我”陈子锟很纳闷

    “我爹跟你当过马弁”年轻人道

    “你爹是”陈子锟糊涂了自己马弁那么多怎么记得起来

    “不是我亲爹是我娘给我找的后爹他姓李”

    “想起来了你是李常胜家的”陈子锟恍然大悟李常胜的手指断了以后就不再跟着自己走南闯北而是在省城安家落户娶了个带孩子的寡妇如今那孩子已经长大了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陈子锟问道

    “我叫林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