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一章 悲喜
    毫无悬念陈子锟的汽车被放行他记下了林怀部的名字这小伙子有一股锐气是个可造之才

    回到住处小青一直满腹心事的样子陈子锟看她似乎有话要说便道:“有话就说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夏小青道:“你可知道沧州燕家祖辈是做什么的”

    这是个设问句陈子锟自然不会知道燕家的来历他只是静静听夏小青继续往下说

    “我听娘讲过燕家的故事明朝天启年间燕家一位祖先在锦衣卫做指挥使专门负责那些安插在大臣家里的密探这些人个个身怀绝技负责监视主人的一切行踪言行主人头天晚上吃的什么菜和小妾夜里说的什么枕头话第二天都能送到宫里秉笔太监那里去”

    “后来呢”陈子锟若有所思

    “后来魏忠贤伏诛锦衣卫镇抚司许多官员下狱拿问我祖先避祸到了乡下隐姓埋名直到如今”

    陈子锟点点头:“怪不得沧州燕家的武功和别家有所不同以轻功暗器见长原来还有这个典故”

    夏小青道:“其实燕家的绝活不光轻功暗器还有易容术、缩骨术只是传男不传女我母亲没有学到罢了我今天说这些并不是想介绍燕家的来历而是想告诉你搞特务老祖宗很有一套虽然时代不同了但是依然有可以借鉴之处”

    陈子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道:“我懂了我的方法是错的在沦陷区打打杀杀等于以卵击石正中敌人下怀就算我找两卡车的人马拿着机关枪冲进去也不如找一个有权有势的日本人说句话情报工作不重蛮力重的是巧劲上海滩就是一个泥潭想在这儿混的风生水起就得利用一切力量”

    夏小青欣慰的笑了:“你明白就好”

    ……

    次日陈子锟召集在上海的主要部众开会部署了下一步工作重点先让李耀廷把练兵的事儿停下

    “怎么不杀张啸林和林之江了”李耀廷很纳闷

    “杀但是要换个方式杀在日本人眼皮子底下兴师动众虽然很能振奋士气但也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我们的力量没那么雄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不能干”陈子锟这样解释

    然后给慕易辰安排任务:“洋行的生意停了人也不能停遍地商机得找点事干才行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钱是最重要的”

    慕易辰深以为然道:“如今上海最赚钱的行当有两个一是贩米二是贩毒苏南到处打游击农村的粮食收不上来米价飞涨如果能从印度支那进口暹罗米的话一本万利贩毒也是这个道理上海烟民几十万就算不吃饭每天也都少不了一口大烟四川云南的烟土进不来现在市面上最畅销的是热河土如果能把经销权拿下来比贩米的利润还大可是这两项都得有极其强硬的后台才行”

    李耀廷插言道:“吴四宝行不行”

    慕易辰摇摇头:“七十六号只是日本人的走狗这种高层面的事情就算李士群出面也不好使据我所知很多人在抢烟土的经销权牵扯到华中派遣军和海军的利益争端这里面的水太深了”

    众人一筹莫展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除了投靠日本人不然寸步难行

    陈子锟却很有信心:“别急嘛慢慢会有办法的”

    他嘴上说有办法其实心里也是一团乱麻搞地下情报工作不能靠好勇斗狠是一项长期而复杂细致的工作任重道远慢慢来吧

    上海地下工作的重任就交给三枪会秘书长苏青彦负责青锋留在上海协助李耀廷和慕易辰主要负责筹钱至于埋伏在敌人内部的钉子燕青羽则由陈子锟亲自掌握

    他是国府上将不能在上海久留一切安排妥当后带着家眷前往香港现在小白菜已经八个月大了但是因为早产依然无比羸弱陈子锟给小女儿起了个名字叫陈姣

    临行前上海的《新申报》上刊登头版号外汪精卫自安南抵达上海日军高级将领驻沪外交人员和维新政府高官社会贤达都前往码头迎接在欢迎名单上赫然有影星燕青羽的名字陈子锟看到后莞尔一笑小舅子干的不赖随手将报纸放下一阵风吹过报纸散落在地

    法国邮轮汽笛长鸣离开了上海滩林文静抱着女儿依偎着丈夫看着雾霭中的黄浦江喃喃道:“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用不了十年就能把日本人彻底赶走”陈子锟道

    ……

    十六铺码头外一只手从地上捡起陈子锟丢下的报纸看到汪精卫抵沪的新闻赶紧将报纸叠好放进西装兜里

    这位正是前中统情报人员徐二搞情报工作的人都很细致而多疑徐二虽然办事还算得力但总让上司徐恩曾觉得哪儿不对劲下力气一查果然发现此人乃是冒充徐树铮侄子大学毕业证书什么都是假的

    单单这一件事情未必会让徐恩曾震怒偏巧徐二又利用职权敲诈勒索还还报务室的女秘书眉来眼去终于惹恼上峰将他开革了事

    徐二到底干了许多年特务积攒了一些家底上海沦陷之后他就处心积虑的想着怎么发财不过就算想当汉奸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本来在中统已经做到了中层干部李士群丁默邨不敢用他当小汉奸他又拉不下脸来只好坐吃山空已经快要山穷水尽了

    汪精卫抵达上海这是一个极好的契机汪某人虽然投靠日本的时间较晚但是地位高名气大肯定要组建自己的一套人马现在投过去正是雪中送炭还愁以后不发达么什么李士群丁默邨吴四宝全都他妈给老子一边歇着去以后上海滩就是我徐二哦不徐庭戈的天下

    徐二越想越兴奋沉侵在美好的憧憬之中路过租界闸口的时候忘了向站岗的日本宪兵鞠躬一枪托砸过来顿时口鼻冒血赶紧忙不迭鞠躬心里骂道小日本等老子得计了就……貌似就算在汪精卫手下混的风生水起也不能把日本兵咋样算了不愉快的事情暂且不去考虑了

    如同徐二想的那样汪精卫抵沪之后果然开始大张旗鼓的招兵买马以前不管是梁弘志、傅筱庵、苏锡文都是政界三流人物形不成气候汪精卫可是先总理的得意门生写过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革命党先辈而且他还极有才华能把荒谬的理论说的一套套的很能蛊惑人心所以汪某人一吹哨子原先蛰伏在各处跃跃欲试想当汉奸的人全都跳了出来

    日本人很看重汪精卫拨给他大量金钱在威海路上租了一间公寓美其名曰“招贤馆”收纳各路失意政客尤其欢迎在国民党中做过执行委员的以及有特务机关工作经验的人才

    徐庭戈乘兴而去失望而归因为在日本人的协调下七十六号特工总部完全投向汪精卫为了避免日本人的猜忌汪精卫也就不再组建自己的特工力量徐庭戈只拿到一笔很少的津贴日子过的和以前差不多

    ……

    陈子锟经香港回到了重庆官方似乎并未发觉他失踪了一个月对于陪都官场来说陈上将似乎已经成了可有可无的角色

    刘婷告诉他一件事戚家班即将离开重庆陈子锟急忙前去码头送行匆匆来到朝天门码头戏班子的衣箱、兵器已经搬上船了白玉舫在船头翘首以盼如同一尊雕像

    一辆汽车急驰而至陈子锟跳下车来径直上船没人拦他戚秀嗫嚅着想说什么还是没说悄悄退到一边去了

    面对白玉舫陈子锟似乎有千言万语但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如果他十八岁那年没去北京或许生命的轨迹又是另外一副样子或许今天的他就能义无反顾的跟着戚家班一起闯荡江湖或许那才是他的人生

    命运不能假设一切都已经注定对他内心的纠结白玉舫很理解淡淡一笑迎着风道:“江湖儿女爱了就爱了恨了就恨了你不欠我的”

    人家一介女流都如此洒脱陈子锟也释然了抱拳道:“白班主后会有期”

    船开了陈子锟站在码头上目送他们离去白玉舫望着越来越远的人影低低吟诵起来:“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怀着惆怅的心情回到家里却见众人俱是满脸喜色刘婷将一份《中央日报》递过来道:“日本和苏联开战了”

    陈子锟大喜过望一目十行报纸上说苏联军队和日本关东军在蒙古和伪满洲国接壤的诺门罕激战双方出动骑兵、飞机和摩托化部队日满军大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