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二章 御机关
    这一仗打得激烈,蒙古骑兵,满洲国兴安军骑兵,苏联机械化部队和空军,日本关东军的步兵和炮兵都参与进来,虽然名义上是蒙古和满洲国之间的领土冲突,但背后却是苏联和日本两个大国之间的博弈。

    苏日开战,日本增加一个强敌,对中国的抗战大业颇为有利,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所以兴奋的如同过年一般,巴不得这场仗越打越大,最好把苏联扯进来。

    忽然陈子锟叹口气:“悲哀啊,蒙古和满洲国本来都是中国的领土,苏日开战,和几十年前的日俄战争如出一辙,我们总是想着渔翁得利,其实这是不折不扣的弱者思维,不知道哪一天,中国才能真正强大起来,把胆敢侵犯我领土的宵小全都打出去,唉,怕是等我老了才能看到了。”

    刘婷劝他:“不管怎么样,此事对于抗战局面是大有益处的,汪精卫叛国,对士气的影响很大,苏日开战可以挽回一些信心。”

    陈子锟道:“但愿如此吧。”

    接下来的两个月,陈子锟时刻关注诺门罕战事,苏日双方不断增兵,关东军在满蒙边境集结了五万虎狼之师,大有长驱直入之势,令人不禁想起当年日俄战争时沙俄惨败的旧事,历史究竟会不会重演,全世界拭目以待。

    八月,一直偃旗息鼓以弱示敌的苏联陆空军,突然以雷霆万钧之势发起进攻,十万大军南下,在数百架战斗机轰炸机,数千门火炮,无数坦克的支援下,排山倒海摧枯拉朽,痛歼日本最精锐的关东军两个师团。

    消息传来,举世皆惊,重庆一片欢腾,苏日战争愈演愈烈,抗战胜利指日可待。

    可是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就在乘胜追击的最佳时刻,苏联竟然和日本签订了停战协定,打得血头血脸,忽然握手言和,让中国人白高兴了一回。

    ……

    上海虹口,一家日本料理店里,哀怨的东瀛乐曲中,御竜王喝的酩酊大醉,因为皇军在诺门罕的惨败,让他倍感挫折,流着泪道:“两万皇军,战死在大漠戈壁,马革裹尸,何其壮烈。”

    被拉来一起喝酒的燕青羽道:“是啊,壮烈,可惜壮烈的太少了。”

    御竜王大怒:“八嘎,你敢幸灾乐祸。”

    燕青羽道:“上个月是谁说的,关东军一出马,定让苏联人丢盔弃甲,你都忘了。”

    “八嘎,你太过分了,皇军在诺门罕为了亚洲人民而战,你作为东亚的一份子,居然心里向着俄国人,你是

    御竜王一拳打过来,燕青羽轻松躲过:“君子动口不动手。”

    御竜王还要继续扑过来,忽然推拉门打开,一个满脸脂粉穿着和服的女人跪坐在门口道:“失礼了,有客人想和御桑一起喝酒。”

    “是谁。”御竜王醉眼惺忪问道。

    “是我,今井武夫。”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身着西装,但是身上的军人气质却是遮掩不住的。

    “是今井君啊,大本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参谋。”御竜王咕哝着,又灌了一口酒。

    今井武夫向引路的女人鞠躬致谢:“麻烦了。”

    女人回礼,拉上了门。

    今井武夫冷冷盯着御竜王,一言不发。

    御竜王放下酒壶,回瞪着他。

    突然之间,今井武夫出手扇了御竜王一个耳光,啪的一声极其响亮,御竜王被打懵了,居然不还手,也不躲闪。

    今井武夫继续出手:“这一巴掌,是替御子爵教训你的。”

    “这一巴掌,是替战死在诺门罕的数万皇军英灵教训你的,将士们战死疆场,你却在上海醉生梦死,你觉悟吧。”

    御竜王被打的眼冒金星,今井武夫越打越上瘾,正要扇第三个耳刮子,却被燕青羽抓住了手:“混蛋,打两下是个意思,你丫上瘾了是不,爷陪你练练。”

    今井武夫听得懂中国话,冷冷的看了燕青羽一眼,冷峻的目光让他不寒而栗。

    “你就是燕桑吧,看来你还算清醒,给你三分钟时间,把这个醉鬼弄醒,我在外面等他。”说完,今井武夫便出去了。

    “燕桑,谢谢你。”御竜王依然醉意朦胧。

    燕青羽将御竜王拖到水龙头旁边,用冷水将他浇醒,年轻的外交官终于恢复了神智,喃喃道:“真是个令人头疼的家伙啊。”

    “你说谁,外面那小子。”

    “即使在军部内,也没人敢和今井武夫大佐叫板。”御竜王胡乱擦擦脸,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咕哝着,虽然万般不愿意,还是出了玄关。

    中庭里,今井武夫背对着他站立,声音很严厉:“御家的公子难道就是这种生活状态么,你让我很失望。”

    御竜王立正鞠躬:“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从即日起,你转为现役,授衔陆军少佐,直属我领导,和过去纸醉金迷的生活告别吧。”

    “什么。”御竜王目瞪口呆,他只是文部省的文化间谍,怎么直接划归陆军了,还是少佐军衔,起点不低啊。

    今井武夫继续背对着他说道:“诺门罕一战,帝国虽然损兵折将,但是却让苏联见识了皇军决死的武士道精神,让斯大林不敢轻易在远东发难,从战略层面上来讲,帝国胜利了。”

    “哈伊。”御竜王一低头,心中五味杂陈,不得不服啊,军部这帮参谋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打败也能说成是胜利。

    “帝国和苏联达成协议,关东军北进的计划不得不废止,今后帝国的战略方向是南方。”今井武夫大手一挥,仿佛面前摆着世界地图。

    “香港、新加坡、菲律宾、爪哇、密克罗尼西亚、澳大利亚,盛产石油和橡胶还有铁矿石的南半球,都将是帝国光荣的战利品。”

    御竜王不禁也激动起来:“前辈,大本营终于要向英米鬼畜开战了么。”

    今井武夫矜持的点点头:“亚洲人和欧美的碰撞,迟早都会发生,现在皇军在中国泥足深陷,兵力捉襟见肘,为了展拓新的战场,必须和重庆达成和平协议。”

    “前辈,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御竜王插嘴道。

    “八嘎,让你问话了么。”今井武夫暴跳如雷。

    御竜王赶紧闭嘴。

    “你身边那个家伙,叫燕青羽的,他的姐夫是重庆方面的重要人士。”

    “可是,陈子锟只是一个非嫡系的前军阀,现在也不过是负责战死者家属事务的无足轻重的官员啊。”御竜王为了显摆自己所掌握的情报,再次插嘴。

    今井武夫看了他一眼,脸上依然火辣辣的御竜王赶紧住嘴。

    “真是拿你没办法,虽然陈子锟不在权力中枢,但是他和最高当局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尤其是和蒋夫人宋美龄女士,以及外交和财政界的大员宋子文之间的关系相当融洽,换句话说,他是可以影响到重庆方面最高决策的人。”

    “就是中国人常说的吹枕头风。”御竜王还是忍不住多嘴一句。

    这次今井武夫没有骂他,反而赞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汪精卫这条线的利用价值已经基本榨尽,本来以为他的倒戈能带来起码五十个师的国民党军队投降,没想到效果不像理想的那么好,所以我们必须要建立和重庆的联系管道,御桑,你明白了么。”

    御竜王挺直了腰杆:“前辈,我明白,利用燕青羽的关系,打通陈子锟这条线,取得和宋家的联系,进而建立和重庆最高当局的秘密联络管道。”

    今井武夫看看手表:“不早了,我还有事,明天你到百老汇大厦十一楼办公室找我。”

    两个人的对话,全被燕青羽听在耳朵里,可惜他不懂日语,只能隐约听懂几个字眼,貌似和自己有关。

    御竜王进了屋子,满脸苦笑:“燕桑,我的仕途全在你身上了。”

    燕青羽做茫然状:“和我有什么关系。”

    “走吧,明天你就知道了。”御竜王拉起燕青羽出门了。

    ……

    次日,御竜王和燕青羽驱车来到苏州河岸边的百老汇大厦,这座雄伟的大厦以前是英商的资产,八一三后被日本人强买,现在盘踞大厦内的都是日军将领和特务机关,门口有宪兵站岗,寻常人等不敢驻足。

    今井武夫的办公室在十一层,是两间打通的酒店客房,一间办公,一间居住,墙上挂着太阳旗,刀架上放着太刀和协差,办公桌上摆着地球仪,从窗口可以俯瞰外白渡桥和外滩,远处就是黄浦江,景色非常优美。

    “御桑,你坐在这里。”今井武夫非常和气,虽然穿着一身大佐军装,但慈祥的像个邻家大叔。

    御竜王试了试大班椅,转了一圈,笑道:“很威风。”

    “嗯,从现在开始,这个座位就是你的了。”今井武夫道。

    “什么。”御竜王跳了起来,不知所措。

    今井武夫笑了:“好了,小子,别装了,这间办公室是御机关在上海的驻所,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御竜王很感动:“前辈,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真没出息,眼泪都要出来了。”

    今井武夫哈哈大笑:“忽然得到以自己姓氏命名的机关,激动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你没有军方背景,不至于招人反感,又熟悉中国文化,这项任务交给你最合适了,还记得昨天我告诉你的话么。”

    说着今井武夫忽然一鞠躬:“御桑,拜托了。”

    御竜王急忙还礼:“可是……前辈,经费和人员的问题如何解决。”

    今井武夫苦笑着摇摇头:“军部的经费很有限,都被影佐祯昭阁下的梅机关拿去了,你知道,汪政府的筹建需要巨额的资金……所以我只能给你一些军票。”

    御竜王道:“军票就是废纸,乞丐都不要。”

    “那你只能自己想办法了,利用令尊在议会的影响力或许可以帮上忙。”

    “那么人员呢。”

    “自己想办法。”

    今井武夫说完,戴上军帽,拿起军刀出去了,只留下一串马靴敲在走廊大理石地面上的铿锵声。

    御竜王看了看自己唯一的手下燕青羽,两人大眼瞪小眼,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