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三章 要做远东最富有的人
    两人在御机关的办公室里翻箱倒柜,除了一包樟脑丸之外别无所获,气得御竜王大骂今井前辈是个老八嘎。

    “御,到底怎么回事。”燕青羽一头雾水。

    御竜王没好气道:“你知道大日本帝国的命运掌握在谁手里么。”

    燕青羽道:“难道不是掌握在你们天皇,还有首相大臣大本营参谋总长手里么。”

    御竜王道:“不对,掌握日本这艘大船舵轮的不是天皇陛下,不是首相,也不是陆海军的大将们,而是大本营那帮挂绪饰的参谋手里,今井武夫就是这样的人,还有土肥原贤二、影佐桢昭,石原莞尔,迁政信等混蛋们,日本帝国就是被他们一步步拉入泥沼的。”

    燕青羽道:“你说的这些名字我一个也不认识,不过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御竜王道:“你不懂没关系,我来告诉你为什么我和你坐在这里,因为日本军部不想再和中国继续作战了,他们想尽快结束战争,现在军部分为两派,一派计划以汪精卫为新的代理人,取缔王克敏梁弘志等人,还有一派认为结束战争必须和重庆谈和,影佐就是扶持汪精卫的那一派,而今井武夫作为影佐的副手,一直想干出一些成绩来,他想通过联络重庆蒋介石来结束战争,但苦于没有资源,所以找上了我。”

    燕青羽道:“为什么找你,你有什么资源,你不过是一个花花公子罢了。”

    御竜王大怒:“燕桑,虽然我很欣赏你的直率,但你这话未免太令人伤心了,我的父亲是日本政坛响当当的人物,我的家族是日本华族,和天皇家素有来往,我和近卫首相的儿子近卫文隆,还有兴亚院总务长官的儿子柳川枫是帝国大学的同学,更重要的是,我有你啊。”

    “有我,和我啥关系。”

    “你真是笨啊,刚才不说了么,今井武夫要和重庆搭上关系,你的姐夫陈子锟不是重庆方面的高官么。”

    “这样啊……”燕青羽脑子迅速转着,道:“这可不大容易,我整天跟你混在一起,被他们当成汉奸,想杀我还来不及呢,我再跑去说什么日中和谈,我那姐夫脾气大,说不定当场就把我打死了。”

    “难道没有办法了么。”御竜王愁眉苦脸。

    “办法应该是有的,陈子锟有四位夫人,一位女秘书,都是能说得上话的人,走她们的路子,这事儿就能成,可是……”燕青羽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混蛋,不要卖关子。”御竜王急躁了。

    “打点门路需要钱啊,陈子锟那几个夫人都是见钱眼开的主儿,最喜欢金银首饰,珠宝玉器,名画古董、名表名包……”

    “好了,你说,需要多少钱吧。”御竜王不耐烦的摆摆手。

    燕青羽眨眨眼睛:“我估摸着,十万块差不多。”

    “哦,不多嘛。”御竜王似乎松了口气。

    “十万块只是第一步的花费,还有很多开销没计算在内,你想啊,要建立联系就得去重庆啊,来回香港重庆的机票不要花钱,住店吃饭不要花钱,搭上宋子文什么的高级官员之后不要送礼,建立渠道之后在哪儿会晤,车马费、警卫费用,都是开支啊,我觉得没个几百万根本挡不住。”

    听了燕青羽的话,御竜王傻眼了:“几百万巨款,我怎么拿得出手,军部又不给报销,这不是坑我么,难道让我去抢啊。”

    燕青羽道:“御桑,我觉得吧,军部把这个重任交给你,肯定是看你年轻有闯劲,很多话不用多说,没有资金,可以自己筹措嘛,你看看人家七十六号,混的风生水起,哪个不是百万身家,他们是什么人,都是些汉奸二鬼子,你是正儿八经的大鬼子,你想发财还不跟玩儿似的。”

    御竜王道:“燕桑你真是个混蛋,就你这样的言论都该枪毙的,不过我可以放过你,但你要告诉我,到底怎么筹集资金,难道让我象林之江那样去绑票么,我身为贵族,可干不来那样的事情。”

    燕青羽道:“那是脏活儿,咱不干,贩卖东西就行,一个是粮食,一个是鸦片,你看着办。”

    御竜王想了想道:“粮食是军用物资,不方便插手,还是做鸦片买卖吧。”

    鸦片买卖四个字,说起来简单,真正操作起来千头万绪,可不是两个年轻人能驾驭的来,想当年多少军阀,多少枭雄为了鸦片丢掉了地盘,丢掉了性命,上海滩多少双眼睛紧盯着呢,岂容外人插足。

    其中道理,两人都明白,但是话又说回来,上海滩自开埠以来就是冒险家的乐园,多少豪杰身无分文来到这里,白手打天下,最终功成名就,成为一代传奇,况且如今御竜王还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不轰轰烈烈的干一场都对不起自己。

    说干就干,两人立刻动身考察市场,先驱车前往南市,租界到南市的闸口有日本宪兵站岗,进出的中国人必须向宪兵鞠躬,不然就要挨耳光,就算是有身份的绅士也不例外,而燕青羽乘坐的汽车悬挂着日本国旗和领事馆徽章,宪兵不但不敢阻拦,还要持枪敬礼。

    南市有一条马路叫老天主堂街,房屋密密麻麻,幸而没有遭到轰炸得以保存,街上的烟馆总有数百家之多,家家门口都挂着显眼的招牌,一线天、雾中趣、神仙宫、快乐园之类令人浮想联翩的名字,里面却是乌烟瘴气,进门就是烟塌,排放的密密麻麻,有的甚至连天井内都搭着烟塌,骨瘦如柴的烟客躺在上面吞云吐雾。

    所有的烟馆生意都很好,里面人满为患,烟塌挤满了,就在地上铺张席子照样过瘾,外面排满了客人,都眼巴巴的等着空位。

    御竜王以前没见过这样的场景,相当之惊愕,用手帕掩着鼻子,生怕被毒雾熏到,露出厌恶的神情来。

    “走吧。”燕青羽也觉得和这个环境格格不入。

    两人慢慢向前走,马路两侧弄堂里,依然有很多队列,看那些排队人干枯瘦弱的样子就知道是瘾君子,前面是一家教堂,大门敞开,路过的时候瞅一眼,里面铺满了席子,躺着的都是抽鸦片的烟民。

    “燕桑,你们支那人真不愧是东亚病夫啊。”御竜王感慨道。

    燕青羽道:“还不是拜你们日本人所赐,想当年我姐夫在上海的时候,建立禁烟执法总队,把上海的鸦片生意都快查禁完了,你们日本人一进来,前功尽弃,现在上海一半人都是烟民,买鸦片比买米还方便,烟民不吃饭也要抽两口。”

    正说着,一个瘦骨嶙峋的男子凑到跟前,可怜巴巴道:“老板,打发一点吧。”

    御竜王打开钱包,拿出一张小钞来:“拿去。”

    那烟民看见钱包里厚厚一叠钞票,眼睛都绿了,一把抢过去,扭头就跑,燕青羽下意识想追,见那烟民虽然瘦的一阵风能吹倒,但却健步如飞,跑得比自己还快,不禁哈哈大笑:“御桑,该你倒霉。”

    御竜王无奈地笑笑,回去的路上没有说话。

    回到百老汇大厦办公室里,御竜王凭栏眺望黄浦江,静静的抽了一支烟,燕青羽从未见他如此安静,不敢打扰。

    忽然,御竜王指着远处的十六铺码头道:“七十年前,犹太人哈同在那里下船登岸,身上只带了几块银币,后来,他成为远东最富有的人,我,御竜王,也要做远东最富有的人。”

    燕青羽道:“哥们,中午吃顶了么。”

    御竜王道:“我不但要垄断全上海的鸦片,还要垄断全支那的鸦片买卖,我要每一两鸦片,每一颗红丸,都从我手里过,我要让御机关成为最有权势,让人闻风丧胆的秘密机关,我要让追随我的人,都成为百万富翁。”

    忽然一转身,眼中闪耀着热忱和野心:“燕桑,你愿意和我一起努力么。”

    燕青羽被他的豪言壮语所打动:“御,我愿意。”

    御竜王道:“好吧,上层路线我来负责,下层社会关系由你来打通,支那人的事情,还是支那人自己处理比较好,梅机关当初设立七十六号,就是因为日本特工无法适应上海的复杂局面,只有利用南京政府的前特工人员和上海的江湖混混,我们也要这样做,招募一批精干的人员充实机关。”

    燕青羽道:“那么,拍电影的事情怎么办,满映送来的剧本我都看过三遍了。”

    御竜王淡淡一笑:“就让它随风而去吧,再说我已经不负责文化事务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燕青羽大喜:“招兵买马我在行,我绝对给你办的妥妥的。”

    “是我们,这是我们的事业。”御竜王纠正他的话,踌躇满志道:“我这就坐船回东京疏通关系,你尽快联络上重庆陈子锟,如果我们做不出成绩,就别想得到高层的认可,你的明白。”

    “哈伊。”燕青羽一鞠躬,有模有样,煞有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