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四章 高层接触
    御竜王雷厉风行,当天下午就搞到一张去横滨的船票,窜回东京跑关系去了,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燕青羽独霸虹口的大宅子,自己整点小酒喝着,心里一番合计,觉得这事儿靠谱,比起当飞贼强多了,比拍电影来钱也快,一时间踌躇满志,恨不得御竜王就在跟前,两人青梅煮酒,来一句:论世间英雄,唯燕桑与我尔。

    不过详细盘算,不免垂头丧气,这事儿太宏大了,两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如何垄断全国的鸦片买卖,别说全国了,就是上海都垄断不了。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还是先把联络重庆的事情办好吧,陈子锟离沪之际曾经留下联络方式,燕青羽牢记在心,出门去找自己的女朋友玛丽,让她去新申报的报社刊登一则广告,内容是虹口张先生有一批德文原版书处理,有兴趣者请来电洽谈,后面留了电话号码。

    次日,燕青羽在家抓耳挠腮等电话,直到中午时分,电话铃才响,拿起来一听,传来莫西莫西的声音,原来还是找御竜王的。

    李公馆,李耀廷打了一夜麻将,中午才起床,穿着西装马甲下楼,佣人们鞠躬致敬:“老爷早。”

    “早。”李耀廷径直来到餐厅,桌上摆着报纸和牛奶面包,一边用餐一边拿起报纸胡乱翻看,在旁边伺候的佣人张妈很纳闷,从几个月前开始,一向不看报纸的老爷忽然订了一份《新申报》而且最爱看的不是时政,而是广告。

    忽然,一则广告映入眼帘,李耀廷饭也不吃了,拿着报纸来到书房,关上门,按照号码打了过去,开始一番对话。

    “找张先生。”

    “什么事。”

    “买书。”

    “卖完了。”

    “有俄文版的么。”

    “有法文版的。”

    一番没有营养的对话是联络暗语,其实李耀廷早听出对方是燕青羽了,但还是耐着性子假装下去,因为陈子锟交代过,地下工作不能马虎,一点疏漏都可能造成牺牲。

    电话中自然不能谈及重要事情,李耀廷和燕青羽约了时间地点见面,没带保镖,自己一个人开车出去,来到虹口一间日本寺庙前,接了燕青羽,驱车在马路上疾驰。

    “说吧,啥事,搞这么多幺蛾子,真他妈无聊。”李耀廷大大咧咧,燕青羽都进入状态了,觉得自己已经化身超级间谍,被他一瓢冷水浇醒,有气无力道:“我也不想这样啊,姐夫交代的,是这样的,一个叫今井武夫的日本人想通过我姐夫和重庆最高当局搭上线……”

    “就这。”

    “还有,我需要人手。”

    “知道了,下车吧。”

    汽车停下,李耀廷扬长而去,燕青羽略有不爽,这和想象中的谍报工作大相径庭啊,怎么看都像是小孩子过家家,此刻他还还不知道,他的一生从现在开始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

    重庆,陈子锟正在看中央日报,今天的重大新闻是波兰沦陷,纳粹德**队与苏联军队在布列斯特会师,欧洲战局复杂,似有愈演愈烈的驱使,这对饱受日寇摧残的中国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英法忙于对付德国,没有精力牵扯亚洲事务,日本将更加肆无忌惮。

    苏联和德国瓜分波兰,好的如同穿一条裤子,又和日本签订条约,摆明了要坐山观虎斗,英法焦头烂额,无暇抽身,大洋彼岸的美国至今还在向日本出口石油和废铁,中国半壁山河沦陷敌手,精锐军队尽丧,武器弹药捉襟见肘,再不能获取外援的话,难保不会重演满清入关的旧事,亡国灭种就在不远。

    书房的门被敲响,刘婷拿着一封信进来,是上海转香港寄来的密信,表面上看是普通家信,但真实的内容是用隐形药水写在字里行间的,此时已经显影,陈子锟一目十行看完,问刘婷:“你怎么看。”

    刘婷道:“日本人急于扶持汪精卫,说明他们不愿意再继续泥足深陷,消耗军队,毕竟他们的最终目的不止中国,按照近卫首相的说法是要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现在他们已经拿下了朝鲜和大半个中国,本来意欲北上夺取西伯利亚,但在诺门罕碰壁之后,大约会向南发展,夺取印度支那、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等地,直接挑战英美势力范围,如果我的猜测属实的话,那他们就得尽快消化中国,达成和平协定。”

    陈子锟道:“中日之间的战争是不死不休,可日本人的逻辑实在古怪,他们怎么就会认为,重庆会和谈呢。”

    刘婷道:“汪精卫做了一个很不好的表率,让日本人以为中国不乏这样的政治投机客,我认为不妨接触一下,了解日本高层的心态,对我方的决策是很有益处的,当然,此事必须保持高度机密,不然被人知晓,一个汉奸的罪名是脱不开的。”

    陈子锟道:“要不要上报蒋委员长。”

    刘婷摇摇头:“还是先确定属实之后再报告吧。”

    陈子锟让刘婷写了回信,约定在中立地区香港与日方代表会面,密信依然通过香港转到上海。

    此时御竜王已经从东京回来了,燕青羽带他来到一家旅社,房间里有八个大汉,鸭舌帽花呢西装打扮,一看就是街面上游手好闲的瘪三。

    “这就是咱们的人马。”燕青羽介绍道。

    八个流氓点头哈腰,奴颜婢膝。

    御竜王煞有介事的检阅了一番,瘪三们挺起胸膛作出很威猛的架势。

    “哟西,解散。”御竜王摆摆手让他们出去,质问道:“燕桑,质量太差了吧。”

    燕青羽一摊手道:“没办法,一流的人都去抗日了,二流三流的都被七十六号招揽了去,轮到咱们,只能是四五流的角色了。”

    御竜王不在此事上纠缠,他关注的是打通重庆联络渠道的问题。

    前日在东京,身为贵族院资深议员的父亲御子爵狠狠发了脾气,就因为自己担任了军职,为今井武夫奔走一事。

    “御家的人,居然和军部那帮混蛋搅在一起,真是耻辱,你被人当枪使了,傻小子。”父亲的话依然在耳畔回响。

    父亲说的不是没道理,军部那帮丘八可不把文官放在眼里,二二六兵变,他们杀了多少大臣啊,御家是贵族,可不是陆海军那些低级武士阶层可以比拟的。

    但御竜王坚持己见,他认为在这风云激荡的大时代,男儿就应该干出一番事业来,他流着眼泪说:“父亲,您不是一直认为儿子是个没出息的花花公子么,就让儿子做出一番令你骄傲的业绩来吧,拜托了。”

    子爵大人被儿子的魄力所打动,终于答应了他,而且还动用了自己在政界的关系,给兴亚院和大本营参谋本部都打了招呼,这就等于给御机关谋到了一把尚方宝剑,从此行事再无顾忌。

    “算了,燕桑,重庆方面有回音了么。”御竜王的思绪拉了回来。

    “有,我姐夫答应在香港和今井武夫会面。”

    “哟西,燕桑你的功劳大大的。”

    ……

    一周后,香港半岛酒店,今井武夫和陈子锟终于会面。

    陈子锟白西装巴拿马草帽打扮,风流倜傥,今井武夫相形见绌,但也气场强大,可以分庭抗礼,为防止窃听,会面在户外茶室进行,偌大一个茶室只有两人,身着便服的警卫人员离得远远的,在四周游荡。

    今井武夫似乎很疲惫,言辞也没有日本军人那种咄咄逼人,他中国话说的还算不错,所以不用翻译在场。

    一番寒暄后,今井武夫主动提起了自己的工作“最近一直在推进汪政权和华北王克敏、南京梁弘志之间的融合,争取建立一个统一的、和日本友好的新中国,似乎不像军部预料的那样顺利,汪精卫的号召力也不够理想。”

    今井武夫侃侃而谈,主动拿起茶壶为陈子锟沏茶:“我学过茶道的哦。”

    “谢谢。”陈子锟接了茶杯,“今井君的意思是。”

    “和谈。”今井武夫很郑重的说道,“再打下去,对日中两国都没有好处,日方愿意坐下来和重庆当局认真的谈判,首要前提就是建立联络通道,这就是请陈将军到香港来的原因。”

    陈子锟道:“我无权代表重庆当局,兹事体大,还需汇报之后再做定夺。”

    今井武夫道:“理解,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希望我们能够促成和谈,使日中两国人民共享和平。”说着伸出了右手。

    陈子锟没有和他握手。

    “期待您的答复。”今井武夫微微欠身,独自离去。

    ……

    陈子锟回到重庆,立刻向蒋介石秘密汇报此事。

    蒋介石表示可以和日方进行秘密接触,但要确保绝对机密。

    “如果被人知道我们和日方和谈,卖国贼的骂名是跑不掉的,这件事我不插手,你和戴笠去办吧。”

    军统方面迅速介入此事,经商讨,决定以宋家人的名义出面比较能骗过对方,这个人的身份不一定需要很高,但一定要很特殊,比如宋美龄的弟弟……

    当然不可能真把国舅爷派去和日本特务周旋,于是军统局开始在内部物色合适的人选,很快一个人进入高层视线。

    这个人叫沈开,现任军统通讯部门中尉机要军官,长相和宋美龄的弟弟宋子良酷似,而且出身富家,会说上海话,让他扮演宋子良再合适不过了。

    除了一点,年龄上不太对应,宋子良已经四十岁了,沈开却只有二十多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