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五章 下女和特务
    对于特工部门来说,年龄不是问题,搞谍报就是要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互相试探的阶段,派个年轻特工出马,就算机密泄露也无所谓,有无数弥补的办法,如果真让宋家人出马,出了岔子谁也担不起。

    这种高层次的双边秘密谈判很复杂,每次会晤都要经过细致的安排和沟通,周期很长,所以给军统方面流出了培训沈开的时间。

    沈开只是上海滩小业主家的少爷,和宋家这种显赫门阀的差距很大,想在短时间内达到气质和修养上的突飞猛进绝非易事,不过陈子锟有办法,直接让沈开跟宋子文做临时秘书,形影相随,鞍前马后,耳濡目染,不学别的,学的就是国舅爷的派头。

    这边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上海御机关也在忙碌着,不过是忙赚钱,燕青羽约了李耀廷在虹口一家咖啡馆见面,转交了陈子锟的亲笔密信,上面就是寥寥几个字:帮他找几个得力人手。

    把纸条烧掉以后,李耀廷道:“需要什么样人,你说吧。”

    燕青羽道:“最好名气大,能压得住阵脚,人不需要太精明,不然不好掌控。”

    “做什么买卖。”

    燕青羽看看四周,压低声音:“鸦片。”

    李耀廷道:“开烟馆啊,这生意好,来钱快,行,我帮你找个人,管保镇得住场子。”

    燕青羽知道他误会了,道:“李哥,我们要做的买卖恐怕不是你想的这么小。”

    “哦,多大。”

    “先是全上海,然后是全国。”

    “哟呵,小子,口气不小啊。”李耀廷重新审视燕青羽,小伙子风轻云淡,成竹在胸,牛逼轰轰,令他不得不刮目相看。

    “好,我确实有个合适的人选,盛老三。”

    燕青羽一头雾水:“没听说过这人。”

    “那盛宣怀总听过吧。”

    “好像听说过……”

    “别好像啊,我告诉你,盛宣怀是大清洋务先驱,当过一任邮传大臣,开矿山办铁厂,老厉害了,想当年太后老佛爷为了表彰他的功绩,把东海上的钓鱼岛赐给他做了封地。”

    燕青羽咋乍舌:“是挺牛逼,盛老三是盛宣怀的后人。”

    “没错,是他侄子,排行老三,大名叫盛文颐,这人没大本事,但是架不住盛家的名气大啊,做大买卖,找他出面绝对压得住阵脚,而且他最近手头紧,坐吃山空都快山穷水尽了,你们找他出山,他绝对乐意。”

    “那太好了,先这么定了,我还需要一些精干人员,最好是搞过特工业务的,现在手下这些人都太差劲了。”

    “好办,招贤馆大把这样的角色,回头托人搞一份名单来,你们按图索骥,看谁合适就招揽谁。”

    事情办妥,燕青羽回去交差,御竜王非常满意,道:“燕桑你辛苦了,回去休息吧,我给你预备了一样小礼物,放在你房间了,希望你能喜欢。”

    燕青羽道:“咱哥们还客气啥。”兴致勃勃赶回家,心里想着御竜王是不是送自己一辆新车还是名表,可是车库里没新车,客厅茶几上也没包扎着彩带的礼盒,悻悻推开卧室门,却看到一个明眸皓齿的和服女子坐在屋里,见他进来,鞠躬行礼,声音甜甜糯糯:“你回来了。”

    “你是。”燕青羽心说难不成这就是礼物,御桑真是太客气了。

    女子道:“我叫浅草珈代,是燕桑您的家庭教师。”

    “等等,不是礼物啊,家庭教师,教什么。”

    “燕大人您说什么呢,好奇怪的话,我是负责教您学习日语的哦。”

    “哦,这样啊,失礼了,浅草小姐,请问你怎么进我的卧室了。”

    浅草珈代捂着嘴吃吃地笑:“大人您说什么呢,叫我珈代就可以了,其实我主要是您的下女,就是伺候您生活起居的,顺便教您说日语。”

    “下女。”燕青羽不由自主露出奇怪的笑容,在日式风吕洗澡的时候,下女会帮男客人搓背,如果有兴致的话,就算按倒干一下也不是不可以,据说在日本本土,主人更是可以随便和下女睡觉的。

    想着想着,两只贼眼便不老实起来,到处踅摸。

    仿佛猜到燕青羽龌龊的心思似的,浅草珈代的脸蛋忽然变得通红,低下头道:“主人,那个……不可以的。”

    燕青羽嘿嘿一笑:“放心好了,我不会乱来的,你去放水伺候我洗澡吧。”

    浅草珈代颠颠去放水了,燕青羽的嬉皮笑脸渐渐变得冷峻起来,这个女子往好了说是御竜王送给自己的玩物,往坏处想就是派来监视自己的暗哨,看来自己还要多加小心才是。

    忽然电话铃响了,燕青羽刚要去接,浅草珈代跑出来抢过了电话:“莫西莫西。”然后将话筒递过来:“主人,找您的。”

    燕青羽接了,干咳一声:“喂,哪位。”

    “燕先生,这里是潘记裁缝店,您定做的洋装大样已经好了,可以来试穿了。”

    “好的,我抽时间去。”燕青羽放下电话,心里忐忑不已,这是约定好的暗语,**要找自己。

    “先不洗澡了,我出去一下。”燕青羽径直出门,他不开汽车,而是乘坐电车,以他眼观六路的本领,恐怕全上海滩还找不出能盯住他的特务来,转了几个弯子后,来到三马路上一家咖啡厅,拐角处的位子上已经坐了一个女人,三十多岁样子,有些眼熟。

    燕青羽走过去坐下,那女子埋怨道:“怎么才来。”招手点了一杯咖啡,似乎和燕青羽很熟悉的样子。

    “我叫唐嫣,是你的联络人,我这里有你要的东西。”唐嫣将咖啡杯推过去,下面压了一卷小纸条,燕青羽不动声色捏在手里,随口扯些别的话,他是演员出身,逢场作戏的本领张嘴就来。

    唐嫣道:“还有一件事,上面很想知道,你去香港见了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燕青羽迟疑了一下,道:“日本人想打通和重庆的联络管道,初步已经开始运作,但双方只见了一次。”

    唐嫣道:“和我们估计的一样,重庆果然要媾和了,这个情报很重要,关系到中国的未来,千千万万老百姓的生死,你要跟进,争取拿到重庆当局卖国的铁证。”

    燕青羽道:“这个……谈谈也不一定就是卖国吧。”

    唐嫣道:“你会和杀你父母,奸你妻女的强盗谈判么。”

    燕青羽哑口无言。

    “好了,我们见面的时间不能太久,我走了。”唐嫣起身,将一个纸包递给他:“经费很紧张,暂时只能拿出这么多,你省着点用。”

    燕青羽接过来:“谢谢。”

    唐嫣走了,过了三分钟,燕青羽也离开了咖啡厅,跳上一辆电车,打开纸包,里面一卷法币,大概三四百元的样子。

    忽然他注意到电车里有一人用眼角余光打量着自己,那人长衫礼帽,看起来像个读书人,但身上的特务味道却是掩饰不住的。

    不知道是哪方面的人,燕青羽也不敢轻举妄动,到了下一站跳下电车,在弄堂里转了几趟就甩掉了尾巴,找个僻静角落打开唐嫣给自己的纸条,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姓名和地址和介绍,竟然是汪精卫招贤馆的津贴发放名单。

    他不禁毛骨悚然,**怎么知道自己需要这种东西。

    回到住所,御竜王已经到家,燕青羽拿出名单,御竜王也不问他从哪里获得的,直接铺在桌子上,用放大镜浏览着,赞道:“不错。”

    燕青羽道:“这玩意可花了我不少钱呢,我就不明白了,这种东西你直接找他们要不就成了。”

    御竜王道:“燕桑,你一定要搞清楚一件事,梅机关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汪精卫政权是他们扶持的,我们不会从汪那里得到资源,一切都需要自己去争取。”

    “哈伊。”

    “这个人可以。”御竜王指着名单上一个人道。

    “徐庭戈,前中统行动处科长。”

    “好,就是他了。”

    御竜王又指了几个名字,准备明天约见他们,办完公事,心情大好,拉着燕青羽出去喝酒,一直喝到午夜时分才回来,两人醉醺醺的进了门,浅草珈代一直在等门,她上前帮燕青羽脱掉沾了酒水的衣服,扶他进了卧室,拉上移门就听见一声尖叫。

    “真没办法,想必是燕桑手脚不老实了吧。”御竜王苦笑着进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燕青羽喝醉了,但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心里清楚的很,他借着酒劲狠狠调戏了浅草珈代一番,可以确认的是,这丫头不会武术,绝不是什么忍者,而且在男女方面也是个雏儿。

    “好了,你回去睡觉吧。”燕青羽将脸蛋红扑扑的浅草珈代推出了卧室,关上了屋门,外面砰砰的敲门,他背靠门自言自语道:“老子真是柳下惠重生啊。”心里无限纠结。

    过了好一会,外面没了声音,燕青羽悄悄推开门一看,浅草珈代谁在走廊榻榻米上,于是他回身从柜子里拿了一条毛毯轻轻盖在她身上。

    ……

    次日,浅草珈代很早就爬起来帮他们预备早餐,饭团和煎蛋还有牛奶,日西合璧,味道也不错,御竜王挤眉弄眼道:“燕桑,昨晚服侍的你还舒坦吧。”

    浅草珈代在一旁羞红了脸。

    燕青羽正义凛然道:“中华传统,男女授受不亲,御桑不要乱开玩笑污人清白。”

    “燕桑真是个混蛋啊。”御竜王发出由衷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