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七章 第二次会晤
    两天后,御机关一干人等全体出动,前往码头接货,因为行动人员太少,御竜王出面找上海军司令部借了一个班的宪兵,整个码头都戒严了。

    一箱箱鸦片被苦力们搬下货船,在码头上堆积如山,徐庭戈撬开一箱,拿出里面油纸包裹的鸦片,熟稔的挑开一角用指甲抠了一点下来尝尝,咂咂嘴道:“正经热河红土。”

    “徐桑,吃生鸦片是要死人的。”御竜王冷冷道。

    燕青羽见状干咳一声道:“机关的干部和雇员,严禁吸食鸦片,违者开革。”

    徐庭戈看了燕青羽一眼,心中很是厌恶此人,都是当汉奸,谁也不比谁高一头,怎么你丫的就爬在老子头上呢。

    一旁的盛文颐表情有些尴尬,他可是老烟民了,想戒也戒不了的。

    “呵呵,当然盛老板不在此列,您是机关的合作伙伴,不是下属。”燕青羽接下来的话让盛文颐放下了心,拿着手帕擦着脑门上的汗嘻嘻笑道:“吓我一跳。”

    盛文颐确实不算御机关的人,为了避嫌,御竜王指示他开了一家“宏济善堂”的慈善机构,以戒烟丸的名义贩卖鸦片,盛老三在上海滩也算一号人物,此前和相熟的十几家烟馆老板都打了招呼,只进宏济善堂的土。

    上海滩的烟民足有几十万,生意太大,谁也不可能一家独霸,江湖豪杰各显神通,黑道大佬,汉奸特务,土匪武装,全都来分一杯羹,有人运输,有人贩卖,有人开烟馆,各得其所,其中最大的一家就是七十六号。

    宏济善堂的鸦片货纯正,不掺假,价格也公道,就是有一点,必须先款后货,概不赊欠,起初还有人想拖欠货款,立刻就被日本宪兵队请了去,打了个血肉模糊,吓得裤子都尿湿了,从此再不敢欠钱。

    慢慢的大家都知道宏济善堂盛老三背后是日本人在撑腰,谁也不敢打他们的主意,做鸦片生意来钱果然迅速,短短一周,进账二十万元,热河土在当地的收购价不过三元一两,到了上海就是三十元,其中利润之大令人咋舌。

    宏济善堂的所有收入除了必要开支以外全部上交御机关,御竜王留下一部分用于机关开销,其余的都拿去送礼,军部大佬、华中派遣军、华北方面军、兴亚院,甚至还有海军省全都要打点,苏杭丝绸、瓷器,以及各种高档舶来品,御机关简直像个百货公司的货仓。

    赚钱不耽误干正事,第二次日中秘密非正式会晤在香港举行,这次御机关派出阵容远胜前次,光警卫人员就有二十多个,由徐庭戈带队指挥,一水的西装礼帽,马牌撸子,精干彪悍。

    重庆方面派出宋氏家族代言人“宋子良”前来密谈,随同还有军事委员会上将陈子锟,重庆行营一位参谋长、国防会议秘书等人,都是些名不见经传但是身居要职的中层人物。

    日方以今井武夫和御竜王为首

    今井武夫提出,日中休战,签订和平协议,恢复到1937年的状态,但日军要驻扎在上海和华北协助中方**。

    陈子锟针锋相对,要求恢复到九一八之前的领土状态,即日军退出东三省,谈判开局不利,陷入僵局,好在并非正式会谈,而且是在中立地区香港,大家的心态都很平和,既谈不拢,不妨坐下来喝喝酒,谈谈风月。

    大家一同离开半岛酒店,前往海边饭店吃海鲜,出门上车的时候,陈子锟注意到了站在附近的徐庭戈,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有事么。”御竜王问道。

    “没什么,“陈子锟笑笑,上了汽车。

    内地已经是深秋季节,香港却依然炎热,吃完海鲜,今井武夫忽然提出要和“宋子良“单独去海上划船,沈开以目光请示陈子锟,后者略一点头表示同意。

    沈开和今井武夫两个人划着小船下海私聊去了,陈子锟来到走廊上吹着海风抽着烟,忽然徐庭戈走到旁边,凭栏眺望广阔的大海,眯着眼睛道:“二十年了,你还是比我强,你坐在屋里谈事,我只能在外面站岗。”

    陈子锟道:“徐二,想不到你也落水了。”

    徐庭戈道:“汪某人都落水,我就不能落水,再说重庆那位光头不也是一样,把自己小舅子都派来了,不过我看这宋子良有点太年轻啊,该不会是狸猫冒充的太子吧。”

    陈子锟哈哈大笑,拍了拍徐二的肩膀:“想套话,再回去练练吧。”说罢掐灭烟头回去了。

    徐庭戈看着他的背影,冷哼一声。

    四十分钟后,小船靠岸,今井武夫和沈开下船,亲切握手话别,各自回去。

    半岛酒店房间内,陈子锟询问沈开在船上说了什么。

    沈开道:“他问我一些家里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培训过的内容,不会答错,关于和谈问题他问我委座的态度,我说委座心向和平,但是对于和谈后汪精卫的去留比较关切,如果日方一意孤行扶持汪精卫建立政权的话,重庆态度将会趋于强硬。”

    陈子锟赞许道:“开诚布公,说的不错,把球踢回去,试探一下日方的底线,并且给汪精卫制造一点麻烦,也不枉此行。”

    今井武夫的房间内,徐庭戈向他报告说已经透过锁孔拍摄了会谈照片。

    “哟西,徐桑做得好。”今井武夫拍拍他的肩膀。

    次日,沈开说需要回重庆请示高层,以确定下次正式会晤的时间和名单,日方摸清楚重庆的态度后也急于回去报告,双方在香港机场道别,各自回去。

    今井武夫等人回到上海之后,将秘密拍摄的胶片洗出来,请宋家相熟的人鉴别,周佛海看了照片后表示,这个人虽然很像宋子良,但肯定不是,因为宋子良今年四十岁,即便锦衣玉食生活优越,也不会这么年轻。

    “可是他的谈吐气质都很高雅,对宋家的人和事了如指掌,对重庆高层的态度也很清楚。”今井武夫这样说。

    周佛海道:“哦,这样啊,那么这个人有可能是宋家小弟宋子安。”

    这话说的轻飘飘的,今井武夫更加狐疑。

    日方和重庆进行秘密接触的事情很快传到汪精卫耳朵里,他极为愤慨,当即找到影佐桢昭要求加快成立南京政府,影佐恼恨今井武夫背着自己另搞一套,满口答应,承诺明年初一定把南京政府的架子搭起来。

    汪精卫虽然着急,但也明白事情没这么简单,他想要的可不是一个政令不出首都的花架子政权,而是一个包括华北、上海在内的半壁江山的“统一”政府,不过这个目标很难实现,各地的汉奸们各自为政,北平王克敏、内蒙德王、上海傅筱庵,南京梁弘志,各怀鬼胎,想把这些人凑到一起没那么简单。

    ……

    燕青羽这次没去香港,他留在上海一边学习日语一边经营善堂买卖,燕家的人对学艺有着与生俱来的能力,短短数周,他的日语突飞猛进,已经能出入虹口各处而被人误认为是纯正日本人了。

    忽然他接到了唐嫣的电话,约他见面,依然是上次的咖啡厅,上次的座位,店里客人稀少,酒保在柜台内漫不经心的擦拭着杯子,留声机里放着轻音乐,外面人来人往,梧桐树的叶子都落了。

    “领导指示,必须搞到今井武夫保险柜里的东西。”唐嫣道。

    “我总得知道是什么东西吧。”燕青羽道。

    “胶卷,照片,还有文字记录,关于这次香港会谈的。”唐嫣搅着咖啡,一绺头发垂下,轻轻掠起,不得不说这小娘们三十多了还是独有魅力,据说姐夫当年和她有一腿,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燕青羽胡思乱想着,半天没说话。

    “这东西很重要,关系到抗日的前途,我以全国人民的名义请求你,一定要拿到。”唐嫣以为燕青羽退缩了,加重了语气。

    燕青羽道:“这个……你们怎么知道香港会谈的。”

    唐嫣淡淡一笑:“这个你不需要关心,你只要拿到东西即可。”

    “太难了,恐怕办不到,今井武夫住在哪儿我都不清楚,怎么偷。”燕青羽两手一摊。

    “他的住址我会告诉你。”

    “看来我别无选择了。”

    “不,你有选择,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还是做一个汉奸。”

    这话有点诛心,燕青羽避开唐嫣咄咄逼人的目光,望着窗外的行人,这里是租界,街上很多白俄、犹太佬,宛如外国。

    “我们不妨打开窗户说亮话,咱们的合作没有约束性,我没捏着你的把柄,你想走就走,甚至把我卖给日本人也是可以的,而且为我们工作没有什么好处,经费有限,风险极大,不比为日本人做事,风光无限,财源广进,但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人活一辈子图的什么,言尽于此,你看着办吧。”

    唐嫣说完,起身便走。

    “等等。”燕青羽叫住她,叹了口气:“上船容易下船难,我答应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