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二章 军工厂
    叶唯蹦蹦跳跳进了村子,一手提着装满子弹壳的口袋,一手拿着一束野花,村口站岗的战士笑呵呵问:“叶护士,今天这么高兴。”

    “是啊,今天丰收。”叶唯笑着回答,一路和村民们打着招呼,来到一处僻静的院子,敲敲门,没人应声,便蹑手蹑脚的摸了进去,堂屋的门敞着,一个削瘦的背影正坐在桌旁写字。

    叶唯倚在门框旁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干咳一声,那人回转身来,皱起眉头道:“小叶,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人家敲了,你没听见。”叶唯撅起了嘴,走进来将一口袋子弹壳放在桌上,忽然看见摊开的日记本,眼睛一亮,嬉皮笑脸道:“叶政委写什么呢,给我看看。”

    叶政委急忙合上笔记本塞进军装上衣口袋里,衣服是黄绿色的中山装,用石榴皮染的颜色,青一块绿一块的,跟乞丐的百衲衣似的。

    “没,就是记一些抗日斗争中的心得。”叶政委扶一扶脸上的黑色圆框眼镜道。

    叶唯哼了一声道:“还说是人家的干哥哥,日记都不给看。”

    叶政委急道:“叶护士,虽然令尊把你托付给我,但我们只是革命战友关系,干哥哥干妹妹那一套,八路军里不兴的。”

    叶唯一摆手:“好了,不和你玩了,看我给你带的什么好东西。”

    叶政委拿起口袋一看,欣喜万分:“都是六五子弹壳,军工厂的同志们太需要了,你从哪儿弄来的。”

    叶唯道:“你带我去参观军工厂,我就告诉你这个秘密。”

    叶政委沉吟片刻,终于答应:“好吧,我带你去,不过你一定要保守秘密。”

    “保密纪律我都懂。”叶唯兴奋起来。

    叶政委从墙上摘下驳壳枪背在身上,带着叶唯离开小院,前往村西的铁匠铺,初冬的大青山地区已经很寒冷,可铁匠铺里几条大汉依然**着上身,挥动铁锤砸个不停,他们在锻打大刀和梭标,八路军游击队武器不足,只能以冷兵器凑数。

    南泰地区最不缺的就是优质铁矿石,可是农村铁匠技术有限,再加上成本问题,只能打造铁质大刀,偶尔造一些夹钢的红缨枪,至于刺刀是不敢做的,那东西因为要和枪口榫合,精度要求很高,废品率很高,还不如直接造大砍刀。

    铁匠铺里堆着几十截钢轨,是游击队从铁路线上扒来的优质钢材,不过这种材料可不舍得用来打造大刀,都是用来造枪管的。

    桌上已经有几根枪管,是铁皮卷着钢棍不停锻打而成的,不过没有膛线,只能发射铁砂子。

    铁匠们见叶政委和叶护士来参观,都咧开嘴笑呵呵的招呼,手中的活儿却不停,叶政委道:“同志们加把油,造出最好的大刀,砍的小鬼子人头滚滚。”

    大伙儿叫一声好,铁锤落在砧子上的声音更密集有力了。

    叶政委道:“叶护士,参观完了,你可以告诉我子弹壳是从哪儿来的吧。”

    叶唯眨眨眼睛:“堂堂政委,竟然骗人。”

    “我哪里骗你了。”

    “这儿不是真的军工厂。”

    “这儿就是真的军工厂。”

    叶唯提起装着子弹壳的袋子:“这些东西在这儿派不上用场吧。”

    叶政委沉默了一会,似乎下定了决心:“好吧,我带你去‘真正’的军工厂,但你一定要严格保密。”

    “好了,刚才都说了,我知道纪律。”叶唯得意的笑了。

    叶政委带着她出了村子,饶了两个弯爬上了山,半山腰有一座庙,门口有哨兵站岗,报了口令之后才进去,院子里铺满簸箕,里面晒得是黑色的火药。

    一个中年人出来招呼道:“叶政委来了。”

    叶政委道:“这是咱们军工厂的工程师老张同志,这是咱们支队卫生队的叶护士。”

    老张笑道:“小叶子,我们谁不认识啊,卫生队一枝花嘛。”

    叶唯不好意思道:“张大叔你又笑话我。”

    老张道:“不开玩笑了,昨儿晚上下雨,火药都受潮了,趁着出太阳赶紧晾晾,不然半个月白忙。”

    叶政委道:“同志们辛苦了,对了,我带来一些子弹壳,你看看能不能用。”

    叶唯将袋子递上,老张接过来将子弹壳倾倒在地上,一枚枚的捡起观察:“嗯,大部分都比较完好,只有这几个上面有凹坑,口也变形了,不过铜壳好复原,我让人敲打敲打就行。”

    叶政委问起最近的工作情况,老张叫苦不迭:“物资太匮乏了,雷汞所剩无几,现在力量都集中在黑火药的生产上,硝只能用茅房的墙壁上刮,来源太贫乏,硫磺和木炭倒是好找,可是硝的比例掺少了,造出的地雷杀伤力太弱。”

    叶政委道:“支队领导会考虑解决的。”

    两人这边聊着,叶唯无聊的四处看,工人们用石碾子将木炭压成粉末,又用萝子过,每个人都在忙碌着,本来供奉菩萨的庙里摆上了工作台,几个技师正在修理步枪。

    偏殿的门虚掩着,里面黑洞洞的,叶唯好奇心上来,轻轻推开走进去,只见墙角放着一口木箱,打开盖子一看,里面是一枚黑黝黝的巨大炮弹,比她见过的日本山炮的炮弹大多了,弹体发着幽光,弹壳上似乎还有洋文字母。

    “小叶。”背后传来叶政委的喊声,“你怎么到处乱跑,一点纪律都没有。”

    叶唯吐了吐舌头跑出来,问老张:“那个大家伙是干什么用的。”

    老张道:“那是国民党留下的大炮弹,我们一直想拆开利用里面的优质炸药制造武器,可是没技术,拆不开,只好先放着。”

    “哦,这样啊。”叶唯点点头,其实根本不懂。

    参观完了军工厂,叶护士心满意足,叶政委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你的弹壳哪里来的。”

    叶唯道:“说来话长,上次我奉命去县城采购药品,回来的路上看见地下有几个子弹壳,我就想起你说的话了,咱们游击队缺子弹壳,就捡起来了,可是一抬头,你猜怎么着。”

    叶政委不耐烦了:“小叶同志,现在不是你讲故事的时机。”

    “好吧好吧,是这样的,两个伪军想欺负我,一个骑着枣红马的英雄出现了,用皮鞭抽了伪军一顿撵他们滚蛋,然后他问我,妹子,你捡子弹壳做什么,我就说了,本姑娘喜欢。”

    叶唯绘声绘色的讲着,连语言都模仿的惟妙惟肖,叶政委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然后他就给你一袋子弹壳。”

    “不是,他可有意思了,下马和我一起到处找子弹壳,然后他问我住哪儿,叫啥,说要给我送一口袋子弹壳来,我本来不想搭理他的,可是想到咱们的战士每人只能发三颗子弹,就……就……”

    “他叫什么,你知道么。”

    “知道,他叫赵子铭,是附近的土匪头儿,不过他也是打日本的。”

    叶政委的表情很怪异,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叶唯小碎步跟在后面,小心翼翼问道:“叶政委,我做错了么。”

    叶政委勉强一笑:“没有,你没做错,不过你可以做的更好一些,我们八路军初到江北,很多工作没来得及展开,统一战线就是重要的一项,这个赵子铭在江北各路抗日杂牌武装中,算比较有个性的一股,如果能争取他们加入我军,那么咱们大青山支队就如虎添翼了。”

    “那下次我和他说说。”叶唯道。

    叶政委摇摇头:“不用,统一战线工作是我的职责,再说……”

    “再说什么。”

    “没什么,你去吧,出来这么久,卫生队的白军医肯定到处找你呢。”

    “噢,那我去了。”叶唯乖乖先走了。

    叶政委对着茫茫青山吐出埋在胸中的一口浊气,道:“再说赵子铭是我的旧相识啊,不过他愿不愿认我这个义兄就难说了。”

    远在邻村的赵子铭觉得耳根子热,嘀咕道:“谁他娘的念叨我呢。”

    ……

    陈子锟被护送到了大青山深处的盖龙泉密营,这儿他曾经来过,民国十三年的时候混成旅围剿土匪,拉着山炮雪夜奔袭,就是奔这儿来的。

    山寨隐秘,易守难攻,只有一条陡峭的山路通行,山上遍布暗哨机关,来到山门前,盖龙泉坐着轮椅前来迎接,抱拳道:“总司令莫要见怪,和小日本打仗伤了腿,还没好利索。”

    进了山门,高耸的旗杆上悬着一面杏黄色的大旗,上面绣了四个字:“抗日救国。”

    聚义堂前,弟兄们列队等候总司令的检阅,枪械武器杂乱,军装也不整齐,望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陈子锟百感交集,和他们每一个人亲切握手,喊着他们的名字嘘寒问暖,总司令的到来让山寨上下欢欣鼓舞,士气大振。

    盖龙泉让人杀猪宰羊,上好酒,厨子愁眉苦脸道:“司令,咱就两口猪,三只羊了,都杀了明天吃啥。”

    “不过了。”盖龙泉道。

    众人都兴高采烈的附和:“不过了。”他们都知道,陈子锟以上将之尊来到大青山,说明党国没有忘记他们,大批物资肯定随后就到。

    酒宴摆好,弟兄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亦乐乎。

    “总司令,你带了多少枪,多少军饷来。”盖龙泉兴冲冲问道,他喝的有点高,脸膛通红,每一颗麻子都饱满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