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九章 组合拳
    带队进攻县城的是叶雪峰,此刻他正戴着一顶大斗笠蹲在城墙跟晒着冬日的暖阳,嘴里叼着一根草茎,眯缝着眼睛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突击队的同志们已经就位,只等中午十二点发难。

    这次行动由江北游击区总司令陈子锟统一调配指挥,江北各路武装都参与进来,八路军大青山支队揽了两个最艰巨的任务,一是突袭县城,二是阻击北泰援军,本来叶雪峰是反对的,认为陈子锟借机消耗八路军的实力,但武长青说和陈子锟达成了君子协定,战后可以获取两百条步枪和一万发子弹,叶雪峰这才同意。

    集市上十分热闹,赶集的百姓熙熙攘攘,皇协军团部门口的哨兵背着大枪,懒洋洋的打量着人群中的大姑娘小媳妇,忽然四个农民抬着两口杀好的肥猪走过来,说是老总买的猪肉差遣俺们送过来,哨兵不疑有诈,摆手放他们进去。

    四人进了团部伙房,早就安插进来的厨子前来迎接,从掏空的猪身子里拿出盒子炮和手榴弹来藏在桌子下面,把猪肉剁成大块丢进锅里,花椒大茴葱蒜一放,先炖着再说。

    厨子盛了一碗炖好的鸡肉,叫上一个队员,揣着盒子炮和手榴弹就进了炮楼,说是给马排长送饭来了,卫兵从碗里拈了一块肉吃了,放他俩进去,到了炮楼上面,马排长正和三个手下打牌,耸耸鼻子道:“老王,今天下面炖肉。”

    “马排长鼻子真灵,都快赶上狗了。”厨子身后的年轻人冷笑道。

    “你是谁。”马排长大怒。

    “老子是八路。”年轻人拔出盒子炮,机头大张,另一只手举着手榴弹:“谁动炸死谁。”

    马排长的手枪挂在墙上,几支步枪也靠墙放着,面对枪口哪敢抵抗,乖乖趴在地上,厨子冲下面摆摆手,其余三人打翻门卫一拥而上,抢了轻机枪,爬上炮楼取下了五色旗。

    这是得手的信号,叶雪峰抬腕看看手表,正好十二点,走到大街上站定,拔出盒子炮朝天三枪,大喊道:“八路进城了。”

    顿时一片大乱,老百姓四散奔逃,把守团部大门的伪军慌忙举枪,早被乱枪放倒,操场上晒太阳的伪军还没站起来,炮楼上一排子弹就打下来了,在地上打起一阵烟尘,有人大喊:“缴枪不杀。”

    伪军战斗力极差,兵不血刃就解决了,生俘三十余人,缴获步枪八十支,轻机枪两挺,很多伪军在街上赶集,听到枪声抱头鼠窜,倒也省了八路军的力气。

    城里枪声一响,城外的大部队就开了进来,县城空虚,大青山支队只出动了三分之一的兵力,在二十分钟内就控制了全城,除了日本兵据守的老县衙之外。

    山田中队只留了二十多人留守老窝,可就是这二十多人却死死守着老县衙,游击队被猛烈的火力拦在门口寸步难行,突击了几次,伤亡了十几个战士依然没有进展。

    有人建议爬墙,可是刚爬上墙头却被炮楼上的日军一枪命中,这条路也走不通。

    “叶政委,怎么办。”战士们焦灼的目光看着叶雪峰。

    叶唯帮受伤的战友包扎伤口,心里默念道,叶大哥千万别慌,要镇定啊。

    机枪声密集而刺耳,刺激着叶雪峰的神经,该死的鬼子拼死顽抗,得让他们知道八路军的厉害才成,他大吼一声:“手榴弹。”

    一箱子手榴弹抬了过来,两个战士专门帮他拉弦,叶雪峰虽然是政工军官,但也是红军战士出身,战术素养极高,臂力过人,小甜瓜手榴弹接二连三投进去,炸的院子里烟雾腾腾,鬼屋狼嚎。

    叶雪峰从战士手里抢过一挺机关枪,身先士卒冲了进去,嘴里大喊着:“同志们,跟我来。”

    八路军战士被叶雪峰的的勇猛所震惊,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政委么,没有任何犹豫,所有人拿起武器跟着他冲了进去,几个小鬼子端着刺刀迎上来,被叶雪峰一梭子扫倒,剩下的人仓皇钻进了炮楼负隅顽抗。

    日本人在老县衙里修了一座十米高的炮楼,用条石和大青砖砌成,极其坚固,四面开着枪眼,炮楼里弹药无数,有干粮饮水,很难啃下来。

    叶雪峰派了几个战士拿着集束手榴弹上去,只有一人活着冲到炮楼脚下,拉响了手榴弹,炮楼却分毫无损,手榴弹的破片对坚固的建筑毫无杀伤力。

    叶雪峰让人找了几床棉被泡了水顶在门板上进攻,这种土坦克能防火铳,但是在机关枪的射击下毫无防御能力,白白又牺牲了几个战士。

    八路军攻不下炮楼,日本兵也不敢出来,战斗陷入僵局。

    叶雪峰心急火燎,忽然有人报告说夏景琦跑了,只捉到吕三里这个汉奸。

    “拖下去毙了。”叶雪峰道。

    “八路爷爷饶命。”吕三里惨呼连连,被人拖到不远处按在地上,一枪掀开了后脑勺,跟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不动了。

    ……

    县城打得如火如荼,山田大尉却丝毫也不知道,此刻他正率领部队行进在去龙王寨的路上,龙王寨位于大青山山麓,易守难攻,皇协军曾经多次围剿无功而返,皇军一直没腾出手来收拾他们,这回可要动真格的了。

    山田中队是常规步兵,不是山地步兵,时值冬季,士兵都身穿军大衣,长途行军走的浑身冒汗,进入山区之后天色突变,气温骤降,山上还有深深的积雪,行进十分困难,但是看到地上深深的车辙印,山田大尉还是催促士兵加油前进。

    大洋马呼哧呼哧喘着气,腾起一阵白雾,山田大尉举起望远镜观察着山上的敌情,只见漫山松柏顶着白雪皑皑,景色极美,远处是连绵不绝的大青山脉,一眼望不到尽头,忽然一道亮光闪过,他心中狐疑,那是什么。

    半山腰一棵百年柏树上趴着三个人,猎户程石和他的儿子十六岁的栓柱,还有一个正是赵子铭。

    栓柱手里拿着一支单筒望远镜,观察着山脚下的日本兵,数着山田中队长的领章道:“一二三,三颗星星,是个大官,就拿他开刀。”

    赵子铭远远瞄了一眼,道:“就他一个骑马的,不打他打谁,石头哥,你来吧。”

    程石道:“兄弟,还是你来吧。”

    赵子铭道:“大青山是你的地盘,还是你来。”

    栓柱道:“你俩让啥啊,都不打,我打。”

    山脚下的山田大尉觉得耳根子发热,心想大概是家乡名古屋的妻子美惠在思念自己吧,距离上次探亲已经八个月了,不知道怀孕的妻子有没有生产,想到即将做父亲,他脸上就露出笑容。

    “加把劲,攻取龙王寨,我允许你们胡来。”山田大尉鼓励道,在支那战场作战,野性是不可缺少的,上次扫荡,中队杀死了几十名手无寸铁的百姓,其中包括孕妇和孩子,虽然心里不太舒服,但是想到这是在占领区,也就释然了。

    忽然山田大尉觉得身上一疼,伸手摸过,白手套上殷红的血迹,枪声随即响起,他知道自己中了狙击手的子弹,身子一歪掉下马来,训练有素的士兵们急忙寻找掩护,胡乱射击,医护兵帮大尉止血,扯开军装一看,子弹击中肝脏部位,失血极快,大尉的脸色惨白无比,用手指了指口袋,努力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出。

    医护兵从他口袋里取出一封带血的家信来,道:“把这个寄回去,对么。”

    山田大尉眨眨眼,一歪头,死了。

    指挥官阵亡,小队长铃木中尉接管部队,他红着眼睛下令,一定要为山田君报仇,中队上下同仇敌忾,挺着刺刀向半山腰敌人设伏出发起了板载冲锋。

    日本兵土黄色的呢子大衣在冰天雪地中格外醒目,程石父子和赵子铭都是一等一的狙击手,用的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三八大盖,弹道平直,精度极高,虽然杀伤力有限,但是胜在口径小子弹轻,可以大量携带。

    “小日本比狍子还傻,直愣愣的往前冲,这不找死么。”栓柱嘀咕着,一下下扣动扳机,别看他年纪小,枪法快赶上他爹了,百步穿杨,弹无虚发。

    赵子铭注意到有一股敌人从侧翼围过来,赶紧提醒程石:“老哥,小鬼子上来了。”

    程石拎起步枪:“走。”

    三人按照预定方案,兵分三路边打边撤,把鬼子们搞的晕头转向,从枪声中可以判断出狙击手很少,所以不甘心吃亏,咬着牙继续追,他们却不知道自己正一步步走向死亡。

    不知不觉,日本兵追进了一个山谷,两边峭壁林立,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设伏的最佳地点,铃木中尉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悬崖顶上滚下无数巨石,砸的他们人仰马翻,继而是雨点般的手榴弹,炸的鬼子们鬼哭狼嚎,死伤惨重。

    跟在后面的伪军见势不妙,撒丫子就跑,树林中一阵排枪打出,吓的他们跪地投降。

    太阳下山的时候,战斗结束了,除了一小股鬼子失踪在大山深处之外,其余敌人全被消灭,赵子铭走到山田大尉的尸体旁,举起斧头将他的首级砍下,装进皮袋,飞身上马,急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