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六章 赵司令的爱情
    老张正在狐疑,忽然两旁跳出几个陌生面孔,背着大枪横眉冷目的,问他道:“你姓张。”

    “我姓张,你们是。”

    “跟我们走吧。”来人不由分说,将老张带进村子,一个小院内,赵子铭正大马金刀的坐着,见人进来,客气道:“坐,那谁,弄只烧鸡来给张大哥压饿,再打一壶酒,我陪张大哥喝两盅

    说话间,屋里出来三个人,一对日本夫妇带着个小孩,男的右手吊在脖子上,女的抱着孩子吓得发抖。

    赵子铭道:“抖啥,你当这是宪兵队啊,抗日救**不虐待俘虏,那谁,给拿两块煎饼,让他们吃了滚蛋。”

    老张一抱拳:“您是赵司令吧,承蒙搭救,不胜感激,饭就不吃了,我得赶紧回去,免得同志们担心。”

    赵子铭道:“不慌,吃饱了我陪你一起回去。”

    酒井一家人饥肠辘辘,艰难的咽下煎饼,喝口热水,便上了一辆骡车,直奔县城而去,到了县城外让他们下车,指着远处的炮楼道:“到那儿就安全了,走吧。”

    三人一步一回头,生怕背后打冷枪,骡车掉头走了,他们才一路狂奔进了炮楼,南泰驻军已经接到命令,将他们一家人送入医院检查身体,确认无恙后送回北泰不提。

    ……

    大青山脚下牛马庄,支队干部们还在开会,武长青去找陈子锟却扑了个空,只好回来自己想办法,大家愁眉紧锁,不停抽烟,宪兵队是阎王殿,进去就得掉半条命,三天过去了,老张的生死都成问题。

    “这样吧,申请江北地委支持,动用地下敌工力量进行营救。”叶雪峰提议道。

    武长青道:“如果老张耐不住酷刑已经招供,轻易动用敌工力量反而会暴露潜伏同志,这一步棋太危险了。”

    参谋长建议道:“不如动用民间力量,侧面营救,我们总要做点什么才行。”

    从宪兵队里救人等于虎口拔牙,难度实在太大,大家再次陷入沉默。

    忽然外面传来欢呼声:“老张回来了。”

    众人走出院子一看,只见一队人马从远处过来,走在面前的正是被日寇抓去的老张同志,和他并辔而行的却是一脸得意的赵子铭。

    “走,看看去。”武长青率领支队干部们迎了上去。

    老张翻身下马,热泪盈眶:“同志们,还能活着见到大家,真好啊。”

    武长青道:“老张,你受苦了。”

    老张道:“支队长,要感谢赵司令啊,是他出生入死把我救出来的。”

    武长青很震惊,看来这个赵子铭还真有几分本事,叶雪峰也暗暗点头,不愧是赵大海的儿子,虎父无犬子。

    赵子铭洋洋自得,四下抱拳:“客气,客气。”

    武长青道:“赵司令,你救了老张,就是我们八路军的恩人,就是我武长青的朋友,今天你和弟兄们都别走了,咱们不醉不归。”

    说着豪迈的一伸手:“请。”

    赵子铭道:“有你武支队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以后我可把八路军当成自己家了。”

    武长青大喜:“求之不得。”

    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呸,八路军才不是你的家呢,支队长别听他胡扯,他是别有用心的。”

    众人回头看去,正是卫生队的叶唯,正叉着腰怒不可遏的站着。

    武长青沉下脸去:“小叶同志,注意你的态度,赵司令救了老张,难道不该感谢。”

    叶唯急红了脸:“支队长,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救老张,是出于私心。”

    众人更加迷糊了,除了叶雪峰,但他沉默不语。

    赵子铭道:“小唯妹子,你这话就不对了,可是你自己说的,我要是把老张营救回来,你就和我搞对象的。”

    叶唯道:“呸,谁这么说的,我说最多和你交往。”

    赵子铭笑了:“大伙都听见了吧,这可是叶护士自己说的。”

    武长青呵呵大笑,道:“自古英雄爱美人,这是佳话啊,叶唯同志。”

    “有。”叶唯没好气的立正答道。

    “把手头的活儿放下,现在支队有重要的接待任务交给你。”

    “什么任务。”

    “全程接待赵司令。”

    一旁赵子铭窃笑不已,道:“武支队长,你太仗义了。”

    叶唯鼻子差点气歪:“不干。”

    “这是命令。”武长青加重了语气。

    赵子铭赶紧插话:“武老哥,别吓着我小唯妹子。”

    叶唯狠狠剜了赵子铭一眼,道:“是,坚决服从命令。”

    武长青这才满意,带着众人回到队部,找了间敞亮的大屋子,摆上山楂、瓜子、炒花生、成盒的烟卷,又让人烧了一壶茶,请赵子铭上座,讲讲他是怎么把老张救回来的。

    赵子铭可是打小在老北京天桥边上听着大鼓评书长大的孩子,耳濡目染的,很擅长讲故事,他将自己深入北泰,化装侦查,血洗洋行,巧换人质的故事娓娓道来,听的大家屏住了呼吸,不时在心底惊叹一声,好一个胆大包天的汉子。

    叶唯听着扣人心弦的故事,不由得慢慢张大了嘴巴,这个赵子铭,真的这么神奇,一定是吹牛,这样的孤胆英雄,换成叶政委还靠谱点。

    赵子铭说到关键处,忽然住嘴不说了,大家都心急火燎:“后来呢,后来呢。”

    “嘴干了,说不动。”赵子铭道。

    武长青忙道:“小叶愣着做什么,赶紧倒水啊。”

    叶唯哼了一声,倒了一杯滚烫的开水递过去:“喝去吧。”

    赵子铭一双贼眼盯着叶唯的脸蛋看个不停,没注意到茶水的冷热,拿过来就喝,烫得他怪叫一声,茶水撒了一地。

    武长青大怒,蹭地站起来:“叶唯,你搞什么,怎么倒这么烫的水。”

    叶唯低下头不说话。

    赵子铭道:“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支队长你坐下,别生气。”可是他说话口型都不对了,还咝咝吸着凉气,显然烫的不轻。

    武长青道:“赵司令的嘴烫个大泡,这怎么成,小叶同志你要负责,马上带赵司令去卫生队上药。”

    叶唯小声嘀咕了几句,终于还是屈服了,带着欢天喜地的赵子铭出去了,武长青还在后面道:“上了药,带赵司令四下走走,参观参观,别耽误了晚饭就行。”

    来到卫生队,叶唯拿着棉签和酒精,凶神恶煞道:“来,我帮你看看烫哪儿了。”

    赵子铭嬉皮笑脸道:“已经不碍事了,咱出去走走吧。”

    “谁和你走走。”

    “你又不听支队长的命令了。”

    “好,走就走。”

    叶唯没办法,只好带着赵子铭四下逛游,没好气的介绍:“这儿是茅棚,这儿是茅房,这儿是食堂,这儿是操场。”

    赵子铭指着一片小树林:“咱去那儿走走。”

    走进树林,赵子铭惊喜道:“看,腊梅。”

    树上几朵梅花傲雪绽放。

    “小唯妹子,我折下来给你吧。”赵子铭准备爬树摘花。

    叶唯不屑道:“我不喜欢梅花,这是你们国民党的花。”

    “那你喜欢什么花。”

    “我啊,我喜欢红艳艳的山茶花。”

    “那得春天才有啊。”

    “看完了,走吧。”叶唯要走,却被赵子铭抓住了胳膊,不怀好意的笑道:“再待一会。”

    叶唯警惕起来:“你要干什么。”

    赵子铭紧盯着她:“北泰城里到处都是日本人,稍有不慎就得送命,你知道为啥我这么卖命么。”

    叶唯低下头,踢着地上的枯草,小声咕哝道:“谁知道。”

    “因为你说了,救出老张就和我来往,能娶你当媳妇,我死都甘心,小唯妹子,你摸摸我的心,砰砰跳得厉害。”赵子铭抓住叶唯的小手往自己心窝上按,顺势将她揽进怀里,低头就要亲。

    叶唯吓坏了,急忙猛推他,此时树林外有人喊道:“叶护士,赵司令,开饭了。”

    是俩儿童团员来喊他们吃饭,赵子铭悻悻松了手,叶唯夺路而逃。

    吃饭的时候,叶唯说啥不愿意坐在赵子铭身旁,这回武长青没有强求,酒桌上主要是男人们在开怀畅饮,谈打仗的事情,吃到一半,叶唯就悄悄溜走了,回到卫生队,白玲还在整理医药器械,见她回来奇道:“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叶唯道:“白姐,我怕。”

    白玲道:“你怕什么,是不是那个赵子铭欺负你了。”

    叶唯便将小树林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吐了一口气道:“好悬啊,赵子铭就是个大流氓,大土匪。”

    白玲看着她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但是他确实很爱你。”

    叶唯红了脸:“谁稀罕他爱,我是八路军,他是国民党。”

    “如果他也是八路军呢,他和叶政委,你选哪个。”白玲步步紧逼。

    仔细想想,其实赵子铭长的不丑,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为人开朗,更有一副英雄虎胆,这样的男子放在何处,都是女人们心目中的最佳对象。

    叶政委也不差,儒雅大方,打起仗来一点不比赵子铭差,更重要的是他党性强,理论知识丰富,谈起论持久战来滔滔不绝,有一种令人沉醉的睿智与成熟。

    少女陷入了迷茫。

    “白姐,我真的不知道。”

    白玲叹口气:“小叶,战争年代,爱情是奢侈品,女人要找一个爱自己,疼自己的男人,才能好好活下去,如果只是为了革命工作而结合在一起的婚姻,是不长久的。”

    忽然卫生队的大门被砸响,赵子铭醉醺醺的声音传来:“小唯,开门。”

    叶唯吓坏了:“白姐,帮我拦住他,就说我睡下了。”

    白玲微微一笑出去了,在院门口和赵子铭低声交谈了几句,关上门回来了,手上提了一个篮子,里面是红烧肉和鸡大腿,还有两个白面馍馍。

    “这是你家赵司令怕你饿着,特地送来的。”白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