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七章 组织安排
    叶唯才不吃赵子铭送来的食物呢,根据地缺粮少油,病号伤员也不过是吃鸡蛋面而已,为了招待贵客,支队把过年预备的猪都给杀了,这个赵子铭借花献佛,真过分。

    白玲见叶唯动也不动这一篮子食物,便提去给伤员们加夜宵去了,此时外面赵子铭又开始大吵大闹,荒腔走板唱着大戏,把卫生队的门敲的山响,不少已经睡下的乡亲们都披衣起来看热闹,最后还是武长青出面,才把赵子铭劝走了。

    赵子铭喝多了,沾着枕头就呼呼大睡,武长青也一点醉意都没有,连夜召开了支队党委会。

    “同志们,江北地区的敌后抗战工作陷入了一个僵局,国民党做的比我们要深入细致,当然这并不代表我们没有努力,而是实力差距太大,江北是陈子锟的老窝,他又是国民党上将,号召力和影响力远超我们,如果这样下去,我军进入江北的战略目标就会彻底失败。”

    党委成员们严肃无比的点着头,支队长说的很有道理,在别的地区,八路军发展很快,唯有江北片区情况错综复杂,难以下手。

    武长青道:“我们要发展壮大,首先还是动员群众,但这条路太慢,以我之见,不妨从陈子锟手里抢人,抠他一两支小部队过来,为我所用。”

    叶雪峰道:“这无异于虎口拔牙,搞不好还会惹怒陈子锟,影响国共合作的大好局面。”

    武长青道:“事在人为,赵子铭不是对小叶有意思么,不如咱们党委帮他俩撮合一下,赵子铭成了我们八路军的女婿,陈子锟也没话说。”

    大家频频点头,参谋长道:“就是不知道叶护士什么态度。”

    武长青道:“赵子铭是好样的,就是性格粗鲁了一些,不过不碍事,男人嘛,至于叶护士的思想工作,就交给雪峰来做吧,对了,雪峰你一直没发言,是不是有什么建议。”

    叶雪峰缓缓道:“我服从组织的决定。”

    武长青道:“那好,咱们党内民主一下,举手表决吧。”

    党组成员都是些老革命,大老粗,脑子没怎么细想就都举了手,叶雪峰最终也没举手,只是起身道:“那就这么定了,叶护士的工作我来做通。”

    武长青大手一挥:“散会。”众人夹着笔记本端着茶杯出去了,只留下叶雪峰一个人,他静静坐了一会,起身出门,冷冽的空气让他脑子为之一醒。

    叶雪峰啊叶雪峰,你是一个革命者,不是普通群众,革命者天生就是要牺牲的,别说牺牲个人幸福了,就是死又何妨。

    想到这个,他豁然开朗,但一思苦楚还是悄悄压在了心底。

    ……

    第二天一早,卫生队的大门又被敲响,伤员们都打趣:“小叶子,赵司令又来找你了。”

    叶唯一夜没睡好,辗转反侧彻夜不眠,两只眼睛都是红的,此刻再也忍不住了,愤怒的走出去一把拉开门正要呵斥,却见站在门口的正是叶政委。

    “叶大哥,你怎么来了。”

    “小叶,我有话和你单独说,咱们找个僻静的地方。”叶雪峰的两眼浮肿,似乎晚上也没怎么睡。

    与此同时,赵子铭也被勤务兵叫醒,说武支队长找他有事。

    赵子铭没睡够,很不耐烦,见了武长青便道:“有事快说,我还想睡个回笼觉。”

    武长青道:“赵司令,咱们是不是朋友。”

    赵子铭打了个哈欠:“当然是朋友,要不然我也不会帮你们救人了。”

    武长青道:“既然是肝胆相照的朋友,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我希望赵司令和贵部加入八路军,在**的领导下抗日。”

    赵子铭慵懒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让我加入你们大青山支队,受你的指挥。”

    武长青道:“你可以参与支队的领导工作。”

    “哼哼,让我当什么,连长,营长。”

    “不,如果你愿意,我把支队长的位置让给你。”

    “把老大的位置拱手相让,你有这么大方。”

    武长青笑了笑:“可能有些误解,我们**和土匪不一样,是有统一组织和领导的,支队受**江北特委领导,我们都受**同志的领导,革命没有高低贵贱,无论干部战士,都是抗日大业的一分子。”

    赵子铭冷笑:“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们那一套我清楚的很,内斗起来,比打外人还下死手,你们**八路军,我高攀不起。”

    武长青道:“令尊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那是在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事件,我们党也是在不断进步的。”

    ……

    卫生队小院里,叶唯身体僵冷,心更冷,她寒声问道:“政委,这是你的意思,还是组织的意思。”

    叶雪峰背对着她,毅然决然:“组织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叶唯深吸一口气,拢了拢头发:“好的,我明白了,但是我有一个问题,不问清楚是不会跟他走的。”

    叶雪峰不敢看她,道:“你说。”

    叶唯沉默了一会,幽幽道:“我想知道,你心里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

    叶雪峰毫不犹豫道:“没有,我自始至终都把你当妹妹看待。”说出这句话,他似乎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他知道,那是叶唯的心碎了。

    ……

    队部里,武长青还在苦口婆心的劝说赵子铭加入八路军,但对方认准了死理,就是不答应,说的口干舌燥也只能得到一个答复,没门。

    忽然外面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如果我答应嫁给你,你愿不愿意加入八路军。”

    紧跟着,叶唯和叶雪峰走了进来,小护士素面朝天,眼角微红,脸上隐约有泪水冲刷过的痕迹。

    赵子铭当场就恼了:“他妈的,谁逼你了,老子毙了他,我赵子铭是喜欢你,可我不是土匪,干不出抢亲的勾当,也不是党棍,不会包办人家的婚姻,叶唯,你看不上我没关系,我不会难为你,我知道其实你喜欢的是叶雪峰。”

    说着拔出盒子炮顶住了叶雪峰的脑袋,这一幕太过突然,旁观者完全来不及反应。

    “不要。”叶唯尖叫一声。

    武长青沉声道:“赵司令,不要动手。”警卫员们和赵子铭的护兵拔枪相向,室内本来就狭窄,双方的枪口都顶到对方脑门子上了,一打起来,全都得玩完。

    叶雪峰凛然不动。

    赵子铭道:“叶开,我爹的事情,我今天就不和你算账了,可是叶护士的事情,我不能不管,你狗日的要是个男人,就不要伤人家的心,你今天要是不答应娶她,我就一枪打爆你个陈世美的狗头。”

    所有人都傻眼了,赵子铭当真是条真性情的好汉子,敢爱敢恨,快意恩仇。

    “赵司令,有话慢慢说,你先把枪放下。”武长青劝道。

    赵子铭却来劲了:“今天大伙都在,我就要主持这个公道,叶开,你痛快点,说,到底娶不娶叶护士。”

    叶雪峰直视赵子铭的眼睛:“你刚才说不会包办人家的婚姻,是放屁的话么,你凭什么包办我的婚姻。”

    “你。”赵子铭瞪起眼睛,狠狠的想扣扳机,却下不去手。

    事情闹到无法收场,最后还是白玲进来劝了一番,赵子铭才收了手,**丢下一句话,谁敢欺负叶护士,就要谁的脑袋,说罢带着手下骑马扬长而去。

    劝说赵子铭部加入八路军的事情就这么黄了,武长青追悔莫及,自己竟然乱点鸳鸯谱,把叶政委喜欢的人安排给赵子铭,还自以为干了件好事,他找到叶雪峰作检讨,叶政委只是淡淡一笑,说你误会了,我和叶护士之间真没什么。

    他说的是实话,即便以前少女心中有些朦胧的爱意,经过这件事的打击也荡然无存了,从此后叶唯像是变了一个人,那个活泼爱笑清纯可爱的小叶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寡言,干活利索的八路军卫生员。

    大青山支队属于敌后武装力量,归江北特委领导,武长青和叶雪峰都写了检讨请求领导处分。

    1940年初,江北大地连续下了七天大雪,雪化的时候天气格外寒冷,老辈人说起码五十年没这么冷过,南泰乡下的房舍被日寇烧光了,临时建起来的屋子不够住,冻死了很多牲畜和体弱的老人孩子,老百姓过的苦,游击队过的也极其艰苦。

    特委派交通员送来一封信,信中对支队进行了批评,但不是为了乱点鸳鸯谱的事情,而是因为敌后工作不见成效,已经大大落后于其他地区,领导指示,必须在短期内打开局面,扩展根据地,扩大部队规模,抢占敌后真空地带。

    武长青和叶雪峰都很惭愧,招待交通员吃饭,顺便打听城里的消息。

    交通员啃着窝窝头说,从北泰一路过来的时候,看见日本鬼子的卡车队跟一条长龙似的南下,车篷盖得严严实实,里面好像坐满了兵,卡车后面拉着山炮,足有十几门,最吓人的是还有两辆铁甲车。

    “鬼子最近或许有大动作,不知道哪个村子要倒霉了,但愿不是冲咱们八路军来的,枪打出头鸟,我猜他们是冲国民党去的,到时候咱们看热闹就行,“交通员道。

    武长青和叶雪峰对视一眼,神情都很严峻,日寇故意选择滴水成冰的隆冬季节进行报复,这是要斩草除根啊,没错,他们应该是奔着陈子锟的抗日救国联军去的,但江北不同于别的地区,国共合作还算融洽,八路军和抗日救**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如果国民党被扫清了,大青山支队的末日也就不远了。

    “快,让通信员去苦水井跑一趟,让他们提高警惕,防备鬼子偷袭,“武长青道。

    叶雪峰接口道:“还有龙王寨和赵子铭那儿,也要派人去一趟。”

    武长青看看他,拍拍他的肩膀,点点头。

    三匹战马从牛马庄奔出,踏着厚厚的积雪朝抗日救国联军驻扎的村落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