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九章 三刀六洞
    烟尘滚滚中,国民党陆军旗迎风招展,自打上回打伤盖龙泉之后,大青山支队和陈寿的忠义救**以及和平军之间摩擦不断,互有伤亡,见面必打。

    叶雪峰准备撤退了,可是南面也有大股人马杀到,看旗号是陈寿的兵。

    “老武,咱们中计了。”叶雪峰道。

    武长青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忽然鬼子大退却,把县城让了出来,原来是一出计策啊,反正已经被包围了,胆子不妨放大点,他毅然道:“做好战斗准备,我先去和他们谈谈,能不打最好不打。”

    叶雪峰道:“不行,新四军的教训还不够惨烈么,叶挺军长就是在和敌人谈判的时候被俘的,我坚决不同意。”

    武长青道:“不一样,我不是叶挺,他们也不是顾祝同,我去去就回,别担心。”

    支队长脾气上来,谁也拦不住,叶雪峰无奈,只好让特务连长赵子铭陪他同去:“小赵,你和支队长一起去,见机行事,明白么。”

    “我懂。”赵子铭道,县城鬼子逃跑就是他报告的,独闯龙潭这种事情他最在行,找了二十根雷管捆在前胸,导火索从袖子穿过捏在手里,两把二十响盒子炮一边挂一把,后腰带上别着撸子,脚脖子上塞着匕首,裤兜里还有俩日本造小甜瓜手榴弹。

    他这边整理着武装,叶唯走了过来,轻轻摇一摇他的袖子:“小心。”

    赵子铭精神大振:“没事,死不了,我属孙猴子的。”

    “还贫嘴。”叶唯嗔道,大庭广众,也不好多说什么,但那份关切谁都看得出来。

    赵子铭对叶唯真是好,有一次叶唯埋怨卫生队缺医少药,小赵立刻走了几十里路下山,潜入县城把药房给搬空了,他有一股愚公移山般的傻劲,久而久之,就算是铁石心肠的叶护士,也渐渐被打动。

    看到这一幕,叶政委心里不是滋味,默默的扭过头去,看着城墙外的敌人,敌军在树林里架起机枪小炮,开始挖掘工事,看样子是要打大仗了,一个骑兵疾驰而来,战士们纷纷拉动枪栓。

    “别开枪,是信使。”叶雪峰急忙阻止大家。

    那骑兵来到城下,勒马喊道:“八路军武长青支队长,我们陈总司令请您过去叙话。”

    武长青松了一口气:“是陈子锟。”

    叶雪峰道:“是陈子锟也好不到哪里去,再说未必是他。”

    “好了,雪峰,我是非去不可的。”武长青将他拉到一边,语重心长道:“以咱们大青山支队的战斗力,突围不是难事,但此战必然伤亡巨大,死人是小事,破坏了团结是大事啊。”

    叶雪峰道:“国共那还有团结可言,就差撕破脸了。”

    武长青道:“不错,河北、山东、皖南到处都是摩擦战,就算咱们也不例外,但那是一个误会,陈子锟和一般的国民党反动派也不一样,他是识大体的,我有把握说服他,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叶雪峰沉默了一会:“好吧,老武,咱们两个不能闹意见,我只能支持你。”

    武长青笑笑,拍了拍叶雪峰的肩膀,下了城楼,翻身跳上一匹枣红色的大洋马,赵子铭也跳上一匹黑马,城门大开,两人出城,向北疾驰。

    北面来的是盖龙泉和王三柳的人马,他们原来都是伪军,但军装都采用中山装式样的二尺办,把帽徽一换和正式**没两样,现在伪军的名头已经去掉,正式番号还没授予,但已经以**正规军自居。

    空地上扎了一顶雨棚,陈子锟大马金刀的坐在中间,盖龙泉王三柳分立两旁,一帮马弁护兵簇拥左右,武长青和赵子铭来到阵地前下马,昂首阔步而来,到了雨棚前,卫兵要求两人卸下枪支。

    “对不起,身为军人,枪不离身。”武长青傲然拒绝。

    赵子铭更是不理不睬。

    陈子锟道:“让他们进来。”

    两人走了进去,从容站定。

    陈子锟道:“武支队长,有日子没见了,一向可好。”

    “还好。”武长青简单两个字回答。

    “赵子铭,你怎么当了八路。”陈子锟转向自己这位从小看大的大侄子。

    赵子铭微微低头,旋即又昂起头:“报告总司令,我欠八路一条命,只有替他们卖命了。”

    陈子锟知道这个典故,只是想亲口问问罢了,点点头道:“武支队长,你挖我手下大将的事情,暂且就不追究你了,可是你怎么打盖龙泉的黑枪啊,我好不容易把他安插到敌人内部,你一枪差点让我前功尽弃啊。”

    武长青道:“实在抱歉,可是你们没和我们八路军通气,这也怪不得我们。”

    盖龙泉道:“妈逼的,这点默契没有么,你姓武的不清楚我老盖是什么人么,我能当汉奸么。”

    武长青道:“引刀成一块不负少年头的汪精卫都能当汉奸,还有什么不能的,贵党的人品,我不敢高估。”

    “你。”盖龙泉怒而拔枪。

    赵子铭一把撕开前襟,露出两排雷管:“叔,对不住了,我答应过别人,要带武支队长安全回去,你们别逼我。”

    众人大骇,几十只枪对准赵子铭,骂声不绝于耳:“赵子铭,你个狗日的没良心,总司令把你当亲儿子看,你还背叛他。”

    赵子铭充耳不闻,一手捏着导火索,一手拿着手榴弹。

    武长青风轻云淡,拖了个马扎子过来坐下,拿出根据地晒的烟草塞进烟斗里,吧嗒吧嗒抽起来。

    陈子锟脸色阴沉的能滴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有种,八路军果然都是英雄好汉,小的们,把家伙都收了吧。”

    众人收枪,面露笑容。

    武长青似乎早有预料,呵呵一笑,没说什么。

    赵子铭汗都下来了,这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如果叔真下令开枪,自己真不知道怎么做。

    陈子锟道:“盖龙泉奉我密令诈降,你们不知道,情有可原,我不怪你们,不管谁当汉奸,只有死路一条,如果你们发现我陈子锟叛变投敌的话,尽可以来杀我。”

    武长青站起来,肃然道:“陈总司令的人格令我敬佩,我代表八路军大青山支队向你敬礼。”

    陈子锟道:“你别给我戴高帽子,咱们亲兄弟明算帐,你们八路军这段时间发展的不错,把我军的地盘挤压了不少去,这是不对的,你们要给我一个说法。”

    武长青道:“陈总司令,世人皆知您是江北之王,但我们的地盘不是从您手中抢去的,而是从日本人那里,请您明察。”

    陈子锟道:“你这话有点意思哦,满清当初也说取天下是从李自成手里夺得江山,而不是从崇祯手里,看似有理,其实不讲理,不管转了多少道手,是我的,总归是我的。”

    武长青道:“我们八路军吸收了很多进步学生和贫雇农,队伍壮大了,总不能窝在山沟沟里吧,贵军要压榨我们的空间,让我们怎么生存,请陈总司令明示。”

    陈子锟道:“好办啊,你率部投入我麾下,我给你编制,给你军衔,给你武器弹药。”

    武长青淡淡一笑:“对不起,道不同不相为谋。”

    陈子锟一拍椅子扶手:“你这是不识抬举了。”

    气氛再度紧张起来。

    忽然赵子铭大喝一声:“都别动。”

    陈子锟道:“子铭,你又要拿雷管吓唬你叔。”

    赵子铭道:“叔,盖司令,那一枪是我打你的,事儿不怨武支队,皆因我起,我今天给你们一个交代,希望不要为难武支队长和八路军。”

    说着拔出匕首,单腿跪地,在众人没反应过来之前,一刀扎进大腿里,鲜血直冒,疼得他汗都下来了,紧跟着第二刀和第三刀也扎了进去。

    众人皆惊,这就是江湖传闻的三刀六洞,今天真是开眼了。

    陈子锟一皱眉:“医护兵。”

    “都别动。”赵子铭血淋淋的手拦住了要给他包扎的医护兵,瞪着陈子锟道:“叔,够不,不够我再来点。”

    陈子锟摆摆手:“罢了,以县城为界,北面归你们管,南面归陈寿管,合力打日本,不许自相残杀。”

    “谢谢叔。”赵子铭说完就昏了过去。

    医护兵赶紧上前给他包扎止血。

    武长青心中惊涛骇浪,面子上依然平静,抱拳道:“陈总司令,我党记着你的情。”

    陈子锟道:“你回去吧,子铭是个烈性汉子,眼里不揉沙子,我这个侄子就交给你了。”

    “谢了。”武长青将赵子铭抱上马背,自己跨上战马,驰骋而去。

    盖龙泉望着他的背影道:“总司令,真把地盘分给他们。”

    陈子锟道:“你想打,有把握消灭他们么。”

    盖龙泉摸摸脑袋:“不好说,八路打仗鬼的很。”

    陈子锟道:“只要打日本,就是友军,切不可自相残杀,我来就是来给你们两方说和的。”

    盖龙泉道:“可是八路不怎么打日本,尽打伪军汉奸,扩充地盘的劲头倒是挺足。”

    陈子锟道:“那是人家的策略,你也可以学啊,等日本人滚出中国以后,都是国民政府的地盘,现在扩充,到时候还得吐出来。”

    ……

    回到县城,离得老远大家就看到赵子铭趴在马背上人事不省,心情顿时紧张起来,两匹马进城,武长青将赵子铭抱了下来,叶唯第一个冲上去,咬着嘴唇泪如雨下,一边查看伤口一边埋怨:“让你小心小心,你就是不听,你真以为你是孙猴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