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章 相互报复
    随着笑声,一个英俊的青年走了进来,正是陈子锟的小舅子林文龙,林文静欣喜道:“文龙,什么时候到的,也不提前发个电报。”

    林文龙穿着大衣提着行李,风尘仆仆,坐下来道:“怕给你们添乱,就没事先打招呼,我从昆明过来的,刚下车就听说姐夫的壮举了,打得好,对这种祸国殃民大发国难财的家伙,就应该怒斥痛打。”

    陈子锟道:“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看来和孔祥熙的梁子是结定了。”

    林文龙道:“不用担心,老百姓是分得清善恶美丑的,我看这回姐夫不妨先下手为强,把孔祥熙给扳倒。”

    陈子锟道:“我无权无势,怎么扳倒这尊财神爷。”

    林文龙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大公报道:“这趟飞机上本来应该有大公报的资深报人胡政之先生,结果被孔二小姐的洋狗占了位置,大公报的记者朋友愤然揭露此事,媒体先行,舆论继续,再把学生们组织起来上街游行,何愁孔祥熙不倒。”

    陈子锟道:“那我能做点什么。”

    林文龙道:“姐夫不是监察委员么,何不去找任公出面,弹劾孔祥熙。”

    陈子锟如梦初醒,他是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的委员,有弹劾官员之权力,只不过多年不行使权力,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于右任是同盟会元老,国民党内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身为监察院长,刚正不阿,一身正气,找他出面弹劾孔祥熙,胜算更大。

    陈子锟赋闲在家,早已满腹怨气,再加上岳父母的事情,对这些贪官污吏恨之入骨,林文龙给他指了明路,自然照做不误,立刻去找监察院长于右任商量弹劾之事。

    ……

    重庆郊外某座豪华别墅,壁炉内燃着松木,温暖如春,民国财政部长孔祥熙只穿着西装背心坐在宽大的沙发椅上看报纸,嘴里叼着他的大烟斗。

    孔令俊蹑手蹑脚从楼上下来,走到父亲背后捂着他的眼睛道:“猜猜我是谁。”

    孔祥熙道:“詹妮特,别闹了,都是大人了还这么调皮。”

    孔令俊放开了手,撅起嘴:“没意思,爹地你真无聊,你一点也不疼我。”

    孔祥熙放下报纸道:“是不是还在为两条狗的事情不高兴啊,别难过,爹地帮你报仇。”

    “真的。”孔令俊瞪大了眼睛,做天真可爱状。

    “爹地什么时候骗过你,陈子锟不是负责遗孤烈属安置的么,现在经费这么紧张,卡他一下,几千张嘴就得活吃了他,到时候看他不乖乖来道歉。”

    “就知道爹地最厉害了。”孔令俊兴奋的直跳。

    宋霭龄走了过来,呵斥女儿:“别打扰你爹,自己玩去吧。”

    “是。”孔令俊很听话的离开了客厅,到了外面,一张天真纯洁的乖乖女面孔瞬间变得狰狞起来,院子一侧是她的犬舍,里面大群猛犬看到女主人出来都嗷嗷狂叫着,扑打着铁栏杆。

    下人拿来一盆生肉,孔令俊亲自喂狗,看着猛犬们撕咬着血淋淋的肉,她似乎有种别样的快感,犬舍的尽头是两个空笼子,里面供着木制牌位,一写爱犬萨利,一写爱犬杰克,还有一张孔令俊和两只狗的合影贴在里面。

    “萨利,杰克,妈咪一定要让陈子锟为你们偿命。”孔令俊念念有词。

    客厅内,宋霭龄埋怨孔祥熙:“女儿都是被你惯坏的,三妹刚才打电话来说了,坐飞机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很不好收场。”

    孔祥熙道:“大公报的报道不用担心,委员长自会处理,骂我孔祥熙就等于打他的脸,维持现在这个残局,财政是第一要务,离了我,谁能帮他,难道指望宋子文那个败家子。”

    宋霭龄道:“这个我自然不担心,报纸敢造谣,大不了封报馆抓主编,可是就怕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啊,你是没看见,那个陈子锟在机场破口大骂,污言秽语,令俊和他讲道理,反被他欺负,这个人真是太坏了,野蛮,无礼,没教养。”

    孔祥熙冷笑道:“上次物资管理委员会的事情,也是他给我上眼药,这笔帐我记着呢,陈子锟是丢了地盘的军阀,就像没牙的野狗,不用怕他,随便找个由头都能捏死他。”

    忽然电话铃响了,孔祥熙拿起话筒应了几句,面色渐渐难看起来,放下电话起身穿西装,宋霭龄道:“要出去。”

    “嗯,有事情,监察院启动弹劾程序,想动我。”孔祥熙道。

    “是谁。”宋霭龄大惊失色。

    “是于右任,监察院长。”孔祥熙匆匆出门,汽车就停在门外过道上,司机拉开车门,伺候孔部长坐好,这才关门开车。

    汽车行驶在山城的道路上,迎面过来一队学生,手举标语气势汹汹,司机不耐烦的按响喇叭,却被震耳欲聋的声浪淹没:“严惩孔祥熙,打倒贪污犯。”

    游行队伍浩浩荡荡,足有几千人,孔祥熙不是没见过学生运动,这些年游行示威集会极多,隔三岔五就能碰见一回,但是针对自己的还是头一回,饶是他见惯了大场面,面对众怒也不禁为之心惊胆战,拿出手帕不停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其实车内的温度并不高。

    好在学生们并没有认出这就是孔祥熙的座车,潮水般从旁边经过,司机也吓得面无人色,不敢乱动,等大队通过后才开车离去。

    蒋介石召见了孔祥熙,开门见山说监察院在弹劾你,学生们游行示威要打倒你,我也没办法保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孔祥熙沉默了一会,道:“我教子不严,理应承担责任,我这就引咎辞职。”

    蒋介石眉头一展,道:“你为党国作出的牺牲,我都会牢记在心滴。”

    孔祥熙回到家里,把事情一说,宋霭龄大为埋怨,说蒋介石卸磨杀驴,孔令俊更是要去找三姨夫问个究竟,孔祥熙道:“不能怪他,委员长也要顾全大局,当下正是抗战的关键时刻,出不得乱子,其实作祟的小人是谁,我清楚的很。”

    孔令俊道:“爹地,你告诉我是谁,我立刻宰了他们。”

    孔祥熙道:“你一个也动不了,大公报背后站着的是陈立夫,陈家兄弟素来与我不和,凡是对我不利的事情,绝少不了他们,至于监察院方面我已经打听过了,于右任不过是被人蛊惑了而已,提出弹劾的其实是陈子锟,我倒忘了,他还顶着一个监察委员的头衔,再有就是那帮学生的幕后指使,肯定是**,他们惟恐天下不乱,不会放过任何给党国抹黑的机会。”

    孔令俊眼珠子转转,心道陈家兄弟我是招惹不起,**更是虚无缥缈,抓不到实际的人,但陈子锟好对付啊,他一无权无职的虚衔上将,还不随便摆弄,回头找几个袍哥,把他揍个半死,谁不知鬼不觉的,谁能奈我何。

    仿佛猜到女儿所想,孔祥熙道:“俊儿,你切莫不可胡来,乱了爹地的安排。”

    “嗯,知道了。”孔令俊随口应道。

    ……

    傍晚,陈宅,离得老远就能听到一阵阵笑声,陈子锟和林文龙开怀畅饮,笑谈孔祥熙下台的开心事。

    林文龙道:“孔祥熙下台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同枝连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蒋介石不会真的责罚他这个连襟的,过不了多久就会重新启用他。”

    陈子锟道:“想扳倒他太难了,不过好歹能给他提个醒,做人不要太猖狂。”

    林文龙道:“名为民国,实为蒋家的家天下,这个世道烂透了。”言语中已有醉意。

    陈子锟道:“文龙喝多了。”

    林文龙道:“我倒是宁愿喝醉,那样才能忘记社会的黑暗,民族的灾难,可惜啊,越是喝多,这头脑越是清醒。”

    忽然房门打开,遗属抚恤委员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带着满身雪花进来,向陈子锟禀告,今天下午检察官带着警察到他们办公室查封了账本,扣押了刘婷。

    陈子锟忽地站起:“凭什么抓人。”

    “说是刘秘书长贪污抚恤金。”

    “简直血口喷人,备车,去检察厅,“陈子锟知道这是孔祥熙在报复,对方抓不到自己的把柄,就对刘婷下手了。

    林文龙摇摇晃晃站起来道:“我跟你一起去。”

    陈子锟道:“你喝醉了,今晚就住下吧。”

    林文龙道:“你不让我去就算了,我回去,找朋友帮忙曝光这件事,他们公报私仇,公道自在人心……”他是喝多了点,说话都口齿不清了。

    陈子锟惦记着刘婷的安危,匆匆出门走了,林文静也劝弟弟住下,却拗不过他,只好给他一把伞,让他自己回去,走了几分钟,又担心路上不安全,派下人在后面跟着。

    过了十分钟,下人一脸惊慌的回来,说:“夫人,不好了,舅老爷被人绑票了。”

    林文静大惊:“什么,怎么回事。”

    下人道:“我远远的看见,舅老爷在墙角小解,后面忽然跳出两个人来,一闷棍砸倒他,装进麻袋就走,上了一辆汽车。”

    “汽车的牌照看见没有。”

    “看见了,号码224。”

    林文静心中稍定,只要有线索就好,回头找林文龙的同学沈开想办法,沈开是军统特务,路子野的很。

    她更担心的是刘婷,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是想把陈子锟扳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