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八章 比谁的靠山硬
    那位贵夫人极其骄横,检察厅门房刚要询问,被她一耳光扇开,昂首阔步进去,陈子锟和夏小青对视一眼,也跟了进去,脸上五根指印的门房见他们来势汹汹,这女的比刚才那位还横,顿时不敢上前,任由他们闯入。

    “凶手在哪儿。”贵夫人叉腰大喝,一个检察官迎上来招呼:“汤夫人,人犯关在地牢,请您先到会客室小坐,李检察长马上就到。”

    “先带我去牢房。”汤夫人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道,出手就是一张美钞。

    小检察官颠颠在前面引路,下到地下室门口,打开铁门,拉亮电灯,只见一张铁架子病床摆在屋子正中央,上面直挺挺躺着一个人,汤夫人从鳄鱼皮小手提包里掏出一把锥子攥在手里,二话不说疾步上前就要扎人。

    跟在后面的夏小青一眼看出躺在病床的是正是自己的儿子陈北,地下室阴寒无比,儿子身负重伤,居然被关押在这种地方,做母亲的一颗心都要碎了,三步并作两步过去,一把就将汤夫人搡到了墙上。

    夏小青是练武的人,手劲大,汤夫人穿的又是高跟鞋,一头撞到墙上,额角都青了,抬起头来正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床边抱着杀害自家儿子的凶手抹眼泪,顿时怒从心头起,大喝道:“你是谁。”

    “我是他娘,你又是谁。”夏小青毫无惧色,怒目而视。

    汤夫人摇摇晃晃站起来,咬牙切齿:“好啊,你们纵子行凶,居然还敢来,老娘和你拼了。”手持锥子扑上去,夏小青哪容她伤害到儿子,揪住汤夫人的领子左右开弓,耳光啪啪脆响。

    两个护兵刚要拔枪保护主子,陈子锟出手了,抓住两人的脑袋往中间一碰,两个家伙就软绵绵的倒下了。

    小检察官愣了:“原来你们不是一起的啊。”

    李华廷闻讯赶到,见到这个场面,不禁愕然:“都住手,这儿是检察厅,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夏小青先停了手,她一点亏没吃,汤夫人却挨了一顿猛抽,脸都肿了,见撑腰的来了,便不依不饶的扑过去乱抓乱挠,夏小青烦了,照肚子就是一记勾拳,打的她脸色惨白,蹲下不说话了。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出去,都给我出去。”李华廷有些心虚,但还是无比威严的命令道。

    陈子锟才不理他,检查了儿子的伤势,并无大碍,但伤口尚未愈合还需疗养,检察厅的地下室牢房暗无天日阴冷无比,显然不适合养伤,他将儿子抱起,就要出门。

    李华廷拦住他:“你不能带走我的犯人。”

    陈子锟道:“地方检察厅什么时候可以抓捕军人了。”

    李华廷道:“对不起,志愿航空队不属于现役军人,令郎持有的是中国护照,他杀了人,自然不归军事法庭管,而应属地方公诉案件。”

    陈子锟眉头一皱,陈北难道真杀人了,难道那天晚上迟到,就是为了这件事。

    如果是别的机关逮捕了陈北,身为父亲的陈子锟只会走法律途径解决,可是案子落到李华廷手里,他可不放心,搞不好案子还没开审,人就得先让他们折磨死,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儿子还不定被那个汤夫人扎成血葫芦呢。

    “李检察长,请让让,陈北负伤了,不能羁押在地下室内,能不能换个地方。”陈子锟道。

    汤夫人蹲在地上道:“我儿子躺在太平间里,你儿子还想换地方,没门,我和你们拼了。”

    夏小青又要动手,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喊:“汤司令到。”

    一阵皮靴敲击地面的急促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里,先进来的是四个人高马大的护兵,呢子军装,绑腿皮鞋,腰挎盒子炮分立两旁目不斜视,然后是一个气宇轩昂的将军在副官的陪同下走了进来,领子上将星闪烁,正是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汤恩伯上将。

    “二弟,你可来了,嫂子都快被他们活活打死了,玉鹏死的冤啊。”汤夫人见靠山来了,顿时泪落滂沱,泣不成声。

    汤恩伯不理她,眼睛盯着陈子锟,慢条斯理地摘着白手套,一口浙江官话问道:“你就是那个会开飞机的陈子锟。”

    陈子锟身份不低,但因为不是中央军嫡系,又转入预备役,所以汤恩伯并不把他放在眼里,言语中颇为不屑。

    陈子锟反唇相讥道:“正是在下,你可就是水旱蝗汤的那位汤司令。”

    这是汤恩伯防区内河南百姓对汤部的称呼,意思是汤恩伯的军队纪律极差,所到之处民不聊生,堪比水灾旱灾和蝗灾。

    汤恩伯冷哼一声:“令郎杀了人,难道想逃脱法律的制裁么。”

    陈子锟道:“法律有规定虐待嫌疑人么,我儿子有没有杀人另说,他作战负伤,检察厅有什么资格不经军方许可把人抓了,还关在这么恶劣的牢房里。”

    李华廷插言道:“陈将军,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地方检察厅有资格侦办此案,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可以通过正常途径申诉,现在请您离开。”

    陈子锟道:“在律师到来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汤恩伯道:“你不愿走,那就留下吧。”

    两旁护兵手按在了枪柄上。

    夏小青怒目而视:“你要干什么。”

    “我今天就要主持这个正义。”汤恩伯虎目圆睁,杀气乍现。

    陈子锟却眯起了眼睛,此事愈发的复杂了,竟然招惹到汤恩伯的亲戚,陈北还真像年轻时的自己,要么不闯祸,要么把天捅个大窟窿,但他相信自己的儿子就算杀人也是有理由的,绝由不得他们滥用私刑,今天就算豁出去把汤恩伯宰掉,也要把儿子救出去,天下之大,难道没有地方可去么。

    夫妻俩对视一眼,微微点头,夏小青从丈夫眼中读出了意思,就是一个字,杀。

    夏小青双手低垂,袖箭悄悄落在手中,陈子锟的衣襟微微敞开,腋下的m1911枪柄若隐若现,杀气弥漫在地下室走廊里。

    汤恩伯也是久经沙场的战将,岂能察觉不到这股杀气,但他以为对方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在检察厅动手杀人。

    李华廷也感受到寒意,悄悄往后退了两步。

    忽然又是一声高喊传来:“蒋夫人到,戴局长到。”

    先是几名穿黑中山装戴礼帽的精悍男子下来,汤恩伯认出他们是委座的贴身侍从,有时候也派给夫人做侍卫,都是身手极好的练家子。

    然后才是宋美龄款款下楼,身畔跟着的笑面虎正是军统当家人戴雨农,狭小的走廊里挤了许多人,反倒不那么阴森寒冷了。

    宋美龄的出现,瞬间化解了这股杀气,她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汤恩伯的护兵放下了握枪的手,夏小青也悄悄收起了袖箭。

    戴笠笑呵呵道:“陈将军,汤司令,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汤恩伯自恃是蒋委员长的爱将,又是苦主,不搭理戴笠,冷哼一声将脸别到一边去了。

    陈子锟道:“这不明摆着么,检察厅违规抓人,我是来救人的。”

    李华廷一听这话就急了,谁不知道蒋夫人宠着这帮飞行员啊,在她面前说检察厅的不是,哪还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刚想辩解两句,却被人挤到了墙角,气都喘不过来。

    宋美龄先检查了陈北的情况,这才温言细语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挤了许多人,空气都不通畅了,上去找个暖和的地方把这件事搞清楚。”

    夫人发话,谁敢不尊,众人离开地下室,借用检察长的办公室,先把陈北安置在沙发上,医生来给检查了伤口,挂上吊瓶,陈子锟夫妇、汤恩伯及其嫂子,还有负责此案的李华廷都落座后,宋美龄道:“李检察长,你先说吧。”

    李华廷干咳一声道:“案子其实很简单,三日前陈北途径市区的时候,意欲强奸一名女子,被死者汤玉鹏发现并制止,打斗中陈北失手杀死汤玉鹏。”

    “你胡扯。”夏小青大喝道。

    李华廷微笑道:“陈夫人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事实就是事实,令郎的手枪遗失在现场,巡警也曾记录他的座驾车牌,还有包括受害者在内的七名人证的口供,随时可以提供。”

    陈子锟眉头紧皱,对方准备充足,看起来很难翻案了。

    宋美龄愕然,居然发生这种恶劣的事情,难道自己看走眼了,陈北这小子是个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

    汤夫人又开始哭泣:“可怜我儿子才二十二岁,就死在这个恶棍手中,非把他千刀万剐不可。”

    宋美龄沉默不语。

    戴笠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脸上表情不变。

    汤恩伯看看李华廷,赞许的微微颔首。

    夏小青捏住了丈夫的手,手掌汗津津的。

    忽然宋美龄说道:“不可能,我不相信一个面对敌机敢于牺牲自己的勇士,会作出此等人神共愤的罪行,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李华廷道:“夫人,人证物证俱在啊。”

    忽然沙发上的陈北动了一下,苏醒过来。

    医生上前检查一番,确认无碍,陈子锟夫妻坐在儿子身旁,问他道:“小北,到底怎么回事。”

    陈北看看屋里的阵势,明白发生了什么,低声道:“人确实是我杀的。”

    宋美龄眼中明显流露出失望之色。

    “但是那家伙该死,他绑架俱乐部女招待,聚集一帮打手在路上埋伏我,企图奸杀女招待嫁祸与我,还要砸烂我的双手,我是被逼无奈才反击的。”

    事情大反转,所有目光都看向李华廷。

    李华廷有些慌神,事实上他并不清楚真相,所有的证据都是苦主一方提供的,涉案的几个证人都是流氓地痞,可信度并不高。

    一直没说话的戴笠开口道:“检察厅办这种案子怕是不太专业,不如把现场目击证人名单交给我们军统,保证审出真相来。”

    宋美龄点点头:“雨农的意见,我看行。”

    夫人发话,谁敢不从。

    宋美龄坐到陈北旁边,摸摸他的脸,叹气道:“孩子,你受苦了。”

    汤恩伯脸色有些难看了,李华廷心里直打鼓,案子移交给军统,对自己可是大大的不利啊。

    宋美龄道:“在案子查清之前,我看还是先把伤员送回医院比较好,明天委员长还要亲自给陈北颁发青天白日勋章呢。”

    李华廷道:“是,是,是。”

    宋美龄拉着夏小青的手道:“陈夫人,您儿子是一位勇敢的骑士,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认他做干儿子。”

    夏小青并不喜欢宋美龄,她总觉得这位第一夫人和自家丈夫有些瓜葛,若在平时肯定要敷衍婉拒,但此时却忙不迭的答应道:“好啊,择个良辰吉日拜干娘,我替他做主了。”

    说罢还示威似的瞟了一眼李华廷和汤夫人。

    这两位都是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