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六十九章 结案
    宋美龄是什么身份,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陈北拜她做了干娘,那就是委员长的干儿子,那就是皇亲国戚,谁能惹得起。

    汤恩伯虽然贵为上将,但距离蒋宋孔陈四大家族还差了老远,充其量就是委座门下走狗,拿什么去和夫人分庭抗礼,不过他是铁血军人,眼见堂侄被杀,就算顶撞夫人也要把话说出来。

    汤恩伯正要说话,陈子锟先开言了:“夫人,不可。”

    “哦,子锟有什么意见。”宋美龄颇为惊讶,心说我这是在帮你们啊,为何不领情。

    陈子锟道:“在犬子没有昭雪之前,还是暂缓认干亲吧,以免给夫人清誉带来不好的影响。”

    戴笠附和道:“对对对,还是等案件查清之后再说吧。”

    宋美龄看了一眼陈子锟,缓缓地点点头。

    陈子锟又道:“案子交给军统,我怕李检察长和汤司令有所不满啊,不如这样,趁着夫人在场,咱们来个三堂会审,现在就把案子给断了。”

    李华廷摇头如拨浪鼓:“这儿又不是法庭,怎可断案。”

    陈子锟道:“这不是断案,只是判定我儿子该不该起诉,李检察长,你是不是觉得蒋夫人心存偏颇,汤司令不分是非吧。”

    “不敢。”李华廷将目光投向汤恩伯。

    汤恩伯脑子转的很快,戴笠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案子交给他只会暗箱操作,偏向陈子锟一方,不如趁他们插手之前,当众过堂,还能保证一些公正性。

    于是他点头道:“我同意。”

    案子的关键人物就是那名俱乐部女招待,丽莎被关在检察厅羁押室里,很快就被提了上来,一进屋,她就被这股气势压倒了,这儿的人非富即贵,竟然还有……蒋夫人。

    宋美龄可是人尽皆知的新时代女性偶像,在空军俱乐部工作的丽莎最崇拜的就是她,当即跪倒在地哭诉道:“夫人,冤枉啊。”

    汤夫人知道不妙了,案情的详细经过她心中有数,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一向吃不得亏,和姓陈的有了龃龉,就找人绑了女招待去要挟他,结果把命给丢了,这要是来了大翻盘,自己的脸往哪儿搁,情急之下呵斥道:“我警告你,不要血口喷人。”

    这一声呵斥露了怯,人家女招待只说冤枉,并没有指证谁,汤家不打自招,大家心知肚明。

    宋美龄瞥了汤夫人一眼,到底是第一夫人,不怒自威,汤夫人立刻缄口不言了。

    “小姑娘,你不要怕,我会为你做主的,当日发生了什么,你慢慢说。”宋美龄柔声说道,丽莎颤抖的身躯渐渐平静下来,抹着眼泪道:“我叫张慧丽,成都人,中学毕业后到空军俱乐部做女招待……”

    案件随着丽莎的诉说渐渐浮出水面,汤玉鹏与陈北在俱乐部里曾经发生过斗殴,为了报复对方,汤玉鹏纠集六名打手绑架了丽莎,在陈北的必经之路上埋伏,引他出现,以丽莎的性命要挟,意欲砸烂陈北的双手,再把丽莎奸杀后嫁祸与他,当然这都是未遂的罪名,但基本可以判定,陈北是在手枪顶着脑袋的情况下被迫自卫杀人的。

    水落石出,几家欢喜几家愁,夏小青长嘘了一口气,陈子锟也如释重负,汤恩伯面色铁青,汤夫人还试图挽回:“还有几名目击证人,再问问他们。”

    宋美龄冷冷道:“我累了,今天的事情就到这儿,那几名人犯,交给戴局长处理,小北,妈咪带你离开这儿,我真是一分钟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了。”

    李华廷汗如雨下,蒋夫人虽然没直说,但是对检察厅的不满不言而喻,自己这顶帽子怕是戴到头了,汤恩伯很是气恼,原想仗着身份压陈子锟一头,结果到头来却自取其辱,早知道不为这个不争气的侄子出头了。

    陈子锟走到汤恩伯面前,上下打量着他,道:“当年江浙之战,我出面调停,兵驻松江,和你的恩师陈仪相谈甚欢,那时侯你大概在浙军中做营长吧,没想到现在都是上将了,有出息啊。”

    汤恩伯面色青一阵白一阵,他虽然和陈子锟年龄相仿,但资历真的差了老远,人家当督军大帅的时候,自己还是个每日为军饷奔波卖命中下级军官。

    “以后注意,别没大没小的。”陈子锟甩下一句话,带着夏小青扬长而去。

    宋美龄也不搭理汤恩伯,亲自扶着担架出门了,戴笠倒是凑过来笑嘻嘻道:“汤司令,节哀顺变。”

    ……

    陈北被送回了医院好生调养,戴笠安排了两个特工在医院守着,严防再出现意外,宋美龄坐在床边亲自帮陈北削苹果,慢声细语的问长问短,两人先用国语,慢慢就不自觉的转成英语交谈,宋美龄问他在哪儿上的大学,怎么参的军,在美国生活的怎么样之类的问题,陈北用一口地道的东部口音对答如流。

    得知干儿子是纽约大学的二年级学生,宋美龄颇感兴趣:“看来你学习成绩很优秀嘛,纽约大学可是一所很好的大学。”

    陈北羞涩道:“我的成绩不好,因为有特长才被破格招收的。”

    “哦,你有什么特长。”宋美龄颇感兴趣。

    “上大学前,我是纽约扬基队的投手。”

    “哎呀,你还是个体育健将。”宋美龄惊讶道,美国人民热衷于棒球运动,扬基队更是东部著名球队,陈北小小年纪跻身扬基队,怪不得纽约大学破格收录他。

    看着娘俩亲热的聊天,夏小青微微吃醋,嗔道:“这婆娘给我儿子灌的什么**汤。”

    陈子锟道:“没办法,咱儿子太帅了,人见人爱,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美龄不出面的话,今天这个事儿,小北不死也得脱层皮。”

    夏小青道:“道理我当然懂,人家给脸,咱就得接着,儿子是帅,比你年轻的时候英俊潇洒的多,生不出儿子的婆娘当然喜欢。”

    陈子锟竖起手指:“嘘,小声点。”

    宋美龄翩翩走来,伸手和夏小青握了一握,含笑道:“您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大学生投笔从戎,慷慨救国,堪称青年之楷模。”

    陈子锟担心夏小青胡说八道,担心的看了她一眼,夏小青正色道:“夫人言重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子锟经常教育儿女要精忠报国,小北回国参战,是他的责任和义务。”

    宋美龄赞道:“陈夫人真是深明大义。”

    陈子锟也纳闷,别看夏小青平时风风火火急脾气,关键时刻不掉链子,口才好的很呢。

    ……

    宋美龄要认陈子锟的儿子为义子的事情在重庆迅速传开,一时间上流社会都认为陈子锟要被重新启用了,可是等了半个月,陈北被授予了青天白日勋章,晋升为中尉,在空军大礼堂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冷餐会,会上正式拜蒋夫人为干娘,这些事情之后,陈子锟的新职务依然没有动静。

    汤玉鹏被杀一案交给军统调查,很快“水落石出”,几个帮闲被判定为凶手,移交检方起诉,估计死刑是逃不掉的,这样一来,汤家的体面保住了,陈北的名声也不受任何影响,对此宋美龄很是满意,赞扬戴笠会办事。

    对这个结果,汤家不满意也得满意,这是上面定的钦案,任谁也翻不过去,汤玉鹏的父亲唐恩同是汤恩伯的叔伯兄弟,在重庆开了一家公司,专营黑市汽油,其实就是倒卖汤恩伯从前线偷运来的军用物资,日进斗金,财大气粗,路子野的很,儿子就这样被人活活杀死,当爹的岂能善罢甘休,既然法律途径走不通,就走黑路解决。

    不过想对付陈家还真不大容易,陈子锟是青帮通字辈大佬,比杜月笙是好朋友,更是名闻遐迩的传奇将军,四川道上的袍哥朋友都敬重他,不敢接这个活儿。

    此案之后,陈子锟也长了心眼,安排了十几个老部下在宅子附近巡逻把守,又养了几条大狼狗,家里防范严密,水泼不进。

    至于陈北,就更不用打他的主意,人家是宋美龄的干儿子,飞虎队的中尉飞行员,整天在天上飞来飞去,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最倒霉的是检察厅的李华廷,因为违规办案被撤职查办,谁都知道他得罪了蒋夫人,这辈子是别想翻身了。

    ……

    这天中午,飞虎队从昆明转场到重庆,陈北开着吉普车来到空军俱乐部,找到一个相熟的侍者问道:“你知道丽莎在哪儿么。”

    侍者道:“丽莎死了。”

    “怎么死的。”陈北大为震惊。

    “淹死在江里,尸体在下游发现的,都泡烂了。”侍者不愿意多说,扭头走了。

    陈北步履沉重的走了出去,重庆的春天已经降临,但他却感到刺骨的寒冷。

    回到家里,见儿子闷闷不乐,陈子锟问清了情况,长叹一声道:“无权无势的人牵扯到高层斗争中,总归是没有好结局的。”

    陈北道:“一定是汤家杀的,我要去警察局报案,警察不管,我就找干娘去。”

    陈子锟道:“你干娘不会管的。”

    “我不信。”陈北扭头就走,径直来到宋美龄官邸,报告了此事,宋美龄淡淡道:“听戴笠说过,这小姑娘是受不了压力,自己跳江死的,小北,喝咖啡还是红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