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章 B25轰炸机
    美军轰炸机竟然出现在中国内地,一时间陈子锟惊诧万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大呼:“警卫连集合,救人。”

    飞机擦着树梢飞行,一边引擎已经停转,分明是要迫降,江北乡下是大片的高粱地,可做迫降缓冲,不过引发火灾的话,机上人员定然危险。

    警卫连紧急出动,向飞机飞行方向奔去,片刻后一声巨响,飞机着落了,巨大的惯性推动飞机在高粱地上滑行,瞬间摧毁无数青纱帐。

    士兵们奔过去一看,飞机头拱起一片泥土,螺旋桨空转几圈停下了,检查机舱,空无一人,四下里搜索,忽然青纱帐里响起枪声,士兵们全都趴下,拉动枪栓瞄准枪声响起的方向,大声叫骂呵斥。

    过了一会,四个洋人飞行员举着手出来了,为首一人手里扬着白手绢,用英语念念叨叨说着什么,士兵们不懂英语,将他们按在地上,搜出身上的配枪,又在青纱帐里搜了一遍,抬出一个受伤的家伙。

    五个飞行员被押进了陈子锟的司令部,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农家小院,陈子锟穿着粗布棉袍,扎着绑腿,腰里别着盒子炮,大秃头锃亮,下巴上留着长长的胡子,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上,接见了这些天上来的朋友。

    为首一个飞行员的皮夹克上缀着上尉军衔,他努力的尝试着用手势和蹩脚无比的中文告诉这些土匪,自己是美国人,是来帮你们打日本的,请给我们食物和帮助,带我们去中**队的防区。

    “威廉姆,他们听不懂你的话,还是省省力气吧。”受伤的少尉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叫威廉姆,你们隶属于那支部队,指挥官是谁,执行的什么任务。”坐在太师椅上的秃头匪首一边抽着小烟袋,一边用流利无比的美国东部口音问道。

    飞行员们面面相觑,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个土得掉渣的中国老汉的英语水平和措辞,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先生,我们是美国陆军航空兵第十七轰炸机大队的士兵,指挥官是杜利特中校,我们刚轰炸完东京。”威廉姆上尉结结巴巴的答道,“顺便问一句,您的英语是在哪儿学的。”

    “美国,孩子,我去过美国。”陈子锟道,招呼部下:“小的们,给他们弄点吃的,最好来点酒,再把军医找来,给这位少尉看看他的腿。”

    能有个懂英语的人在,飞行员们紧张的心情终于松弛下来,勤务兵拿来鸡蛋烙馍和咸菜,还有一坛子白酒,招待这些洋人,小伙子显然是饿坏了,狼吞虎咽,说这种馅饼真好吃,就是中国白酒的味道太烈了,降不住。

    陈子锟道:“你们是从哪儿起飞的,这种轰炸机我以前没见过。”

    威廉姆上尉道:“事实上我们是在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我们的飞机是新型的b25轰炸机,先生,您也懂飞机。”

    “懂一点,我可以去看一下飞机么。”陈子锟道。

    “当然可以,指挥官先生。”

    一行人来到飞机迫降处,警卫连已经在附近布了岗哨,东方破晓,草叶上沾满晨露,一架灰绿色的中型双引擎轰炸机静静停在高粱地里,一只喜鹊站在机头玻璃罩上欢快的鸣叫着。

    陈子锟检查了引擎的外观,又爬进驾驶舱摆弄一番,道:“无线电打坏了,汽油也耗尽了,怕是飞不回去了。”

    威廉姆耸耸肩道:“指挥官,我们本来就没打算飞回去,这是一次单程轰炸,为了报复日本鬼子偷袭珍珠港,我们都是志愿参加这次任务的。”

    陈子锟道:“这么好的飞机就不要了,你们美国人真是财大气粗,你确定要放弃它。”

    “是的阁下,我们没有能力挽救它了,等等,你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们不要,我就要了。”陈子锟道。

    “你是说,可以让它起飞。”威廉姆眼中燃起希望之火。

    “我可没说,这里没有机械师,没有起重机,没有航空燃油和跑道,飞不起来的,我只是想把引擎拆了当发电机,把机枪拆了架在骡车上当坦克,这些铝皮,想必农民们也很喜欢。”

    正说着,一架日本侦察机从天上飞过,游击队员们急忙卧倒,洋人飞行员却不以为然,这么大的轰炸机停在地面上,根本躲不过侦察机的眼睛。

    “指挥官阁下,恐怕你得赶紧送我们到安全的地方,这架飞机随便你处置吧。”日本侦察机的出现让威廉姆上尉有些不安起来。

    “没有比这儿更安全的地方了。”陈子锟道,他望着天上的日本飞机若有所思。

    得知轰炸日本的元凶之一在江北迫降,日军大本营发下严令,务必俘虏美军飞行员,如能缴获完整的轰炸机就是大功一件,北泰驻军紧急出击,以坦克开道,装甲车压阵,大队步兵倾巢出动,杀气腾腾奔着南泰就过来了。

    敌人来势汹汹,游击队不敢硬抗,匆匆后撤,日军的目标在于飞机,得手后征用了几百个当地百姓,把青纱帐全铲了,从北泰调来压路机,平了一条五百米的跑道出来,一架轻型飞机着陆,下来几个穿白大褂戴眼镜的家伙,围着飞机指指点点,满嘴哟西。

    这是美国新式轰炸机,能成功俘获一架完整飞机,对日本的航空事业有莫大的帮助,这些人是专程从本土飞来的航空专家,看了飞机后都赞不绝口,向中国派遣军司令部发电,要求将b25弄回本土去研究。

    北泰驻军全力配合,运来航空燃油上百桶,几个借调来的重爆机飞行员爬上爬下鼓捣着,终于将b25发动起来,引擎喷出一股蓝烟,轻快的转动起来,飞行员和专家们都欣喜的振臂高呼:“半载。”

    忽然枪声四起,游击队发起了进攻,野战机场周围,抗日救**的炮兵用迫击炮和掷弹筒猛烈轰击外围守卫日军,足足一个大队的皇军临危不惧,奋起反击,坦克和装甲车也喷出了火蛇,战斗非常激烈。

    威廉姆和他的机组成员趴在掩体里,紧张的看着游击队战斗,问陈子锟:“指挥官,你们能打败日本人么。”

    陈子锟道:“不能。”

    飞行员们面面相觑。

    “但有人可以。”陈子锟指指天上。

    一队p40战斗机从天边俯冲过来,机头上涂着鲨鱼嘴,血红的大嘴和白森森的獠牙历历在目,机翼下的机关枪喷出火龙,如同割麦子一般将日军成片的放倒,薄皮大馅的豆式坦克更是重点照顾目标,被乱枪打成了筛子。

    威廉姆等人兴奋的跳了起来,冲天上的同行挑起大拇指。

    “小的们,该你们上了。”陈子锟一声令下,上千游击队发起了总攻,漫山遍野全是人,声威震天,第四师团的皇军们拼死抵抗,怎料被他们抓来修跑道的民夫突然暴起,抢了枪支在背后捣乱。

    航空专家和飞行员急忙爬进b25,手忙脚乱发动引擎,谁也没看到一个民夫打扮的家伙爬了进来,举起盒子炮就是一通扫,当场将专家打死在驾驶舱里。

    一番激战后,日军仓皇撤走,游击队网开一面,放他们走了,b25依然静静停在跑道上,陈子锟这才率领威廉姆等人来到机场,做了个有请的手势:“孩子们,可以飞了。”

    威廉姆欣喜万分,爬上驾驶舱检查一番,愁眉苦脸道:“这儿似乎发生了一场战斗,陀螺仪被打坏了,没有航图,我的副驾驶又受了伤,怕是很难飞到重庆。”

    陈子锟略一思忖,道:“我来。”将小烟袋别在腰里,爬进驾驶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娴熟无比的打开各种开关。

    “指挥官阁下,您连飞机也会开。”威廉姆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孩子,我驾驶b17轰炸日本本土的时候,恐怕你们连日本在哪个大洲都不知道呢。”陈子锟微笑道。

    “您,您到底是谁。”威廉姆结结巴巴道。

    “我叫陈子锟,中国陆军退役上将。”

    “哦,上帝,我早就说了,他一定是个将军。”躺在担架上的少尉副驾驶兴奋地嚷道。

    “好了,孩子们,日本人已经免费替我们修好了跑道,加满了汽油,我们现在可以起飞了。”陈子锟说道,伸头对窗外的双喜道:“我去一趟重庆,明儿就回来。”

    双喜摆手道:“慢点飞,一路顺风。”

    飞机缓缓滑行起来,迎着朝霞起飞,在空中盘旋三圈后,向西飞行,直奔重庆而去。

    四架飞虎队战斗机呼啸而至,担任起护航任务。

    ……

    重庆白市驿空军基地,人头攒动,鲜花如海,都是来迎接传奇的威廉姆机组的人,有军政高官,美国友人,还有大批青年男女学生和媒体记者。

    轰炸机在飞虎队的护送下降落在跑道上,记者们端起了照相机,女学生们准备好了花束,一起涌到飞机旁,舷梯放下,先下来的不是英俊潇洒的美军飞行员,而是一个穿着粗布棉袍,腰里别着旱烟袋的秃脑袋中年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