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章 这就是敌后
    重庆新闻界的记者们对这位农民并不陌生,他正是一直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陈子锟上将,听说他最近离开重庆偃旗息鼓了,没想到沉寂了不到两个月,有一次成为新闻焦点人物。

    陈子锟站在机舱口挥手致意,他身材高大,剑眉星目,五绺长髯飘飘,真有关岳之风,下面镁光灯闪成一片,老陈摆足了造型才下来,顿时一群记者围了上来,拿着纸笔嘈杂无比的提着各种问题。

    “请采访真正的银英雄们,我只是搭个便机。”陈子锟一句话就把记者们轰走了,只剩下一位美国女记者。

    “嗨,你好么。”纽约时报的凯瑟琳.斯坦利微笑着向她的老朋友伸出了手。

    “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陈子锟热情地和凯瑟琳拥抱,两眼却四下寻找。

    “别看了,你女儿还在美国读书,和我的伊丽莎白一起,倒是老肖恩也来了中国,不久你就能见到他。”凯瑟琳道。

    老友重聚,陈子锟很高兴,问凯瑟琳是怎么到中国来的,打算住到什么时候。

    “我们是从印度飞过来的,你知道,飞越喜马拉雅山是一件很艰险的事情,差点死在那儿,不说了,晚上见到老肖恩,咱们聊个通宵。”凯瑟琳道。

    当晚,重庆举办庆功会,为凯旋的飞行员们接风洗尘,此前已经陆续有几个机组的乘员抵达重庆,但仍有不少人落在敌占区至今生死未卜。

    席间陈子锟依然穿着他的农民行头,坐在一帮军装笔挺西装革履的贵宾中显得极为扎眼。

    老肖恩头发全白了,但精神依然矍铄,他说自己带了全套手术设备来,要到前线去给伤员们治疗,陈子锟和他相谈甚欢,凯瑟琳时不时插嘴两句。

    “陈,为什么你把头发剃光了。”

    “为了防止生虱子,就是一种寄生虫,敌后条件艰苦,必须这样。”

    “那为什么你却留着长胡子,难道虱子无法在胡须里生活。”

    “这个……”

    老肖恩哈哈一笑:“我是身经百战的,北非南美西亚都去过,中国内地的环境再差也差不过沙漠和雨林,孩子,你别想阻拦我,我决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

    正说着,杜利特中校端着杯子过来,和陈子锟攀谈起来,得知陈子锟乃是西点毕业,他大为惊讶,两人都是航空爱好者,共同话题很多,谈的很是投机。

    忽然门口传来喊声:“蒋委员长到。”

    一身戎装的蒋介石在高官们的簇拥下来到会场,发表重要讲话。

    陈子锟低声道:“搞的很隆重嘛,委座亲自出席。”

    凯瑟琳道:“因为中国战场需要一场胜利来激励人心,缅甸战役打败了,中国远征军损失了六万人,英军也死伤惨重,一架从敌占区安全归来的轰炸机是最好的宣传工具。”

    陈子锟大惊,因为薛斌就在远征军里,他询问缅甸战况细节,凯瑟琳却语焉不详,因为具体情况她也不清楚。

    “你的朋友是在哪个师。”

    “新编三十八师,孙立人将军的部队。”

    “哦,那还好,孙将军率部和史迪威一起退入印度,部队保存的比较完整,如果是戴安澜将军的部下就很难说了,他们撤入缅北茫茫群山,生死难料啊。”

    陈子锟叹息:“**精锐,为了救援友邦就这么牺牲了,壮哉啊。”

    肖恩冷笑:“孩子,如果你知道英国人的做法,恐怕不会称他们为友邦了。”

    “此话怎讲。”

    “英国人一贯自私而高傲,他们打得一团糟,本来是保卫缅甸的战役,却变成掩护英国人逃跑的战斗,这些自私自利的胆小鬼,简直愧对他们的祖先。”

    老肖恩愤愤然,因为当时他就在缅甸,亲眼目睹了英军的拙劣表现。

    凯瑟琳道:“不能这样说,英国施行先欧后亚的政策,根本就没有保卫缅甸的决心,我想必要时候他们连印度都会放弃,毕竟英国本土正面临纳粹的威胁,那才是英国人最关注的事情。”

    老肖恩便不再说英国人的坏话,转而评价起中国远征军来,说这是他见过最优秀的士兵,吃苦耐劳不怕死,如果配备精良武器的话,能把日本人操出屎来。

    “他们骨瘦如柴,但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他们憨厚乐观,能吃饱就觉得很满足,他们装备极差,没有合身的军装,轻机枪数量很少,重武器更是缺乏,但这都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象骡子一样吃苦耐劳坚忍不拔……”

    他喋喋不休的说着,根本没听台上蒋介石的演讲,掌声响起,委座讲完话了,笑容满面走过来,和杜利特亲切握手,又问陈子锟:“子锟,你怎么穿成这样。”

    陈子锟不卑不亢道:“我一介平民,难道不该穿老百姓的衣服么。”

    委员长和蔼的笑笑,没说什么。

    晚会结束后,蒋介石回到官邸,对对宋美龄道:“这个陈昆吾,在将我的军呢。”

    宋美龄道:“年富力强的不明不白被退役,任谁也不会心甘情愿,我看子锟闹点意见是好事,若是不声不响的,那就是怀了异心,反而危险。”

    蒋介石道:“再观察他一段时间,酌情予以复职。

    ……

    深夜,重庆白市驿机场,一架没有任何涂装的dc3被拖出了机库,机械师们忙碌着进行最后的改装和检修,陈子锟蹲在一旁叼着他的小烟袋吧嗒吧嗒抽着,满意的看着自己的飞机重上战场。

    他在重庆连24小时都没待到,就要返回江北,而且要大模大样开飞机回去,要不然都对不起日本人帮自己修的野战机场。

    重庆黑市上最紧俏的就是汽油,很多富贵人家的汽车都舍不得开出来,就是因为汽油实在难买,中国不产油,每一桶汽油都是从印度千里迢迢运来的,宝贵程度可想而知,如今拥有汽车并不能代表身份,有实力把汽车开出去才叫真牛逼。

    而陈子锟的这架私人飞机喝起汽油来抵得上几十辆汽车,宝贵的汽油却不要钱一般往里猛灌,空军上下谁不敬佩这位传奇英雄,别看他退出现役了,只要一声招呼,别管是拉私活还是加油检修,就是调动飞虎队轰炸个县城什么的,都轻而易举。

    一辆吉普车急速开来,车上跳来的竟然是老肖恩和凯瑟琳,两人都是旅行打扮,背着医药箱和照相机,站在了陈子锟的面前。

    “你们这是要去哪儿。”陈子锟已经隐隐意识到不妙。

    “当然是去江北,去你战斗的地方。”老肖恩道。

    陈子锟转向凯瑟琳:“你呢,不会也去吧。”

    “当然,我需要第一手的采访资料,报社没有合适的人选,只好亲自出马了,怎么,不欢迎么。”凯瑟琳道,举起照相机,以飞机为背景:“笑一个。”

    陈子锟立刻配合的摆了个自以为很威风的姿势,背景是夜幕下的运输机,电焊的弧光在闪烁,那是工人在焊接防御轻武器射击的钢板。

    dc3在午夜起飞,经过三个小时的夜航抵达江北上空,地面上燃起三堆篝火引导飞机降落,运输机在野战机场的跑道上颠簸了一阵,终于停稳,一队士兵奔过来,忙着将飞机上的东西搬下来,除了老肖恩的医疗器械和药品外,就是陈子锟搞来的炸药、引信等军用物资。

    一辆骡车载着大家前往驻地,司令部设在村子里,离得老远就听见密集的犬吠声,黑暗中有手电光若隐若现,骡车上的人也以手电回复暗号,紧张氛围提醒来自大洋彼岸的客人,这里已经是敌后了。

    陈子锟的司令部就是一处普通的民居,门口连岗哨都没有,只趴着一条警惕的黄狗,看见有人来,一骨碌爬起来摇着尾巴迎上去,热情的试图舔每个人,凯瑟琳很愿意接受它的这种友好,立刻被陈子锟阻止:“别让它舔你,旺财是吃屎长大的。”

    凯瑟琳急忙缩回了手,道:“你们的军犬难道就是用粪便来喂养的么。”

    赶车把式道:“也就是旺财了,是咱司司令部的狗,能赶得上热屎吃,别家的狗吃屎的份都没有。”

    凯瑟琳低声道:“哦,我的上帝。”扭头干呕。

    进了大门,只见门房里趴着一头巨大的黑熊,而且没有铁链子拴着,一双小眼睛半睁着,懒洋洋看着客人们。

    凯瑟琳下意识的退后半步,躲在陈子锟身后。

    “别怕,这是陈大壮,炮兵连的中士。”

    “什么。”

    “大壮以前是我家养的宠物,现在是一名游击队员,作战非常勇敢,就是太贪吃,还喜欢抽烟喝啤酒,如果不是这些缺点,早就升上士了。”陈子锟一边走一边介绍。

    “门口那条狗什么军衔。”

    “旺财没有军籍,只是一条自带干粮的狗而已。”

    进陈子锟让人把厢房整理出来给客人暂住,又安排了一些吃食来填饥肠辘辘的肚子,江北特色的鸡蛋烙馍,高粱米饭,大葱蘸酱,还有一壶小酒,往桌上一摆,旺财和大壮就循着香味过来了。

    老肖恩只喝酒就行,凯瑟琳也不饿,把食物分给了旺财和大壮,看它们津津有味的吃着,嗅着空气里青草晨露和肥料的味道,踩着脚下的泥土,看着极具中国特色的飞檐,感慨道:“这就是敌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