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章 外交努力
    堂堂**上将屈尊降贵做一个小小美军上尉,这也太荒唐了吧,不过看史迪威的意思并不像开玩笑,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陈子锟能猜出来,他微微一笑道:“乔,恐怕我的职务不是高级助理那么简单吧。”

    史迪威开门见山道:“那只是过渡职务,我要让你当中缅印战区的美军副司令,替我指挥中**队,你是中美双方都能认可的人,精通英语,了解美国人的思维模式,我实在想不出有谁比你更合适,即便孙立人也不行,他毕竟是弗吉尼亚军校毕业的,比不上我们西点的学生。”

    陈子锟道:“对不起,乔,指挥作战我不在行,学校里那点玩意早就忘光了,这些年也日本人交战多次,也都是低水平的游击战,实在不堪胜任副司令之职,我只想切切实实的做些事情,为中国,为美国,希望你能提供这个机会。”

    史迪威向了想:“好吧,我依然给你高级助理的职务,再给你一架飞机和飞行员,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做任何事情。”

    事情谈妥,陈子锟回到家里,与妻儿团聚,家里一切正常,柜子里堆满了斯帕姆午餐肉和牛肉罐头,吃喝不用担忧。

    陈子锟与刘婷彻夜讨论,在她的启发下终于有了一个大致的方案。

    战争期间,与亲人在一起的时间总是特别宝贵,次日陈子锟就要随同史迪威一起返回印度兰姆加尔,飞机从白市驿空军基地起飞,先抵达昆明,然后飞越驼峰航线去印度。

    驼峰航线极其艰险,雪峰伫立,气流紊乱,峡谷中反射着阳光的飞机残骸为航线指明了方向,返程的运输机因为空载所以机动性还算好些,那些重载的运输机经常失事,每隔一段时间俱乐部里就会少几张熟悉的面孔,至少几百位年轻的美国飞行员葬身在这茫茫雪山之巅。

    ……

    印度北方邦,兰姆加尔盟军营地,一切都让陈子锟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这还是中**队么。

    营地是按照美军标准建设的,有独立的厕所和排水沟,帐篷鳞次栉比,木头造的房子有板有眼,瞭望塔上,飘扬着中美两国的旗帜,青天白日与星条交相辉映,士兵们都穿美国陆军卡其布军装,大裤衩长筒袜大头皮鞋,帆布武装带,手持汤普森冲锋枪,头戴新型的m1钢盔,形象与以往的乞丐兵截然不同,甚至比37年的德械师还要精神。

    营地大门口是中美两军联合执勤,吉普车和大卡车呼啸来去,尘土飞扬,史迪威的汽车前方插着一面三星将旗,哨兵看到旗帜,立刻立正敬礼放他们进去,正好遇到部队开饭,只见大批士兵排着队端着搪瓷缸子和铝制饭盒等着打饭。

    陈子锟特地下车看了一下士兵的午餐,牛肉土豆胡萝卜,面包黄油还有一杯红茶,分量虽然不多,但油水足,看士兵们红扑扑的脸色就能知道。

    在会议室里,陈子锟见到了老朋友孙立人,他的部队是远征军中保存最完整的,撤到印度变成了驻印军,也成了中国装备最好,战斗力最强的军队,从头到脚全部美式装备,和美国陆军没有差别,部队里全是美国教官,教开汽车坦克,教铺路架桥,教无线电、爆破作业,都是中**队闻所未闻的新玩意。

    孙立人气色很好,简直是意气风发,不过他对陈子锟的到来保持了一定的戒备,毕竟对方军衔更高,和美国佬的关系更好,随时会取代自己。

    史迪威开会很迅速,五分钟听完汇报,便带着陈子锟视察训练,兰姆加尔大营的训练场上,坦克车和卡车来回驰骋,一队队步兵在障碍场地上生龙活虎,射击场上,汤普森冲锋枪,勃朗宁机关枪的枪声响成一片,陈子锟不禁技痒,下场从士兵手中接过一支从未见过的半自动步枪,瞄准远处靶子连打八枪,随着一声脆响,子弹桥夹从枪膛里蹦了出来,划着弧线落到地上。

    “好枪。”陈子锟由衷赞道。

    “将军的枪法更好。”史迪威笑道。

    憨厚的士兵们一起鼓掌。

    陈子锟道:“乔,中国小伙子们怎么样。”

    史迪威道:“他们是我见过最好的步兵,没有之一,就是文化程度差点,不过没关系,他们的聪明可以抵消这一点。”

    陈子锟道:“是不是觉得这点军队不够用的啊。”

    史迪威道:“当然,可是花生米把国家的军队当成了私人财产,不愿意让我指挥。”

    陈子锟道:“委员长白手起家,靠的就是军队,怎么舍得放出兵权,不过我有个解决办法,咱们可以不调委座的嫡系军队,转而武装其他派别的军队,比如云南的龙云,他一定很愿意接受美国的条件,比如我的江东军,也愿意配合美军作战。”

    史迪威摇头:“龙云也曾联系过,但花生米坚决不允许地方势力独大的情况出现,至于你的军队,那是在敌后作战,倒是可以考虑竖立一个样板。”

    陈子锟道:“既然龙云的滇军不行,那就让委员长出人,不用那些现有的军队,征召新兵运到拉姆加尔来,反正运输物资的飞机空载返回,不如运兵过来,先武装起十个师,归你指挥,等打完日本,连人带枪交给委员长,岂不两全其美。”

    史迪威眼睛都亮了:“这个办法好。”

    ……

    陈子锟只负责出谋划策,具体实施还是要靠美国人和蒋介石交涉,他在兰姆加尔逗留数日,与驻印军将士把酒言欢,将家信捎给了驻印军团长薛斌后,乘机飞往伊朗德黑兰,转机埃及、摩洛哥,抵达德国空军轰炸下的英国伦敦。

    时隔二十年,陈子锟重回伦敦,狂轰滥炸后的英国首都到处断壁残垣,破败不堪,但市民和军队的斗志依然高昂。

    经驻英使馆帮忙,陈子锟找到了李耀廷的一对儿女,俩孩子本以为在英国留学可以躲避战乱,哪知道伦敦比上海还不如,面临炸弹威胁不说,食物也极其短缺,英国人自家的孩子都疏散到澳大利亚加拿大去了,谁去管外国人的死活,若不是他俩家底子厚实,早饿死了。

    陈子锟用自己的专机将两个孩子带到了美国,全世界都在打仗,唯独美国本土没有受到战争威胁,但是也能清晰的感觉到战争在逼近,征兵处外人满为患,都是穿着体面西装,梳着飞机头的小伙子,有人被刷下来,竟然痛哭流涕,这让陈子锟想到国内征兵的情形,招募的都是些吃不上饭的流民乞丐,要么就是直接抓兵,抓来的壮丁用绳子拴着走,如同一串蚂蚱。

    华盛顿特区,陈子锟换上了中**装,三颗金色将星熠熠生辉,外交部长宋子文和中**事代表团长熊式辉以及驻美大使胡适前来迎接,一番寒暄后,四人在汽车里就谈起外交事务来。

    陈子锟道:“兄弟此番赴美,不仅仅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援助,物资总归是物资,着眼点未免低了些,不如趁此良机,将我中华民国的国际地位大大提升一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宋子文道:“昆吾兄的意思我明白,罗斯福总统推举委员长为同盟国中国战区最高统帅,不就是这个打算么,听起来好像很厉害,其实没什么实际作用。”

    胡适也道:“中美英苏,盟国四强,不过是列强给我们戴的高帽子罢了,而且只是罗斯福总统一厢情愿,丘吉尔就从来不提,甚至连中**队在缅甸的流血牺牲也没有一个谢字,我们的工作重点,还是要争取援助物资的分配权,这才是实际有帮助的。”

    陈子锟知道他们在美国待久了饱受打击,心情颓唐情有可原,便道:“物资分配是美国人钳制我们最后的手段,他们定不会轻易放手,我们自然要大力争取,另一方面亦要自强,我建议自行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收回租界,收回香港、澳门。”

    “不可,不可。”宋子文疾呼,“子锟,你这是要制造盟国裂痕么,英美在华特权当然要取消,但不可自行废除,要慢慢的谈啊。”

    胡适也道:“陈将军,你初来乍到,还是先熟悉一下环境吧。”

    当年胡适在北京大学做教授的时候,陈子锟还是个拉洋车的苦力,现在竟成了国府高官,一级上将,而且刚到美国就指手画脚,谈的都是外交方面的问题,岂能让身为驻美大使的胡适服气。

    宋子文和胡适也一直面和心不和,此时竟然一起反对陈子锟,一腔热忱被泼了冷水,便不再提了。

    接风宴后,驻美军事代表团长熊式辉将军来到陈子锟的住处拜访,在车上他一言未发,此时却侃侃而谈:“陈将军,你的看法我和略同,如今美援不力,正应取消不平等条约,以示盟国之间的平等,外交人员有他们的考虑,和我们军人不同,我建议你绕过他们,直接向美方提出,想必会有下文。”

    陈子锟颇感兴趣:“熊兄,你可有渠道。”

    熊式辉道:“有,可以找白宫总统行政助理居里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