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一章 罗斯福
    陈子锟和熊式辉对于国际形势的看法颇为相同,深有相见恨晚之感,国民党自孙中山创立以来,门派众多,胡汉民汪精卫等系已经散的散,降的降,目前掌权的是蒋系人马,蒋系中又分为三大派系,陈氏兄弟的cc派,黄埔军校一派,再有就是非党非军的政学系,熊式辉就是政学系的代表人物之一。

    此政学系和北洋时期梁启超主导的政学系只是名字相同而已,因为以政客、企业家、学者为主要构成者,所以得此称呼,陈子锟虽然是中央委员,又是军界大佬,但毕竟不是嫡系人马,一直单打独斗,如今遇到熊式辉,大有亲近之感,连带着对政学系的印象也好起来。

    熊式辉也有拉陈子锟入伙之意,两人彻夜长谈,决定抛开外交部长宋子文和驻美大使胡适,直接与美方最高当局接触。

    事不宜迟,他俩立刻行动起来,熊式辉在华盛顿已经待了一年,熟门熟路,很快联络到总统助理居里,在华盛顿一家饭店的房间里进行了非正式的会晤,陈子锟娴熟的英语和对局势的精确把握都给居里留下深刻印象,但他毕竟只是助理,无法做出任何承诺,只能说把意见转呈给总统阁下。

    过了几日,白宫依然没有回音,陈子锟心情焦虑,本想去纽约探望女儿陈嫣,却不得不滞留华盛顿特区。

    白宫没消息,国内的消息先到了,胡适卸任驻美大使,换了一个叫魏明道的人,熊式辉说换人主要原因是胡适与宋子文不睦,外交工作极难展开,不过换了一个人来,未必就能打开局面。

    华盛顿的秋天,秋高气爽,陈子锟却郁郁寡欢,没事就到拉斐特广场去喂鸽子,这天他刚到广场突然下雨,便折回旅馆,门口停了一辆不起眼的福特车,车里坐着两个穿风衣的男子,身上的气质让陈子锟想到纽约帕西诺家族门口的联邦调查局探员来。

    心中狐疑却不敢确定,回了房间,检查拴在卧室门上的头发丝,已然断了。

    美方秘密派人搜查自己的房间,陈子锟心中一惊,好在自己身边并无任何机密文件和密码本之类的东西,再看门外的汽车,已经绝尘而去。

    正当他焦躁不安的时候,熊式辉的电话到了,声音惊喜:“罗斯福总统要召见你。”

    次日,陈子锟换上中**装,绿呢子制服,德式小帽,领章上三颗将星,系上武装带,花了二十五美分将皮鞋擦得锃亮无比,气宇轩昂的上了代表团派来的汽车,与熊式辉一起前往美国总统的官邸——白宫。

    白宫简约大气,星条旗高高飘扬,表示总统人在白宫,附近的建筑顶上,隐约能看到高射炮的身影,看来美国人也是未雨绸缪,防备万一。

    陈子锟持有罗斯福总统的邀请函,自然一路通畅,他注意到白宫的防御不是很强大,外围是华盛顿特区的警察,内部由陆军士兵把守,据说这也是临时措施,平时卫兵没那么多。

    因为陈子锟是盟国陆军上将,所以白宫方面搞了一个小小的欢迎仪式,一个班的陆军仪仗队士兵接受了他的检阅,之后礼仪官引导他进入白宫,宫殿内部朴素典雅,墙上挂着油画,宁静肃穆,庄严大度。

    陈子锟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房门轻轻打开,侍从官作出有请的手势,他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房间呈椭圆形,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没有人,一位老人坐在轮椅上,双目炯炯看着自己,不用问,他就是名闻遐迩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

    会谈是非正式的,罗斯福的话题也没有局限在关于废除不平等条约上,而是仔细询问了关于抗击日本侵略的事情,以及对中美联合的看法与建议,陈子锟的英语水平应付一般日常情况还行,碰到大量专业词汇就不免抓瞎,幸亏有专业翻译在旁协助,才对答如流。

    “孩子,推我到花园走走。”罗斯福忽然提出这个要求,陈子锟这才意识到,坐在面前的不但是个睿智的老人,还是一位患脊髓灰质炎而不能行走的残疾人。

    他推着罗斯福来到白宫南草坪上,侍者送来柠檬水和糕点,罗斯福说:“你的建议很好,治外法权、租界、内河航运权、军舰驶入领海权、海关管理权、北平使馆以及交通沿线驻兵权,这些都是不平等的条约,在两个友好的盟国之间是不会存在的,我答应你,在三个月内一定使国会通过这个提案。”

    陈子锟不卑不亢表示了谢意。

    “你不必道谢,这是中国应该得到的东西,既然我们给不了你们那么多援助,就该在精神层面上给予鼓舞,好吧,我现在想听听你对中缅印战区的战局,还有物资分配上的看法。”

    陈子锟道:“我认为当务之急是撤换史迪威。”

    罗斯福眉毛挑了挑,当然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但这话从陈子锟嘴里说出来就有些让人奇怪了,毕竟此前史迪威在报告中称陈子锟是最美国的中国将军,建议任命他为中缅印战区的副司令,接替那些沟通不畅的中国将军,因为那些人都是蒋介石的家丁,而不是国家的军人。

    “难道乔不是你的好朋友么。”罗斯福问。

    陈子锟道:“正是因为乔和我是多年老朋友,我才这样建议,史迪威的脾气太耿直了,他懂得中国官场的规则,却不愿意或不屑去遵从,他不尊重蒋介石,不给他面子,而面子对于委员长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既然两个人互相看不上,何必硬把他们扭在一起,让史迪威去欧洲指挥一个集团军,我想他会更开心。”

    罗斯福笑了笑:“那么,你对常凯申怎么看。”

    美国人的发音自然不会像中国人那样完美,常凯申就是蒋介石的音译,陈子锟沉吟片刻道:“委员长无雄才有大略,治理国家靠的是近乎原始的会党方式,换句话说,国民党还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政党,在某些方面他甚至不如**。”

    罗斯福很感兴趣:“你详细说说。”

    陈子锟将他所见的八路军根据地施行三三民主制,农村直选村长的事情娓娓道来,总结道:“军事物资与其交给正规军,还不如交给八路军,他们的装备很差,但作战意愿强烈,如果能装备美式武器,可以大大牵制华北日军,当然,负责正面作战的任务还是要由正规军来负责,所以我建议史迪威武装十万中国壮丁,这一切都需要蒋介石首肯,毕竟他是中国的领袖,至少在当前,无人能替代他。”

    罗斯福道:“或许我该考虑一下史迪威的去留了,不过临阵换将总是不好的,这件事容后再议,现在说说你,孩子,史迪威的报告让我对你很感兴趣,现在看来,史迪威的评价还是保守了,你不但是一位将军,还是一位政治家。”

    陈子锟道:“或许我的出身和经历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吧,见的事情多了,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不同,我虽然是国民党员,中执委员,但我并不忠于某个人或者某个党,我只忠于我的国家和民族。”

    罗斯福道:“看来常凯申的眼光不错,你确实是中美联络的最佳人选,史迪威想授予你美国陆军的军衔,不过他手笔太小,这个活儿还是我来干吧。”

    说到这里,他清清嗓子:“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美国陆军准将了。”

    陈子锟大为震惊,一次接见而已,自己怎么就成了美军准将了,他在西点上过学,对陆军的军衔制度颇为了解,美**队和中国不同,一个萝卜一个坑大多数军官都是一步一步升上来的,即便破格提拔也不带这样的啊。

    罗斯福道:“中美是盟国,你是中国陆军上将,指挥过大规模的战斗,曾亲自驾驶飞机轰炸日本,而且根据你的谈吐,对战略层面也颇有研究,为了保障你的工作,授予一个美军准将的军衔,不算过分。”

    说着,他狡黠的眨眨眼睛:“而且你出生在旧金山,严格意义上来说,你是一个正宗的美国公民。”

    这下陈子锟可懵了,看来美国人对自己的底细调查的可够认真的,既然罗斯福总统给面子,那就得接着,他站起来敬礼道:“我愿意接受。”

    罗斯福笑道:“晚上留下吃饭吧,白宫的香草汁小牛排很好吃。”

    ……

    晚上八点半,陈子锟才从白宫回来,熊式辉是陪他去的,但是没机会见到总统,等到饭点就被打发回来了,见陈子锟归来,急切问道:“怎么样,谈的还成功么。”

    陈子锟道:“谈成了,不平等条约都会废除掉。”

    熊式辉松了一口气:“谈了这么久,一定很艰苦吧。”

    陈子锟道:“不艰苦,一句话而已,又聊了些别的,顺便吃了顿晚饭。”

    熊式辉这个羡慕啊,能被罗斯福留下吃饭,那是何等的荣耀,他问:“又聊了些什么话题。”

    那些大逆不道的话题自然不能告诉熊式辉,陈子锟淡淡道:“关于中美联络官的事宜,美方给了我一个准将军衔。”

    熊式辉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什么,你现在是美国将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