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三章 跨国大生意
    老安东尼留陈子锟在纽约住到周末,期间他们谈了很多关于战争和生意的事情,世界大战对于帕西诺家族是一件捞钱的大好事,家族正在逐渐洗白,涉足正经行业,如今最赚钱的莫过于接政府的订单生产军需品,可那都是大企业的活儿,帕西诺家族的资源不在这上面。

    “猪鬃,孩子,我需要大量的猪鬃。”安东尼老头子这样说。

    “猪鬃,你是说做刷子用的猪鬃么。”陈子锟是中美联络首席代表,岂能不知道小小猪鬃的大用场,造船业需要用刷子涂漆,而最佳的毛刷就是用猪鬃,而且是中国本土黑毛猪的猪鬃做成的最好,其他品种的猪鬃就差了许多,杜邦公司出品的塑料刷子更是不堪使用。

    美国造船业正开足马力生产,军舰和货轮如同下饺子一般,中国产的桐油和猪鬃是造船业不可或缺的东西,但即便是陈子锟也没有能力帮帕西诺家族搞到大量的猪鬃。

    民国政府已经将猪鬃列为军用品,强制收购后出口,一切流程都由财政部把持,那是财政部的活儿,陈子锟就算在自己掌控的江北地区收购了猪鬃也没有渠道运出来。

    他轻轻摇头:“恐怕我帮不上忙,猪鬃是专供品,外人难以插手,就算有,也运不到美国来。”

    马里奥大大咧咧的说:“我出船,你只管供货,有多少要多少。”

    陈子锟苦笑道:“太平洋上全是日本人的军舰,你的船怎么开到中国,就算能开到,口岸都被日军掌控或者封锁,你停哪里,怎么加油维修,这都是问题。”

    老安东呵斥道:“马里奥你个蠢货,四十岁的人还像毛头小子一样,你给我闭嘴。”

    马里奥拧着脖子道:“日本人的军舰又怎么样,日本人一样要做生意,要喝红酒玩女人,我给他们美金,足够的美金,难道他们和钱过不去。”

    陈子锟脑子里灵光一闪,不过还是摇摇头,这个想法连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老安东尼道:“马里奥说的也有一些道理,战争归战争,生意归生意,如果能买通日本人,那我们的钱就流水一般而来了。”

    陈子锟道:“我想想办法吧。”

    “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老安东尼端起葡萄酒喝了一口,脸色红润了不少。

    周末,嫣儿带着伊丽莎白来到帕西诺家的别墅,幸亏老头子的孙子们都参军走了,要不然看到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来作客,非大流鼻血不可,女大十八变一点不假,嫣儿自小就长的好看,现在长大了更是出落的倾国倾城,伊丽莎白本来也算是大美人,可在嫣儿身旁就只能当个陪衬人了。

    父女团聚,亲情无限,陈子锟给她讲了家里的事情,以及哥哥小北的丰功伟绩,听的大家心驰神往,马里奥啧啧连声:“说的我也想加入航空队了。”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无比,周末结束,嫣儿要回去上学,陈子锟也要回华盛顿了,女儿含泪说读完高中就回国帮妈妈和阿姨们做事,陈子锟批评了她,要求她务必考上大学,这才是女孩子的正经事。

    回华盛顿的路上,已经看不到战略情报局的盯梢车辆了,吉米情绪很高,他是费城人,从小在城市贫民窟长大,最敬佩的就是黑手党,没想到将军竟然和纽约帕西诺家族是亲戚,让他无比的震惊与欣喜,一再请求将军,等自己退役,也到黑手党里去干干。

    ……

    陈子锟返回华盛顿之后,进入旷日持久的谈判之中,他现在的职务是首席中美联络官,负责所有的协调事务,虽然没什么大权,但接触面极广,事无巨细都要过目。

    罗斯福说话算数,国务卿赫尔已经正式通知中国驻美大使馆,准备与之谈判放弃在华特权已经重新签订有关条约,英国紧随以后也有相同表示,荷兰、加拿大、巴西等国纷纷跟风。

    外交谈判主要由宋子文和魏明道负责,军事问题则由代表团长熊式辉负责,陈子锟总协调,每天奔波于陆军部、国务院和白宫之间,忙的不亦乐乎。

    电波穿梭于华盛顿、重庆和印度之间,在陈子锟的建议与努力协调下,中国方面答应运送十万新兵乘坐运输机到兰姆加尔,划归史迪威指挥,并且承诺新兵素质不低于高小文化,没有传染病和大烟瘾,每天运送八百兵员,但坚决拒绝美方军官直接指挥,美军只能担任顾问,而不可担任基层部队主官。

    这是中美之间的问题,英国人还横插一杠,他们担心中**队长驻印度威胁自己的殖民统治,强烈要求驻军数目不能超过五万,每天运送新兵数字不能超过四百,关于取消特权收回租界的问题,英国人也极其顽固,坚决不愿意交还香港,即便香港此时已经沦陷于敌手。

    诸如此类错综负责盘根错节的问题多如牛毛,陈子锟在华盛顿每日锦衣玉食,可头发却白了不少,搞协调,比打仗还费心。

    军事代表团有自己的电台,可以向国内发送密电,陈子锟身为最高长官自然可以随意使用,一封长长的电文发送回了国内,收件人是刘婷,电文自然先被军统获得,送到了负责密电翻译的沈开中尉案头。

    自从上回被贬之后,沈开一直没有出头之日,呆在暗无天日的密电房里破译密码,出了成绩是长官的,出了岔子自己背。

    这封陈子锟发来的电报所用的密码是盟军常用密码,对于译电员来说非常简单,沈开翻开译电本破译了第一句,吓的一哆嗦,电文内容竟然是:小沈,你好……

    破译完了电码,沈开拿着译文向上司汇报,说只是普通家信,没什么特别的,上司深以为然,陈子锟大老远的从美国发报过来,无线电信号谁都能截取,自然不会藏有秘密。

    下班之后,沈开夹着皮包来到了陈家公馆,拜会了刘婷,拿出真正的译文来,这是很长的数字与汉字的组合,就连沈开也破译不了,因为还需要二次破译。

    “陈长官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安排我做。”沈开诚恳的说道。

    刘婷点点头,沈开的来历他很清楚,算是可以信赖的年轻人了,她说:“好的,我记住了,明天你再过来。”

    等沈开走后,刘婷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京华烟云》来,根据密电内容找出相应页码的汉字,最终拼出一份完整的电文来,看完之后随即用火柴点燃,化为灰烬。

    随后,刘婷将苏青彦找来,与他密谋良久。

    次日,沈开又来到府上,刘婷告诉他,这边有个生意,需要借用电台和上海联络,沈开隐隐激动起来,道:“我就负责电台,小事一桩。”

    刘婷把一张纸递过去:“礼拜五晚上九点半,把这个发出去。”

    电文是一长串不规则字符,沈开道:“没问题。”

    ……

    礼拜三夜里,上海第八区某公寓楼上,窗帘紧闭,燕青羽正戴着耳机收取密电,他一直单打独斗,连发电报都学会了。

    电文很长,收到中间,忽然停电了,燕青羽一惊,拉开窗帘看去,街道上一辆卡车正慢慢开着,车顶上安装着天线,这是特高课的无线电侦测车,他们采取一个办法,挨个街区停电,以此侦查电台位置,效果很好,已经破获了军统几部潜伏电台,没想到自己今年头回开张就倒了霉。

    一队宪兵在特高课人员的率领下冲了过来,把门砸的咚咚山响,下女浅草珈代上前开门,刚打开门,一群人就杀气腾腾挥舞着手枪闯进来,把珈代吓得够呛,大声责备,带队的特高课人员抬手就是一记耳光,珈代轻盈的一闪身躲过。

    “八嘎,敢打我的人。”燕青羽面色不改从楼上下来。

    宪兵们的大皮靴踩着楼梯一拥而上,很快将电台抱了下来,还有一个火盆,里面是燃烧后的灰烬。

    “燕次长,你怎么解释,跟我们走一趟吧。”特高课密探阴恻恻的说道。

    浅草珈代上前护住主人。

    燕青羽轻轻推开珈代,整一整衣领,冷笑道:“去哪里。”

    “哼哼,特高课,宪兵队,随你挑。”

    大家都很兴奋,能破获这么高端的间谍案,一定会获取上司的奖赏。

    忽然,“啪”的一声脆响,特高课人员脸上赫然五根手指印,燕青羽虎着脸大骂:“八嘎压路,老子的电台你也敢抄,要造反么,这是军部特批的御机关专用电台,耽误了老子的工作,把你们统统枪毙了都不为过。”

    他气势挺足,特高课和宪兵都懵了,一口一个哈伊,借了电话打给上海驻军司令部情报课,得到证实,燕青羽确实有一部秘密电台,是直接为帝国大本营服务的,相当高端。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一群人如同斗败的公鸡,老老实实退了出去,燕青羽哼一声,出门开车,找御竜王去了。

    “御桑,我有重要情报,华盛顿来的消息,米英等国与中国谈判废除所有不平等条约,归还租界,估计明年初就会正式签约生效。”燕青羽很严肃的报告。

    “所噶,这是很重要的情报,我们大日本帝国一定要先他们而动,废除条约,把上海租界交给汪精卫政府,哈哈哈,燕桑你为帝国立了一大功啊。”御竜王很满意,他重用燕青羽的原因并不是欣赏他的才情,而是觉得他在重庆有关系,是个很好的双面间谍,所以并不介意他背地里做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

    燕青羽笑了一阵,道:“小事一件,不足挂齿,我还有一桩大买卖,不知道御桑有没有兴趣。”

    御竜王很随意的问道:“又想倒腾什么到国统区。”

    燕青羽道:“猪鬃,尽可能多的猪鬃,不过不是运到国统区,而是运到美国。”

    御竜王眼睛瞪大了,认真地看了燕青羽足足一分钟。

    燕青羽毫不畏惧和他对视。

    “燕桑,猪鬃是战略物资,你的不明白。”

    “明白,所以才要做这笔买卖。”

    “你的混蛋大大的,出卖帝国利益,这是要枪毙的。”

    “哈伊,不过恕我直言,猪鬃不值钱,运到美国就是暴利,我们还能换来国内奇缺的物资,其实是对帝国有大大的益处。”

    “混蛋,好吧,你告诉我,能换来什么好东西。”

    “美国产的玻璃丝袜和……盘尼西林。”

    听到上半句的时候,御竜王又想大骂,不过听到盘尼西林四个字后,小心脏竟然开始不争气的砰砰乱跳起来。

    盘尼西林,那是美国研制的最新型药物,包治百病,能把垂死的重伤员从鬼门关里拉回来,一支盘尼西林,简直不能用金钱来衡量,那就是液体黄金,就是生命,就是无价之宝。

    而玻璃丝袜也是紧俏商品,一条丝袜可以换当红舞女的一晚,简直比小黄鱼还管用,这玩意在日本在上海都是稀罕物,在美国却是不值钱的工业品,要是弄一货柜来,那还不想上哪个美女就上哪个美女……

    “燕桑,我们需要认真的的研究一下了,为了大东亚共荣圈,为了圣战,我们必须做这件事。”御竜王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而神圣。

    “御桑,一起努力吧。”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燕青羽和御竜王眼中都闪烁起激动的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