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五章 小闹东京
    提货的人终于来了,御竜王按捺不住在荒岛上苦熬一周的怒火,脾气上来就是一通骂,美军少尉当即变脸,水兵们端起卡宾枪喝令他们趴在地上。

    枪口顶着脑袋,御竜王立刻偃旗息鼓,本来跃跃欲试的徐庭戈也歇菜了,老老实实趴在地上,吃了一嘴沙子。

    这艘潜艇是奉了海军情报部的命令来菲律宾沿海搜集情报,顺便干私活的,艇长正是帕西诺家族的小儿子,爱德华帕西诺海军少校,他亲自登岛视察了阿朵丸上的猪鬃,不禁大为头疼,潜艇内部空间有限,即便把鱼雷打出去,燃油和淡水放掉,也容不下五百吨猪鬃。

    不过区区问题难不倒帕西诺家族的人,少校和几个手下一合计,干脆连人带船一块弄走得了。

    浙江籍水手们自然乐得跟美国人走,日本船员和御竜王等人却不愿意当战俘,帕西诺少校也不难为他们,派几个水兵看管他们,潜艇上的维修人员爬上阿朵丸一通鼓捣,把蒸汽机修好了,趁着涨潮开着货船扬长而去。

    御竜王欲哭无泪,气得跳着脚大骂美国人言而无信,转头又大骂燕青羽,找的什么好生意,赔了夫人又折兵,把小命都得砸进去。

    忽然,他发现沙滩上有一口大木箱,急忙奔过去撬开一看,里面是数十盒包装坚固的盘尼西林针剂,还有许许多多的纸包,撕开一看,是成打的玻璃丝袜。

    “发达了,半载。”御桑兴奋的大喊,可是随即又愁眉苦脸起来,虽然换到了货物,可是人还困在荒岛。

    隔了一天,海面上渐渐出现一艘船的影子,众人大喜,点燃火堆,趴在椰子树上挥舞衣服,船越来越近,是一艘日本海军驱逐舰,军舰放下小艇,见受困孤岛的海难者连同那口箱子救了上来。

    一名衣着整洁的海军军官接见了他们,自我介绍道:“我是联合舰队的飞田健二郎大佐,你们现在雪风号驱逐舰上。”

    得知眼前这位衣衫褴褛肮脏的男子是国内高官的公子后,驱逐舰上下立刻变得无比客气,奉上精美的饭食,送他们前往马尼拉。

    洁白的桌布,生鱼片和葡萄酒,让御竜王重新感受到人类文明,他不禁流下热泪:“所噶,到底是大日本的雪风舰啊,舰长阁下,你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飞田大佐说,马尼拉海军司令部收到求救电文,指明了经纬度说是有日本船员遇难,舰队派他们前来查看,果然如此,不过他很纳闷,荒岛上似乎并没有无线电发报机啊。

    御竜王明白,是美军潜艇替他们发的求救电报,这帮米国鬼畜,还是讲点人道精神的。

    抵达马尼拉之后,御竜王等人转乘一艘客轮前往东京,当然必不可少的货物是那箱子盘尼西林和玻璃丝袜。

    一路之上险象环生,据说美军潜艇活动猖獗,击沉不少帝国运输船,损失极为惨重,不过御竜王有天照大神护佑,毫发无损到了东京,在港口被眼前一幕惊呆,竟然有一支军乐队在迎接自己。

    东京港口鼓乐齐鸣,礼炮连天,内阁、海军省陆军部都派了人来迎接御竜王,还有一位重量级的人物,是军医少将石井四郎阁下。

    原来他们迎接的不是御竜王,而是那些极其珍贵的盘尼西林。

    这种抗生素药物是美国人研制出来的特效药,用于战场伤兵是最合适的,大日本帝**人四处征战,每天每月都有无数军人因伤而死,如能仿制成功盘尼西林,对圣战定然有大大的帮助。

    此前日本科学界对盘尼西林只是闻其名,而未见其物,御竜王带来大量实物,正好用来研究,说来也算是大功一件。

    不过对于东京的达官贵人们来说,盘尼西林的诱惑力远比不上那些玻璃丝袜,这些美国杜邦公司成吨生产的尼龙长筒袜,在美国就是普通商品,但到了其他国家,那就是硬通货。

    御竜王当年在东京社交圈也有着“玉面美少年”的赞誉,名媛贵妇对他爱慕有加,如今顶着一个皇国英雄的光环,手头更有大批玻璃丝袜,更成是东京上流社会的壹号宠儿,每天迷醉在温柔乡里不可自拔。

    燕青羽和徐庭戈滞留日本,小日子过的不大舒坦,1943年已经到了,战争持续了六年,物资匮乏已经影响到了本土,杜利特空袭东京之后,这儿也实行了灯火管制,窗户上贴了纸,街上行人匆匆,战争似乎在迫近。

    燕青羽会说日语,不久就搞了一身和服穿着木屐出去游逛了,徐庭戈的日语仅限于八嘎哟西哈伊之类,只能枯坐宾馆,百无聊赖,他也曾劝告御竜王,不要沉迷于此,更大的重任还在前头。

    御竜王说:“徐桑,你小瞧我了,我也是战场上磨砺出来的好汉,我这么做是为了打响御机关的名头,让全日本,全东亚的人都知道我御竜王,知道御机关的存在,什么梅机关,土肥原,今井武夫川岛芳子,都是历史,我才是王道。”

    正巧燕青羽回来,御竜王道:“今晚我请客,去亲王府上喝酒。”

    所谓亲王,自然就是御竜王的姐夫,清水枫亲王殿下,当晚亲王府上宾客云集,大都是皇亲国戚,有御家的人,也有御竜王母系源氏家族的人,还有来自满洲国的御弟溥杰和他的日本夫人。

    果不其然,从大家的谈话中可以听出,从满洲国到朝鲜,从中国大陆到日本本土,从越南缅甸到菲律宾新加坡,御机关的名声已然红透了半边天。

    清水亲王说,宫内府的消息,陛下这两天可能要召见御竜王。

    大家顿时激动起来,被天皇陛下召见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即便是御家这样的贵族,能得此殊荣也是值得骄傲的,御竜王眼中闪烁着激动的泪花,动容道:“我一定为陛下拼搏奋斗,实现大东亚共荣。”

    隔了两日,天皇果然下诏召见御竜王,御桑焚香沐浴,换了和服进宫去了,徐庭戈依然在房间里和下女胡闹,燕青羽从衣柜里找出御竜王的少佐军装穿上,挂上佩刀从侧门出了宾馆,堂而皇之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陆军部而去。

    大本营陆军部,宪兵林立,森严无比,但事实上戒备很松懈,燕青羽轻而易举就混进来了,大摇大摆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晃悠,正值中午,军官们都去无休了,楼里基本上没什么人。

    燕青羽专拣大官的办公室进,上到三楼瞅见陆军大臣的办公室,从兜里掏出一根钢丝撬开门锁,进去乱翻一气,抽屉里的绝密文件胡乱往怀里塞,正忙乎着,忽然门被推开,一个戴圆框眼睛留着八字胡的老头走了进来,正看见乱翻自己抽屉的燕青羽。

    两人都呆了,燕青羽用了一秒钟才回过味来,这人不就是日本首相兼陆军大臣东条英机大将么。

    东条大将极为震惊,这个年轻少佐竟然闯进自己的办公室乱翻,简直无法无天,这小子到底是哪个部门的,一定要查的清楚,严加责罚。

    他回头大喝:“宪兵。”

    燕青羽知道自己的处境,这可不是逞强的时候,他一把抓起桌上的墨水瓶砸过去,沧州燕子门的暗器水平不是盖的,墨水瓶带着哨音飞向东条英机的面孔,砸了他一个满脸花,鼻梁骨都断了,脸上全是黑墨水,眼镜也糊了,领章也黑了,等宪兵跑进来的时候,办公室里空荡荡的,那还有闯入者的身影。

    东条英机洗干净脸,鼻子上贴了胶布,大发雷霆,责令宪兵加强陆军部的戒备,军官们纷纷检查办公室,发现丢失很多文件与现金、纪念品等,堂堂帝国陆军部居然进了小偷,简直荒唐透顶。

    至于那名神秘的少佐到底是谁,从何而来,却成了一个永久的谜团。

    燕青羽闹东京的时候,阿朵丸已经在青花鱼号潜艇的护航下抵达澳大利亚,五百吨猪鬃被转移到一艘美国自由轮上,运回了西海岸圣迭戈海军港口,经陆路乘火车运往纽约,最终出现在帕西诺家族的仓库里。

    五百吨猪鬃数目不算大,但对纽约造船厂来说可解燃眉之急,帕西诺家族开出了天价,船厂方面自然不愿意当冤大头,此时陈子锟出现,给他们算了一笔细账。

    五百吨猪鬃是正宗中国土产黑毛猪身上出产,产地是日本占领的江浙地区,为了收集这些猪鬃就打了大大小小几十仗,牺牲了数百名战士,然后用内河货轮冒着倾覆的危险运到菲律宾,冒着被日本潜艇和飞机击沉的危险交接,由美国潜艇运回澳大利亚,再辗转运到纽约,途径数千英里,牵扯到陆海军和情报机关,成本和其巨大,开出这个价格来简直就跟白送一样。

    “这些猪鬃,不是一般的猪鬃,每一根都带着占领区人民的泪水与抵抗军的鲜血,经理先生,请原谅我的坦诚,这个价格确实不贵。”陈子锟无比诚恳的说道。

    传奇般的经历让纽约船厂的采购部经理和会计泪流满面,为了民主国家的胜利,无数人付出巨大代价才运来这些猪鬃,自己竟然还斤斤计较,简直可耻。

    经理拿出支票簿,刷刷写下一串数字,比帕西诺的开价还高了一些。

    “多出来的钱,是我们纽约船厂代表全美人民给中国人民的一点心意,请一定接受。”经理带着神圣的表情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