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六章 卡萨布兰卡
    五百吨猪鬃卖出了玻璃丝袜的价钱,不过对于财大气粗又处于战争时期的美利坚來说,连九牛一毛都不算,帕西诺家族赚了个盘满钵满,从檀香山到华盛顿的陆海军高官们荷包里也多了厚厚的票子,陈子锟更是分到了一笔巨款,而船厂有了新刷子,不会耽误工期,总之是皆大欢喜。

    中美联合对日作战的总体规划也渐渐出笼,由史迪威在印度兰姆加尔训练十万完全美式装备的精兵,乃为中国驻印军,代号x部队,在昆明重新武装三十个师的中国远征军,代号y部队,用于反攻缅甸,另在中国其他地区训练武装五十个师的军队,用于反击日军,代号z部队。

    1943年1月11日,中美中英重新签订新约,一百年來的不平等条约正式终止,治外法权、租界、内河航运权,军舰驶入领海权、北平使馆驻军权等一一取消,上海、天津等地的租界,正式交还中国,唯有香港岛与九龙租借地,英国无论如何不肯归还,中国为顾全大局,声明保留。

    从此后,租界洋人做主、北平洋兵云集,黄浦江上外**舰停泊的景象将成为历史,虽然这些因为日本入侵已经销声匿迹,但从法理上來说依然存在,是宋子文、熊式辉、陈子锟等人的外交努力,才使得中国成为和列强一样的平等国家。

    一时间,中国举国欢腾,蒋委员长的戎装大礼服像和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的画像共同悬挂在各公共场合,仿佛中国已经成了四大强国之一,至于法兰西,玩蛋去吧,被人灭了的国家也配和中国并列么。

    在陈子锟的斡旋下,美国参议员约翰.斯坦利倡议,废除限制中国移民案,即臭名昭著的排华案,准许华人入境、入籍,罗斯福总统说,排华案为历史错误,废除排华案,不仅可以证明美国视中国为战时盟友,亦为和平时期的伙伴。

    新约签订后,陈子锟忽然接到命令,以中方观察员身份跟随罗斯福总统出国,抵达北非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就欧洲战场的部署召开军事会议。

    如今全球陷入战争,堪称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的中心依然是在欧洲,会议决定,1943年进攻西西里,1944年登陆法国,中国战场的问題不在讨论之中,只是元首们觉得需要一个中国人來凑凑热闹,而陈子锟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段时间,是整个战争期间陈子锟最悠闲的岁月,在卡萨布兰卡度假休息,每天看碧海蓝天和北非独特的白色屋顶,真有身处另一个世界之感,凯瑟琳作为时代周刊记者也來到卡萨布兰卡采访,每日除了例行工作,就是游泳和参观,小日子过的神仙似的。

    会议结束后,陈子锟返回美国,迎來了中国第一夫人宋美龄。

    宋美龄是专程赴美访问的,主要任务是争取更大更多的美援,她在国会发自内心感人至深的演讲赢得了全美国人民的心,短短二十分钟的演讲数次被掌声打断,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夫人自幼在美国生活,英语说的比国语还要流畅,再加上高贵的气质与超凡的交际手腕,顿时成为美国社会的宠儿,身为驻美首席联络官,陈子锟自然肩负起保护第一夫人的重任,两人珠联璧合,竟多次被人误会是两口子,当美国人得知画像上那个猥琐的光头才是第一夫人的丈夫时,都啧啧连声,似乎感慨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1943年的春天,陈子锟终于离开美国,此时嫣儿已经如愿考上了哈佛大学医学院,依然与伊丽莎白同学。

    飞机飞越大西洋和非洲,先抵达印度兰姆加尔,驻印军的训练依然在如火如荼的进行,每天都有一个营的新兵从国内运來,落地之后便被勒令扒掉军装连同里面的虱子一并烧掉,新兵们的头发被剃光,丢进大澡堂狠狠的冲洗掉污垢,然后进行体检,打疫苗,合格的士兵胳膊上盖一个蓝戳,不合格的发回国内。

    陈子锟会见了史迪威与驻印军的将领们,向他们转达了卡萨布兰卡会议的精神,即先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中国战区只能靠后,大家不免为之叹息,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整天好吃好喝养着,驻印军士气冲天,早想上战场了,对于中国來说,打通滇缅通道尤为重要,单靠驼峰航线的空运,对广大中国战场來说是杯水车薪,只能勉强吊着命而已,战争多持续一个月,就要死更多的人,消耗更多的物资,中国人自然不会乐意。

    这是盟军最高统帅们的决议,再不满也得忍着,陈子锟和史迪威密议,如何更好的分配有限的租借物资才能发挥更高功效,打击日本。

    史迪威说:“陈,中国有句老话,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美国的武器弹药只援助愿意打仗的军队,花生米的军队不堪一击,毫无主动性,我打算以你的江北嫡系为试点,考虑武装一支半美械的地方军队,直接威胁日军后方。”

    陈子锟自然是欣然答应。

    回到重庆之后,陈子锟发现自己去了一趟美国,政治身价猛涨,大批以前不怎么來往的官员、教授、下野将军都來拜会,所谈之事无外乎中美关系和中国的前途。

    学者们未雨绸缪,已经在考虑打败日本后施行宪政的问題,中美联系日渐加深,政治影响必然潜移默化,和美方关系良好的陈子锟,或许是将來的政治明星也未可知。

    当然他们也考虑到了蒋委员长的作用,但未來的大势恐怕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左右的,政学系的一帮人,隐隐将陈子锟视作了自己这个派别的代言人了。

    不少大学、社会团体、机关单位也來邀请陈子锟前來演讲报告,一时间名满重庆。

    陈子锟是个脚踏实地的人,他知道自己的斤两,为避嫌迅速离开重庆飞抵江北。

    江北龙王庙野战机场是日本人建成的,现在却成了盟军在江北的重要前进机场,跑道上铺设了钻孔钢板,可以起降战斗机和运输机,在钱德斯中校的关怀下,每周都有一班c47运输机抵达,送來武器弹药粮秣辎重。

    如今的江北抗日救**已经全盘美式装备,从头到脚一身新,m1钢盔,帆布夹克军上衣,高筒皮靴,大八粒半自动加蓝德步枪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都还沒装备上的新型步枪,还有小巧玲珑后坐力极低连女人都能打得很准的卡宾枪,更是战士们的新宠。

    机场跑道边停着几辆敞篷吉普车,陈启麟率众前來迎接,说说笑笑回了司令部,院子里堆满了物资,衣服靴子罐头到处都是,饭桌上是新鲜蔬菜和辣子鸡,炖牛肉,就是沒有午餐肉。

    “司令部的旺财见了午餐肉都摇头,何况是人,早吃腻了。”大伙神气活现的说道。

    陈子锟刚到,八路军的请帖就來了,邀请他去根据地演讲,传达盟国领袖罗斯福的讲话精神,顺便参加赵子铭的婚礼。

    演讲什么的,陈子锟不在意,但赵子铭大侄子的婚礼是一定要参加的,他欣然前往,警卫连开着几辆吉普车和道奇十轮卡一路护送。

    到了八路军的地界,欢迎仪式搞的相当隆重,江东省委、江北特委都來了人,陈子锟和他们谈笑风生,游刃有余。

    高层会晤,下面的人也互动交流,陈子锟的护兵都穿着美式帆布翻领小夹克,嘴里嚼着口香糖,背着卡宾枪,一副美国派头,而八路军的警卫战士还是帆布子弹带,三八刺刀枪,绑腿布鞋的打扮,简直差老鼻子了。

    赵子铭來到会场外,看到卡宾枪眼睛一亮,借了一支來耍耍,手感不错,轻重适中,子弹夹里十五发子弹,半自动发射一扣一响,简直爱不释手啊。

    “伙计,我和你换换。”赵子铭拿出自己的盒子炮递过去,正宗德国原厂的毛瑟枪,瓦蓝锃亮,曾几何时,江湖上的好汉都以一把盒子炮为荣。

    可是时代在变,陈子锟的护兵根本看不上盒子炮,笑着说:“也就是看赵连长的面子借你耍耍,换了旁人多看一眼俺都不答应呢,赵连长莫为难俺,这枪是美国货,值钱哩,你换去也沒地方淘弄子弹,不如别换了吧。”

    赵子铭大怒:“不换就不换,俺多耍一会总行吧。”

    那人道:“行,这一梭子子弹都给你,随便玩。”

    赵子铭拿着枪出村,正好碰到兵工厂的老张,一眼看见卡宾枪,顿时叫住他:“小赵,你拿的啥子,给我瞅瞅。”

    “是美国造卡宾枪,这玩意挺精巧的,借來耍耍的。”赵子铭道。

    老张如同看见肉的饿狼般再也走不动路,接过來翻來覆去的看,急切道:“我打一枪中不。”

    “随便。”

    老张端起卡宾枪打了一枪,子弹正中三十米外一棵大树,他的肩膀都沒晃一下,老张的眼泪顿时就涌了出來:“俺活了这么久,经手的枪不计其数,就沒见过这么好打的枪,这枪太好了。”

    赵子铭道:“那你多打两枪吧,这可是借的,过一会还得还。”

    老张道:“你等等,我拿卡尺把枪的尺寸量一下,咱们争取仿制出來。”

    赵子铭兴奋道:“那敢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