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七章 赵子铭结婚
    赵子铭陪着老张在车间里拆枪,一帮技术员围着观看,啧啧赞叹,这枪真漂亮,木托锃亮,枪管发蓝闪着幽光,金属件流畅顺滑,拿在手里不轻不重正正好,弹匣里可装十五发子弹,捷克式轻机枪也不过是二十发的弹匣啊,这火力真沒得说。

    老张忙乎了半天,看到子弹却愣了:“这子弹咱可沒办法造,口径和弹壳都沒见过,根据地的水平跟不上啊,白忙乎了。”

    有人还出招呢:“用六五的壳子减装药不行么。”

    老张说:“那怎么能行,设计一支枪考虑的东西多了,岂是胡乱撺出來的。”

    大伙正忙着,忽然通信员跑进來拉住赵子铭:“到处找你,新郎官不到场,婚礼咋个进行。”

    原來今天是赵子铭和叶唯结婚的好日子,大家都在礼堂上等着呢,新郎官却不见了。

    赵子铭大叫不好,赶紧抽身奔向宿舍去换衣服,连卡宾枪也不管了。

    礼堂之上,人山人海,张灯结彩,八路军办婚礼自然和群众有所不同,几张长条桌,摆着花生瓜子和花花绿绿化学糖纸包裹的日本糖,窗户上贴着大红双喜,墙上挂着**和朱总司令的画像,简单朴素,庄严大气。

    “來了來了。”人们发出一阵欢声笑语,将赵子铭让了进去,叶唯已经站在礼堂上,穿着一身干净的细布军装,两条麻花辫垂着,头发用皂角洗过,乌黑油亮,看见赵子铭进來,恶狠狠地先剜了他一眼。

    赵子铭今天也打扮的很潇洒,呢子军装大马靴,这是他打小最向往的行头,小时候在北京曾经看过陈子锟这么穿,如今终于借着结婚的机会也过了一把瘾。

    新郎威风英武,新娘娇美如花,真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下面有人喊道:“赵司令,表演一个。”

    赵子铭嘿嘿笑道:“好,我就唱一段。”

    他张嘴就來:“长坂坡、赵子龙,杀的曹兵个个逃……”下面哄然叫好,又让叶唯也來一个。

    省委的领导们坐在长条桌后面,交头接耳,一个戴眼镜的干部问叶雪峰:“小叶,为什么群众喊他赵司令。”

    叶雪峰道:“赵子铭同志以前是抗日救**的第十三路司令,群众叫顺了嘴。”

    “哦”干部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赵子铭的马靴,心中有了计较,道:“这个赵子铭打扮的像个军阀啊,他入党沒有。”

    叶雪峰道:“这个同志作战勇猛,但政治方面比较后进。”

    干部道:“叶政委啊,要保持干部队伍和党的纯洁性,你的担子很重啊。”

    叶雪峰笑笑,沒再搭话。

    陈子锟的到來掀起一个小**,大伙热情鼓掌,久久不息,省委领导们带头鼓掌,邀请陈子锟上台做证婚人。

    “还是请武司令一起吧,我是婆家人,武司令就是娘家人。”陈子锟邀请武长青一同上台,如今大青山支队已经扩充成了江北纵队,武长青是货真价实的纵队司令。

    武长青欣然同意,上台共同主持。

    省委一个同志小声嘀咕道:“什么娘家人婆家人,都是我们八路军的人。”

    叶雪峰低声向他解释:“陈子锟是赵子铭的叔叔,两家是世交,他这话不是以政治立场说的。”

    “哦,这样啊。”那人恍然大悟。

    婚礼仪式后,陈子锟说:“我來的匆忙,沒带什么礼物,就送十支美式卡宾枪吧,回头再送两千发子弹过來。

    武长青道:“你们小俩口还不赶快谢谢陈将军。”

    赵子铭和叶唯一起鞠躬,俩人称呼还不一样,一个喊叔,一个喊陈将军。

    “跟我喊叔,以后你就是老赵家的媳妇了,得改口。”赵子铭摆出一家之主的气势冲叶唯道。

    叶唯低眉顺眼喊了一声叔,陈子锟大喜:“乖。”

    “咋样,叔,咱这媳妇听话吧。”赵子铭得意忘形的笑道。

    叶唯狠狠在他腰眼掐了一把。

    看他们亲密无间的样子,陈子锟不由得想起当年和夏小青在一起的日子,她也是这般刁蛮可爱,岁月如梭,一晃都二十多年了……

    十支卡宾枪是给赵子铭的结婚礼物,自然要装备他的特务连,不过赵子铭只要了一支,送给叶唯防身,虽然手枪小巧,但想打中目标并非易事,作为二线人员防身武器,还是卡宾枪更合适。

    其余的枪支都交给组织统一分配,装备给纵队司令部的警卫员、通信员,还有两支给老张,供他拆散了测量仿制,就算不能大量装备,学习一下美国人的设计思路也是好的。

    陈子锟结束了对八路军根据地的访问返回驻地,临行前他对武长青和叶雪峰说:“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将军打算做个试点,我觉得你们纵队挺合适。”

    武长青和叶雪峰交换一下眼神,强压住兴奋道:“什么试点。”

    陈子锟道:“美国人想武装几十个师的中**队对付日本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推荐了你们。”

    叶雪峰道:“陈将军,刚才您当着省委领导的面怎么沒提这件事。”

    陈子锟道:“我向來不爱和搞政治的人打交道,这是军事上的事情,他们又不懂,有什么好谈的。”

    武长青爽朗道:“既然陈将军信得过我们,我们也不会让你失望的,八路军随时欢迎你,也欢迎美国朋友访问。”

    陈子锟等人开着吉普车走了,叶雪峰道:“老武,这件事非常重要,我看必须和特委、省委通气。”

    武长青道:“马上派通信员去汇报,不,咱俩亲自去,这事儿太重要了,关系到八路军和我们党乃至中国的前途。”

    特委和省委的领导同志接到报告后相当重视,决定一边努力搞好接待工作,一边向延安发电报进行汇报。

    司令部上下忙的不亦乐乎,赵子铭和叶唯却优哉游哉,组织上给他俩放了一星期的婚假,这会正在附近小树林里散步呢,以前是偷偷摸摸约会,现在是正大光明走在一起。

    “结婚那天,你够可以的啊。”走着走着,叶唯忽然变了脸道。

    赵子铭道:“嘿嘿,就知道你记仇,让我在叔面前威风一下怕啥,又不少你一根毛,再说了,媳妇就得听男人的话,这是老祖宗传下來的规矩,就算是咱八路军,也得遵守不是。”

    叶唯道:“赵连长你的封建思想和大男子主义太严重了,我不得不提醒你,你再不改过自新,我就要采取措施了。”

    赵子铭嘿嘿一笑:“都是俺的人了,还能飞了不成。”

    说起这个,叶唯是又羞又气,本來两人虽已订婚,但为未越雷池一步,叶唯的意思是等打走了日本人再结婚,要不然生孩子喂孩子耽误工作,可计划赶不上变化,有一回赵子铭打了胜仗喝醉了酒,半夜里跑进卫生队宿舍,把叶唯给推倒了……肚子大了遮掩不住,只好打报告结婚,报告还是叶政委批准的,叶唯还记得当时叶雪峰的眼神,那是一种说不出來的孤独。

    叶唯举起了拳头,赵子铭更得意了,伸头过去:“你打我。”

    “你皮糙肉厚,我才不打,我打小宝宝。”叶唯作势要捶打自己的肚子,赵子铭立刻服软:“我改,我改还不行。”

    叶唯噗嗤笑了:“说,错在哪儿啦,怎么改。”

    ……

    陈子锟回來之后,陈启麟得知要用美援武装八路军的消息,急忙劝说:“断不可养虎为患,八路军本來就善战,再用上美国武器岂不如虎添翼,况且江北纵队就在家门口,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陈子锟说:“你的话很有道理,但你不妨换一个角度來看问題,英美决定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先解决德国再解决日本,这是盟国的最高决议,我们都沒有能力扭转,这样一來,敌占区的百姓就要多忍受好几年的折磨,我们不能等别人來救,万事得靠自己,**指望不上,就只能依靠八路军了。”

    “我还是那句话,养虎为患啊。”陈启麟急切道。

    “你多虑了,如果按照意识形态來划分,苏联可是自由世界的头号大敌,可为了对付纳粹,美国的军事援助有三成是给苏联的,美国人都不怕养虎为患,咱们慷他人之慨,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再说武器装备全靠后勤,如果真到了刀兵相见的那一天,断了他们的供应,那些美式武器不都成了烧火棍。”

    一番话虽然沒有打消陈启麟的顾虑,但起码让他暂时接受了这个决定。

    半个月之后,一架c47运输机从重庆飞來,机上载着一帮美**官,他们是特地來江北考察八路军作战情况的,为首的是钱德斯中校,军衔最高的是陈子锟准将,不过他从來不穿美**装,也不穿中**装,走到哪里都是一身不带军衔标志的绿色中山装。

    八路军早已做好了准备,一个连的精锐士兵充作仪仗队,在校场上列队迎接美军代表团的检阅。

    一水的土布军装,绑腿布鞋,帆布子弹带,从各连队拼凑來的新三八大盖和歪把子,还有摆在前面的马克沁水冷重机枪,这是江北纵队最强大的阵容了。

    但在美军眼里,这些不过是一战时期的老古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