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十八章 中美不同战法
    当八路军在操场上表演起射击和拼刺的时候,再沒有人敢小觑这支军队,精挑细选出來的战士,全都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五十米靶,一百米靶,枪响靶落,最牛逼的是特务连长赵子铭的手枪射击,用一把毛瑟手枪连续击中三十米外的十个瓦罐,几乎是瞄都不用瞄。

    战士们表演拼刺的时候,上百人动作整齐划一,随着一声声怒吼,白刃翻飞,寒光耀眼,杀气凛冽,美军军官们从战士们凌厉的眼神中看出,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

    武长青司令员也表演了一手,很随意的一抬手,击落了天上一只叽喳乱叫的麻雀,从司令员到战士都是如此神勇,不禁让美军们技痒起來,用m1911手枪和卡宾枪进行了打靶,结果可想而知,以美军的标准來说算是不错,以八路军的标准來说那都是要关禁闭的。

    江东省委乃至于延安对这次非正式访问都极为重视,安排了一次真正的战斗让美军见识八路军的战斗力和旺盛的进攻精神。

    计划是包围一座鬼子盘踞的铁矿,进行围点打援,这是八路军最经典的打法,早已驾轻就熟,而鬼子和伪军每次都上当,正所谓攻其必救,明知有埋伏也得硬着头皮上,不过这回鬼子们有了准备,居然派了两辆坦克打头阵。

    本來是一场稳操胜券的战斗,全指望长脸呢,结果來了俩坦克,武长青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打胜。

    战士们前仆后继的冲了上去,以一个排的代价,终于用炸药包炸毁了敌人的坦克,最后以白刃战决胜负,歼灭了这股增援的日伪军。

    战斗结束后,是风卷残云一般的打扫战场,快速收集武器弹药,把己方死者和伤员抬走,敌人的尸体整齐的码放在路边,然后迅速撤退。

    八路军专业的战术素养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让美军代表极为震撼,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在收兵回营之后,恰巧又得到一个天大的喜讯,偷袭珍珠港的罪魁元凶,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将在太平洋战场被美军击落授首,这是继中途岛战役和瓜岛战役后日本海军的又一次巨大损失,对盟国來说却是一次大胜。

    中美军人把酒言欢,庆祝美国海军的伟大胜利,双方关系更进一步,武长青和叶雪峰似乎已经看到大堆的美援送到了跟前,兴奋劲就别提了。

    隔了几天,美方诚挚邀请江北纵队來参观实战,武长青和叶雪峰各自带着警卫员以及纵队司令部宣传科的一个干事來到抗日救**的地盘上,这边自然也是盛情招待,饼干罐头骆驼牌香烟敞开供应。

    当晚深夜,部队秘密集合,武长青和叶雪峰也來到操场上,只见数十辆汽车整装待发,以轻型吉普车和道奇十轮卡为主,还有几辆压阵的半履带车,车厢里似乎装备了大口径火炮。

    陈子锟跳上一辆吉普车的副驾驶位置,招呼八路军首长就坐,武长青跳上后座,摸摸屁股下的皮垫,软乎乎的很舒服,车后还架着一挺大口径的机关枪,他问陈子锟:“这是去哪儿。”

    “攻打省城。”陈子锟答道。

    武长青一惊,操场上不过一个营的兵力,就敢攻打省城,到底是陈子锟有魄力,还是美式装备让他有了这么大的胆子。

    叶雪峰上了另一辆吉普车,和美军人员坐在一起谈笑风生,车队在漆黑的深夜出发,跨过浮桥直抵达淮江南岸,沿着日本人修建的公路向省城方向急驰而去。

    江南地形以平原为主,在陈子锟主政时期就修了不少碎石铺的公路,日本人來了之后,为掠夺资源和运送兵力,又修了一些军用公路,交通非常便利,正值夜晚,道路空荡荡的沒有任何人员和车辆,抗日救**的车队亮着大灯长驱直入。

    夜风拂面,陈子锟意气风发,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候,当年他八百虎贲奇袭省城,夺了孙开勤的督军大位,今夜五百精锐要重现当年辉煌。

    忽然,前面一座炮楼拦住去路,路口横着拒马,两个日本兵带着四个伪军正在值夜班,他们挥动信号旗试图拦住这支不明來历的车队,开路的吉普车用12.7毫米勃朗宁重机枪一顿猛扫,将他们放翻在地,直接撞开路障,冲了过去。

    炮楼上开始射击,车队沒有丝毫停顿继续前进,只留下一辆半履带车,用车载105口径大炮轰了两炮,固若金汤的炮楼就塌了。

    武长青看的目瞪口呆,这样一座炮楼在八路军看來,可是极难对付的目标,为了拔一座炮楼起码要准备几个月时间,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才能成功,抗日救**只花了几分钟就连根拔掉一座炮楼,这火力也太强大了。

    一个营的机械化部队在日军腹地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沿途的电线杆子都被手榴弹炸断,通讯中断,地方驻军反应缓慢,等省城日军司令部接到沿途报警时已经是凌晨六点钟,陈子锟的部队都到了眼皮底下了。

    省城郊外住着一个师的伪军,不满编,大概千把人,平时耀武扬威欺压良善坏事做尽,今天迎來了灭顶之灾,抗日救**开到他们军营外,车队停下开始自由射击,榴弹炮、迫击炮、重机枪一起怒吼,兵营被炸的鬼哭狼嚎,浓烟四起,打了五分钟,陈子锟一声令下:“撤。”

    武长青很纳闷,咋不进去打扫战场,能捡不少枪炮子弹呢。

    陈子锟淡淡一笑:“看不上那些破铜烂铁,再说咱们赶时间,还沒到省城里面逛逛呢。”

    省城老百姓这回算是开了眼了,名震江北的抗日救**大摇大摆杀进了省城,早晨七点钟的大街上,卖早点的小贩和上班的职员亲眼目睹了**的车队招摇过市,炮击了伪省政府大楼,扫射了日本宪兵司令部,然后跟沒事人一样扬长而去。

    但此时日本陆军已经反应过來,各地驻军纷纷出动,天上侦察机飞來飞去,空中充斥无线电波,整个华东的日军和伪军都紧急动员,围追堵截这股胆大包天的小部队。

    抗日救**最终还是沒能全身而退,被日军包围在距离淮江不远的一处小山包上,光秃秃的小山沒有什么掩蔽物,陈子锟指挥士兵从车上拿下铁锨和镐头,在山上挖掘掩体,就地防御。

    武长青很着急:“赶紧突围才是,死守完全沒有意义。”

    陈子锟说:“我这叫吸铁石战术,待会你就明白了。”

    从各地赶來的日军约一个联队顾不上休息,就仓促发起了进攻,日军火力很猛,远距离上是九二式步兵炮和重机枪,中距离是掷弹筒和轻机枪,近距离上三八枪百步穿杨,而且天上还有轰炸机,江里还有炮艇,这副阵仗,让和鬼子交手多年的武长青感到忧心忡忡。

    可这种场面,也就是在落后的中国杂牌军面前逞逞威风,在全美械的抗日救**面前只有认栽的份儿。

    日军越來越多,把小山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陈子锟用望远镜看见这一幕,下令呼叫空中支援。

    十五分钟后,江北野战机场上起飞的一个中队战斗机飞抵战场,用机关枪和炸弹将外围的鬼子们虐了一遍,陈子锟感叹说飞虎队沒有轰炸机,不然小鬼子死的更难看。

    飞虎队打光了弹药回去了,死伤累累的日军发起了进攻,无数日本兵端着刺刀猛冲上來,迎接他们的是一轮轮密集的弹雨,美式武器全部自动化,打起來跟泼风似的,鬼子们如同割韭菜一般倒在地上,进攻被迅速瓦解。

    “停火。”一声令下,战士们停止了射击,枪口冒起冉冉青烟,纷纷卸掉打空的弹匣,换上新的弹匣。

    武长青第一个感受是,美式武器火力猛烈,但弹药消耗太快,对于缺乏后勤供应的军队來说,这不是福音,而是灾难。

    他觉得口干舌燥,拿起水壶,却发现已经空了,不禁忧虑起來,小山包上沒有水源,犯了马谡街亭之错啊。

    不过陈子锟一点不担心,他说饮料马上就到,问武长青喜欢喝可乐还是咖啡。

    武长青不知道什么叫可乐,不过很快他就尝到了这种小玻璃瓶装的黑色美味饮料,数架涂着白星的美军运输机抵达战场上空,舱门打开,开始投送物资,一朵朵伞花在空中绽放,落下來的有武器弹药,也有食品补给,可口可乐放在一个保温箱子里,瓶子上还带着露珠呢,喝一口下去,有点噎人,不过感觉很爽。

    鬼子援军还在源源不断的抵达,坦克和骑兵也出现在侧翼,但他们在空中火力打击下都只有挨揍的份儿,包括淮江上的炮艇,被飞虎队战斗机打得冒起了黑烟,偃旗息鼓早早退出战场。

    入夜,小山包还牢牢掌握在抗日救**手里,他们甚至还把战线向外扩展了不少,免得空降物资落入敌手。

    日军趁夜幕又发动数次进攻,可是这边照明弹跟不要钱似每隔一分钟就打上几发,把黑夜照的如同白昼,任何奇袭都无所遁形,日军白白丢下一堆尸体,灰溜溜的回去了。

    早上,运输机又來了,不光带來了一个连的伞兵,还带來了依然热乎的南泰鸡蛋烙馍。

    武长青说:“我总算明白了,啥叫吸铁石战术,这是把日本人一拨拨引过來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