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五章 屠村
    赵子铭牺牲的时候,陈子锟还在重庆忙的不可开交,蒋介石和史迪威之间矛盾日深,几乎达到水火不容的地步,美国逼迫云南远征军进攻缅北,又不予物资支援,蒋介石强硬反击,声称美国之做法有违同盟之道,中国对在华美军之费用将不再负担,中美关系频临破裂。

    罗斯福给了陈子锟一个美军准将的军衔,就是想让他充当蒋介石与史迪威之间的缓冲桥梁,夹缝中做人的滋味很难过,况且陈子锟本來就不是那种八面玲珑之辈,协调工作难以为继,美援物资骤减,那还有多余的去武装江北八路军。

    已经是1944年了,战争进入了第七个年头,老百姓逐渐习惯了生离死别,艰难困苦,军政大员们也对各种头疼的事情习以为常了。

    几个月來,苏联的触手伸到新疆各个角落,据说要把新疆变成加盟国;甘肃回人暴动,号称西北各民族抗日救**,剧中五六万,波及二十余县城,刚被平息,四川、西康又有造反;河南***,饿死百万人;延安方面与美国人眉來眼去,满口民主自由,要搞联合政府,偌大一个中国,就如同千疮百孔的大船,在惊涛骇浪中艰难前行。

    日本占领区的日子也不好过,南洋战局不利,皇军损失惨重,虽然民间的短波收音机都被收走,报纸也是报喜不报忧,但老百姓可以从很事情看出局势的恶化。

    上海燃煤供应日紧,每家每户限购煤球若干,煤球是用煤炭和黄泥做成,以前含炭多,一块煤球能做一顿饭,现在煤球里尽是黄泥,连一壶水也烧不开。

    战争耗用大量钢铁资源,日本人虽然占了许多铁矿,但开采困难,运输困难,只好从大城市里搜集废铁,首当其中的就是上海,电车钢轨,铁质门窗,铁锅,甚至连抽屉把手也要征收,最先倒霉的是南市的电车轨道,被拆下來堆到码头上等待运回日本国内,可是一等就是半拉月,据说是轮船都被美国潜艇打沉了,沒有船拿來运输废铁,捐献运动只得草草收场。

    伪政府的官员们消息灵通的很,罪大恶极的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理,整天醉生梦死,狂饮滥赌,赌场里彻夜笙歌,赌资都是美元黄金,手笔大的惊人,落水比较晚的,在汪政府中职位不算太高的人,早已开始联络重庆方面,争取弃暗投明。

    众所周知,文化部燕次长和重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多人托他的门路,想寻一张保证书,燕青羽也不含糊,找了个萝卜刻了一方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只要拿出真金白银,就给一张委任状,证明此人系军统潜伏人员,一时间赚了个满坑满谷,金条装满一口大皮箱。

    就连特高课的日本特务也來拜访,起初燕青羽吓了一跳,以为是來抓自己的,寒暄起來才知道,日本人也在筹划后路,免得战败之后无路可退,不过他沒黄金美钞,手头值钱的只有一份名为“一号作战”的军事情报。

    原來美国空军利用中国基地作战,已经严重影响到战局进展,汉口、新竹、海南岛的机场被炸,损失飞机无数,连第三飞行师团的中将师团长都被击落身亡,为摧毁美空军基地,大本营决定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行动,动员兵力数十万,规模空前强大。

    燕青羽搜集情报的渠道多了去了,关于一号作战的事情他早有耳闻,这么大的军事行动完全不泄密是不可能的,不过如此详细的作战计划轻易到手未免太简单了些,且不管真假,先送回去再说,他将情报装在一麻包法币里面,用走私飞机运回了重庆。

    战争打到这个地步,中日双方都精疲力竭,大规模的作战已很少见,经济战则占了主要地位,日军强制使用伪政府的储备票,使用法币者格杀勿论,留在沦陷区的无数法币一夜之间变成了废纸,而这种钞票在大后方还是通用的,于是日本人用废纸的价格收购法币,派特务去后方抢购物资,人为制造通货膨胀。

    重庆方面见招拆招,也派员用黄金在沦陷区抢购物资,但成效明显不如日方,一些军统和中统的特工人员反而走私法币回去谋取暴利,变相帮了日本人的忙。

    燕青羽也做收购钞票的业务,他是和军统之间联系的,沈开由于办事得力,已经被提拔为军统组长,军衔也升成上尉,每周都有一班飞机从沦陷区过來,满载收购的棉纱、药品、古玩玉器字画和成麻袋的法币。

    沈开从麻包里翻出了一号作战的情报,急忙交到戴笠那儿,戴老板相当重视,亲自上报蒋委员长。

    数月后,日军果然进犯,本该早做戒备的**却一溃千里。

    ……

    日军在河南、湖南、广西发动大规模进攻,江北日军也主动出击,寻找八路军主力进行决战,江北军分区决定,避敌锋芒,化整为零,江北纵队化为数十支小部队,四面出击,到处开花,打击敌人,保存自己。

    桥本隆义少佐终于等到了报仇的机会,他亲率一队宪兵,在一个大队的步兵协同下进山清剿抗日力量。

    以往皇军在大青山地区多有损失,那是因为步兵不习惯山地作战,如今调來的这支部队非同一般,乃是台湾师团下属的山地步兵,兵员在台湾山区整训过,熟悉山地情况,更有一部分兵员是高砂族人,从小在大山里成长,爬山都不穿靴子,赤脚前进,到了大青山就跟回了家似的。

    八路军一个连伏击了鬼子兵,却沒收到预期效果,这些鬼子和以往的鬼子截然不同,在山地行走如飞,体力过人,迅速绕到八路军背后展开攻击,若不是指挥员当机立断撤退,搞不好要吃大亏。

    初战告捷,桥本少佐很满意,但他的目标不是八路军,而是大青山深处的程家寨。

    战争爆发以來,很多百姓携家带口逃入深山,程家寨收留了许多,人口暴涨,开垦山地种植苞谷,小日子过的其乐融融,因为地处深山老林,又有虎跳涧天险,所以不必担心什么。

    凌晨,村里的狗突然狂吠起來,有人披衣出屋,只看到月光下无数黑影,当即大叫示警,村民们慌忙起床,一个汉子举着马灯想看看是不是八路军进村了,结果却看见日本膏药旗,吓得他丢下马灯狂奔:“乡亲们快跑,鬼子來了。”

    还沒跑出五步,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身体,凄厉的惨叫如同彗星划破夜空,程家寨笼罩在恐怖之中,有猎户藏在屋里用火铳开枪,打倒了一名日军,立刻遭到机关枪扫射,几名日军冲进去用刺刀将猎户全家捅死。

    等天明的时候,程家寨三百多号人已经被集中在打谷场上,四周架着机关枪,狼狗吐着血红的舌头,连眼睛都是冒着红光,小孩子们吓得哇哇哭,却被大人捂住了嘴。

    桥本少佐慢条斯理的摘下白手套,跳上一张八仙桌,俯视着村民们开始讲话,先是皇道乐土、大东亚共荣圈之类的套话,然后话锋一转,提到了县城的多起惨案。

    “据查,这是贵村的人所为,我今天到此,就是想请你们交出凶手。”

    下面噤若寒蝉,沒人敢言语。

    “老乡,你说。”桥本指着一个白胡子老头道。

    老头站了出來:“长官,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是谁干的您就抓谁去,俺们村都是良民,外面的事情不清楚。”

    桥本冷笑:“良民,请问这些是什么。”

    几个鬼子抱着一捆步枪过來,都是日式三八大盖,还是当年陈子锟赵子铭和程石一起伏击鬼子兵缴获的战利品,村民们拿來当猎枪用,子弹打光了就藏在家里,如今尽数被搜出,成了罪证。

    老头昂然道:“兵荒马乱的,村子里有几把枪不算啥。”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刁民。”桥本少佐忽然拔刀,口中喝的一声,刀光闪过,老头肩胛处被劈开,人踉跄两下倒在地上。

    人群中一阵骚动,几个年轻后生眼睛冒火,和日军警戒士兵厮打到了一处,桥本一挥手,机枪响了起來,惨呼和枪声混在一起,无数老弱妇孺倒在血泊中。

    桥本隆义转过身去,用白绸布仔细擦拭着他的军刀,这是桥本家祖传的刀,名叫橘之丸,桥本家的祖先在关原之战中曾经用它斩敌立功,可谓历史悠久。

    枪声响了很久才停下,士兵们走进血流成河的打谷场,用刺刀将沒死的人捅死,十几个高砂族的士兵兴奋起來,将死人脑袋割下,又唱又跳,还将烈酒倒进脑袋的嘴里,从斩断的颈子下面接着带血的酒水痛饮。

    “野蛮的生番。”桥本隆义嘀咕了一句,仔细将橘之丸放回刀鞘,高砂族的士兵有出草斩首的民族习俗,当年台湾雾社之乱,生番杀死数百日本人,费了很大周折才平息叛乱,而高砂族的勇武也给日本殖民者留下深刻印象,所以才在生番中征召了一批山地步兵,据说还有些生番加入了空挺队,在太平洋战场上为皇国效力呢,所以桥本少佐也不好过多指责他们。

    他只是将一杯清酒洒在地上,淡淡道:“小野君,我为你报仇了,你可以瞑目了,你的妻儿,就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