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六章 诺曼底
    日军将程家寨屠戮殆尽,鸡犬不留,房舍一把火烧光,苞谷地也烧成了白地,这才满意而归。

    部队行进到虎跳涧的时候,忽然遭到猛烈火力打击,一颗子弹将大队长阁下击毙,部队群蛇无首,一时间乱了阵脚,桥本隆义在加入宪兵之前,曾在关东军里当过小队长,有丰富的基层野战部队指挥经验,他迅速接过指挥权,沉着冷静的下达命令,组织反击。

    从交火声中可以分辨出起码敌人有五支掷弹筒在开火,轻机枪的短点射短促有力,桥本隆义知道遇上敌人精锐部队了,他让高砂族士兵迂回到后方去牵制敌军,等战斗打响后命令宪兵率先突围。

    虎跳涧上有一座铁索桥,桥上铺着木板,人走在上面左右摇晃,看得见下面万丈深渊,由于桥太窄,只能容纳单人通过,桥本少佐让士兵们跑步通过,不要耽搁,第一个士兵飞速奔过,把铁索桥踩的乱晃,眼瞅就要抵达对岸,一枪飞來,士兵脑袋开花。

    有狙击手。

    此时此刻,一个狙击手也挡不住部队突围,在桥本少佐的催促下,士兵们猫着腰继续过桥,机枪和掷弹筒疯狂射击,但那个不知身处何处的狙击手依然一发一发的收割着生命,开始还专打脑袋,到后來也顾不上爆头了,身躯,胳膊腿,只要能打到的地方就不放过。

    十分钟后,桥上已经堆满了尸体,沒有一人踏上虎跳涧对岸的山崖,桥本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他哪里知道,对面山头上,栓柱身后跟了一个班的兵,半个班帮他压子弹,半个班帮他拉枪栓,年轻的猎人只需端枪瞄准,扣动扳机,将一个个鬼子兵送进地狱。

    栓柱心如冰封,父亲死了,赵叔死了,程家寨浓烟冲天,想必娘和乡亲们凶多吉少,此刻他沒有时间悲伤,因为他是一个猎人,他是一个士兵,他要做的事情唯有猎杀这些闯到家园烧杀抢掠的野兽、强盗。

    桥本隆义猛推一个士兵:“冲。”

    那士兵瑟瑟发抖,憋了一阵子,忽然大叫一声,端着步枪猛地冲了出去,连蹦带跳冲上铁索桥,桥本少佐趴在草丛中端起了望远镜仔细观察对岸的动静,忽见火光一闪,桥上的士兵胸膛飙射血箭,仰天而倒。

    “开火。”桥本指着远处大喝,掷弹筒和重机枪一起打过去,草叶四溅,乱石飞溅,栓柱中了一枚弹片,当即昏了过去,他一倒下,狙击队就丧失了一多半的战斗力,日军重整旗鼓,一鼓作气冲过了铁索桥。

    ……

    当栓柱醒來的时候,已经躺在八路军野战医院里了,叶雪峰坐在床边关切的看着他:“栓柱,你躺了整整三天三夜啊。”

    “鬼子消灭了么。”栓柱急切的问道。

    叶雪峰摇摇头:“鬼子火力太强大,我们不能全歼敌人,被他们逃了,不过这一仗也打死了几十个敌人,算是为程家寨的乡亲们报仇了。”

    叶唯走过來道:“栓儿,躺了这么久一定饿了,你想吃点啥。”

    “婶子,我沒本事,沒杀了桥本。”栓柱羞愧无比。

    “这回杀不了他,还有下回。”叶唯给他加油打气,自从赵子铭牺牲后她就变得成熟多了,工作照顾孩子两不耽误,整天忙的脚不沾地,就睡几个钟头,吃饭都是胡乱将就,让人看了心疼不已,大家知道,她这是借忙碌來驱走悲伤。

    “咱们还有机会。”叶雪峰附和道。

    老肖恩來给栓柱检查伤口,愈合的很好,基本上无大碍,他感慨道:“小伙子你健壮的象一头豹子,真是天生的战士。”

    栓柱下了床,左顾右盼:“俺的枪呢。”

    叶雪峰道:“栓柱,回來吧。”

    栓柱沉默了一会,道:“不,俺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在队伍上不自由。”

    叶雪峰道:“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杀不了桥本的,有八路军帮你报仇,你何苦这么折腾自己。”

    栓柱脾气极倔,一言不发,收拾东西蹒跚而去,拿着烤山芋回來的叶唯惊讶地问道:“栓儿,哪去。”

    “打仗去。”栓柱的身影渐渐远去,六月的大青山,满眼都是映山红。

    ……

    五月底,陈子锟乘机抵达英国伦敦,作为中华民**事观察员参与登陆法国的“霸王行动”。

    这个月份在中国已经很热,但欧洲的气温却不高,再加上连日阴雨,让所有人心情烦躁不安,恨不得立刻放晴,杀奔法国。

    作为盟军的高级观察员,陈子锟获准参加艾森豪威尔主持的军事会议,对作战部署有了一定了解,盟军动用数百主力战舰和数千架飞机,几十万兵力强渡英吉利海峡,登陆诺曼底,洗雪当年从敦刻尔克逃亡的耻辱。

    整个战役规模之大,动用兵力和武器之多,令人惊叹不已,尤其是來自中国的陈子锟,简直为之折服,美国的军事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短短两年间就生产出无数的军舰坦克飞机大炮,武装了几乎全部民主国家的军队,这些力量如果放在亚洲,岂不是摧枯拉朽一般,日本焉有还手之力。

    六月五日下午,陈子锟带着他形影不离的勤务兵吉米怀特登上了一艘美国驱逐舰,本來艾森豪威尔为他预备的是一艘吨位大得多的战列舰,但陈子锟认为驱逐舰更便于接近海滩进行观察,所以才上了法兰克福号。

    傍晚军舰离港,在大洋上整队,海风瑟瑟,夜空下的舰队气势磅礴,天上黑压压的机群飞过,那是满载伞兵的滑翔机,美军82师和101师奉命敌后空降,夺取重要桥梁要道,这些英勇的士兵中将会有许多人死在今晚。

    黎明时分,舰队接近法国海岸线,远远的已经可以听见轰炸机狂轰滥炸德国人的大西洋壁垒的爆炸声,战列舰和巡洋舰的大口径舰炮也加入到对地支援的行列中來,炮口闪烁着巨大的橘红色膛口焰,声音震耳欲聋。

    法兰克福号上,陈子锟拿起高倍望远镜看着远处的奥马哈海滩,这是盟军登陆点之一,无数登陆艇乘风破浪驶向海滩,距离海岸还有几十米的时候,舱门打开,步兵背着沉重的装备跳进海里,很多人还沒爬上岸就被机枪打死,短短二十分钟,浅滩处的海水都变红了。

    登陆部队沒有任何进展,被压在海滩上任人宰割,德国人的mg42机关枪响个不停,声音如同撕裂麻布,可见射速之高,各种口径的平射炮、迫击炮在沙滩上炸起一团团血肉,而盟军沒有任何可以反击的武器,坦克和装甲车大部分都被摧毁在登陆艇里,步兵丢盔卸甲,很多人手上连武器都沒有。

    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成千上万小伙子命悬一线,陈子锟坐不住了,要求法兰克福号的舰长抵近射击,支援步兵。

    舰长是个海军中校,他同样也很着急,但军舰不比登陆艇,可以驶到距离海滩很近的地方,只能隔着几海里隔靴搔痒的打两炮。

    “必须再近一些,再近一些。”陈子锟在舰桥指挥室里大声催促,海军军官们不满的瞪着他,舰长更是不客气的拒绝:“对不起阁下,您无权命令我。”

    陈子锟苦笑,自己只不过是军事观察员身份,就算拿出美军准将的资格來,也无法对海军发号施令,他旋即道:“好吧,请给我一条救生艇。”

    舰长狐疑道:“阁下,你要作什么,。”

    “我要登陆,和小伙子们在一起。”陈子锟并不是开玩笑,他喝令吉米:“把钢盔戴上,还有我的步枪。”

    “是。”吉米一溜烟跑回舱室,拿了两顶钢盔,一只珈蓝德步枪和一支卡宾枪,陈子锟戴上钢盔,勒上下颌带,将手榴弹挂上,哗啦一声拉了枪栓。

    一帮海军军官都傻眼了,他们完全料不到一个中国人竟然有如此勇气。

    “救生艇预备好了么。”陈子锟道。

    舰长道:“将军,请等一等,我试着再向前靠近一些。”

    海军军官们不再发牢骚抱怨,一个个表情严肃,传达重复着舰长的命令,法兰克福号径直向前,以搁浅的架势冲向了奥马哈海滩。

    驱逐舰一直冲到距离海岸只有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轰的一炮,打掉了德军一座火力点,水兵们兴奋的嗷嗷叫,在舰长的指挥下,军舰侧向海滩,舰炮火力全开,以密集的炮火支援登陆步兵。

    “干得好。”陈子锟挑起大拇指。

    舰长回他一个胜利的手势。

    在法兰克福号驱逐舰的带动下,更多的驱逐舰抵近射击,海滩形势大为好转,但仍无力发起进攻。

    陈子锟依然坚持乘救生艇登陆,舰长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他,并派四名水手给他划桨,橡皮艇投入水中,一行人攀着绳索下來,陈子锟正低头检查步枪,忽听上面一声喊:“将军。”

    抬头看去,几名水手郑重向他行军礼。

    陈子锟将右手举到钢盔檐处,潇洒的向前一挥。

    在驱逐舰的火力掩护下,救生艇冲到了岸边,陈子锟趟着齐膝盖的海水走到岸上,他的到來令海滩上苦苦挣扎的步兵们为之一振。

    因为他的m1钢盔上有一颗闪耀的将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