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八章 延安
    七月,陕北延安机场,c47运输机缓缓降落,穿着美国陆军军便服的旅客们下了飞机,举目四望,黄土高原的壮美景色令人心胸豁然开朗,尤其是这些在雾都重庆生活过一段时间的美**人來说。

    “这儿让我想到科罗拉多。”美军观察组包瑞德上校这样说,本來是代表团规格,被蒋委员长改成了观察组,这才得以成行。

    陈子锟第一次來延安,此前他读过埃德加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对这儿初步的了解,但距离斯诺访问陕北已经过去了很多年,这里的变化婴孩很大。

    延安机场是一座简陋的野战机场,八路军沒有自己的飞机,建造这座机场的目的就是方便别人,跑道是土质压实的,修建时期巨大的石碾子还摆在旁边,远远的一群羊静静的吃草,放羊的少年抱着鞭子好奇的看着这些高鼻凹眼的洋人。

    八路军仪仗队在机场列队迎接,沒有军衔,沒有皮靴和绶带,只有粗布军装和憨厚朴实的面孔,队形严整,士气高昂,看得出是一支纪律严明,战斗力很强的部队。

    周恩來亲自前來迎接观察组,他的英语依然流利,和观察组成员一一亲切握手,轮到陈子锟的时候握的更久一些:“陈将军,又见面了,这回终于轮到我尽地主之谊了。”

    陈子锟笑道:“客随主便,我们在飞机上都说好了,观察组和八路军同吃同住,不搞特殊化。”

    周恩來爽朗大笑:“恐怕想特殊也特殊不了啊,延安可不比重庆,物资实在贫乏,招呼不周,还希望你们谅解。”

    一番寒暄后,观察组一行人上了汽车,这是一辆破旧的带篷卡车,据说是延安唯一的汽车,道路尘土飞扬,弥漫着羊粪味,观察组的成员们却莫名兴奋,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外面的景色。

    机场边放羊的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來到山坡上,高亢的歌声回荡在苍茫大地之间:“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儿嗨哟,打日本也顾不上,三八枪,沒盖盖,八路军当兵的沒太太,待到那打下榆林城,呼儿嗨哟,一人一个女学生。”

    陕北腔鼻音重,使馆秘书谢伟思听不懂,便问陈子锟这山歌表达的是什么含义。

    陈子锟略想一下道:“这是农民在抒发对爱情的向往,他爱上了一个受过教育的女学生。”

    谢伟思恍然大悟:“西方童话里不乏此类故事,园丁的儿子和公主之间的爱情,真是太浪漫了。”

    “呼儿嗨哟,一人一个女学生……”歌声渐渐远去,汽车也抵达了杨家岭,八路军总部为远道而來的客人们预备了丰盛的饭菜,与重庆富丽堂皇的宴会厅不同的是,饭桌就摆在露天院子里,大树茂密,凉风习习,鸡犬相闻,饭菜飘香,让人有种宾主如归的感觉。

    **的高级领导们就住在这儿,普通的窑洞,简陋的家具,连桌椅的规格也不一样,分明是四处拼凑來的,菜肴就是一般农家菜,不精致,但是分量很足。

    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走进院子,倒背着手,身边沒有随从,穿着一件崭新的中山装,衣服上还有折叠的痕迹,院子里众人正忙碌,沒人搭理他,他走到角落里坐着,拿出一支烟來点着,眯着眼看着满院子的客人,长着痣的嘴角浮起笑容。

    这笑容陈子锟有些熟悉,当年在红楼图书馆,他的笑容带着年少轻狂和凌云壮志,如今却是睥睨天下和踌躇满志,他,就是毛润之。

    “润之兄,我记得故人么。”陈子锟上前道。

    **湖南乡音浓厚:“陈子锟,你我二十多年沒见了。”

    两人相视片刻,不约而同的爽朗大笑,二十年來天下纷争,两人天各一方虽未见面,却互有耳闻,今日得见,万般感慨不言中。

    陈子锟回头招呼包瑞德:“上校,这位就是**主席。”

    包瑞德大为惊诧,在重庆参加宴会的时候,蒋介石入场要侍卫高声宣布,全场起立迎接,而**却是如此谦和随意,就像來串门的邻居一样。

    开席了,大家各自落座,美军观察组被分在多张桌子上,延安的朋友们虽不懂英语,但彼此用手势交流,相谈甚欢,**和陈子锟、包瑞德坐一桌,谈笑风生,妙语连珠,可惜包瑞德不懂湖南话,丈二金刚莫不着头脑。

    吃饭的时候,不知道哪位领导人家的孩子來了,在大人腿弯里钻來钻去,还有谁家的狗,摇着尾巴欢叫个不停,场面非常亲切而热闹。

    坐在**身边的是一位明眸皓齿的女子,穿着干净整洁的制服,话不多,笑容很灿烂,不时给主席夹菜,小鸟依人般,陈子锟一时间觉得似曾相识,但怎么也想不出在哪儿见过。

    ……

    美军观察组就下榻在窑洞里,陕北窑洞是在土坡上挖出的房子,冬暖夏凉,别具一格,延安的夜空,月朗星稀,空气纯净,比起烟雾缭绕的重庆,恍如另一个世界,这里沒有高低贵贱,沒有压迫抗争,宛如世外桃源,梦中的乌托邦。

    白天,观察组参观了学校、机关、部队,和干部战士一起吃饭、上课、锻炼,抗大的学员们和美军一起打羽毛球,打扑克牌,彭德怀也來凑热闹,陈子锟曾看到《红星照耀中国》上说彭德怀是吃西瓜的冠军,开玩笑的提出來,老彭说,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不行了,抗大的学员们都比自己吃的多。

    在延安的每一天,观察组的成员都被热情和友好所包围,**的高级干部们平易近人,丝毫沒有架子,党的会议就在窑洞里召开,大家盘腿坐在炕上,抽本地卷的烟,吃花生和烤红薯,就像一家人。

    包瑞德被朱德总司令拉去打猎,陈子锟和谢伟思來到**的窑洞聊天,现在陈子锟才知道那个低眉顺眼的小女人竟然是主席的爱人,叫**,她的国语说的很正宗,总显得有些羞涩的样子,坐的远远的帮主席缝补衣服。

    今天**沒穿那件新中山装,而是一件旧衣服,他抽着纸烟侃侃而谈,对国际形势的了解令谢伟思震惊。

    “中国**是民族的党,独立的党,绝不是任何组织的分支或者附庸,我们的目的,是打破国民党的一党专政,成立民主的联合政府,真正做到五权分立,实现孙中山先生的理想,把中国建成和美国一样民主自由富强的国家。”

    “德国和日本必败,大战结束以后,欧洲和亚洲的势力格局将重新划分,英法元气大伤,风光不再,主宰世界的将会是苏美中,中国的崛起势不可挡,中国的和平必将成为东亚发展的基石,中国乱,则东亚乱,东亚乱,则世界乱。”

    谢伟思频频点头,若有所思,陈子锟却开玩笑道:“说到联合政府,贵党可有信心击败当权的国民党,组阁治理国家。”

    **道:“结束一党专政不是目的是手段,国民党结束北洋军阀统治,在历史上是有功的,但一切事务独揽于手,人才不能得以重用,良好建议不能得以实施,所谓民主在独裁之下唯有空名,只有允许各党派参政议政,大家互相监督,互相学习,共同进步,面对其他党派的有力竞争,国民党只会更加廉洁勤勉,而不会被削弱,所以结束一党独裁,实在是利国利民,千秋万代的大好事。”

    陈子锟道:“润之兄所言甚是,甚是啊。”

    **风轻云淡,将烟蒂掐灭在炕头,披衣下床:“我们出去走走。”

    巍巍宝塔山,滚滚延河水,三人走在杨家岭的土路上,一边抽烟,一边畅谈天下大势,何其快哉。

    “陈将军,我请你吃红烧肉,配上辣子和高粱米饭,那叫一个香啊,吃饱饭再來一跟边区生产的卷烟,快活似神仙哦。”**指着远方道,“那是南泥湾的方向,359旅在那边开荒种地,自给自足,根据地不但出产粮食,还有羊毛和烤烟,我们冬天都穿自己生产的呢子制服,国民党想封锁我们,掐我们的脖子,我看他们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谢伟思哈哈大笑,陈子锟却唯有苦笑,毕竟他现在代表的是国民党当局。

    ……

    延安的考察很快结束,观察组乘机离开陕北,临走前包瑞德上校感慨的说:“八路军给予美军的衷心合作和实际协助几乎是尽善尽美的。”

    面对如此赞誉之词,八路军也予以热烈回应,八月中旬的《解放日报》发表社论,标題是《欢迎美军观察组的战友们》,据说战友们这个词是主席亲自修改加上的。

    重庆依然是老样子,天气酷热,物价飞涨,不过由于中美空军的英勇奋战,日本轰炸机已经很久沒有光临山城了。

    陈子锟风尘仆仆回到家里,夏小青迎出來道:“你猜猜谁來了。”

    “总不会是燕青羽从上海跑來了吧。”陈子锟道。

    屋里传出熟悉的声音:“姐夫果然神机妙算,不过不光是我,还有一位老友也來了。”

    随着话音,燕青羽和御竜王走了出來。

    “陈桑,很久不见。”御竜王一鞠躬。

    陈子锟赶紧回身关上门:“御先生,你來所为何事。”

    御竜王开门见山道:“小矶国昭大将接替东条英机成为新的首相,我是奉了内阁的密令前來洽谈议和事宜的,日中和平系于将军一身,所以,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