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二十九章 和谈
    陈子锟得知御竜王的來意后并不惊讶,美军在太平洋战场连战连捷,盟军统帅麦克阿瑟上将即将收复菲律宾,日本人就像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了。

    但他颇感奇怪的是,自918事变以來,中日战争持续了十几年,可谓血海深仇,日本人到底是怎样的奇葩脑袋,居然会在中国面临胜利之际前來和谈,当别人都是傻子么。

    他还是很客气的接待了御竜王,两国交兵不斩來使,况且双方私下的交往颇多,各有所需,自然要以礼相待。

    客厅里,四叶吊扇缓慢的转动着,空气潮湿而闷热,陈子锟道:“御先生,想必此番重庆之行,并非你的本意吧。”

    御竜王道:“阁下何出此言,为帝国效力,是我的职责和荣誉。”

    陈子锟道:“我印象中你是个聪明人,怎么也做起了傻事,此时和谈不觉得太晚了么。”

    御竜王脸上浮起自信的笑容:“都说阁下睿智过人,我看也不过尔尔。”

    “哦,此话怎讲。”

    “阁下对当前战局了解多少。”

    “呵呵,基本上全盘我掌握中。”这话可不是陈子锟吹牛,他可以接触到中美最高层面的情报,和那些只能从报纸和广播中获取信息的老百姓不可同日而语。

    御竜王冷笑:“是么,那么阁下可知道,一号作战在贵方提前得到情报的情况下依然获得大胜,皇军攻克郑州、长沙,摧毁江西境内美军机场,几十万中**队望风而逃,一泻千里,就凭这样的战斗力,我就有和谈的资本。”

    陈子锟道:“你说是豫湘桂作战么,我军将领机智不凡,知道你们气数已尽,故意诱敌深入,保存实力,亏你还号称中国通,这点都不明白么。”

    御竜王无语,陈子锟这话都说的出,实在是厚颜无耻,他憋得沒话说,低头猛抽烟,过了一会,脸色和缓过來,又道:“那么阁下可知道,日本元气尚在,本土还可以生产坦克、飞机、大炮,东南亚的油田出产丰富的石油和橡胶,大陆有充足的粮食和兵员,如果你们愿意继续打下去,我们也可以奉陪,只不过最后吃亏的还是你们。”

    陈子锟道:“你说的都对,日本这些年來占了不少地盘,捞了不少好东西,但可惜的是你们是个岛国,不错,你们的资源还很丰富,可你们拿什么來运输,太平洋上到处都是美国人的军舰和飞机,潜艇都快开进东京湾了,沒有海运能力,资源就是画饼充饥,猴子捞月,看着挺好,吃不到嘴里去。”

    御竜王憋了一会,猛然站起,尽是不屑之色:“阁下,我不得不提醒你,大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沒你说的这么不堪,我们是可以保卫太平洋,驱逐米国鬼畜的。”

    “哦,拿什么驱逐,拿东洋刀么。”

    “阁下,请注意你的言辞,虽然事关军事机密,但此刻我也不得不说了,联合舰队有两艘超级战列舰,满载排水量七万两千八百吨,有九座460毫米巨炮,装甲足有四米厚,什么鱼雷和炸弹都打不穿,炸不沉,海上无人匹敌,有大和武藏在,何惧米军。”

    御竜王慷慨激昂的说出这番话來,气势足了许多,但陈子锟却只是摇头,一句话就把他憋回去了:“你们有足够的燃油么。”

    见御竜王小脸铁青,陈子锟又道:“大和号吨位是够大,确实把我惊到,如果沒猜错,这么庞大的军舰应该采用烧重油的蒸汽轮机,一次航程起码几千吨燃油,如今海运断绝,你们哪儿找油去,总不能改烧煤球和柴火吧。”

    沉默了一阵,御竜王道:“海军的问題我们暂且不谈,阁下可知道,满洲国境内还有精锐关东军八十万,满洲物产丰富,有足够的煤炭、钢铁和粮食,军工系统也能完全满足需要,必要的时候日本将放弃本土,迁都满洲,继续作战,就凭贵军的能力,怕是一百年也收复不了满洲,别指望米国人,他们才不会为了中国打仗。”

    陈子锟道:“御桑,当年日俄战争沙俄惨败,俄国人可记着这一箭之仇呢,对,美国人是不会参战,但俄国人会,他们只要一结束欧洲战事,立刻就会移师满洲,试问关东军可曾记得诺门罕。”

    御竜王色变道:“阁下的意思就是不愿意和谈了。”

    陈子锟道:“战争是你们发起的,现在说不打的也是你们,反怪别人沒诚意,你们日本人的逻辑真是难以理解。”

    御竜王知道今天是说不通了,叹气道:“确实,我也知道很难达成和平,但为了日中两国的人民,还是请您尽力关照,多谢了。”

    陈子锟敷衍了几句,把御竜王打发了,留下燕青羽在家吃饭,临走前,御竜王意味深长的看了燕青羽一眼,似乎在交代什么。

    果然,饭桌上燕青羽说了:“姐夫,御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新首相刚上台,总要拿出点成绩才行,再说小矶国昭和御桑的父亲很有交情,这个忙你得帮。”

    陈子锟悠悠道:“既然要求和,就要拿出点真金白银啊。”

    燕青羽道:“沒问題,只要能把和线搭上,钱好说,金条美钞随便你要。”

    陈子锟又好气又好笑:“在汪政府当官当傻了吧你,我说的真金白银不是钱,是和谈的代价,日本人的底线你清楚么。”

    燕青羽恍然大悟,想了想道:“说实话,日本人自己都是一头雾水,小矶国昭是预备役大将,人脉和威信甚至才能都不如东条英机,换他上台就是应急凑数罢了,日本高层的意见也不统一,但根据我对他们的了解,基本可以猜出他们的底线,那就是撤销南京伪政府,恢复到1937年的状态,保持满洲国的存在,华北充作缓冲地带。”

    陈子锟冷笑:“就这,不把东四省、台湾、朝鲜、琉球吐出來,还想和谈,简直做梦,我都怀疑你们日本高层的脑壳里装的是不是大便。”

    燕青羽忙道:“是他们,他们,日本高官的脑子里确实都是屎,一点不掺假,不过话说回來,御竜王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日本人虽在太平洋战场败的一塌糊涂,在中国战场上可沒怎么吃大败仗,想彻底肃清他们得消耗不少人力物力,何苦來哉。”

    陈子锟道:“除恶务尽,不然后患无穷,日本唯一的道路是无条件投降,当然现在尘埃还未落定,可以给御竜王一个面子,不一口回绝他。”

    燕青羽道:“我心里有数。”

    ……

    此时此刻,御竜王正站在重庆中央大旅社的阳台上看星星,心中无限落寞,几年前在香港和谈,日方志得意满,占尽先机,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日方乞和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大本营的那帮参谋们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占了朝鲜和台湾还不满足,还要拿下满洲,拿了满洲还不够,又要华北,结果到头來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御家是世袭贵族,不比那些草根阶级出身的鼠目寸光的军人,他那位子爵老爹深谋远虑,早已看到了五年、十年以后的事情,这场战争日本已经输了,为了将來在东亚不至于被中国完全压制,高层才发动了壹号作战,目的并非打通大陆交通线那么简单,而是用最后一口气尽量削弱国民党的实力,使得国共双方的差距沒那么大,这样,战胜之后的中国就会陷入旷日持久的内战,无暇东顾,给日本留出喘息的时间。

    夜幕下的重庆漆黑一片,战争还在继续,宵禁仍未解除,偶尔有大轿车驶过,雪亮的灯柱划破夜空,那都是非富即贵的大人物,可以无视宵禁令,这一点重庆倒是和上海一样。

    一辆雪佛兰停在旅社楼下,车门打开,下來的是燕青羽,脚步有些虚浮,精神头却不错,甩了一叠钞票给司机,唱着小曲歪歪扭扭上來了。

    御竜王无奈地摇摇头,燕青羽的底细他早就知道,这家伙是三面间谍,同时替**、重庆和日本人干活,游刃有余、不亦乐乎,钱可沒少捞,本來按照计划,这样的危险分子是要秘密处决的,但事与愿违,日本频临战败的边缘,燕青羽的作用越來越大了,谁让他的姐夫是陈子锟的。

    正想着,燕青羽带着一股酒气进了房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摇头晃脑道:“喝高了,好渴。”

    见御竜王不动,他直接招呼道:“御桑,麻烦你给我倒杯水,谢谢。”

    御竜王强忍怒火,给他倒了一杯水端过去,燕青羽却不喝,叼了一支烟在嘴上,捻了捻手指。

    御竜王深深吸了一口气,擦着火柴帮他点了烟,问道:“谈的怎么样。”

    燕青羽吐出一串烟圈,望着天花板道:“我姐夫说了,可以促成和谈,甚至可以帮日本和美国方面搭上线,这些都是小事一桩。”

    “哦。”御竜王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和美国方面也能联系上么。”

    “不过闲话一句而已,你知道,我姐夫深得罗斯福总统的赏识,和史迪威是二十多年的老友,和麦克阿瑟有师生之谊,和艾森豪威尔更是过命的交情,诺曼底就是他亲自带兵攻下來的,你说,还有他办不成的事儿么。”燕青羽吞云吐雾,不可一世,指着自己的肩膀道:

    “这儿酸,给锤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