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二章 胜利之前
    中苏和谈就在破裂的边缘,美国驻苏大使哈里曼來访,劝说代表团在外蒙问題上让步,外蒙早已被苏联掌控,木已成舟,就算不允其独立也无法改变现状,反而激怒苏联,倘若斯大林支持新疆叛乱,出兵东北长久驻军,就算是美国也奈何不得他。

    中国唯一可以依赖的就是美国,靠山都发话了,宋子文再无招数,当夜抽着烟斗静坐许久,次日再见,人仿佛老了十岁,憔悴不堪,步履蹒跚,从人大惊,上前相扶,宋子文摆摆手:“沒事,胃病犯了,气急攻心。”

    陈子锟见他这副模样,知道他已经考虑好了,便道:“子文打算签字了。”

    宋子文苦笑:“签与不签,外蒙他都要拿去,还是先保住新疆和东北吧,不过在签字之前,还要请示中央。”

    陈子锟黯然神伤,不禁想到了当年死在自己手里的徐树铮,外蒙古一度被北洋收复,而今日竟然要拱手相让,自己身在代表团中却无能为力,真有一种挫败感。

    “子锟,想什么呢。”宋子文道。

    “想起一位老友,一晃二十年了,不知他泉下有知,会不会跳出來骂我。”

    ……

    就在谈判即将达成共识之时,盟国召开波茨坦会议,斯大林要与美国新任总统杜鲁门、英国首相丘吉尔开会,中苏会谈不得不告一段落,代表团趁机返回重庆,暂得喘息之机。

    宋子文一到重庆,即辞去了外交部长的职务,这种临时撂挑子的行为让陈子锟苦笑不已,难道不亲自签字,历史就会遗忘么。

    莫斯科之行让陈子锟消沉了一段时间,大街上到处悬挂着蒋介石、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的巨幅画像,号称世界四大领袖,老百姓也都陶醉其中,以为中国真的扬眉吐气,跻身世界强国之列了,只有办外交的人才知道,中国不过是跟着凑数而已,蒋委员长在别人眼里就跟无赖小丑一般。

    七月底,美英中发布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陈子锟注意到公告并无苏联参与,心中便知美苏之间有了分歧,而且问題关键就在于苏联是否对日作战,罗斯福总统是一直期望苏联参战的,而新任总统杜鲁门未必这样看。

    八月初的一天,陈子锟正在书房看报纸,院子里小南正和薛斌家的两个孩子玩耍,在重庆住了许久,孩子们都学了满嘴的四川话,家里更是南腔北调,北平上海河北福建话都有,薛文薛武年龄和嫣儿差不多大,已经十八岁了,都参加了青年军,一身卡其制服,威武的很。

    忽然电话铃响起,陈子锟拿起听筒:“哪里?”

    “子锟,是我,好消息,特大好消息,我们不用在卖国条约上签字了。”那边传來的是宋子文激动的声音。

    陈子锟站了起來,握紧了话筒:“你说什么,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剧变。”

    宋子文道:“今天早上,一架美国轰炸机在日本广岛上空投下原子弹,炸掉了整个广岛,日本投降在即,不用苏联出兵了。”

    “原子弹。”陈子锟大为震惊,他在美国的时候隐隐听说过一个神秘的曼哈顿计划,据说耗用大量人力物力,沒想到研制出來的武器如此凶猛,一颗炸弹就能毁掉一座城市,照这样打法,十几颗炸弹下去,日本的战争潜力就全完了,战争有望在近期结束。

    电话什么时候挂掉的他都不知道,一直沉浸在兴奋中,美国有了原子弹,苏联势必胆怯,欧战结束后苏美直接从盟友变成劲敌,冲突一触即发,皆因双方旗鼓相当,现在美国有了强大武器,平衡被打破,战争反而不会发生了,东北三省的盘踞日军,也不需要苏联动手解决了,实在是一大幸事。

    但谁也沒有料到苏联的无耻,在第二颗原子弹在长崎爆炸后,次日苏联即迫不及待的对日宣战,百万大军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所谓精锐关东军早已腐朽不堪,病弱残兵而已,被强大的苏军秋风扫落叶一般消灭殆尽。

    东北既被苏联占领,中国瞬间处于下风,这条约是不签也得签了,八月十四日,《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莫斯科由中国外交部长王世杰与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正式签订。

    八月十日,日本照会盟国,愿接受波茨坦公告,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实际上已经结束,但日本并未正式投降,普通百姓还蒙在鼓里。

    陈子锟连夜召集在重庆的所有老部下來家里开会,告诉他们,胜利在即,立刻准备行装回江东。

    “这么急。”阎肃奇道,“日本不是还沒投降么。”

    陈子锟道:“正式公告就在这几天,日本一投降,沦陷区马上沦为真空地带,谁抢到算谁的,咱们不赶紧杀回去就被别人占了先机,丢了地盘,谈什么都是虚的,这样的日子你们还沒过够么。”

    众人一听,摩拳擦掌,精神百倍。

    会议结束,众人连家也來不及回,匆匆上车直奔机场,陈子锟换上戎装准备出发,家中妻儿在客厅中列队送他,陈子锟的目光划过每一个人,姚依蕾、鉴冰、林文静、夏小青,刘婷,还有小南和姣儿,他隔三岔五出差,家人早就习以为常,但这次不同,因为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踏上征途。

    每一次出发,陈子锟都会说一句,等我回來,但这次沒说,他说:“再过一段时间,咱们就回家了,“

    最小的小女儿姣儿已经六岁半了,歪着脑袋道:“爸爸,这不是咱家么。”

    陈子锟捏捏她的小脸蛋:“重庆不是我们的家,江东才是家乡,过几天爸爸來接你,去看咱家的城堡。”

    北泰的滨江别墅美轮美奂,沦陷之后就成为陈家人心中永远的痛,姣儿只在大人的叙述中知道有这样一个美丽的家,还从未亲眼见过,自然充满好奇。

    “爸爸,你早点來接我。”

    “嗯,知道了。”陈子锟亲亲女儿,摸摸小南的脑袋,这个捡來的儿子已经十五岁了,听力渐渐恢复,语言功能也与一般少年无异,伙伴们都参加了青年军,他也闹着要参军,被妈妈训了一顿才消停。

    告别了家人,陈子锟出门上车,车队呼啸而去,直奔白市驿空军基地,机场上空,运输机往來穿梭,不光陈子锟一个人有先见之明,重庆的大员们都在忙着联系接收事宜,沦陷区大把的票子金子房子车子和娘们等着被接收呢,此时不未雨绸缪,临到关头可就晚了。

    陈子锟有自己的私人飞机,这架dc3已经服役多年,往來重庆上海之间,一直承担干私活的重任,任何标识涂装都沒有,现在紧急喷涂上了青天白日机徽,旅客登机完毕,关上舱门,满载着胜利的喜悦腾空而去。

    数小时后,飞机降落在江北野战机场,抗日救**众将云集,陈子锟召开紧急会议,阎肃、陈启麟、盖龙泉、陈寿、曾蛟、双喜、梁茂才等干将全部到场。

    陈子锟环视众人,铿锵有力道:“弟兄们,不出一周,日本就会正式宣告投降,**八路军已经发布公告,称对日寇的最后一战,重庆方面也紧急调派兵力准备接收,沦陷区的日军实力尚在,军火物资甚至是兵员,都是争抢的对象别的地方咱不管,江东是咱的老地盘,弟兄们浴血抗战八年,死伤了那么多人,临了,能让别人把咱的地方抢去么。”

    “不能。”下面一片回应。

    “谁敢抢,就和他干。”梁茂才站起來道。

    陈子锟双手压一压,道:“江东的情势比较复杂,在江北,咱们要和八路军抢,在江南,要和顾祝同的人马抢,一边是**,一边是国府正规军,咱们能干过他们么。”

    下面一片哄笑,笑声带着骄傲与自信,江东抗日救**虽然挂着杂牌军的番号,但装备比远征军还好,与驻印军持平,一水的美国货,真打起來肯定占上风。

    陈子锟进行了一番部署,兵分两路,一路在陈寿的带领下收复北泰,一路在陈启麟的带领下在江南平推,还有一路人马由自己亲率,接收省城。

    ……

    大青山地区,八路军根据地,纵队首长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叶雪峰政委表情严肃,道:“同志们,党中央**发布了对日寇最后一战的声明,苏联红军已经打进了东北,战胜日本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时间已经到來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民的一切抗日力量应举行全国规模的反攻,密切而有效力地配合苏联及其他同盟国作战,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军队,应在一切可能条件下,对于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实行广泛的进攻,歼灭这些敌人的力量,夺取其武器和资财,猛烈地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

    一阵热烈的掌声,武长青道:“同志们,虽然胜利就在眼前,但我们必须留意国民党反动派的举动,他们势必抢夺我们的胜利果实,现在我命令,部队向北泰挺进,抢在国民党之前接收这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