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四章 接收
    叶雪峰单枪匹马入虎穴,以他的大无畏精神折服了桥本隆义,北泰日军全体投降,看到炮楼上空升起白旗,武长青长出一口气,放下望远镜,命令部队入城。

    三千日本降兵在大操场上集合,军官交出佩刀,士兵将武器堆成一座小山,八路军战士在四周警戒,严防有人不甘失败狗急跳墙,但奇怪的是,这么多日本兵,有枪有炮,弹药粮草充足,天皇一句话,还就真投降了,沒一个人起反抗的心思。

    看到昔日的侵略者垂头丧气,八路军战士们心里乐开了花,北泰的百姓们听闻鬼子投降,都涌到大街上又蹦又跳,鞭炮声此起彼伏,比过年还热闹。

    往日高人一等的日本侨民都龟缩在家里,房门紧闭不敢出來,皇军投降了,他们的保护伞沒了,生怕愤怒的中国人把他们撕成碎片。

    伪军们人心惶惶,虽然早就料到这一天,但沒想到前來接收的竟是八路,他们和八路私下里的关系可不咋的,眼瞅大难临头,当官的带着金银财宝小老婆趁机溜了,当兵的把枪一扔,军装一扒,也跑了,也有那不甘心失败的主儿,带着几十个兄弟想出城当土匪去,结果被八路军一阵乱枪,全都打死在街头。

    桥本隆义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老对手,八路军司令武长青,中**队兵强马壮,人数众多,就是真格的干起來,日军未必能赢。

    “司令官阁下,我想给士兵们讲几句话,可以么。”桥本隆义道。

    “请便。”武长青表情严肃,有礼有节。

    桥本隆义登上台子,沉痛无比道:“士兵们,日本投降了,我们打败了,与全世界为敌,我们是赢不了的,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回家,与妻子儿女团聚……”

    “啪”的一枪,桥本大腿上中了一枪,当场倒地。

    操场上的日军顿时哗然,但纪律尚在,全体卧倒,沒有人乱跑,负责警戒的八路军战士迅速锁定了开枪的人,将他制住。

    武长青脸色铁青,让卫生队给桥本治伤,让叶雪峰严肃处理这一起突发事件。

    凶手是程栓柱,他混进城里埋伏在楼顶,在五百米外击中了桥本隆义,正要开第二枪的时候,一颗臭子耽误了大事,被巡逻队抓住,他沒有反抗,坦然受缚。

    叶雪峰审问了栓柱,他先让人把绳子解开,给他递了一杯水,问他:“栓柱,是你开的枪。”

    “是我。”

    “狗日的打得挺准,一里外开枪都能打着,不愧是特务连出來的。”

    “叶政委,俺的枪法不是特务连里学的,是山里打猎练得。”

    叶雪峰笑笑:“栓柱,鬼子投降了就是俘虏,咱八路军不兴杀俘的,你知道不。”

    栓柱道:“知道,可我不是八路军了,我要为俺爹,俺叔,俺们寨子几百个乡亲报仇。”

    叶雪峰道:“程家寨惨案,我是知道的,我恨不得手刃桥本,但纪律和政策不允许我这样做,我也不允许你破坏大局,如果你杀了桥本,就是陷八路军于不义,你懂么。”

    栓柱想了一下道:“懂了。”

    叶雪峰道:“那好,你走吧。”

    栓柱纳闷:“你不治我的罪。”

    叶雪峰道:“你何罪之有,只不过这一枪打得不是时候罢了,你放心,桥本逃不过正义的惩罚,他是战争罪犯,我们要审判他的。”

    通信员进來报告:“政委,抗日救**开过來了,司令员让你马上过去。”

    叶雪峰心中一沉,该來的还是來了,他拍拍栓柱的肩膀:“仗还沒打完,想参加八路军的话,随时欢迎你。”

    说罢戴上军帽,急匆匆來到临时指挥所,墙上的日本旗帜刚扯下,室内还保持着原來的风貌,木地板,榻榻米,屏风,武长青站在地图前若有所思。

    “老武,国民党來的挺快啊。”叶雪峰走了进來。

    武长青爽朗笑道:“來得快不如來得巧,他们毕竟晚了一步,我已经让部队做好战斗准备,软的硬的一概奉陪到底。”

    城外,抗日救**一个旅的部队正杀气腾腾,虎视眈眈,迫击炮和重机枪已经架起,部队正蹲在野地里吃罐头,饱餐战饭后一声令下就冲进城去,把本來属于自己的东西抢來。

    陈寿气得直冒烟,走來走去,狠狠将雪茄踩在脚下,大骂道:“八路真不讲究,这不是截和么,不行,我得和他们说道说道,双喜,您进去告诉他们,赶紧撤出來,不然就开打。”

    双喜现在是上校旅长,抗日救**的大将,他亲自出马,坐着一辆吉普车进了城,找到武长青和叶雪峰交涉,让他们撤走,并且交出俘虏和日军的武器装备。

    “对不起,我们已经接收了。”武长青道。

    “最高当局命令,第十八集团军和新编第四军原地待命,谁让你们擅自出动的,你们这是抗命,知道不。”双喜气势汹汹的质问。

    叶雪峰道:“我们奉的是八路军总部的命令,就近受降,北泰一直是我军活动范围,我们又是先來的,贵军总要讲究先來后到吧。”

    双喜道:“你给我讲先來后到,行,我告诉你,北泰是我们陈总司令亲自建成的,这座城是我们的。”

    叶雪峰冷笑:“北泰是劳动人民一砖一瓦建成的,和具体某个人是沒有关系的。”

    双喜道:“你们不走,就是准备开打了。”

    武长青道:“悉听尊便。”

    双喜扭头就走,气得火冒三丈,路过操场的时候看到八路军的炮兵正在摆弄战利品,那是十几门九二式步兵炮,暗道不好,江北纵队的战斗力历來不错,再加上充足的日械,这场仗可不一定能打赢。

    回來报告陈寿,侦察兵也探听到了八路的情报,这次江北纵队全军出动,加上县大队、区小队、武工队等,足有一万多人,占据绝对优势。

    “这仗不好打,发电报,请示总司令吧。”陈寿懊丧道。

    ……

    江南,抗日救**大部队正在田野间行进,队伍蜿蜒数里,如同长蛇,陈启麟穿着美式军衬衣站在小山岗上,用望远镜看着部队,踌躇满志,忽然一辆摩托车疾驰而來,通信兵报告说:“军座,89军在前面拦路,不让我们过去。”

    89军是第三战区的部队,军长区广武,是顾祝同手下爱将,和抗日救**关系不咋的,为争夺地盘曾经摩擦多次,这次居然当起拦路狗,陈启麟大怒,当即带着一队卫兵前去交涉。

    对方早已严阵以待,挖了战壕,架着机枪,后方还摆着一个炮兵团,摆明了要打大仗的架势。

    区广武和陈启麟是黄埔军校的校友,不过低了一届,此时笑吟吟道:“不知道启麟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实在抱歉,话说是那股风把您吹來了。”

    陈启麟冷笑:“区军长客气了,你摆这么多兵在这,不就是防我的么。”

    区广武道:“哪里话,我部在此驻防,是奉了最高当局的命令,防备新四军接收敌伪的。”

    陈启麟道:“我部可不是新四军,你拦我们作甚。”

    区广武奇道:“抗日救**为何至此?顾长官明明有电令,一切地方武装就地驻防,不得擅自行动么。”

    说着拿出顾祝同的手令來,洋洋自得的展示。

    陈启麟气得咬牙切齿,自己也是堂堂黄埔毕业,居然成了杂牌军了。

    “抗日救**乃是美**援试点,中美联军,怎么能是地方武装呢,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有这样的地方武装么。”陈启麟指着自己的卫队嚷道。

    他的卫队开着四辆吉普车,都穿着卡其军装和高筒军靴,头戴钢盔,背着卡宾枪和冲锋枪,嘴里嚼着口香糖,一副美国派头,反观89军的弟兄,依然是粗布军装,帆布子弹带,绑腿布鞋,中正式步枪,面黄肌瘦,军容不整。

    区广武笑道:“启麟兄,说白了吧,你们不就是想抢着接收省城么,对不住,兄弟我奉了上峰的命令,不许任何人过去,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说什么也沒用,要么你现在打电报,请校长亲自下令,要么你带兵來攻,兄弟我奉陪到底。”

    话说到这份上,陈启麟也只好拂袖而去,几辆吉普车卷着烟尘开走了,区广武冷笑道:“和我斗,你还逊点。”

    参谋上前道:“军座,他们不会真打吧,弟兄们可抗不住。”

    区广武道:“他敢,这边打,那边顾长官就把状告到委座那里,撤他的职,治他的罪。”

    参谋们就都嘿嘿笑起來。

    区广武望着南方,心中暗道,不知道大哥这会赶到省城沒有。

    他的大哥区广延是最高当局任命的江东接收专员,此刻正带着一个营的人马赶往省城,抢在所有人之前接受投降,收缴日军武器军火,改编伪军,建立政权。

    江东省城外,车队正在行进,区广延坐在车上望着外面的风景,不禁感慨:“十几年了,变化很大啊。”

    “爹,这回接收江东,可是大功一件啊。”区广延的儿子区金宝一身少校制服,威风凛凛的坐在一旁,大热天穿着呢子军装可他的捂得不轻,胖头上全是汗。

    “嗯,那是自然。”区广延志得意满,眯起了眼前,十五年前的一幕幕浮上心头,陈子锟,老子又回來了。

    一阵轰鸣从头顶传來,几架运输机低空掠过,机翼上的青天白日很醒目。

    “爹,飞机。”区金宝少见多怪,指着天嚷道。

    区广延心中纳闷,会是谁在飞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