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八章 到处都在接收
    鉴冰先去找李耀廷,可是李公馆也换了主人,门口站着哨兵,门庭若市,宾客云集,看架势住的也是重庆來的接收大员。

    无奈,只好再去找慕易辰,可是來到慕家一看,人去楼空,大门上贴着封条,院子里乱糟糟,跟刮过龙卷风一样。

    鉴冰和林文静两个女子,拖着行李很不方便,于是前往外滩想找家饭店落脚,可是所有饭店宾馆都爆满,据说客人都是大后方來的高官。

    朋友熟人找不到,连个住的地方也解决不了,林文静提议去南市找自己的继母,鉴冰想了一下答应了,两人坐着黄包车來到南市,寻访了一大圈才在一处石库门住宅找到了米姨。

    石库门里住了五家人,米家住在亭子间里,空间狭小,暗无天日,林文静几乎是钻进去的,米姨已经六十多岁了,头发花白,身形瘦削,见到继女來访,精神头立刻好起來,拉着她巴拉巴拉问个不停,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來,她已经八年沒见到儿子文龙了。

    见米姨过的如此之窘迫,林文静暗自伤心,四下里看看,不见外婆的踪影,便问外婆哪去了。

    “唉,你外婆前年病故了,临死还念着文龙。”米姨拿起手帕擦着眼角。

    正聊着,米家富和老婆回來了,见阔亲戚來访,急忙堆起笑脸招呼,鉴冰向他打听上海的近况,米家富來了精神,高谈阔论,说现在的世道比日本人在的时候还乱,到处都是接收大员,只要看中的东西,不管青红皂白,先把人办成汉奸,房子沒收,工厂查封,人下狱,沒有黄金美钞别想出來。

    “接收大员个个肥的流油,讲究五子登科,金子、房子、车子、票子、女子,啧啧,要是能跟着当个差就好了,哪怕跑跑腿也行啊。”米家富眉飞色舞,难掩羡慕之色。

    小舅妈道:“别的阿拉不图,能帮小杉安排个工作就好。”

    小杉是米家富的儿子,二十多岁沒正经工作,一直在外面游荡,刚才林文静已经听米姨提过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自家亲戚,她便应承道:“好吧,我想想办法。”

    米家富道:“太好了,走,我请你们下馆子。”嘴上说的响亮,眼睛却看向老婆。

    小舅妈道:“不怕你们笑话,家里隔夜米都沒有了,中央定的规矩,二百储备票换一元法币,家里本來积蓄就沒多少,现在更是精光。”

    林文静看小舅妈手上光秃秃的,金戒指和金溜子都沒了,知道米家的境况确实很惨,她立刻掏出一叠美钞道:“这些先拿去用。”

    小舅妈刚要去接,却被米姨一把抢去,只好讪讪说:“等小杉回來一道去吧。”

    米家富一摆手:“不等这个小赤佬了,阿拉先去。”

    一家人來到街上菜馆,洋洋洒洒点了十几道菜,都是米家人在吃,鉴冰和林文静只是略微动了动筷子,这顿饭就米饭就吃了八碗,米家富还意犹未尽,一抹嘴道:“文静,要常來家里坐坐啊。”

    吃完了饭,已经傍晚七点多了,米家房子狭小自然是住不得了,只能暂存行李,两人上街再去寻找饭店,正漫无目的的走在黄浦江边,忽然一辆豪华轿车在前方停下,下來一个穿西装的男子,笑容满面,口称阿姨。

    林文静认出是弟弟的小学同学沈开,奇道:“你不是在重庆负责电台业务的么,怎么也到上海來了。”

    沈开道:“这不是胜利了么,回家探亲了,两位阿姨,你们这是上哪儿去。”

    鉴冰道:“我们正找地方住呢,有家不能回,什么世道啊。”

    沈开道:“莫非陈叔叔的公馆也被人占了。”

    “是啊,你怎么知道。”

    “别提了,我家的铺子也被人查封了,这帮接收大员,简直就是抢劫,无法无天,不过沒关系,两位阿姨先到我家下榻,我明天帮着问问,是哪个不开眼的敢动陈叔叔的房子。”

    林文静和鉴冰上了沈开的汽车,一溜烟开到原來法租界霞飞路上一栋别墅停下,院子很大,树木花草茂盛,欧式小洋楼后面还有草坪和网球场,林文静不禁惊讶,沈开家是开南北货铺子的,一般殷实人家而已,怎么住得起这么豪华的洋房,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

    沈开,也是重庆來的接收敌伪资产的官员。

    次日上午,沈开打了几个电话,笑呵呵道:“解决了,两位阿姨,中午吃了饭咱们一起过去吧。”

    鉴冰道:“就不叨扰了,我们赶紧回去收拾,老爷就要从日本受降回來了。”

    沈开道:“那好,我送你们过去。”

    驱车來到陈公馆,霸占房子的那家人早已不见了踪影,房子内外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木地板打蜡,铺着羊毛地毯,墙上挂着不知真假的古画和书法,家具也都是新式的,窗帘是真丝的,洗手间里的水龙头都是镀金的,简直比离开时还要奢华。

    “这样不太好吧。”林文静道。

    沈开笑了:“阿姨,都这样,沒什么不好的,咱们不在上海的时候,汉奸占了咱们的房子,添置了些家当,就当是房租吧。”

    鉴冰想到失踪的李耀廷,便道:“小沈,你神通广大,帮阿姨打听两个人,李耀廷和慕易辰,他们怎么找不到人了。”

    沈开皱起眉头:“这两人都被定性为汉奸了,李耀廷潜逃,慕易辰被抓,关在提篮桥,这案子不是我负责的,恐怕不好插手。”

    鉴冰知道不好麻烦别人太多,道:“谢谢侬了,等老爷回來咱们一起坐坐。”

    沈开道:“我有今天,全靠陈叔叔帮忙,这些都是应该做的,最近上海世面很乱,我帮你们找了两个老妈子,一个看门的男佣,回头让他们过來,两位阿姨过过眼,不行再换,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

    鉴冰和林文静又是一阵感谢,送走了沈开,坐在富丽堂皇的客厅里,竟然生出一种陌生的感觉。

    上海,似乎还是以往那个纸醉金迷的上海,似乎又改变了些什么。

    隔了一日,陈子锟从日本飞來,专机降落在虹桥机场,轻车简从回到家里,听两位夫人讲述了上海的情况,不由得急火攻心,李耀廷和慕易辰都是他二十多年的老朋友,绝不能出事。

    可是陈子锟却无从着手,抗战八年,等于重新洗牌,现在掌权的是各路接收大员,他的关系都派不上用场了,不得已只好通过军统沈开打点关系,花了十根大条,终于将李耀廷的通缉令撤销,又托关系把慕易辰从提篮桥监狱放了出來。

    老朋友们重新聚首,不胜唏嘘,陈子锟问李耀廷有什么打算。

    “我想回北平看看,一晃在上海过了二十五年,恍如南柯一梦,该清醒清醒了。”李耀廷瘦了许多,已沒了当年的一腔热血,更像个饱经风霜的中年人。

    慕易辰也消沉了许多,满脸胡茬子,端着酒杯喝个不停,喝着喝着眼泪滚滚而下:“抗战胜利了,我们这些坚守敌后的却遭殃了,还被打成汉奸,那些真正的汉奸却摇身一变成了接收大员,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陈子锟道:“别去想那些了,人沒事就好,现在这个阶段肯定很混乱,百废待兴么,再过一段时日会好的,我看你不如到江东去干老本行,咱们再把实业搞起來。”

    慕易辰道:“也只好如此了,上海这个伤心地我是不想待下去了。”

    ……

    从东北到海南岛,全中国都在忙着接收,苏联人把东三省所有的工厂机器、铁路机车全都一股脑运回国内,这场仗苏联红军损失极小,收获颇丰,可苦了国民政府,好不容易熬到抗战胜利,最大的一块蛋糕硬生生被俄国人咬去一大口。

    据说北边不太平,八路军和**多次为接收发生冲突,**正赶赴东北,企图接收这块中国最大的工业基地,老张家父子经营二十多年,日本人又经营了十几年,就算被红军雁过拔毛,剩下的残羹剩饭也是很可观的。

    陈子锟预计,如果爆发内战,东北将是主战场,不过他自己的稀饭还沒吹冷呢,也顾不上那么远的事情,江东是他的地盘,必须牢牢把握住。

    临离开前,陈子锟拜托沈开寻找自己的小舅子燕青羽,日本投降后他就失踪了,同时失踪的还有御竜王,不过沈开表示无能为力:“我也在找他们,可燕兄神出鬼沒,实在难寻踪迹,陈叔请放心,他绝对不会有事。”

    回到江东省城,枫林路公馆收拾一新,抗战时期这里是日本将军的住宅,除了栽种了很多樱花之外,沒怎么大动,陈子锟让人把樱花树都给移植到公园,恢复这里的本來面貌。

    鉴于上海的接收乱局,陈子锟很怕自己的手下在江东也这般胡搞,可是双喜不在身边,沒有可信赖的人,想來想去他想到了一个可用之人。

    刘婷的大弟弟刘骁勇,江东军官学校毕业,一直战斗在抗日前线,作战勇敢,正直无私,可堪大用。

    陈子锟把刘骁勇叫到自己办公室,刘副团长军装笔挺,绑腿皮鞋,手托军帽昂然挺立。

    “小勇,有件事交给你办……”陈子锟把意图讲出來,最后问他:“有困难么。”

    “报告长官,保证完成任务。”刘骁勇脚跟一并,大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