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五章 戴老板之死
    李耀廷也很吃惊:“俊卿,你怎么混到这步田地了。”

    李俊卿苦笑道:“说來话就长了,我也是倒霉催的啊。”

    宝庆是个厚道人,道:“外面冷,进屋说吧。”

    李俊卿点头哈腰,跟着进來了,还对杏儿一鞠躬:“嫂子,您好啊。”

    杏儿把脸别过去,沒理他,等李耀廷和李俊卿勾肩搭背走进去,拉着宝庆道:“他就是个汉奸,你招他进家能有好事,上回咱家的洋车被警察扣了,他也不帮忙。”

    宝庆道:“到底是多少年的朋友,再说小顺子还在这儿,咱能见死不救,再说吧。”

    进了堂屋,李俊卿坐在火盆边搓着手,眼睛盯着桌上的剩饭,宝庆道:“吃了么。”

    “那啥,吃过了。”话沒说完,李俊卿肚里就咕咕叫了起來。

    “你还跟我客气,他娘,拿副招呼來。”宝庆道。

    李俊卿讪笑:“把我就不好意思了。”拿起筷子狼吞虎咽,把残羹剩饭和最后一点白酒吃喝干净,完了一抹嘴,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原來抗战胜利后李俊卿就开始找门路,抱大腿,可是很不幸,财产被一个假军统特务给骗走了,事儿沒办成,钱沒了,人也被通缉了,罪名是汉奸,自然落得这步田地。

    “呸,活该。”杏儿道。

    李俊卿假装沒听见:“唉,我是走投无路啊,也沒脸來见老朋友,可是路上我遇见一算命先生,胡半仙你们听说过么,这位爷可真不是吹出來的,他说我的救星今天刚到北京,就在老地方,我就厚着脸皮寻來了,沒成想耀廷真來了。”

    李耀廷是个爽快人,他说:“我身边倒是带了一些钱,你有多大把握能成事,若是成不了,你还是跟我回上海吧,隐姓埋名重起炉灶也不晚。”

    李俊卿道:“故土难离,我的人脉全在北平,离了这儿我啥也不是,兄弟,你借我钱,我不出一年保准加倍还你。”

    李耀廷沒说话,当即打开自己的皮箱,将里面的洗漱用品换洗衣服倒出來,打开箱底夹层,里面摆满钞票,全是绿色的美钞。

    “这些够么。”他问。

    “够够够,别说办事了,就是把六国饭店买了都富裕。”李俊卿兴奋的脸都变形了。

    “对了,赵家勇在哪儿,你们沒一起。”李耀廷忽然想起这位老友,他也是一直跟着李俊卿混的,居然沒一起出现。

    “家勇出事了,被逮起來了,不过他的罪轻,一时半会沒事,等我这边回过劲來就去捞他。”李俊卿又拿起酒壶,一摇,空了。

    “大栓,打酒去,他娘,再炒个豆腐。”宝庆吩咐道。

    次日,李耀廷带着美钞陪李俊卿在北平城转了一圈,买了一辆凯迪拉克大轿车,一栋小洋楼,全套的行头,西装长衫裘皮大衣样样俱全,金表皮鞋鼻烟壶这些零碎也缺不了,置办停当,俨然又是一个阔佬。

    然后李耀廷陪着李俊卿拜访了军统北平站的站长马汉三,相对于北平地头蛇李俊卿而言,李耀廷更加见多识广,杜月笙、戴老板都是他的朋友,陈子锟更是他的结拜兄弟,马汉三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再加上美钞打头阵,自然一路顺风。

    不出半拉月,李俊卿的名字就从汉奸名单上划掉了,摇身一变成了潜伏人士,整天穿着藏青色的中山装,胸口别着青天白日党徽,头发向后背着,和国民党接收委员们一起打麻将,看戏,喝酒。

    被押在牢房里的赵家勇也被释放,重新穿上警服,依然当起了站警。

    宝庆家的境况也大为改观,他用李耀廷的钱买了两辆三轮车,爷俩一人一辆,整天在街上蹬三轮,三轮比洋车拉的多,跑得快,还省力,生意好了许多。

    李耀廷不住六国饭店,就住在车厂里,饭菜钱都算他的,大米白面猪肉白菜,隔三岔五还吃顿饺子,眼瞅几个孩子的小脸蛋都变得红扑扑起來。

    胡同里的地痞白二來闹过一回事,被李耀廷用手枪吓走了,隔了一日,李俊卿拿帖子到警察局,让人把白二抓起來胖揍一顿,从此不敢出现。

    ……

    马歇尔來华斡旋,政府与**恢复和谈,成立三人军事小组,商讨停止冲突,恢复交通办法,美方代表马歇尔上将,国府方面是政学系的张群,**方面则是周恩來。

    虽然抗战胜利,但是千头万绪,错综复杂,最难处理的就是苏联强占东北,拒绝**登陆,劫夺资产,日以继夜的用火车运往国内。

    二月底,重庆学生两万人大游行,刀刺斯大林画像,抗议苏军强占东北,高呼打倒新帝国主义的口号,还把**的新华日报营业部给砸了

    三月,军事三人小组飞华北巡视停战,访问延安,三方达成协议,全力停战,政治协商,马歇尔深感欣慰。

    与此同时,军统当家人戴笠飞赴北平,专程处理日本间谍川岛芳子案,军统北平站长马汉三等人前往迎接,上海滩闻人李耀廷与北平贤达绅士李俊卿都出席了在六国饭店举办的招待晚宴,戴笠和李耀廷也算是老交情了,两人把酒言欢之际,李耀廷道:“戴老板何时返沪,捎我一程如何。”

    戴笠爽朗道:“可以,走的时候我通知你。”

    宴会上,马汉三向戴老板献上一把极为名贵的九龙宝剑,据说这把宝剑是乾隆皇帝御用,剑柄剑鞘上宝石极多,价值连城,见多识广的宾客们也不禁为之震惊。

    宴会结束,戴笠下榻在六国饭店,包下整个第三层,警卫森严,里三层外三层。

    夜深了,一个仆役打扮的人悄悄上了楼顶,套上黑色夜行衣,不用绳索,直接徒手从天台下去,一个倒挂金钩,正对着戴笠下榻的套房,他拿下口中叼着的薄刃,慢慢拨开窗户一条缝隙,用吹管将一股淡蓝色的烟雾吹了进去。

    套房外间住的是两名贴身保镖,枪法过人,身手敏捷,警惕性也很高,可他俩万沒料到有人敢对军统局长下手,嗅到迷雾,头一歪,睡死过去。

    黑衣人开窗进屋,开始悄悄翻箱倒柜,很快找到那把九龙宝剑,正待离开,忽然眼角瞥见一个保险柜,顿时按捺不住,蹲在角落里开始转动密码盘。

    足足用了五分钟时间,保险柜才被打开,里面并沒有金银美钞,而是一个档案袋。

    黑衣人拿出档案袋,抽出里面的文件瞄了几眼,忽然僵住,过了几秒钟才回过味來,打开台灯,从兜里掏出一个火柴盒大小的微型照相机,将文件一一拍摄下來,依旧放回原处,连九龙宝剑也沒拿,小心翼翼爬出去,回到天台上,摘下面罩,露出一张全国影迷都很熟悉的英俊面孔來。

    前电影明星、汪政府文化部次长,燕青羽阁下,正式恢复了老本行,飞贼的干活。

    燕青羽回到北平的下处,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四合院,除他之外还住着俩人,御竜王和浅草珈代。

    北平虽已光复,但仍潜伏着大量日本间谍,御竜王正在和一帮特务商量营救川岛芳子事宜。

    燕青羽沒管他们,直接去了暗房,将胶卷冲洗出來,文件有好几份,他将其中一份单独拿出來藏好,另外一份带在身上,再次出门去了。

    军统北平站长马汉三一觉醒來,发现枕头边放着一个信封,顿时一惊,摸出枕头下的手枪四下查看,窗户门严丝合缝,沒有闯入的痕迹。

    他回到床边,戴上手套小心翼翼从封口另一侧剪开信封,里面是几张照片,上面有文字,看完之后他汗流浃背,打电话将自己的心腹刘玉珠叫來。

    “老刘,戴老板要对咱们下手了,怎么办。”马汉三道。

    “不会吧,咱们不是把九龙宝剑献给他了么,还送了那么多的宝贝。”刘玉珠有些不敢相信。

    马汉三沉重的说:“我也不相信,可他要不打算下手,整理这样的文件做什么。”说着将照片递给刘玉珠。

    刘玉珠看完也是冷汗直流:“戴老板这是卸磨杀驴啊,咱们必死无疑了。”

    马汉三想了想道:“也未必,先下手为强……”

    戴笠在北平忙了几天,准备搭机飞回南京,此时他早忘了对李耀廷的承诺,带着一帮部下先去天津,又去青岛,在青岛机场登机飞往上海。

    ……

    江东省城,枫林路官邸,陈子锟刚从重庆返回,正在办公室批阅文件,最近部队改编工作进展的很迅速,北泰的工业生产也恢复了,形势一片大好。

    电话响了,门岗报告说一位叫沈开的先生來访,陈子锟让卫兵放行,在会客室接待了沈开:“小沈,哪阵风把你吹來了,我可是刚下飞机,你就找來了,消息很及时啊,你们军统是不是盯我的梢啊。”

    沈开笑道:“陈叔这个玩笑开不得,军统可沒这个胆,小侄我就任军统江东站的站长,特來向您汇报工作,顺便商讨江东交警总队划归交警总局管理事宜。”

    原來抗战胜利后,活跃在敌后的军统领导下的忠义救**、抗日别动队、军统特务团,以及收编的汪伪税警团、首都守备师等武装,统一被改编为交通警察部队,作为戴笠直接掌握的武装力量,为统一管理,成立一个全国性的交警总局。

    陈子锟大为惊讶:“戴笠吃错药了么,怎么打起我的主意了,我的交警总队和他的是一回事么,乱弹琴。”

    沈开讪笑道:“道理是这个道理,我也不清楚戴老板怎么会作出这个决定,我就是先來给您提个醒,大概明后天,戴老板会亲自來和您面谈。”

    陈子锟道:“别明后天了,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问问他是不是疯了,收编我的部队,到底是他戴雨农的意思,还是蒋某人的意思。”

    说着拿起电话让电话局接南京长途,等了十分钟才接通,那边说了几句什么,陈子锟道:“知道了。”

    挂上电话,他脸色有些怪异。

    “戴老板怎么说。”沈开问道。

    “他死了。”陈子锟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