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六章 暗杀计划
    戴笠几乎是中国最有权势的人,军统有十万在册特工,外围人员数十万计,还有十余万美式装备的武装部队,他又是搞暗杀出身的特工,平时最注意安全工作,行踪隐秘,警卫森严,竟然死了,实在离奇。

    沈开是戴笠的心腹手下,老板死了,他自然大为不安,收编江东交警的事情哪还有心情继续,他匆忙告辞,善后去了。

    陈子锟也很震惊,戴笠之死疑点多多,断不会是飞机失事这么简单,他找到刘婷分析情况,讨论是谁弄死的戴笠。

    “很可能是蒋委员长安排人做的。”刘婷经过深思熟虑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军统势力过大,尾大不掉,即使被分割为国防部保密局和交警总局等单位后,权力还是集中在戴笠一个人手上,据说他还谋求中常委的位子,还想当海军司令,由此可见此人政治野心之大,怕是已经引起最高当局的忌惮。”

    陈子锟深以为然:“戴笠最近是太狂了一些,认不清自己的位置,这人死了也就死了,我纳闷的是他究竟掌握了我什么把柄,居然明目张胆要收编我的部队。”

    刘婷也很不理解:“这恐怕就要问戴笠本人了。”

    事已至此,只能作罢。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陈子锟在楼下餐厅吃过了饭,上楼來到书房门口,忽然发觉书房里面有动静,他不动声色,一手握住门把手,一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袖珍手枪,猛然开门进去,正看到燕青羽坐在自己位子上。

    “是你。”

    “是我,姐夫,你还真是枪不离身啊,“燕青羽笑道。

    “你这段时间跑哪儿去了,鬼鬼祟祟的,躲谁呢。”陈子锟收起了枪。

    燕青羽道:“说來话长,暂且不表,我來是给你送一样东西的,你看仔细了。”说着拿出几张照片递过來。

    陈子锟接过一看,不禁心惊肉跳,这是一份翻拍版的手写口供,内容可谓惊天动地。

    美国人意图暗杀蒋委员长。

    这个计划已经过期,本來预定在1944年3月蒋介石乘机访问印度时下手,人为制造一起空难,专机飞越喜马拉雅山时将发生意外,引擎停车,所有人跳伞,但降落伞全都做过手脚……

    更震惊的还在后面,蒋介石死后,美国人准备推出一个接替者來统率中**民配合美方进行对日作战,而这个人,就是自己。

    陈子锟惊出一身冷汗來,脑子迅速转动,这个时间点,正是蒋介石和史迪威关系最恶劣的时期,和罗斯福总统之间也频临决裂,美国人想除掉他,换一个能默契合作的人上台,便于利用中国的资源对日作战,在逻辑上是行得通的。

    仔细回想,当时恰逢日本发动壹号作战,国内告急,蒋介石便临时取消了访问印度的计划,沒想到日本人无心之间竟然救了蒋介石的命。

    如今日本已经战败,美国也换了新总统,这个计划自然废止,但是东窗事发,自己虽然无辜,也必然深受其害。

    再往深处回忆,在美国时期,战略情报局的人跟踪自己,搜查自己的行李,想來也是这个庞大计划的一部分,他们在考察、评估自己,甚至连授予美军准将军衔也是其中一环,制造出一个光辉灿烂的英雄人物,便于大家接受认可,充当中国的新领袖,美方的代言人。

    “这东西,从哪里弄到的。”陈子锟手有些颤抖,实在是太耸人听闻了,一旦泄漏,以蒋介石的心胸,自己必然家破人亡,死无葬身之地。

    燕青羽道:“从戴笠的保险柜里弄到的,原件大概已经烧毁了。”

    陈子锟大惊:“戴笠之死,是你下的手。”

    燕青羽道:“我沒那么大本事,我只不过使了个计策,让他们自己内讧而已,戴老板的死,这笔帐应该记在马汉三头上。”

    “军统北平站的马汉三,到底怎么回事。”

    “马汉三曾经叛变过,东窗事发,戴笠要执行家法把北平站一锅端,我是打草楼兔子,顺便捞到了这份情报,就给马汉三送去了一份影印版,來个借刀杀人。”燕青羽笑的很渗人。

    陈子锟叹息:“可怜戴笠搞了一辈子特务,最终还是死在暗杀之下,圣经里有句话怎么说來着,耍刀的必然死于刀下,一点不假……不过,这份情报究竟有几个人看过。”

    燕青羽道:“这是最顶级的绝密,肯定知道的人沒几个,戴笠亲信的几个人都在飞机上,一块儿完蛋了,文件也烧毁了,姐夫你就放心吧。”

    陈子锟点点头,他终于明白戴笠为什么狮子大开口,要收编自己的部队了,原來手上掌握了这个杀手锏。

    忽然门开了,夏小青走了进來,手里端着一盘水果,瞅见燕青羽一点也不吃惊:“就知道你小子來了。”

    燕青羽讪笑:“姐啊,您神机妙算,咋知道的。”

    夏小青道:“楼下狼狗蔫了吧唧的,八成是中了燕家独门**,你小子,做事总露马脚。”

    燕青羽道:“还是姐姐您厉害,那啥,我沒别的事,就是來走个亲戚。”

    夏小青道:“谁家走亲戚爬窗户翻墙头,都光复了,你躲什么,又不是真当了汉奸。”

    燕青羽道:“我有别的事,姐姐就别问了,都是老爷们的事情。”

    夏小青冷哼一声,不再追究,只问他沧州老家情况怎么样。

    “啧啧,都好着呢,燕忌南当了县保安团的团长,家里重修了祖坟,连带着把咱夏家的祖坟也修了,都好,姐姐您就放心吧。”

    “哦,那我就安心了,你们聊吧。”夏小青知道他们有正经事,便退了出去。

    燕青羽道:“姐夫,我这次來有一事相求,能不能送两个人回日本。”

    陈子锟道:“是你那老朋友御竜王吧,好吧,看你面子,我就帮这个忙。”

    ……

    一周后,上海虹口码头,驶向大阪的轮船就要起航了,船上满载赴日进行军舰接收、战犯审判的军人和法官,御竜王身穿**少校制服,和浅草珈代一起向燕青羽辞行。

    “青羽,这一别,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再见,珍重。”御竜王张开双臂,两人用力拥抱,互相拍打着后背。

    汽笛长鸣,在催促旅客登船,御竜王提起皮箱正要出发,忽然浅草珈代说:“非常对不起,可是我决定留下。”

    御竜王似乎并不惊讶,看了看燕青羽,点点头:“燕,好好照顾珈代。”

    轮船起航了,燕青羽和浅草珈代在码头上不断的挥手,直到轮船消失在天际,四月的上海,春暖花开,燕青羽的心却格外寂寥,他和浅草珈代一起漫步在街头,梧桐树下投射着斑驳的阳光,路边一家咖啡屋内,电唱机正播放着友谊地久天长。

    燕青羽忽然心中一动,让浅草珈代先回家,自己走进了咖啡屋,在墙角的火车座上坐下,点了一杯拿铁,闭上眼睛静静品味回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女子坐到了他的对面。

    燕青羽眼睛都沒睁开,道:“你终于出现了。”

    來的是唐嫣,她淡淡一笑:“该來的总是要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你我之间的合作终于可以结束了。”

    燕青羽终于睁开眼睛:“哦。”

    唐嫣道:“你不要误会,组织并沒有抛弃你,在抗日战争期间,你的情报让我们减少许多损失,组织上给你记了功,你的级别也提高了,现在归中央直属,连我都要称你一声领导了。”

    燕青羽道:“哦。”

    “所以,现在我已经不适合做你的联络人,你的新联系人是……”唐嫣凑过來,在燕青羽耳畔轻轻说出一个名字來。

    燕青羽眼睛瞪大了:“他。”

    唐嫣满意的笑了:“怎么样,组织对你还是很重视的吧。”

    ……

    四月,苏军撤出长春,东北民主联军随即占领长春,重庆《大公报》发表《可耻的长春之战》社论,抨击苏联以及**,《新华日报》以《庆长春》的文章回击,一周后,哈尔滨也被民主联军占领。

    六月,江东省城,枫林路官邸内,陈子锟坐在客厅里看报纸,小南趴在桌子上调着短波收音机,喇叭中传來一个激昂的男声,与中央电台糯甜的女声播音截然不同。

    “下面播放两篇解放日报社论,《美国应立即停止助长中国内战》,《反对美国帮助屠杀东北人民》,请听详细内容……”

    小南正听的入神,刘婷走过來关掉收音机:“还不做功课去。”

    “做完了,妈妈让我听听嘛。”小南已经是十六岁高中生了,穿着网球鞋和短裤,眉清目秀,俨然一个帅哥胚子。

    刘婷道:“你还小,不要提早关心政治,你的任务是读书学习,做工程师或者医生、律师,教师。”

    小南道:“不,我要入伍,像爸爸和哥哥那样当飞行员,开战斗机,开野马战斗机。”

    刘婷沒好气道:“家里一大群穿军装的还不够啊,不许,坚决不许。”

    陈子锟放下报纸道:“小南,过來,给爸爸说说,为什么关心政治新闻。”

    小南道:“我们同学都关心,反饥饿,反内战,是每一个青年的责任,当局发动内战,不得人心,报纸广播里也尽是谎言,同学们都说,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所以我……”

    陈子锟道:“报纸和广播都是宣传手段,你听了又有何用,关键还是要靠自己思考,用这儿。”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知道了,爸爸。”小南对父亲还是很敬畏的,不敢强辩,不过看他眼神,分明不大服气。

    佣人进來道:“老爷,徐先生來了。”

    有客人到,小南乖乖上楼去了,刘婷陪着陈子锟会见了党员通讯局驻江东站主任徐庭戈。

    所谓党员通讯局就是以前的中统,军统改为国防部保密局,中统也调整成这个名字,徐庭戈摇身一变,从汉奸变成了接收大员,又变成中统骨干,可见其人本事之大,手腕之高明。

    徐庭戈表现的很谦恭,客气一番后拿出一张照片:“陈长官,可认识这个人。”

    陈子锟一看,这不是燕青羽的照片么。

    “你找他作什么。”

    “此人有共谍嫌疑。”徐庭戈煞有介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