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章 军事冲突
    当刘媖追问陈北的父亲是谁的时候,他却顾左右而言他,不愿说父亲是谁,刘媖只是一个单纯的高中女生,也门第家境之类问題还不是很感兴趣。

    与此同时,省主席区广延的官邸内,花厅里温暖如春,区家兄弟正在打麻将,身后站着丫鬟端着茶壶伺候,夫人们摸着牌,讨论着金宝的去向,少爷当军官当够了,要换一个玩法。

    区广武道:“大哥,我有个路子,不如让金宝去上海扬子公司当个襄理,学着做生意,这年头一手抓枪杆子,一手捞钱,都不能耽误。”

    丫鬟过來给老爷少爷们茶杯里续水,金宝趁机在丫鬟翘臀上摸了一把,撇嘴道:“切,才襄理,我不去,要当就当总经理。”

    区广延沉下脸道:“放肆,你有什么经验,就当总经理。”

    区广武道:“以我侄儿的才干,当总经理那是妥妥的,不过这扬子公司不是一般人开的,金宝,你就屈尊当个襄理得了。”

    区广延奇道:“哦,有什么背景。”

    区广武压低声音道:“是孔家少爷开的……”

    区广延做恍然大悟状,区金宝也不敢嚣张了,孔祥熙家的公子,那是比自己牛逼多了。

    忽然管家捧着电话进來:“老爷,江东时报的魏主编找您。”

    魏主编是区广延手下大将,在报纸上造势诋毁,无所不能,这大半夜的打电话來,定然有重要事情,他让姨太太替自己打牌,走到一旁接了电话,很快神色就变得凝重起來,挂了电话对区广武道:“别打了,出事了。”

    区广武道:“大哥,什么事,要紧么。”

    区广延道:“陈子锟的兵打了美国兵,还把人抓到兵营里去了,我看要出大事,机不可失失不再來,咱们要瞅准机会,给姓陈的上点眼药。”

    区广武一一拍大腿:“妙啊,美国人那是能惹得么,陈子锟自找死路,我这就回军营,这帮海军陆战队和我关系好的很,我给他们加点油,点把火,把小事变成大事,变成国际纠纷,还不够陈子锟喝一壶的。”

    “好,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去安排。”区广延兴奋的背着手走來走去,他这个省主席名不副实,早憋了一肚子火,如今终于找到机会反咬一口了。

    ……

    枫林路官邸,陈子锟正在招待钱德斯上校一家,钱德斯的妻子艾米丽和三个孩子在抗战时期陷于上海,军统曾经寻找过数次终无下落,最终还是等到抗战胜利在找到他们,原來艾米丽凭着犹太人的精明带着孩子藏到犹太人聚居地去了,几年下來,三个孩子都能说一口流利的上海话,谈到战争时期的苦难,艾米丽还是忍不住流泪。

    宴席上大家回忆往事,畅想未來,忽然管家进來,对刘婷耳语几句,刘婷说声失陪离席而去,过了一会儿又进來说家里有事先行告退,陈子锟也沒当一回事。

    吃过了晚餐,陈子锟和钱德斯在书房里烤火抽烟,谈论局势。

    钱德斯抽着雪茄道:“马歇尔将军说,****最大的障碍在于国共两党的互相猜疑,国民党根本不想要和平,他们对促成联合政府的一切努力无不极力反对,而**,则不惜任何手段颠覆国民党的统治,挽救目前局势的唯一方法,就是抛弃国共两党,由第三方建立政府,筹备新的宪法。”

    陈子锟道:“你太理想化了,首先说第三方沒有这个力量,也沒有这个能力,就算有,只要露点苗头,就会被特务暗杀掉,闻一多,李公仆,不就是死在枪下的么。”

    钱德斯道:“只要有人愿意站出來,美国人会伸出援手,海军陆战队在华兵力已经接近十万人,我相信这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沒人可以阻挡。”

    陈子锟道:“只怕这股力量只会起到相反的作用,中国人已经受够了外**队的气,再加上美国兵的军纪实在不敢恭维,士兵的精力过于旺盛,惹出祸事,火上浇油啊,年初重庆大游行反苏,我看一场声势更浩大的反美游行也不会太远了。”

    正说着,电话铃响了,陈子锟拿起來听了一下,道:“怕什么來什么,警察拘捕了四名美军,打伤了其中两人,现场开了枪,我要去处理一下。”

    钱德斯道:“我跟你一起去。”

    陈子锟道:“好吧,不过陆战队这帮混小子买不买你这陆军上校的账,我可不敢保证。”

    卫队迅速准备了车辆,陈子锟和钱德斯坐一辆防弹轿车,士兵们分乘五辆中吉普,一辆道奇十轮卡,奔赴郊外交警总队军营。

    ……

    军营外,美军吉普车一字排开,大灯雪亮照着营门,车上的点五零机关枪处于待发状态,皮尔斯上尉耀武扬威,走來走去,时不时看看手表,他已经下了最后通牒,正在等候回音。

    忽然营门大开,军队潮水一般涌出,一水的深绿色呢子军装,德式钢盔,中正式步枪上装着刺刀,知道的明白这是交警总队,不知道的非得以为是德国陆军重现人间。

    皮尔斯上尉吓了一跳,不过他究竟是经历过硫磺岛血战的人,这点阵仗吓不住他,当即举起手,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们拉了枪栓,瞄准敌人,一触即发。

    忽然又有一股人马围过來,这回是全套美械的交警,m1钢盔,伽兰德步枪,身上穿的是美国战争剩余物资,m1943野战夹克,乍一看跟美国陆军似的。

    皮尔斯上尉就带了八十个人过來,对方出动两个齐装满员的步兵连将他们包围,双方剑拔弩张,但谁也不敢真开枪。

    正在僵持,又有一彪人马开來,是89军的一个宪兵营,在军长区广武的带领下开过來,区广武穿呢子军装,系武装带,白手套黑皮鞋,先给皮尔斯打招呼:“皮上尉,你们沒事吧。”

    皮尔斯按着枪套嚷嚷道:“区将军,我的人被他们关在里面,你必须马上解决,否则我们将保留采取包括武力在内一切手段的权力。”

    区广武道:“稍安勿躁,我來就是处理此事的。”他把脸一板,对交警总队的士兵们喝道:“都把枪收起來。”

    沒人搭理他。

    区广武怒道:“谁在指挥。”

    刘骁勇站了出來:“报告,是卑职在指挥,美军四名士兵强抢民女被当场拿获,我们是在执行军法。”

    “荒唐,你们是宪兵么,如何执行军法,把人交出來,把队伍解散。”区广武一挥手,气势十足,可刘骁勇根本不吃这一套,他冷冷道:“区军长,卑职是江东武装交通警察,不是你的89军,不必听你指挥。”

    区广武道:“小子,你和我抖狠,你够料么,我一句话,就把你们交警一总队全部缴械,你信不信。”

    刘骁勇丝毫无惧,和他对视,远处传來汽车轰鸣声,隐隐可见大队陆军调动,看來89军出动了不止一个宪兵营。

    交警总队营房里有一万名士兵,但江东不属于战区,按照以前的老传统,团以上军官都住在城内,所以今夜军营里最大的官儿就是刘骁勇了,他真不含糊,一摆手,大门里开出两辆坦克來,轰隆隆震耳欲聋,炮口直指区广武。

    区广武有点下不了台,恼羞成怒却不敢发作,正在尴尬时,陈子锟终于到了。

    陈子锟快步走來,笑容满面:“区军长你怎么在这儿。”

    刘骁勇道:“区军长來缴我们交警总队的械。”

    陈子锟喝道:“闭嘴,长官说话有你什么事。”

    刘骁勇立刻退后两步,他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來的戏码归陈子锟。

    区广武讪笑道:“是这样,总队的弟兄抓了帮我们训练的美军士兵,我是來调停的。”

    陈子锟道:“哦,调停啊,那你出动两个团的人马干什么,难不成真要把我的交警一总队缴械。”

    区广武道:“这个这个,都是误会。”

    陈子锟忽然变脸:“误会你骂了个比,想趁火打劫,你够料么,给我滚。”

    区广武被骂的狗血喷头,灰溜溜撤走。

    皮尔斯上尉依旧气势汹汹,他看出正主來了,要找陈子锟讨个说法,却被钱德斯上校喝住:“上尉,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上校,我表示抗议,中**队无权扣押我的士兵。”皮尔斯上尉据理力争。

    陈子锟用英语道:“上尉,你最好让你的士兵把枪放下,否则我会以叛乱罪逮捕你们。”

    “我拒绝服从你的命令,将军。”皮尔斯上尉來自太平洋战场,并未听说过陈子锟的名头。

    陈子锟冷冷瞪着这个红脸膛的美国南方人,皮尔斯上尉也瞪着他,上尉天不怕,地不怕,他才不相信中国人敢动美军。

    “缴他们的枪,谁抵抗就打死。”陈子锟下了命令,又用英语重复了一遍,岗楼上的探照灯将雪亮刺眼的光柱罩住这群陆战队员,如林的刺刀从四面八方涌过來,谢尔曼坦克的炮口黑洞洞,陆战队的士兵们并不是每个人都经历过太平洋的腥风血雨,他们中大多数是新征召入伍的,沒杀过人见过血,此时已经腿肚子转筋,撑不住了。

    就这样,一个连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全部被缴械,皮尔斯上尉被宪兵扣押,但陈子锟却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只是派兵将他们送回驻地了事。

    进了军营,陈子锟看到沒有高级军官在场,面色有些难看,问刘骁勇:“只有你坐镇。”

    刘骁勇道:“团以上军官都在城里搂着姨太太打麻将呢。”

    陈子锟道:“來人,把一总队的所有军官给我叫來开会,來不了的,就不用再來了。”

    副官飞速去办,一群人簇拥着陈子锟走进总队指挥部,陈北上前敬礼:“父亲。”

    陈子锟奇道:“你怎么在这里。”

    陈北道:“我也是当事人。”

    陈子锟看看小鸟依人的刘媖,顿时明白了什么,而跟在他身后的刘骁勇则变了脸色,追自家小妹的飞行员竟然是陈子锟的儿子。

    一个参谋跑进來:“报告,刘秘书來了。”

    “让她进來。”陈子锟道。

    转眼刘婷心急火燎的进來,也顾不上打招呼,先把刘媖拉过來上上下下打量着,确认沒事才拍着胸口道:“吓死我了,你这死孩子乱跑什么,爹妈都急坏了。”

    刘媖低着头小声道:“知道了大姐。”

    刘骁勇道:“大姐,沒事了,坏人已经抓起來了。”

    陈北因为军务繁忙,很少在家里住,但刘姨还是认识的,他也招呼了一声:“刘姨。”

    刘婷冰雪聪明,早看出端倪來了,便道:“小北,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家小妹,叫刘媖,论辈分你得喊一声小姨。”

    陈北吸了口气,低低喊了一声:“小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