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一章 舆论哗然
    一时间指挥部里的气氛非常怪异,大家各有所思,不过陈子锟坐镇,谁也不敢乱说乱动,只能将心事藏起。

    陈子锟让刘婷带小妹回家休息,让陈北赶快滚回空军基地,还骂他吊儿郎当毫无纪律,把外人赶走之后,就该处理军营里的事务了。

    二十分钟后,军官们开始陆续抵达,滴水成冰的大冬天深夜,把长官从温暖的被窝里喊起來可是一件得罪人的事儿,有些人夜生活丰富,还在打牌听戏,來的就早些,那些沉浸在黑甜乡里的长官们就沒那么幸运了,足足过了一个小时才匆忙赶到。

    上次接收事件,陈子锟已经处理过一批军官了,换了一帮军官学校出身的少壮派,但是今天看,少壮派也靠不住,有些三十出头的中级军官,已经大腹便便,脑满肠肥了。

    “今天,若不是刘骁勇在这儿,交警一总队就被89军缴械了,诸位小日子过的不错啊,寒冬腊月的,搂着小媳妇钻暖被窝,哼哼。”陈子锟冷笑不止,众军官噤若寒蝉。

    “把军衔领花都摘了吧。”陈子锟道。

    众人大惊,这是要一抹到底啊。

    刘骁勇上前低声道:“长官,这样一來,部队的架子就散了。”

    陈子锟微微点头,道:“今天我把你们这帮废物全都就地免职,换上二等兵军衔,从头干起,什么时候合格,什么时候官复原职,各连排主官,由本队士兵投票选举生成,一总队由我亲自掌管,刘骁勇暂代副总队长一职,主持日常工作,就这样,散会。”

    说罢,他拂袖而去,刘骁勇下令众军官解散,各回各营,即日起禁止外出。

    军官们很是不满,陈长官训斥他们也就罢了,这个刘骁勇不过是仗着姐姐的裙带关系上位,也把自己当大瓣蒜了,有个上校挑衅似的问道:“刘代副总队长,请问我们去那个连当兵。”

    刘骁勇道:“各位都是长官,就集中在警卫连吧,也好照顾。”

    上校道:“我们不是长官,我们都是二等兵,警卫连还要站岗放哨,我们老胳膊老腿的,这天又冷,怕是熬不住啊。”

    刘骁勇道:“要不,就到炊事班去。”

    上校道:“你骂我们是饭桶啊。”

    刘骁勇道:“诸位,对不住,让你们下连队锻炼是陈长官的意思,你们别冲我來,要是愿意呢,就自己挑一个连队去当兵,要是不乐意呢,随便哪儿呆着都行,可有一样,别回家就行,刚才陈长官也说了,禁止任何人外出,想必你们也听见了。”

    他不卑不亢,软中带硬,军官们也沒辙,只好怨声载道找个暖和地方或者去睡回笼觉,或者聚在一起骂刘骁勇,骂区广武,骂美国人吃饱了挑事。

    ……

    次日一早,陈子锟在餐厅里吃饭的时候,两份报纸摆在面前,一份是阮铭川主编的《淮江日报》,一份是魏秋水主编的《江东时报》,两份报纸的头版都刊登了昨晚的事件,标題各有不同,淮江报的标題是“美军强奸未遂被警方拿获”副标題是美国鬼子滚出去,江东报的标題是:女生遭美兵**,罪犯竟被警察保护。

    “荒唐。”陈子锟将江东时报拍在桌子上,勃然大怒,时报这则新闻太毒了,不仅污了人家清白,还给自己泼了一盆脏水,罪犯被警察保护,不就是说自己包庇美国兵么。

    头疼的事不止这一条,南京国防部打來长途电话,质问江东交警总队与89军发生冲突一事,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师准将副师长乔治.霍华德正紧急从天津飞來,处理美兵被扣押之事,飞机中午就到。

    陈子锟让勤务兵预备军装,他要亲自去机场迎接霍华德将军,中美关系非同小可,一定要谨慎处理,不能损坏外交关系,更不能有辱国格,实在难办。

    正要出门,长途电话又來了,这回是蒋委员长亲自打來的,陈子锟介绍了情况,信誓旦旦表明,三天之内处理完毕,一定秉公执法。

    应付了电话,陈子锟披上斗篷,出了大门,刘婷迎面走來,手里拿着一份《江东时报》忧心忡忡的样子,刚要说话,陈子锟便道:“我都看见了,报社的事情你去处理一下,让他们更正,赔礼道歉。”

    刘婷点头:“好,我这就去办。”

    勤务兵打开车门,陈子锟钻进去一半,又探头出來道:“学校方面的情绪也要安抚一下,小妹身体怎么样,必要的时候,她要出面说明情况。”

    刘婷道:“身体无碍,就是精神不好,吓到了,现在家里歇着,你放心,我会处理的。”

    陈子锟这才乘车离去,车开到官邸大院门口的时候,迎面一辆吉普车开來,正是自家儿子陈北。

    “停一下。”陈子锟招呼司机,防弹大轿车停在路边,陈子锟降下车窗,将陈北叫到跟前训斥了一顿,这才离去。

    陈北英雄救美,还洋洋得意呢,被老子骂了一顿,郁闷的回到家里,刘婷站在二楼喊他:“小北,你來一下。”

    陈北上楼进了书房,刘婷和颜悦色的问他和刘媖关系进展到哪一步了。

    “我和她就是一般朋友关系。”陈北老老实实回答说。

    “小南是你弟弟,他喊小媖一声小姨,你也得喊小姨,虽然沒有血缘关系,但是辈份在这儿放着,咱们中国人最讲究伦理辈份,这是不可逾越的。”刘婷语重心长教育了他一番,拿起报纸准备出去,陈北眼尖,看见时报上夸张的标題,顿时火冒三丈:“这是哪家报纸,这不信口开河么。”

    刘婷道:“我正要去报社找他们算账,幸亏报纸沒被小媖看见,不然肯定出事。”

    陈北道:“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驱车來到《淮江时报》报社,找到主编魏秋水,将报纸拍在他面前。

    “魏主编,你颠倒黑白,无中生有,我可以向法院起诉你诽谤,也可以向新闻管理部门检举你离间中美关系,你知道么。”刘婷很平静的说道。

    魏秋水倒是个明白人,当即将记者、编辑、新闻部主任叫进來质问,最后得出结论,报道确实有悖事实,存在主观猜测。

    “刘秘书,我向您道歉,保证明天在头版刊登道歉启事,并且赔偿损失。”魏秋水信誓旦旦。

    刘婷道:“赔偿就免了,我们不差这几个钱,我妹妹年龄小,以后的路还很长,即便是事实,报纸也要照顾当事人的感觉,不能指名道姓,不然有你们的官司吃。”

    “是是是,刘秘书见教的是。”魏秋水谦卑谨慎,将二人送出大门,回到自己办公室,拿起电话:“给我接省府,我找区主席。”

    “区主席么,我时报魏秋水啊,陈子锟的秘书果然找上门來了,对,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省府大楼,区广延挂了魏秋水的电话,对坐在面前的徐庭戈道:“徐主任,现在该你出马了。”

    徐庭戈冲自己的跟班打了个手势,戴鸭舌帽的跟班点点头出去了。

    半小时后,一辆沒挂牌照的卡车冲到江东时报社门口,从车上跳下二十几个手拿铁棍斧头的地痞流氓,一拥而入,见东西就砸,就人就打。

    不到五分钟,报社被砸了个稀巴烂,窗户玻璃全碎,办公桌上被砍出一道道深深的斧痕,魏秋水的金鱼缸也被砸烂,水流了一地,几条金鱼在地板上垂死蹦达。

    等警察赶到的时候,流氓们早散了,报社职员东倒西歪,哼哼唧唧,有几个人头被打破了,鲜血直流,魏主编的眼镜碎了,头发蓬乱,义愤填膺:“我要控告,这帮无法无天的流氓,我要出特刊,哪怕拼了这条命,也要揭露他们的无耻行径。”

    警察给伤者录口供,问他们是谁砸了报社,一个记者说:“不清楚,但看他们都穿着美式的高筒皮靴。”

    又有一个编辑告诉警察,在流氓砸报社之前,陈子锟的秘书刘婷和儿子陈北曾经來找魏主编,双方闹得很不愉快……

    小警察知道这案子不简单,草草记录完了就走,哪敢过问。

    ……

    江东机场,陈子锟在机场贵宾室会晤了霍华德将军,两人虽然是老同学,但此时毫不念同窗之谊,霍华德气势汹汹,來者不善,陈子锟据理力争,寸步不让。

    分歧在于,涉案四名美国兵的管辖权,霍华德将军坚持由美军军事法庭处理,陈子锟则称案件涉及中国地方百姓,须由中国法院审理。

    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最后霍华德急了,要求陈子锟出示证据,陈子锟早有准备,拿出口供,相片和证人证言,霍华德随员中有一名律师,检视后确认无误,但又说这只是一起强奸未遂,可以先行保释。

    陪同的钱德斯上校也跟着和稀泥:“陈,惩罚这四个士兵对你沒有任何益处,不如趁此机会提出一些交换条件。”

    陈子锟道:“我是绝对不会放人的,除非接到更高级的命令。”

    霍华德道:“好办,我立刻就联系南京国防部,让他们给你下命令。”

    陈子锟道:“陆战队扰民严重,我要求他们撤出江东。”

    霍华德眼睛都不眨:“好,我会作出部署。”

    双方终于达成一致,由国防部发文协调,保释涉案人员,美军撤出江东。

    霍华德沒有耽搁,当即乘机返回天津,余下的事情交给副官处理。

    陈子锟返回官邸,钱德斯上校不解的问道:“何必这么认真呢。”

    陈子锟道:“我不认真的话,火就烧到我头上了。”

    忽然前面遮天蔽日一片标语横幅,黑压压的学生们占据了整条中央大街,一个戴眼镜围白围巾的清瘦男青年站在一辆汽车顶上声嘶力竭的喊道:“同学们,同胞们,美国兵欺辱我们的姐妹,政府却包庇他们,纵容他们,我们能答应么。”

    下面一片排山倒海的怒吼:“不答应。”

    男青年又喊:“时报揭露了事实,却被不明來路的人砸了报社,打伤记者,还有天理么,还有法律么。”

    他猛然举起胳膊,声音都变调了:“打倒美帝国主义。”

    下面无数声音跟着喊:“打倒美帝国主义。”

    他再次高呼:“打倒陈子锟。”

    “打倒陈子锟。”数千大学生、中学生,在寒风中举着花花绿绿的标语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一阵凄厉的警笛声响起,警察厅的马队出动了,大队黑制服的警察手持警棍扑向学生,顿时惨叫声响彻四野。

    “他们在反对你。”钱德斯上校惊愕道。

    陈子锟叹了一口气:“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