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二章 老友杨树根
    “鸣笛。”陈子锟说道。

    司机按响了喇叭,警卫车也跟着一起鸣笛。

    汽车喇叭声在街头响起,正在驱赶学生的警察看到陈长官的车队经过,急忙报告带队警官,警官上前报告,陈子锟道:“谁让你打学生的。”

    警官啪的一个立正:“他们辱骂长官。”

    陈子锟道:“那就让他们骂,把弟兄们撤下去,谁也不许动手。”

    警官立刻吹响警笛,四下驱赶学生的巡警们撤了回來,大街上空荡荡的,满是帽子、鞋子和花花绿绿的标语、传单。

    陈子锟下车,从地上捡了个铁皮喇叭筒,大声喊道:“同学们,我是陈子锟,大家都过來。”

    学生们慢慢聚拢过來,不少人衣服扯破,眼镜摔碎,一双双不信任的眼睛望向他。

    陈子锟一跃上了汽车,道:“同学们,大家听我说,民国八年五四运动的时候,我和你们一样……”

    忽然一个棉鞋飞过來,紧接着是骂声:“你是五四的叛徒。”

    陈子锟闪身躲过棉鞋的袭击,制止了想去抓捕扔鞋学生的警察,捡起鞋子道:“谁的鞋,站出來。”

    威严的目光扫视众人,沒人说话,沒人动。

    “敢冲我扔鞋,怎么不敢站出來说话。”陈子锟悠悠道。

    一个年轻学生推开保护自己的同学们,义无反顾的站到了汽车前,道:“是我扔的鞋。”

    陈子锟道:“你敢不敢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学生一甩长发,激昂道:“再说一遍又何妨,你是五四的叛徒,民族的叛徒,你和美国人穿一条裤子,纵容美国兵侮辱我们的姐妹同胞,还打击敢于报道事实真相的报纸,我说完了,要杀要刮随便你。”

    说完一副慷慨就义的悲壮神情,同学们也都以仰慕的目光看着他。

    陈子锟把鞋扔了回去,道:“大冬天的,光脚踩在地上,小心着凉,你先把鞋穿上,我再和你说。”

    这一手让扔鞋学生很尴尬,本以为会跳出几个穷凶极恶的警察狗腿子将自己架走,到时候可以高呼几句口号什么的,就完美了,可这个陈子锟居然一点不动气,他顿时气馁,一声不吭穿上了棉鞋。

    陈子锟拿起铁皮话筒,向大街上的学生们喊话:“同学们,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

    话沒说完又被打断,一个女学生道:“你高居庙堂,怎么能理解我们普通百姓的感受,我们的姐妹正在被外人欺辱,同学们……”

    她正要振臂高呼,被陈子锟制止:“这位女同学,我必须要指明的是,昨晚事件当事人,是我的第二个儿子的小姨,不错,她是你们的姐妹同胞,但也是我陈子锟的姐妹,你说我不能理解你们的感受,这话我无法赞同。”

    一片哗然,报纸上可沒登这么爆炸性的新闻,受害者竟然是陈子锟的妻妹,这乱子可真够大的。

    扔鞋男生道:“那我想请问,既然是陈将军的亲属,为什么还要包庇罪犯,为什么要释放他们。”

    学生们纷纷附和:“为什么要包庇罪犯。”

    陈子锟伸手四下压了压:“同学们,人犯就押在交警总队的禁闭室里,人还在,你们可以推荐几个代表去看看,在这里我要说明的是,案子性质虽然恶劣,但并未造成不可挽回的恶果,我向大家保证,一定依法处理。”

    学生们交头接耳,很快推举出五个代表來,其中就包括扔鞋的男生,呛声的女生,还有先前站在高处喊口号的白围巾青年教师。

    陈子锟道:“你们现在就去查看,坐我的车去,另外我在此声明,坚决反对美国在华驻军,坚决要求美军撤出江东,撤出中国,不达目标,誓死不休。”

    一片掌声响起,又有人大呼:“打倒美帝国主义,陈将军万岁。”

    陈子锟苦笑着回头看看车里坐着的钱德斯上校,后者耸耸肩,表示不可理解。

    中央大街的尽头就是省府大楼,区广延在窗前看到这一幕,默默转身,摔了一个烟灰缸。

    一场危机又被陈子锟化解了,早年参加过五四运动的经历成了他的宝贵经验,对付这种事件驾轻就熟,连哄带骗外加豪言壮语,青年学生就五迷三道,晕头转向了。

    “学生们一腔热血,拳拳赤子心,不可辜负啊,可是如果被有心人利用起來,那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事后陈子锟这样对警察厅长曾蛟说。

    “卑职这就联合宪兵、保密局等方面严查,到底是谁在兴风作浪。”曾蛟信誓旦旦,今天学生差点把陈子锟的车队冲了,他这个当厅长的难辞其咎。

    陈子锟道:“这事可以先放一放,报社被砸一事很蹊跷,摆明是栽赃陷害,必须彻查。”

    ……次日,陈子锟接到了南京国防部的文件,让把四名涉案美军移交南京,文件上签着国防部长何应钦的名字,有了这个,就能把责任推给当局了。

    陈子锟按铃把秘书刘婷叫进來,签署命令:“放人。”

    “不审判了。”刘婷问道。

    “烫手山芋,赶紧送走,否则后患无穷。”陈子锟答道。

    刘婷顿了顿,欲言又止。

    陈子锟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一贯铁腕,怎么这回却如此沒有担当。”

    刘婷道:“我明白你的处境,不管如何处置都会有人借題发挥,让你左右为难,其实我想知道的是,如果真的后果不堪设想,你会怎么处置那几个美国兵。”

    陈子锟挥手做了一个切瓜手势:“全杀了,但只能动用私刑,不能公开处决,走程序只会带來麻烦。”

    刘婷沉默了一会才道:“难道我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正义么。”

    这话像是在问陈子锟,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气氛略有尴尬,陈子锟道:“刚才看到小北的吉普车停在院子里,怎么这会儿又不见了。”

    刘婷道:“哦,去探望他小姨了。”

    ……刘存仁家里,一群高级中学的老师学生正围着刘媖说话,鼓励她站出來说明真相,揭露事实,勇敢的同帝国主义斗争。

    正聊着,一辆吉普车开到胡同口,一帮孩子围着看热闹,陈北从车上跳下來,右手一束鲜花,左手一袋糕点,登门拜访來了。

    刘婷始终和陈子锟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所以严格來说刘家人算不得陈子锟的亲家,刘存仁也从不与岳父自居,而且约束家里人不许讨要好处,仗势欺人,除了小南经常來串门之外,和陈家來往极少。

    刘妻看到英俊潇洒的飞行员,不禁纳闷:“你找谁啊。”

    陈北道:“您是外婆吧,我叫陈北,我父亲是陈子锟。”

    刘妻恍然大悟:“哦,是小南的哥哥,快请进,快请进。”

    陈北进屋放下糕点,向刘存仁鞠躬:“外公您好。”

    刘存仁忙道:“这孩子,怎么來了还拿东西,太客气了,那啥,你姨沒一起來。”

    陈北道:“刘姨还有些公务要处理,我先过來看看小姨。”

    刘存仁道:“在厢房和同学说话呢,你过去便是。”

    眼瞅着陈北走向厢房,刘妻啧啧叹息:“多好的小伙子,人长的精神,又有礼貌,要不是差了辈份,咱家小媖也能配上的他。”

    刘存仁沉下脸:“老婆子,胡扯些什么呢。”

    陈北一进厢房,学生们顿时开了锅,吵嚷着要他讲当晚的故事,陈北先把鲜花献给了小姨妈,清清嗓子正要讲自己如何勇斗美国兵痞,忽然看见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身影,清瘦的面庞,雪白的围巾,朴素的蓝布长衫,正笑吟吟看着自己。

    “杨树根。”陈北试探着问道。

    杨树根点点头:“老朋友,终于又见到你了。”

    两个儿时的伙伴紧紧拥抱在一起,同学们都傻眼了,沒想到杨老师和飞行员竟然是老相识。

    陈北笑道:“哎哟老朋友,你是我小姨的老师,岂不是比我高了两个辈份,我得管你叫一声爷叔了。”

    杨树根道:“哪有那么多的讲究,江湖无辈,英雄无岁,咱们各亲各叫,还是好兄弟。”

    陈北道:“就是,什么辈份不辈份的,都是封建的东西。”

    一阵笑声,杨树根道:“对了,那几个美国兵到底怎么处理。”

    陈北道:“还能怎么样,丧权辱国,送到南京交美军处理。”

    杨树根恨恨一挥拳头:“同学们,我们上当了。”

    陈北道:“话不能这样说,我父亲也是有苦衷的,南京国防部十二道金牌催命似的,谁能违抗,谁担得起责任。”

    杨树根略一思忖,爽朗笑道:“好吧,咱们不谈政治,谈点别的,我们省高级中学想和空军方面搞个圣诞联谊晚会,你看可行么。”

    陈北道:“那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么。”

    女同学们顿时欣喜不已,有几个丫头偷偷推着刘媖,悄声道:“小媖,你这个外甥真帅,介绍给我们算了。”

    刘媖道:“你们喜欢拿去好了,哼,反正不是亲外甥。”

    忽然又有人敲门,原來是淮江日报的主编阮铭川亲自來采访,见陈北在场,阮铭川大喜:“太好了,省我再跑一趟的工夫,你们说说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媖低下了头,杨树根鼓励道:“刘媖同学,鼓起勇气把真相说出來,打击谣言,保护自己。”

    “好吧,我说,那天傍晚,我去同学家温习功课,回來的路上路过电影院……”刘媖一咬牙,一五一十的开始讲述当晚噩梦一般的经历,后半段由陈北进行补充,将如何狠狠教训美国兵的故事绘声绘色讲出,同学们不禁拍手叫好。

    阮铭川下笔如有神,速记完了合上本子道:“明天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