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三章 再起波澜
    《淮江日报》刊登出最详细版美兵骚扰女学生事件,文中赞扬了女生的机智勇敢和警察、军人的不畏强权,仗义出手,为满足广大市民的需求,文章略带一些演绎色彩,将美兵形容的如小丑一般,而两位当事人陈北和刘骁勇则神武英俊,正义高大,一时间洛阳纸贵,报纸脱销,市民津津乐道,似乎此事就此过去。

    好景不长,就在圣诞平安夜过后的第二天,还沉浸在与空军飞行员联谊欢乐中的高级中学师生们忽然听到一则爆炸性的新闻。

    就在昨夜,同样的故事在北平上演,只不过这次的女主角沒有那么幸运了,北京大学先修班女生,十八岁的沈某,在北平东单电影院附近被两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

    学生们二话不说,上街游行。

    标语口号都是现成的,连换都不必换,高级中学的师生们义愤填膺,走上街头,发现江东大学的学长们也上了街,浩浩荡荡几千人涌上中央大街,高呼口号,声势浩大,警察们都快哭了,隔三岔五來这么一回,谁也受不了啊。

    杨树根依然走在队伍前列,单薄的身躯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他在寒风中高呼:“逞凶,赔偿,道歉,美军滚出中国。”

    声浪一波跟着一波,此起彼伏,中央大街的交通再度中断,省府大楼天台上,军统站长沈开正带着几个手下,拿着长焦距相机捕捉人群中的带头分子。

    “咔啪”一声,杨树根被定格在胶片上。

    游行队伍在中央大街上示威了两个小时,也不知道是谁提议,要去枫林路示威才有效果,于是大队人马奔着枫林路就去了。

    枫林路官邸才是江东省真正的核心权力所在,这条街上绿树繁茂,分布十几座别墅,住的都是达官贵人,陈子锟小集团的高层人员,路口常年有巡警执勤,阻拦小商小贩和乞丐进入,但是面对庞大的游行队伍,几个巡警根本拦不住。

    大队人马汹涌而入,官邸内的警卫部队立刻出动,关上大铁门,列队阻拦学生继续前进。

    “我们要见陈长官。”一个男生大声疾呼。

    卫队毫不退让。

    忽然官邸三楼面向大街的一扇屋门打开,陈子锟出现在阳台上,学生们顿时沸腾了,喊什么的都有,不过这回沒人喊打到陈子锟。

    陈子锟伸手四下压了压,道:“同学们,北平发生的恶**件我已经知道了,我个人表示强烈愤慨,我赞同你们的主张,美军必须撤出中国。”

    “美军滚出中国去。”一个男生再度振臂高呼,无数人响应,震得官邸窗户玻璃都在发抖。

    好不容易静下來,陈子锟喊道:“同学们,你们在我这里喊口号是沒有用的,美军驻地就在89军营地内,游行示威,是示威给敌人看的,敌人就在城外,我们还等什么。”

    在他的煽动下,游行学生调转队伍,一路高呼口号前往城外兵营,陈子锟回到屋里,解开领子长出一口气,刘婷端來一杯茶:“喊得那么大声,嗓子干了吧。”

    陈子锟道:“焦头烂额啊,整天应对愤怒的学生,这个差使不容易。”

    刘婷道:“只怕日后三天两头就來这么一回,幸亏现在只有学生闹事,等到工人罢工,商人罢市,那乱子就大了,对了,学生们去89军示威,区广武开枪怎么办。”

    陈子锟道:“不会的,区广武有几个胆子敢对学生开枪,那可是一个大马蜂窝,老实说,我这辈子从沒怕过谁,张大帅吴大帅,孙中山蒋介石,日本鬼子美国佬,我都不怕,就怕学生闹事,打不得骂不得,还得小心翼翼哄着,为什么,那都是中华民族未來的栋梁啊,如果一个国家连学生都不再热血,那这个国家就真完蛋了,对了,小南呢,我给他上上课。”

    刘婷道:“王妈,把二少爷叫來。”

    佣人去了片刻,回來禀告:“二少爷不在房里。”

    刘婷紧张起來:“这大冷的天能上哪儿去。”

    陈子锟道:“该不会是去游行了吧。”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

    89军驻地,区广武正在召开军事会议,他麾下的265师在江北与八路军激战正酣,损失惨重,急需增援。

    会议室正中摆着一张长条桌子,上面铺着绿色呢子,戎装严整的军官们列坐两旁,静静倾听军座调遣指挥。

    区广武道:“我命令。”

    军官们一个个停止了腰杆。

    区广武道:“267师派出两个团,北上增援,务必消灭共军的大青山支队,为了确保胜利,我会将军直属的炮兵营派给你们。”

    一个上校军官道:“军座,共军善用人海战术,265师已经损失一个团,再派两个团过去,兵力还是不能占优势,以我之见,远水不解近渴,不如要求驻北泰的交警总队支援。”

    区广武道:“交警总队是陈子锟的人,岂能相帮,就算他肯出手,我也不领这个情。”

    上校道:“军座莫非另有良策。”

    区广武自信满满的笑道:“我已经电请南京国防部,调遣空军支援,轰炸共军防线,空投辎重弹药,不但要救出265师,还要消灭共军的江北纵队。”

    众军官相视而笑,窃窃私语,频频点头,空军可是杀手锏,共军沒有飞机,也沒有防空武器,空军一出,谁能匹敌,这一仗肯定能赢。

    忽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值班军官走进來道:“报告军座,大批学生冲营门过來了。”

    区广武大怒:“学生來捣什么乱,不能让他们冲军营,警卫营出动,给我拦住。”

    警卫营派出数百士兵,持枪阻拦学生,但区区几百人怎么拦得住上万人的队伍,很快就淹沒在人潮中,汹涌的游行队伍來到兵营门口,等待他们的是机关枪和铁丝网,以及雪亮的刺刀。

    区广武沒闲空招呼这帮乱民,让参谋长代表自己去安抚,参谋长戴着金丝眼镜和白手套,文质彬彬的样子,说话也斯斯文文,有板有眼。

    “同学们,你们要相信党国,相信法律,不要受奸人蒙蔽,冲击军营是犯法的,是要受到严惩的。”

    一位学生代表向参谋长提出要求,驱逐89军营内的美军。

    参谋长笑道:“这个这个,美国友军是帮助训练**的,是來帮助我们的,是我们的朋友,怎么能用驱逐这个词儿呢,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们89军营地里沒有美军,一个都沒有。”

    学生代表道:“我不相信,我们要进去检查,眼见为实。”

    参谋长变了脸:“你这个学生娃娃怎么这样,军营驻地是什么所在,汉朝的时候连皇帝都不能随便进,亏你还是读过书的人,细柳营周亚夫的故事不知道么,身为学生,本职是学习,而不是参与政治……”

    话沒说完便被打断,学生们纷纷质问他为什么包庇美军,参谋长气得手都抖了:“北平的事情关江东何事,你们这是要造反么。”

    藏在人群中的杨树根忽然大呼道:“同学们,冲进去,赶走美军。”

    学生们早就群情激奋,后面的人拼命往前冲,人潮涌向军营,把参谋长也踩在了脚下。

    忽然激烈的枪声响起,警卫营开枪了。

    一挺加拿大进口的七九勃然轻机枪向天发射了一串子弹,开枪的正是军长区广武,他愤怒的将机枪丢给副官,骂道:“草他妈的,造反了么,警卫营给我打,打死算我的。”

    虽然他话说的狠,但也不敢开枪打学生,只是让警卫营用枪托和拳头驱赶学生。

    如狼似虎的大兵们冲将出去,拳打脚踢,枪托乱砸,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岂是对手,被打得落荒而逃,遍地都是鞋子帽子,还有一些被踩伤的人躺在地上呻吟。

    “打电话,让城里警察厅來抬人。”区广武拂袖而去。

    ……

    傍晚,枫林路官邸,林文龙风尘仆仆的从重庆赶來,西南联大解散后,他准备调到江东大学來当教授。

    “以后大家都在一座城市,生活上也好有个照应不是,就住枫林路吧。”陈子锟道。

    林文龙道:“姐夫美意我心领了,不过大学有宿舍,我还是和同事们一起住,学术交流也方便。”

    陈子锟道:“那我就不勉强了,春节打算在哪儿过,要不要回上海看看老母亲。”

    林文龙道:“正要回上海一趟,把母亲接过來也好照顾。”

    林文静道:“我和你一起去,米姨辛苦了半辈子,也该享福了。”

    陈子锟点头称是,看看墙上的挂钟,都六点半了,小南竟然还沒回家。

    今天全家团圆,就连陈北都从基地回來了,陪着舅舅聊天喝茶,待会大家吃个团圆饭,小女儿姣儿都饿了,眼巴巴看着妈妈,撅着小嘴问道:“怎么还不吃饭。”

    刘婷道:“要不你们先吃,我等小南。”

    陈子锟道:“不,等,人不到齐不开饭,这是咱们家的规矩。”

    客厅内一阵沉默,大家都知道老爷生气了。

    林文龙尴尬的笑笑:“不妨事,我也不饿,那啥,先让姣儿吃饭吧。”

    忽然外面门厅一身尖叫,众人皆惊,然后就看到佣人王妈搀扶着血头血脸的小南进來了,抹着眼泪道:“造孽啊,谁把二少爷打成这样。”

    一家人全都站了起來,满脸的不可思议。

    小南衣服破了,满身污渍烂泥,鞋子丢了一只,头发乱蓬蓬的,脸上血肉模糊,一只眼睛都被污血糊住了,身子不停的颤抖着。

    扑通一声,刘婷直挺挺的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