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国士无双 > 第五十七章 工业基地
    沈开这边人少,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冷哼一声道:“姓徐的,别让我找到你的把柄。”

    徐庭戈肆无忌惮的将一口烟喷在沈开脸上,幽幽道:“小子,和我斗,你够料么,我搞特工的时候你还是中学生呢。”

    沈开一摆手:“撤。”率领保密局特务们灰溜溜走了。

    徐庭戈道:“好走不送。”身旁小特务们都得意洋洋笑起來。

    回过头再看王泽如,一瘸一拐的身影在巷口头一闪不见了。

    “回去。”徐庭戈把烟一扔,大踏步的走了,风衣下摆在寒风中卷动,那叫一个气派。

    沈开回到办公室,把手下干将都叫來想办法找徐庭戈的麻烦,一个组长道:“姓徐的和省府关系密切,从这方面入手兴许会有发现。”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來了。”沈开脑子转的很快,“江东时报社被砸一事,警察厅至今查不出眉目,想必和中统有牵扯,马上给我调查此事。”

    特务们立即行动起來,开始盯中统人员的梢,很快就被他们瞅准机会逮到一个外围人员,押到地牢里把刑具一亮,根本不用动刑就招了,砸报社确实是徐庭戈派人干的,目的是给陈子锟泼脏水。

    不过仅此一件小事根本扳不倒徐庭戈,必须借力,江东势力最大的当数陈子锟,沈开当即带着口供前往枫林路官邸。

    來到官邸才知道陈子锟去北泰视察了,不过老同学林文龙在这儿,沈开与他聊了起來,聊着聊着提到一个人,江大的王泽如。

    “泽如兄只是兼职教授,平时不怎么在学校授课,想找他不大容易,怎么,你认识他。”林文龙不清楚沈开的身份,还以为他是单纯的通讯技术官员。

    沈开道:“王教授是交通大学出身,在无线电领域颇有造诣,我很想找他请教一下。”

    林文龙道:“好,我见了他帮你约一下,对了,我想起來了,他和省高级中学的一个年轻老师有亲戚关系。”

    “哦,那人叫什么名字。”

    “忘记了……”

    沈开也就沒再追问,只是默默记住这条线索。

    林文龙道:“过几天我去上海,你不一起回么。”

    沈开借口工作忙暂时不回家过年,又闲扯了一阵,告辞而去,立刻着手调查省高级中学的所有年轻男教师。

    ……

    1947年的春节就快到了,解放军在歼灭265师之后并沒有乘胜进攻北泰,而是带着大批战利品退回原防,交警总队迅速填补空缺,占领了几座重要矿山,确保了北泰炼铁厂的原料供应,形势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省城到江北的铁路经常被小股游击队破坏,运输处于中断状态,陈子锟乘专机抵达北泰机场,开始视察自己亲手建设的城市。

    车队在沿江的自由大道上行驶,四下已经看不到战争留下的痕迹,江堤上是成片的香樟树,陪同的萧郎市长说:“夏天的时候香樟树郁郁葱葱,江边一大美景,百姓都喜欢到这儿來纳凉。”

    陈子锟满意的点点头,指着远处的烟囱道:“那是什么地方,有些眼生。”

    萧郎道:“那儿以前是江北电灯厂,后來日本人建了一个军械修理厂,现在被我们改建为江北联合机械公司,能仿造日式山炮、炮弹,以及轻武器生产线,子弹手榴弹都能自给自足。”

    陈子锟道:“民用的东西能生产么。”

    萧郎道:“江北联合机械公司的三轮车,行销北平上海南京,供不应求,我们正在研发汽车,争取明年试制成功。”

    陈子锟來了兴趣:“走,去看看。”

    车队來到江北联合机械公司大门前,只见门口一队穿蓝色帆布工作服的工人正鱼贯而入,每人手上拿着一张硬纸卡,插在门口的机器里按一下才进门。

    “这是打卡机,可以记录上班时间,迟到早退的,都有记录。”萧郎介绍道。

    进入厂区,整洁干净,一尘不染,机器轰鸣,车间玻璃明亮无比,工人穿着统一制式的帆布工作服忙碌着,有专门的轨道车将半成品拉到邻近的组装车间,一门门迫击炮冲着天空,炮筒锃亮。

    冲压车间里,生产线同时在生产钢盔和铁锅,反正工序差不多,军用民用都不耽误,陈子锟拿起一口炒锅弹了弹,厚薄均匀,用料扎实,比民间作坊生产的炊具强多了。

    参观完了联合机械公司,陈子锟一行又去了东部的炼铁厂,这里的基础设施本來在战争中损毁,是日本人重建了铁厂,高炉、焦炉都是日本川崎重工出产的,年生产二十万吨优质铁,钢材五万吨,占全国钢铁产量的十分之一强。

    看着一炉火红的铁水,陈子锟问道:“铁矿石和焦碳的供应怎么样。”

    炼铁厂的总经理慕易辰答道:“战争期间,多少都受到一些影响,不过我们有办法确保铁矿石的供应,焦碳就近就有炼焦厂,也不成问題。”

    “办法,什么办法,不会是和共军达成什么协议了吧。”陈子锟忽然停步。

    慕易辰是他多年老友,自然丝毫无惧,坦然道:“对,我们和江北纵队有协议,按铁矿石的吨数给他们抽头,他们不要法币,要钢铁,可钢铁是军事物资怎么能给,最后各退一步,我们以民用物资抵账,比如铁锅什么的。”

    在场的都是嫡系,慕易辰说这话沒有任何顾忌,陈子锟脸色也多云转晴,道:“江北原是不毛之地,我们这些人用了几十年的汗水才把它建成江东的重镇,国家的工业基地,不管战局如何恶化,北泰是一定要保住的,这是一座工业城市,要乱肯定先从工人乱起,一定要防范**组织的工会活动,他们蛊惑人心很有一套。”

    大家都拿小本子记录着,不时点头。

    陈子锟道:“对了,工人待遇怎么样,有沒闹事的。”

    慕易辰道:“物价飞涨,货币贬值,现在普通工人的月薪已经达到十五万左右,仅合十美金,养活一家人勉勉强强,好在我们企业的福利好,工人包吃住,食堂从乡下买米买肉,成本可以控制住,工人每月有三十张饭票,可以兑换成现金,也可以兑换成大米。”

    萧郎插言道:“炼铁厂的饭票在黑市上的价格堪比美金,可给我们的金融工作带來不少麻烦。”

    众人哈哈大笑,陈子锟兴致勃勃道:“走,去食堂看看。”

    正好遇到食堂开晚饭,偌大一个厅堂,里面几百张桌子,一排窗口供应各种饭菜,工人可以用铁质餐盘在窗口打了菜饭坐下來慢慢进食,也可以用饭盒把饭菜带回家去,陈子锟拿了一个餐盘,与工人们一起在窗口打饭,慕易辰帮他付了饭票,打了一份米饭和一荤一素两个菜,墙角有几个大保温桶,盛的是稀饭和鸡蛋汤,可以不限量的自取,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所有用具都是钢铁的,包括桌椅餐具,连筷子都是铁的。

    吃完了饭,正要结束参观,忽然陈子锟发现大门口聚集一帮工人,似乎要闹事的样子,便让慕易辰过去问问,原來是工人们为一个年轻工友打抱不平,抗议厂方肆意开除工人。

    “这个小工偷窃厂里的废铁卖钱,按照厂规予以开除,沒什么不对的,工人们的同情心用错了地方。”慕易辰这样解释。

    陈子锟道:“还是了解一下事实比较好,权当吃饱了消遣吧。”说着率先走过去,一干人等赶紧前呼后拥的过去。

    工人们见呼啦啦來了一大帮衣冠楚楚的大人物,气焰就有些消减,陈子锟和颜悦色问什么事,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老工人说:“二喜为了养老娘,就拿了点厂里的下脚料,开除了他,他娘俩都沒活路,俺们想请厂长大人开恩,饶了他这一回。”

    陈子锟看了看人群中跪着的年轻工人,道:“是你拿了厂里的废铁。”

    小伙子不过二十岁年纪,穿一年脏兮兮的工作服,哭丧着脸道:“俺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

    “还有下次。”厂卫队的领班喝道,长满汗毛的粗胳膊里拿着皮鞭,虎视眈眈。

    陈子锟以眼神制止了领班,和颜悦色道:“小伙子,你叫什么,住哪儿。”

    “我叫陆二喜,住江边。”

    “走,去你家看看。”

    陈子锟突发奇想,要去工人家走访,可忙坏了铁厂的大小官员,忙前窜后恨不得净水泼街黄土垫道,可时间太仓促,任何安排都來不及了,只能任由陈子锟深入北泰最黑暗的角落。

    铁厂雇佣了大量临时性质的苦力,不可能做到每个工人都待遇优厚,二喜就是这样的临时工,他们的工资比技术工人低很多,还要被层层克扣,勉强混个肚圆而已,家里依然吃不饱穿不暖。

    淮江岸边搭着一大片低矮的窝棚,工人家属都住在这里,正值冬季,家家户户都烧煤取暖做饭,远远望去雾霭弥漫,呛的人喘不过气。

    陆二喜的家是一个苇席搭建的棚子,四面透风,寒如冰窖,一个花白头发的妇人躺在砖头搭的床上,迷迷糊糊哼哼唧唧,看起來病得不轻。

    “娘,我回來了。”陆二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干馍馍來。

    陈子锟回望慕易辰、萧郎等人:“这就是你们说的好福利。”